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5月

Op.54

来自: Op.54 2018-05-01 13:49:32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Op.54

    Op.54 2018-05-02 20:14:20

    5.2 2.5-10 昨天没睡午觉,夜里吃药早但听了一会音乐,睡不着了,燥热,睡前很难受
    ——————————————————-
    我和ln(初中)和dingxin一起准备去网吧,我们沿着小区里蜿蜒的道路去ln家。(可能我第一次去ln家,才知道有那样的房子)。
    我们进一个地方,是上海地铁某一条线,我们在尽头,dingxin单独进去了倒数第二节,我们进了最后一节,但可能我们没进去ding进去了,或者反过来,我们错过了,我跟ln商量(我和美在益田被三个老太婆并肩走隔开导致没坐上同一班地铁,然后我没有手机也没联系上)
    地铁站站台装修很新,墙壁都是亮白色。颜色明快,但是显得有些狭窄,而且似乎两节车厢不是连着的关系,而是类似沙漏的关系。
    (输入到这里想到一个梦,在蛇口线靠近罗湖那一段,地铁就是娱乐场的过山车那种,我在一个商场里上车,轨道,那种车……)

    在深圳有三条上海地铁——或者反过来,分别是蓝色,绿色和橙色。蓝色和绿色确定,橙色应该是蛇口线,或者是一个别的什么,但也不像龙华线或者环中线。
    深圳在地图上变大了。布吉到了很靠外的位置。放到现在的深圳就像龙岗中心城位置的感觉了。很偏。中间地图上有大片绿色,即现在的深圳地图南北加宽了。而且叫做另一个名字,本来记得但醒来忘记叫什么了,是两个字

    一个画面,非常模糊,早晨的地铁站,我可能是从火车站走出来,或者别的什么,我走了很远,来到了一个地铁站,但也只走了一站。我不知道为何我不一开始就坐地铁而是走这么一站。扶梯进口,一条街,可能建筑和感觉像欧洲的街道——这个描述有些牵强,但色调是中国大都市。

  • Op.54

    Op.54 2018-05-03 10:52:15

    5.3 2-10 昨天午觉很久,睡得时候一直在挣扎。夜里睡得感觉一直很浅
    ————————————————————
    1醒来后回忆梦,发现了一段话,大概是书本上的四五行的一段既视感。然后脑海里跳出一句话。一开始这句话全记得,后来应该是又变得不清醒,记得不太清了。现在大概的版本是:
    我积极警醒,(要不)你会给我安排任务的。
    大意是这样,我积极三个字应该最准,前半句应该也比较准,后半句可能有出入。

    2我去上交看5.4演出,一大早,七点半还不到(也可能不是这个时间,反正是上午,至少是白天)。我取票——没有取票画面,还另外多取出来两张流行音乐的票,但似乎是在这里演,似乎有一场是林心如或者别的什么。票面类似大地之歌音乐会那种大麦的。
    我问工作人员怎么回事,问的画面也没有,似乎就有面前一个工作人员,还没有形象,手里多两张大麦那种票的画面。
    演出还有很久,我要等在这里。外面有一个矩形朱红色楼,外形上类似图书馆博物馆那种,像电影美国往事里某个画面。
    我在音乐厅里面,通过一扇门看有人在练习歌舞,似乎是流行音乐,有大概十来个年轻人的感觉。有桌子,像教室,他们并不一定坐在那里,可能是并排(昨晚睡前看重排96NBA选秀,他们的合照,歌舞者的位置关系似乎类似照片)
    这个梦也可能和下面这个杂糅

    3我和ln初中(我在输入ln的时候,一开始打成了nv)躺在我家主卧床上,似乎是一早醒来。可能昨晚喝酒了。气氛并不好,窗帘拉着,他似乎说了一些挑逗性质的话,我说如果我知道是这样,我是不会让你来的。
    他要求不要拉开窗帘,我走到窗帘跟前,想要拉开,窗帘很厚,是那种双层的,白色,类似以前合租住的时候窗帘那种。我似乎还说了要不是考虑你的感受,我就直接拉开了。
    我感受了一下性器官,并没有异常或者被侵犯。
    我想还好美长得像男的,这让我对男没有那么恶心

