我居然有点佩服晕针了,豆瓣铁人,不休息的么。有后续

快乐的哈洒K

来自: 快乐的哈洒K(你若安好,那还得了) 2018-07-03 00:44:34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臣本布衣

    臣本布衣 2018-07-03 00:45:20

    哈哈哈,有点心疼你也有点心疼真真

    来自 豆瓣App
  • 臣本布衣

    臣本布衣 2018-07-03 00:46:07

    她应该是从前天早晨开始在线

    来自 豆瓣App
  • 臣本布衣

    臣本布衣 2018-07-03 00:46:45

    如果她一直铁的话快四十个小时没休息过了

    来自 豆瓣App
  • 臣本布衣

    臣本布衣 2018-07-03 00:47:11

    不知道她当这个组长有什么意思

    来自 豆瓣App
  • 林鑫源

    林鑫源 2018-07-03 00:47:16

    如果她一直铁的话快四十个小时没休息过了 如果她一直铁的话快四十个小时没休息过了 臣本布衣

    半夜应该是睡了的

    来自 豆瓣App
  • 臣本布衣

    臣本布衣 2018-07-03 00:47:52

    还有一件事,建小号跑咱这个组安利她那个组

    来自 豆瓣App
  • 距离

    距离 2018-07-03 00:48:06

    我真的有点怀疑不是一个人

  • 报废少年

    报废少年 2018-07-03 00:48:13

    还有谁没被踢的,去试试水

    来自 豆瓣App
  • 臣本布衣

    臣本布衣 2018-07-03 00:48:20

    半夜应该是睡了的 半夜应该是睡了的 林鑫源

    昨天至少她四点之前没睡,今天早晨八点之前在线

    来自 豆瓣App
  • 扔只狗

    扔只狗 2018-07-03 00:49:15

    现在还是在线的

    来自 豆瓣App
  • 兔兔那么可爱

    兔兔那么可爱 2018-07-03 00:49:30

    说实话,现在我怀疑她是职黑了?要不就是有病……正常谁像她那么闲……

    来自 豆瓣App
  • Laike

    Laike 2018-07-03 00:49:31

    我可能是真真粉 没等他踢我就自己退了 减小了工作量 我可真替他着想

    来自 豆瓣App
  • 臣本布衣

    臣本布衣 2018-07-03 00:50:15

    我可能是真真粉 没等他踢我就自己退了 减小了工作量 我可真替他着想 我可能是真真粉 没等他踢我就自己退了 减小了工作量 我可真替他着想 Laike

    咦,那你现在岂不是可以继续过去玩

    来自 豆瓣App
  • 迟归

    迟归 2018-07-03 00:51:16

    牛皮!

