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哪些见过听过亲身经历过让你头皮发炸的算命经历?

懒猫变美

来自: 懒猫变美 2018-06-08 10:08:08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小小

    小小 2018-06-08 10:10:40

    我们村子附近有个疯子般的算命先生,正名英学,村子附近的人都给他叫:生死判官。他生下来大脑就有问题,犯病的时候说一些正常人听不懂的话,用手指抠自己的喉咙,用鞋垫子扇自己的脸,人们说他是判错案子,下面的阎罗王惩罚他。他一年只给他妈叫一次妈,就是正月初一大早上叫一声妈。人们说他即使在阳间,辈分也比他妈大。他算邪不算正,经常说的奇准,走到巷子口说这个巷子今年要死人,然后就会死一个。他每月总有那么几天,在他们家的院子里,放上十来个小板凳,然后自己坐在中间,“胡言乱语”,其他人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人们就说他是在给小鬼开会。他每次路过结婚的喜事,认识他的人都会给他吃的,让他抓紧走,害怕给自己的家里带来晦气。我父亲是医生,给他打过针,打针的时候他已经二十多岁了,打针的时候根本不听人说,几个人一起抓过来打针的,打针现场他嚎嚎大哭。他走到一个邻村,村子里的大石头旁,一群人坐着聊天,他走到一个巷子口,对那群人说,这个巷子里有死人,几个人都赶紧让他走,说他是神经病,知道他的人就赶紧回家看看家里的人的年龄,传说73岁,84岁的老年人容易熬不过去,整个巷子里,都沉闷的很,很多人都担心自己熬不过过年,过年后,那些老人都还在,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去窑里取苹果,窑塌了,那个中年男人没活过来。他走到哪里都要和他妈在一起,他不会和人进行正常的交流沟通,他和他妈走到一家门口,主人从家里出来,他对主人说:你家里有死人,那家主人知道他,就让他进去坐,他进去后,围着院子转了好几圈,然后到院子的一个角落停了下来,让人用铁锹从那个角落往下挖,后来挖出了死人的头盖骨。我们市是金矿比较多,前些年都是挖矿的,山上抢矿什么的时有发生,有钱的也大多是挖矿来的暴发户,暴发户们都有爱好就是研究附近有什么神人算卦特别灵,有几个暴发户去他家里找过他,给他钱让他算,他都没算出来,就是说啥都不知道。(他算命都是像抽风一样,有的时候算的准,有的时候算的不准。)那些暴发户去找他算命不是算自己的财运,而是算其他挖矿暴发户的霉运。有个暴发户第一次去了,英学没有给他算,他丢了几百块就走了,过几天,有开车过去让英学算,英学还是没有算,那暴发户又走了,连续来了好多次,英学每次都不给他算,抽风过,把暴发户吓的不轻。——————————————分割线————————————————————其他算命的,因为我母亲比较迷信这个,她信的是神,每年都要去不同的寺庙烧香。邻村的村子,叫尚庄,尚庄里有个年纪大的奶奶算命,去年五月份左右,山西的一个煤矿老板让那个奶奶算命,算完过了几个月,煤老板给了那个奶奶几十万,后来的后来,那个村子一下涌出来很多的算命的,都是听说能赚几十万加入的。我的发小,我记得很清楚的是,小时候我们几个小孩围着一个算命的让他算命,算命的说他是如来佛,就这个我记得最清楚了,后来我初中出去上学了,他还在家里上学,后来的后来和他哥哥一起出去打工,一年回来就彻底的变了,不会和人说话,和人说话都要低着头。我问我爸他怎么了,我爸说村子里人传说他在外面装鬼了,他在厂里打工的时候说自己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和人都神神叨叨的,彻底的变了一个人,家里的苹果刚卖的几千块钱,他从家里偷了,然后跑到外面上网,家长发现了,然后他就把有的钱扔了。家人实在无奈,就把他送去精神病院,送过去后,没什么效果,回来还是依旧神神叨叨的。(写到这里,心理像吃了屎,很难受,小时候他比我勇敢多了,他家的几米高的桐树,他直接敢爬到树梢的部分,小时候也非常活波,彻底变了。)另外一个也是女同学,小学同学(和上边的发小我们都在一个小学上学),小的时候也都很正常,就是到了一个时间节点,突然就变了,别人也说是撞鬼,也有人说是得病,变的神神叨叨的,体重越来越胖,也是不爱说话,还认得人,就是每天见人特别粘人,说一些别人都听不懂的话,在不到一年的时间胖了整整一圈。后来家人看不是戏,就赶紧把他嫁人了。————————————分割线————————————以下这个是我亲身经历的事情,我和他本人一起去算命的,我不知道准不准,不过人家确实结婚了他是算姻缘的,他告诉我他想算卦,让我打听附近哪里有算命算的比较准的人,打听了半天,打听到一个,然后我俩就去找,找了半天,没找到,他就去我们市区的一个桥上,桥上每天都有算命的在桥上,我和他一起过去,算命的年龄50多岁,看起来很邋遢,地上铺着一张纸,我俩过去,算命的问:你俩谁算,他说他算,算命的让他坐着,然后问他的生辰八字,他说了年月日后,算命的又问是凌晨十二点之前,还是凌晨十二点之后,他说自己也不知道,然后他给他妈打了电话问,他妈说了后,算命的就开始说他会什么时候结婚,结婚的对象的方位,还说现在有几个,哪个的体重比较胖之类的。然后的然后,没过几个月他就结婚了。我没有考证过结婚的对象是不是当初算命的人说的对象,不过人家确实结婚了。未完待续....我没想到某宝竟然有专门出售神符的,就是算命的神符,各种符都有,价格也都几百元,买的人也都有好多,彻底把我的三观给征服了。。。