    以下这个梦似乎跟这个也融合在一起,也似乎跟2也在一起
    4 我要去南屯学校考试。是一个周末,上午考两场月考,是语文和数学——至少有数学。然后这两天的其余时间考期中(末)考试,会这样分开是因为文理科——或者别的什么分类——考试内容不同,即语文数学只是我这类需要考的。
    我就想自己已经破罐破摔了(醒来后我回忆起了高四那年,第一次月考我考了班里第七,然后就受不了了……),就只考月考,不考后面的了。

    已经不是考试了可能,只是一个上午要去学校的什么情况。我想骑父亲的那个单车,这个单车还出现了形象,还是有车筐的时候——可能现在也有,车筐像是编织的,很密。我想是否要骑单车去呢,骑单车更快。但我不知道南屯学校的车棚在哪……我想去网上问?

  • Op.54

    Op.54 2018-05-04 11:52:56

    5.4 1-6和8.5-10,第一次醒来很难受,上厕所后怎么也睡不着,可能是肾虚导致 bx 好处是记得梦
    ——————————————————————————
    1-6:我和爸爸在一妇婴,我俩照顾手忙脚乱,我在便利店买了一个面包,简单垫了垫(这个面包放超市也能卖不便宜)。环境不一样,有一个画面,大概是我刚从店里出去,抬头看到黑夜,不知道是否有月亮,楼比较高,但没有一妇婴那么高(输入到这里突然觉得这种紧凑的感觉像浦西院区,虽然去浦西是白天)

    我从一个消防楼梯上去,捡到了盒饭,似乎是两盒,不知怎么合成到一起了,用餐盘拖着,是住院那种,又想到了高中时。有菜汁(想到了跟cfl一起那次把菜汁不小心倒在别人头上)。我是偷得。(昨天的新闻,三套房偷东西,是否象征手淫或者别的什么)

    在一个商场顶层,隔没多远就有一个电梯,是蛋壳型的顶,白色和透明色,看起来很高大上,我要带着菜逃。我往前走,离我最近的两个电梯快来了——至少第一个是,但我走到了第三个电梯,等了很久,来了以后发现还要往上,屏幕上显示7。我很焦急,把菜盘扔到地上,菜汁流出来了,最终电梯来了的时候,成了扶梯。(5.2深圳地铁的梦也是这样的入口)。我进入了变形金刚——或者一个类似很大的东西的肚子,进去是滑倒,像楼梯那样Z字型相连,四壁是矩形,都是一个颜色,似乎是锡箔纸的颜色,但不亮,我一直滑(或者别的什么方式)下去,即将被夹死——四周的壁要收缩聚拢,然后我似乎找什么地方逃了出去,或者没有,到这里不记得了

    似乎是8.5-10:
    我回到家里,在网吧,tianhu穿着光鲜,看起来是运动衣,灰色为主,有些发亮,身高还是那么高,我说彻底(从上海)回来了吗,他说是。我问他结婚了吗——也可能没问,他说孩子都两岁了,我说厉害啊,比我的还大,他说对象是做什么的——一个低端的服务的行业,我就知道也是未婚先孕导致的。[这里不确定是什么时候说的,th说以前是打零工,现在似乎是一种更高端的,先如何如何——理解起来似乎是有合同的]他还说了还有huanghaibo和qinshuai,huang在th身边,我问他那你结婚了吗,他说没有。然后我拦着qin的肩膀走了一段,支支吾吾说不出名字,也问了他,但没有问的内容或者不记得。


