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远的民间意义—论《平凡的世界》

菏泽发展研究

来自: 菏泽发展研究(一个好的图书馆,相当于一所大学) 2018-06-01 19:45:31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菏泽发展研究

    菏泽发展研究 (一个好的图书馆,相当于一所大学) 2018-06-01 19:46:11

    《平凡的世界》为何“不平凡”

    2015年03月25日08:5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原标题:《平凡的世界》为何“不平凡”
      近日,根据著名作家路遥的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平凡的世界》改编的同名电视剧正在各大电视台热播,引发了各方关注和热议。专家表示,这部作品不仅满载了那个年代的厚重感,也充满了新时代的正能量,在时下商业化和娱乐化泛滥的文艺生态里,《平凡的世界》显得格外“不平凡”。

      “真善美”触动几代人

      《平凡的世界》是一部全景式地展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城乡社会生活的长篇小说。有人做过统计,《平凡的世界》仅从1986年到2000年这15年间,至少已重印过四次。在2005年前后进行的几次调查都显示,《平凡的世界》受读者欢迎的程度,在中国当代文学类图书、乃至古今中外的所有文学类图书中都占有重要地位。

      日前,就读暨南大学文学院大二的小肖同学告诉记者,他们寝室在集体追一部电视剧,“不是韩剧不是美剧,就是那部乡村题材的《平凡的世界》!”这部带有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浓烈乡土气息的电视剧为何能打动这些“95后”的大学生呢?小肖告诉记者,“‘60后’、‘70后’们喜欢它,或许是因为有很强烈的乡愁和怀旧情绪在里边。而我们则是被主人公对真善美的执着追求,不懈奋斗的人生打动,很励志,让心中充满正能量。”

      接受美学理论认为,文学经典就是无论在何种语境下都被读者阅读的作品,是能不断读出“新意”来的作品,是无论社会如何发展而其生命力都永不枯竭的作品。在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段吉方看来,《平凡的世界》就是这样一部作品,“这部作品给人一种力透纸背的沉重感,一直到今天,这种阅读感染仍然很明显,特别是多次重读之后,这种感觉更加深刻,这就是《平凡的世界》能长久地活在读者心中的原因。”

      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李遇春认为,《平凡的世界》是一部百科全书式的现实主义文学巨著,它在不同的层面上触动了当代中国读者的灵魂,“它虽然是近距离反映现实的作品,但它抵达了当代中国人的深层精神心理结构,不仅体现了作家路遥的现实使命感,而且体现了他的民族文化胸襟。”

      经典作品经得起时代检验

      日前,文学评论家李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作为一个批评家,我长期忽视《平凡的世界》,充分表现了我的片面性和局限性。”其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面对《平凡的世界》这部巨著的诞生,文学评论家白烨就曾这样描述当时评论界的反应,“许多人的眼光都为那些新奇诡异的东西所吸引,对于路遥的《平凡的世界》这样依然故我的长篇三部曲真不知该说些什么。”

      对此,李遇春认为,新时期的中国批评界并不是一个同质化的知识共同体,一般而言,以先锋姿态出现的批评家习惯于漠视和否定《平凡的世界》,认为这部恪守“现实主义”叙事成规的作品陈旧老套,没有与西方现代派或后现代主义文学新潮接轨,而另一部分比较宽容的批评家则认为《平凡的世界》在我们这个文学多样化或多元化的年代里是一部不可或缺的文学大书,它是那些惯于“审丑”的西洋化现代派文学作品所无法替代的。

      中南大学文学院教授禹建湘表示,《平凡的世界》书写苦难,是泪水和着泥土呈现在读者面前的,所以这造成了阅读的偏差性,作品接近现实的写法,使读者直面现实的悲凉而不能自拔,再加上路遥平实的写法,没有雕琢的文风,使读者只关注到他的作品内容而忽视其艺术创作的特点。“文学批评有着某种自足性,天然追逐那些有话题、有标新立异意味的文本。”他认为,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内容的沉重感压倒性地超过了其艺术的魅力,因此未受到当时追求先锋性的批评界关注。

      不过,在段吉方看来,“从来没有哪一部经典作品的确立,是由批评家来厘定的,而是在漫长的时代发展中由读者大众的普遍认可构成的。”他认为,《平凡的世界》的批评遭遇恰好说明了它的魅力所在,“倒不是说批评不可信,而是它真正能经得起时代的检验”。

      文艺作品要坚持人民主体性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强调,要把满足人民精神文化需求作为文艺和文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把人民作为文艺表现的主体,把人民作为审美的鉴赏家和评判者,把为人民服务作为文艺工作者的天职。

      许多批评家指出,在商业写作泛滥的今天,一些作家正在丧失对人民大众的关注,正在忘却对社会现实的责任感。受访学者表示,确立文艺的人民群众主体地位,就要走进人民的生活,反映当下中国社会中人民群众的生存状况,回应当代人的精神诉求,在作品中反映为全社会所普遍认同的时代精神价值观。

      路遥曾说过:“生活可以故事化,历史不能编造。”禹建湘表示,《平凡的世界》站在乡土广袤的土地上,书写了农村青年的艰辛与奋斗,展示了农村青年的爱情与梦想,尽管孙少平们所处的时代变了,但《平凡的世界》为我们了解农村、理解农村提供了最佳范本,在路遥平凡的世界里我们体会到了人类永恒的感情与精神。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341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