  • 蟹老板

    蟹老板 2018-06-08 10:12:15

    小学四年级还是五年级的时候,学校组织秋游。下午的活动是爬一坐小山丘,自愿,不要求全体参与。山腰路过一座寺庙还是道观,已记不清。当时老师和我们十几个小朋友都进去了,爬山爬累了,休息。跪垫前有两个竹筒,里面有签数十跟。小朋友们好奇,只在电视里看过求签,于是就开始实践起来。每个人轮流跪着,嗑三个头,求签。印象中好像还有丢龟壳之类的,记不大清了。然后让师傅推算,得到一张小红纸,每张红纸上有一句话,师傅会解说一二。我朋友得到的是下下签,字面是“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师傅说她家中会有变故,让她不要受其影响,过了这个坎,一切会有转机。我朋友当时超级难过,我们都是小学生,对家中变故没什么概念,但知道是下下签,总归不好。我们当时也没钱,求只签一块钱都已经是巨款了,人家师傅也压根儿没打算让我们破产消灾,一个个排着队呢,他大概想把我们早点打发走,涂个清静。果然没过几个月,我那朋友的父母离婚了。她突然变得非常沉默寡言,不太搭理人,成绩也掉得厉害。即使我和她关系好,她也没和我说家里的事。我知道是因为我听到我爸妈聊天,毕竟住一个院子,消息传得快。再后来,她开朗些了,不过总喜欢说我爸我妈怎么怎么了,好像还在一起似的。我猜她可能自卑,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父母离异,于是愈加在意。她每次说,我就听着,不多嘴。当初我求的签是中上签,字面已经不记得了。师傅说我书读得不错,以后会离父母很远,改改脾气会更好。我后来确实成绩不错,进了想进的大学。但从来没想过出国,托福GRE从没打算考过,就打算毕业后找份工作,离父母不太远。谁知后来找工作时,只得到一张offer,就是国外的工作,真是抱着随便试一下的心态,其他认真准备的都杳无音讯。汗!!!其他小朋友的签如何,我也没在意。那时候求签的心态就是好奇,照理说应该念念有词,告知求什么,比如学业啊,健康啊,家人啊,感情啊,等等,九、十岁的小屁孩不懂啊!后来我每次提到此事,都觉得于我和我那朋友都超准的,很神奇。现在,我都想不起哪座山,哪个寺庙(道观),哪位师傅。那之后我没有再求过签。记得那时有个小朋友让师傅多解释两句,师傅说“有些事不能说,说太多,假的都能变成真的,你们自己去体会吧!”