    来自 豆瓣App
  • 林鑫源

    林鑫源 2018-07-03 00:51:23

    我可能是真真粉 没等他踢我就自己退了 减小了工作量 我可真替他着想 我可能是真真粉 没等他踢我就自己退了 减小了工作量 我可真替他着想 Laike

    进去了发了贴就跑

    来自 豆瓣App
  • 西瓜的皮

    西瓜的皮 2018-07-03 00:51:27

    说实话,现在我怀疑她是职黑了?要不就是有病……正常谁像她那么闲…… 说实话,现在我怀疑她是职黑了?要不就是有病……正常谁像她那么闲…… 兔兔那么可爱

    或许就是因为没工作太闲,然后才变得有病的

    来自 豆瓣App
  • Laike

    Laike 2018-07-03 00:51:39

    咦,那你现在岂不是可以继续过去玩 咦,那你现在岂不是可以继续过去玩 臣本布衣

    我以为锁组了!火速加了 希望不要被发现

    来自 豆瓣App
  • 林鑫源

    林鑫源 2018-07-03 00:51:42

    我可能是真真粉 没等他踢我就自己退了 减小了工作量 我可真替他着想 我可能是真真粉 没等他踢我就自己退了 减小了工作量 我可真替他着想 Laike

    想玩的时候就过去发个链接贴再跑

    来自 豆瓣App
  • 臣本布衣

    臣本布衣 2018-07-03 00:52:03

    我以为锁组了!火速加了 希望不要被发现 我以为锁组了!火速加了 希望不要被发现 Laike

    她可能正在视奸这个贴

    来自 豆瓣App
  • 兔兔那么可爱

    兔兔那么可爱 2018-07-03 00:58:11

    或许就是因为没工作太闲,然后才变得有病的 或许就是因为没工作太闲,然后才变得有病的 西瓜的皮

    她还蛮有逻辑的,而且不是一般的怼人黑人。反正她要是职黑我都不意外了。豆瓣鱼龙混杂的,我觉得也不是不可能

    来自 豆瓣App
  • 快乐的哈洒K

    快乐的哈洒K (你若安好,那还得了) 2018-07-03 00:59:59

    她可能正在视奸这个贴 她可能正在视奸这个贴 臣本布衣

    我严重怀疑她是某个大粉头,贪了很多钱雇了一些人帮她打下手,她一切的行为可能想弄什么大动作更好的贪钱,根据他的卫星组的构思看来

    来自 豆瓣App
  • 随便looklook

    随便looklook 2018-07-03 01:10:16

    我严重怀疑她是某个大粉头,贪了很多钱雇了一些人帮她打下手,她一切的行为可能想弄什么大动作更 我严重怀疑她是某个大粉头,贪了很多钱雇了一些人帮她打下手,她一切的行为可能想弄什么大动作更好的贪钱,根据他的卫星组的构思看来 ... 快乐的哈洒K

    同意

    来自 豆瓣App
  • 素疯

    素疯 2018-07-03 01:11:01

    她的动力源泉来自那个组的流量,她已经魔怔了

    来自 豆瓣App
  • 距离

    距离 2018-07-03 01:11:29

    我严重怀疑她是某个大粉头,贪了很多钱雇了一些人帮她打下手,她一切的行为可能想弄什么大动作更 我严重怀疑她是某个大粉头,贪了很多钱雇了一些人帮她打下手,她一切的行为可能想弄什么大动作更好的贪钱,根据他的卫星组的构思看来 ... 快乐的哈洒K

    我越来越怀疑应该不是创里面的某个粉,不知道哪来的。也许真是职业粉头类的。

  • 素疯

    素疯 2018-07-03 01:12:24

    我越来越怀疑应该不是创里面的某个粉,不知道哪来的。也许真是职业粉头类的。 我越来越怀疑应该不是创里面的某个粉,不知道哪来的。也许真是职业粉头类的。 距离

    卧槽,真有可能。我们以为在和一个人斗,其实在跟一堆人斗

    来自 豆瓣App
  • 距离

    距离 2018-07-03 01:13:04

    卧槽,真有可能。我们以为在和一个人斗,其实在跟一堆人斗 卧槽,真有可能。我们以为在和一个人斗,其实在跟一堆人斗 素疯

    我觉得一个人。。这样会死的,号实在太多。

  • 素疯

    素疯 2018-07-03 01:14:02

    我觉得一个人。。这样会死的,号实在太多。 我觉得一个人。。这样会死的,号实在太多。 距离

    同意。。。。

    来自 豆瓣App
  • 营养快线

    营养快线 2018-07-03 01:15:15

    那边的撕组越来越不自由了,搞得我有点想回创组自由发言,没想到大家又开了一个,嘿嘿

    来自 豆瓣App
  • 人民教师马云

    人民教师马云 2018-07-03 01:15:17

    越来越觉得许晕针其实是一个组织

    来自 豆瓣App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8-07-03 01:16:22

    你们给她安排了太多马甲了。。是你们让她变得手眼通天

    来自 豆瓣App
  • 森野杉

    森野杉 (英語字母表的第十一個字母) 2018-07-03 01:34:24

    许允真抗战年代一定是个杰出的特工吧,我真的服了她

    来自 豆瓣App
  • 臣本布衣

    臣本布衣 2018-07-03 01:36:24

    你们给她安排了太多马甲了。。是你们让她变得手眼通天 你们给她安排了太多马甲了。。是你们让她变得手眼通天 [已注销]

    从你这句话中我体会到了深深的怨念

    来自 豆瓣App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8-07-03 01:52:21

    她这么多号,是我的话各种切换号发言都要累死

    来自 豆瓣App
  • 带带大师兄

    带带大师兄 2018-07-03 01:54:05

    精神病人好像有时会比较亢奋

    来自 豆瓣App
  • 不嗨

    不嗨 2018-07-03 07:28:25

    我真的有点怀疑不是一个人 我真的有点怀疑不是一个人 距离

    可能是两个人轮流的吧!说不定是夫妻俩呢!

    来自 豆瓣App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8-07-03 09:14:15

    肯定不是一个人。。。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2542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