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栏十里芰荷香

joe

来自: joe(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18-05-03 10:21:56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18-05-04 09:06:26

    颜巷陋,阮途穷,冀北对辽东。读到这一句,让我感到有些好奇的是途穷。在那个年代,也许在很久之后的年代里,人少,若是荒年,若是战乱,人就更少。独自沿一条路走,很可能走着走着就无路可走了。不过现在,以我个人经历而言,到处是路。一般的山,还算不上荒山野岭,也到处都是路。只是走的人少。偏僻的荒山野岭,也许大部分无路。现在的人,只要有钱有闲,世界上的路,总是多到走不完。到处是路。不过,阮痛哭,当然不是现实中可以触摸可以行走的道路走着走着就没了。就他而言,是人生途穷,好多地方多无法抵达,无路可走,由此绝望,由此悲痛。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18-05-07 16:50:56

    读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突然想这位诗人会不会是属于乡村闲人帮。也许是。因为这诗给了一个置身事外的旁观者视角。

  • 秋天的蛤蟆

    秋天的蛤蟆 2018-05-10 11:32:55

    以前的诗词真是有意境,比如杜鹃声里斜阳暮,比如绿杨阴里白沙堤,比如春光懒困倚微风,又比如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18-05-12 14:57:28

    生吞活剥一团茅草乱蓬蓬打油诗,胡诌如下:一团春天乱蓬蓬,蓦地青青蓦地红。君不见六月莲塘水浅深,又有蝉鸣又有风。呵呵。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18-05-23 16:07:46

    有点喜欢王安石诗里的因果写法。

    细数落花因坐久,换寻芳草得归迟。前一句似乎后写原因先写结果,后一句前因后果。
    茅檐长扫净无苔,花木成蹊手自栽。前一句前因后果。后一句先写结果后写原因。

    当然说因果有点勉强,是不同时间的不同事情,有关联。忽前忽后,读起来就有点意思。一件事情发生了弯弯绕绕,就有意思了。呵呵。不过,也许是误读了。也许“因”这个字在古代有别一种用法,一直没注意过。查查古代汉语字典看是否如此。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18-06-08 15:17:18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可以想见当时人口是多么稀少。一个人乘船走了。长江空空荡荡。在唐朝,很容易孤独,因此也很容易想念朋友。读唐诗,大概要想像当时的环境等各种因素。我之所以一直很愿意读唐诗,大概是因为唐诗描绘了一个我不曾见过却容易产生亲切感的世界。我见过白鹭,见过青天,却没见过一行白鹭从天上斜过,青天下山色空蒙,远方烟云。我见过长江,却没见过长江流入天空的底部,那里空无一物。好像宋词更多写人的内心:孤寂,悲伤,狂放,怀念,借酒消愁,心平气和,高兴。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18-06-08 15:50:03

    写了上面这段文字,20年前的强烈感觉又回来了:感觉自己就是唐朝的人或者唐朝的诗。我还在,唐朝却已经没有了。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18-06-20 09:39:13

    朱熹写“隔断红尘三十里,白云黄叶共悠悠”,题目是秋月。如果颜色那么艳丽清晰,估计不是黄昏以后的夜晚,而是中午刚过没多久时,月亮如银片嵌在头顶天空。他写的这首七绝,除了标题,字面与秋月似乎没有丝毫关系。就像他写“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不是在写春天。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18-07-04 19:44:13

    开到荼蘼花事了。这一句,让我很好奇。应该不是荼蘼之后就没有花开。也应该不是为春天代言。应该是诗人和花之间的事。只是说荼蘼开或者开罢,花事结束。春天花开,能成为一个事件。一整个春天的花。大概需要不止一首诗才能把花何以成为事说清楚。有时候,慢慢读唐诗,就会觉得里面藏着太多的意思。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18-09-18 23:11:20

    今天读白居易的琵琶行,前面这一段铺垫与琵琶女相遇,白居易写,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突然感觉这个画面真的好生动。主人骑马正缓缓离开,船正在缓缓移动离开岸边,突然传来的琵琶让马突然停止,骑马的人回头,船停了下来,船上的人伸出头来看,他们向一个方向观望。这个画面在画家笔下不知会是什么样子。以前没觉得琵琶行里这句有什么特别。诗里有更为出色精彩的句子,常常被各种引用。今天感觉这十四个字特别亲切,反复读,特别喜欢这个画面。这是一个伟大生动的转折,承上启下。一个突然出现的声音,就此改变诗歌史。诗歌史上能与此相媲美的,不那么多。

  • joe

    joe (2012年9月10日桂花香) 2018-09-19 16:22:07

    我很好奇这位琵琶女弹奏的音乐是个什么曲子。此处霓裳六幺,也许是曲子,也许不是。即使是,此处放在一起谈,旋律走向未必是白居易描述的那样。先前在欢娱场所弹奏的曲子,不知道都有什么曲目。难道也像现在卡拉okay曲目那样,悲欢离合种种俱全?也许有,也许没有。我只是猜想,若是没有,当时浔阳江头白居易听到的,也许是琵琶女经历坎坷之后自己的作品。一个琵琶高手,以前有这么严格的训练,保留曲库一定很全。现在自己有所思有所想,要创作几首完整纯音乐作品,要说梦啼,说忽梦,未必是难事。只是银瓶铁骑这十四个字多少有点突兀。突然有杀气,猛烈,迅疾,石破天惊。这描述让我有些疑心她到底在弹什么曲子。与她的身世,多少有点违和。

    说到琵琶女自己,在年轻时也多是欢笑和疯狂,比一般人更多。老大嫁作商人妇,未必不是好归宿。只是前月去浮梁买茶至今未归,多少让她有点叹息。江口船上盼人归,是人之常情。相信她并非一人在船上。一定有若干佣人照顾打点。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栏杆,大约可以理解为更深层次的人生悲欢离合,而不是自己现在多么不堪。多少年血色罗裙翻酒污,转眼就在浔阳江头,再多少年就是白头。她悲伤的,应该是人生如梦短暂飘忽。而不是白居易自己迁谪流落。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806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讨论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