  • 小南瓜

    小南瓜 2018-06-08 10:13:37

    蛋四,2009年的冬天,在法国阿吉炭省,其省城就是红酒之都波尔多,房东家的大儿子恰好参加教师资格证考试,要去一个远房亲戚家算命带我一块去吃晚饭,算她舅妈或婶子(反正法语里一个词我也不知道,但说占卜世家所以我估计是外戚),当时就给了凶兆。我就上去安慰一下,说这个也不可能全信的。但似乎对那个长辈有点不敬,当然人家五六十岁的大妈了,不必跟我一个小孩子计较,她就关心寒暄似的问了我几句话,然后说我应该是父母年纪很大才生的我,这个我并没有特别奇怪,但是又肯定的说出了我父母生日的月份。这我震惊了,因为即使我跟房东说过家庭情况,哪怕她从侄子那里了解我父母的年龄,但是绝无可能知道他们的出身月份,这是1/144的概率啊。最关键的是,这个大妈并不是专门吃占卜这行饭的,仅仅是占卜世家拿祖业当爱好玩票罢了,更何况给侄子算也不要钱啊,没必要吓唬人家小孩子。大妈有正经的工作,道达尔石油市场部经理,早年哈佛商学院毕业的高材生。科学精神比我给力,家里书房几排书从拉丁语文集到近世代数量子物理应有尽有,恰恰没发现什么算命秘籍。提起我的兴趣以后,她又问了我有无宗教信仰,让我在google map上指出家乡的位置,然后猜测式的给我敲山震虎了一下,说我十几年后要当心胆固醇过高和糖尿病的风险。虽然我目前没有,但我们姑姑叔叔确实都查出了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这些我也没有跟她侄子提起过,以当时法语水平就不会这些词,连diabete糖尿病和cholesterol胆固醇都是那时候学会的,她当时甚至解释成尿液含糖我才明白是啥。印象最深的是,我不知哪根神经搭错,腼腆的问了下以后的婚姻。她似乎也看穿了我那点小心思,从电脑上打开一张图,像个钟表刻度一样,只是每个时间点都是个符号,记得有歌德体字母m,x,其中“Ω“符号差点真让我当成了瑞士omiga公司的内部技术参数图。后来很久我才知道那叫占星图。她指了下摩羯的位置,问我是不是一月生的,对于这十二分之一的概率我已经见怪不怪了。简单的给我启蒙了一下国内已经流行了很久而我不知道的星座论,然后画了个与摩羯相位垂直的线说道,最有可能的另一半在这两个区域,就是白羊天平。我想了一下,女票是3月末,前任是十月中,应该就是这两个时间段吧。同时,把以前曾经偶尔擦起火花的几位都盘点了一下,基本都在国庆节或者愚人节期间,有一位以前倒追过我的女生,我不确定还特地打开人人网看了一下,资料:杨*家乡:上海普陀区生日:1986年10月19日尼玛,这!!!!!!!!!!!!!!后来跟女票分了,我都会特别留意这两个区间的女森,而其他5/6的星座基本就不考虑了,感觉当年的算命好像一个诅咒。另外她侄子就是9月末的,对我特别好出去吃饭打球游泳冲浪都带我一块,差点被他掰弯了,谁来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口享!

  • 大师

    大师 2018-06-08 10:15:55

    说一个我妈妈的亲身经历。首先说明一下,我妈并不是一个喜欢吹牛的人,在妯娌亲戚之间一直给人话少文静的印象。以下是她这些年跟我反复讲过三四次的一件事,因为是凭回忆叙述,所以具体年月年纪不能精确推敲,反正这事是真实发生的,虽然确实玄乎了点。我堂哥比我大两岁,倒推起来那年应该是我7岁他9岁。有一天我伯母突然告诉我我妈,我哥有点不正常,让我妈去看看。我伯母是虔诚的佛教徒,家里三楼还有一个小佛堂,我记得我小时候去看了一下都要被吓到,房间里坐满了各色佛像,终日烟雾缭绕。我妈去了他们家,发现我哥怪怪的,不像以前那么调皮,伯母就说他被附身了,不吃饭,只吃蔬菜水果,我妈当然是半信半疑的,于是就去看我哥,当时他正在打坐,一边闭目养神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感觉像是在念经,见我妈来了就停住,我伯母让他跟我妈聊聊。他一开口就说他是龙王三太子(是的我相信大家都会觉得很扯,但这是我妈原话),没有说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是让我妈开始相信他是因为,这个人讲话的方式还有整个人的气度完全不是九岁小孩,而且那会我哥最爱干一个至今被开玩笑的事:一边吸拇指一边站着看动画= =,而这个人很明显就是长得跟我哥一样但是性子不同的人。然后我妈就开始跟他闲聊,聊了什么我不记得是她没说还是她也忘记了,反正聊的时间不久,但是信息量最大的是其中一段。我妈正处于一个世界观被推翻(她并不相信鬼神)但是又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应该跟被骗的人差不多被忽悠成功的心理阶段一样)。照理来说她遇到神仙了(我囧),为了试验是否真实,她问我哥,能不能算一算她什么时候能生个儿子(那时候我7岁,继我之后她怀过两个,一个被我奶奶要求引产,这里按下不表,另外一个流产),我哥跟她说,你本来有个儿子的,很聪明,左手手心有一颗朱砂痣,可惜没了。我妈沉默了,她流产这件事只有她夫妇知道,因为那时候在外工作,还是胎像不稳的时候没的,连亲戚朋友都不知道,更何况九岁小孩,即使知道,也断不可能理解。我哥见她不说话,继续说,不过你放心,你很快就会有的,XX年三月你就会生个儿子(我忘记了他说的是X年后还是9X年)。然后没多久我哥就说累了要休息一下,我妈就回家了。我哥被附身只有十来天的时间,当时请了病假在家,后来他完全不记得发生过什么,到现在结婚生子了他还不知道这件事。“三太子”走后一个多月我妈就查出怀孕了,我妈说我弟弟确实是他所说的月份出生的。这算不算算得准?--------------------------------------------我妈第一次跟我讲的时候我读高二,住宿,周末回家晚上吃完饭讲的,一直聊到半夜一点,所以我印象特别深刻,之后她偶尔也有提起,但是也只有我知道,她从来没跟别人说这件事。当时我也问为什么不问问我的事,她说聊天时间不长,光顾着问最心急的事了。= =

