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革命中的网络力量及对我国的启示

菏泽发展研究

来自: 菏泽发展研究(一个好的图书馆,相当于一所大学) 2018-06-01 21:30:18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菏泽发展研究

    菏泽发展研究 (一个好的图书馆,相当于一所大学) 2018-06-01 21:30:48

    有必要加强对俄罗斯政治传播的研究

    许华 · 2015-04-15 · 来源:俄罗斯学刊
    评论(0) 字体: 大 / 中 / 小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苏联室副主任、副研究员
    随着信息技术的进步和全球化趋势的发展,媒体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越来越高,“政治媒体化现象”日益突出。在信息化时代,没有哪一种政治现象能够脱离媒体而独立存在,“政治传播”、政治与媒体的关系问题具有越来越重要的意义。现代传媒对政治发展的影响,尤其是新媒体情境下的政治参与和国家治理情况等问题,需要我们进行深入的观察和评价。对于近年来发生的一系列重大的国际事件,如颜色革命、阿拉伯之春,乃至近期的乌克兰危机、中国台湾地区选战,如果我们从政治传播的角度来解读,也许能得到一个更为客观的答案。
    当今世界,政治传播领域的关键问题就是话语权之争。谁掌控的媒体实力更强,谁的传播技术更领先,谁的宣传技巧更能迎合大众心理,谁就有机会引导政治局势朝向于己有利的方向发展。在现代政治竞争中,能否创造对自身有利的舆论环境,扩大舆论优势,已经成为能够影响斗争结局的重要因素。
    (一)媒体是政治斗争的重要工具
    苏联解体和颜色革命是典型的例证,引发苏联解体和颜色革命的根本原因固然在于国家内部长期积累的各种政治和经济危机,但是在这些政治斗争中,内部的舆论导向和新闻政策以及西方传媒的渗透和宣传,对事件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助推作用。“改革”或者“革命”的过程中,媒体通过各种带倾向性的报道引起民众的关注和参与,借以对政治事件的进程和解决发挥影响。在政治斗争中,当一方占据了舆论制高点,其领先优势就能通过媒体的传播不断拉大,而街头政治也因媒体的推波助澜而获得了爆炸式增长的效果,政权更迭的过程被大大简化:乌克兰“橙色革命”持续了一个月,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半个月决出胜负,而吉尔吉斯斯坦的“郁金香”革命不到一天就逼阿卡耶夫总统出走。在这些事件中,媒体显示出强大的政治影响力,其报道倾向成为造成政治动荡的直接推动者,在影响选民的政治倾向,鼓动民众参加示威活动、攻击政府等方面起到了关键性的促进作用。
    (二)政治传播与国际竞争新空间
    随着互联网运用的普及和深化,各国民众通过网络进行政治参与的热情持续上升。网络与国家安全、国家利益和意识形态之间的联系日益紧密,已发展为重要的战略空间,网络渗透也成为当代国际政治斗争的有力工具。美国凭借互联网技术的先发优势,从战略和政策层面将网络,尤其是新媒体应用纳入各种政治进程,利用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优图(YouTube)等平台推动“民主化”进程,向世界宣传美国的文化、政治思想和价值观念,为其在国际上的霸主地位提供了强大的舆论支持。在伊朗选战、利比亚乱局等事件中,美国正是运用各种媒体工具涉入各国内部事务,激发动乱导致政权更迭,最终实现其战略及外交目标的。
    (三)新媒体提供了政治参与的新形式
    传统上,政府控制着包括媒体在内的社会资源,但新型媒体手段的出现,使政府的控制力受到了冲击。新媒体打破了政府的集权控制,为政治传播提供了新的平台和渠道,改变了个体、政治集团、政治组织和政府之间传播信息的方式。在新媒体语境中,民众不是以前的“受众”,而是成为真正的公众,其政治参与意识被唤醒和勃兴,由此催生了一种新的政治参与形式。民众借用新媒体表达政治意愿,对政府决策施加影响的行为逐渐普遍,社交媒体正在加速成为民众在政党、选举、结社、集会、游行等形式之外进行政治参与的新形式。
    媒介化的时代,在传统的政党动员机制之外,由网络传播形成的政治参与形式已经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如果说“颜色革命”中起重要作用的是传统大众媒体,那么在“阿拉伯之春”运动中,现代移动通信技术和社交媒体则起到了关键作用。不仅一国的民众能够被新媒体及时组织起来,形成了一种自下而上的、广泛的群众运动,而且运动同样也是借助新媒体广泛传播,在两个月内波及该地区十余国,形成影响政治和社会进程的强大力量。
    2011年的新加坡大选,反对派候选人佘雪玲虽落选,但其在脸书上的粉丝数超过了李光耀。面对新媒体在选举中产生的重要作用,总理李显龙不得不承认,这导致了“政治版图的明显改变”。2014年中国台湾地区公职人员选举中,无党籍身份的柯文哲通过年轻选民在网络上的强力支持而胜出,打破了蓝绿两党垄断台湾政坛的局面。2015年的俄罗斯,无政治背景的纳瓦尔内通过社交媒体积累大量人气,在继政治大佬别列佐夫斯基、经济寡头霍多尔科夫斯基之后被封为普京的“头号对手”。虽然目前纳瓦尔内的支持率难以与普京抗衡,不过,考虑到媒体正在成为越来越重要的政治参与方式,纳瓦尔内的影响似乎还有更多潜力,将来未必不能通过选举成为改变俄罗斯政治格局的重要力量,早在2013年莫斯科市长选举中,纳瓦尔内就已经以超过27%的得票率位列第二,仅次于当选的索比亚宁。
    政治传播的作用不断增强已成为全球政治发展的趋势,有一种预测,随着政治传播方式的改变,将来的政治会从信息垄断的“中央集权时代”,转化到信息互联的“权力碎片化”时代。处于政治学和传播学交叉地带的政治传播研究,近年来在西方获得了长足的发展,但俄罗斯的政治传播研究只是散见于新闻传播学界的研究文献和网络评论文字,政治传播学仍是亟待发展的领域。政治传播可以开阔政治学研究的视野,在新的时代条件下,作为政治研究学者,我们也许有必要从政治传播、政治参与新形式的角度来观察和思考,研究俄罗斯政治传播的特征、手段、方式、效果及其未来可能的发展趋势,以深化对俄罗斯问题的研究。在这个传播助推巨变的时代,“普京时代”的终结者,很可能就是因为适应政治传播方式带来的政治文化的转变的形势、借助媒体不断增长的动员力和凝聚力而上位的。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