  • 高冷的炸酱面

    高冷的炸酱面 (老板,来碗炸酱面,不要炸酱) 2018-06-08 10:17:34

    家在农村,从小什么鬼仙狐仙的听的挺多,由于胆儿小无奈也是将信将疑。说一个比较心痛的吧……小学五年级那年夏天,邻居家的孩子从县城带来了游戏机,这对于我这平常被老妈管的严的来说简直就是喜从天降,于是经常就跑去跟邻居玩儿各种游戏卡。一天,我们正玩儿的high的时候,突然听见村子里警笛声响,这对于处于穷乡僻壤的小村庄来说,无疑是一种不详征兆。每个男孩子心中都有一个警察梦,就像整天幻想自己是公主的她。我俩顿时一愣,放下手柄就往外跑,刚跑门口就被他奶奶吼住,说你们在家老实呆着我先出去看下。于是我俩只好作罢,又回到屋里继续之前的魂斗罗。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又玩儿了很长时间,中间陆陆续续似乎又听到过警笛声。后来他奶奶从外面回来,脸色似乎不是很好看。我们俩个小孩子也什么都不懂,只是觉得大人不高兴,少玩儿了会儿便匆匆回家。回家之后,发现老妈也是刚回去一会儿,没憋住好奇还是问了下警笛声的事情。老爸长期在外,所以我妈也比较胆小,只说后面那家的那个年轻人跟别人一起想吃狗肉,被吊下枯井就没上来,只好叫来了警察,警察看了下处理不了又喊来了火警,火警路上救护车也赶来了。但人还是没救过来。老妈没细说,估计也是胆小没多打听。后来小孩子玩耍吹牛和大人的茶余饭后的讨论让我又把细节给不断的连接起来。原来上午村里养鸡的那家把经常偷吃鸡的土狗丢到了门前的枯井中,死的那年轻人跟自己几个朋友吃过中饭闲着没事就打起狗肉的主意,于是在不断的起哄撺掇下,年轻人绑了井绳就下去了。本来约定好如果异常就抖下绳子,结果没等到绳子抖动,只听见了坠落声,绳子赶忙被拉起,但人却没上来。这才有了后面那出警笛的事情。说到这儿,大家都在想这不就是不懂常识,白白丢掉的性命的一件普通事情。村子里一般年轻人走掉都不会办丧事,只会简单迅速的土葬。没几天,村头的野地里多了一座土山头。年轻人的家里爹妈自然也是悲恸万分,只一个孩子就此丧命,还留下两个孙子和同是村子里的一个媳妇。家里人在收拾年轻人的东西的时候越来越觉得难过,可能思念过于强烈,有天晚上年轻人的妈能到一白衣飘飘,仙风袅袅的长者背对着她,于是她朝着长者痛哭一番,长者只是摇头,临走时却责怪到年轻人的妈说她没有看好自己孩子,早已跟她说过今年年轻人命中有恙。惊醒之后,跟年轻人的父亲说了下这个奇怪的梦,突然俩人想起在十多年前自己刚修墙头的一天,有一个异地的道人从她家门口穿过的时候,对着正在墙下帮忙捡砖头的孩子说到,二十七岁那年命中有劫。还没等道人说完就被孩子他爸劈头盖脸的骂走,农村人不喜欢被别人当众说坏,即便可能是天机。而这一年,正好是年轻人生命中的第二十七载。

  • 懒猫变美

    懒猫变美 2018-09-10 11:20:32

    U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41211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