    (输入到这里想到了th开那辆车送我去高铁,给了他60,现在想来给钱并不合理,因为打破了行为经济学的那个规则。想到以后会有些焦虑,不愿想起)一个内侧的屋子,就是以前那个网吧,有一个床,上下铺,中间是可以挪动的,类似从床面的大矩形里挖出一个小矩形,小矩形被一个轴固定,木质,黄色,看起来质量不错,th解释说现在管得严,要每一个机子都有半张/一张床。这是二楼中的一间(联系韵达那个梦的两间也是这么连起来的,但这里连接也可能不存在),就两排电脑靠着对着的墙壁,可见的确很空,不能排满电脑。我脑海里这时有一个画面,是那种一个电脑挨着一张小床的,我说为何不用这种省空间。我还问那现在也这里开网吧也要牌照了吗

  • Op.54

    Op.54 2018-05-04 13:31:46

    5.4 补一句不知道是在梦里还是现实的、但现在看来摸不着头脑的话:我这两个梦很能佐证最近读到的弗洛伊德的理论

  • Op.54

    Op.54 2018-05-04 18:08:20

    5.4再补
    我试图下午睡觉时,突然想到了。我在付款扫码的时候,我自己——或者对方——的手机上不是二维码,是helu——姑且这么称呼她吧——的照片。
    这也解释了楼上那句话。
    我试图让xxj住院,是为了再见到她。

  • Op.54

    Op.54 2018-05-05 17:08:57

    5.5 2-10.5
    ————————————————
    我送岳父从深圳坐飞机去济南,机场是像之前我经常梦到的那样,直接走到停机坪自己上去。我突然感到很想回家(昨天提了回深圳以后可以再回来顺便回一趟家)。
    我问楼梯口的空姐说你们卖不卖候补票,她说不。我问飞机几点起飞,她说三点
    我上了飞机,我本来只是送一程,想拖着,飞机是三点走,现在还有一段时间,结果飞机提前起飞了,我有了理由,直行后一个猛地右拐同时迅速加速起飞。
    飞机上跟一般不一样,没有座位,而是不同的区域,房间,木隔板,有点高级软卧的感觉。还有隔开的各种区域。查票,我躲避。

    有个女的,没有形象,给了我一个纸片,是响应我之前的求助,我让别人给我几个身份证号和名字,到时候盘问的时候好应付。(想买维也纳广播的实名制惠民票,以及之前其他类似的情况,就想到了被盘问时的焦虑,要对身份证号很熟悉)这个纸片上有三个名字,三个号码,号码远远不足十八位,号码写在名字下面,而且不是并排,形成一个钝角三角形。而且汉字写的很模糊。

    似乎有躲在什么东西底下的记忆,躺在床底下(我本来先联想到了初二时班级之间打群架,我躲在暖气片在墙的凹槽里,但后来躺在床底下是想到这个才想起来的。但这个记忆又不完全像是在飞机上,而可能是偷情即将被发现?)
    进一步检查,要所有人开会一样,坐在连着的凳子上,逐一排查,前面的空姐讲话说,有几个人没登机,我想冒充他们(输入到这里想到了在淳安回杭州的大巴那次),但我又想是否要自首。我向岳父示意,是否要告诉他们是我。——这是岳父第二次出现

  • Op.54

    Op.54 2018-05-06 21:02:45

    5.6 12-7.5
    ——
    妈妈说又要吃格列卫,父亲不同意,我说你这个报销后还不如我吃药花钱多,干嘛不吃。我说我带你去济南看病,正好看完坐飞机从济南直接回深圳——这句话是在梦里叙说时想到的、突然增加的理由。然后我又想这样就只在家待一天了。“明天”似乎是5.6,我是5.5回的家。
    似乎有济南火车站的画面,牌匾偏左侧,有一定距离,但也在广场范围内的视角(输入到这里想到可能是去找nie看病一夜没睡那次)

  • Op.54

    Op.54 2018-05-13 18:57:56

    5.12
    zht、河边、比人高的一种作物、虾、亭台。回忆起了另一个zth的梦,高山,我俩站着的地方不平

    l发了作品集,平装大本的,我感到焦灼或羡慕或别的什么,最终证实不是她。其中有一些神秘学的东西,类似最近关注的人的内容

    5.13 不记得了,下午洗碗的时候感觉可能有helu的脸,同真实不符

  • Op.54

    Op.54 2018-05-18 14:17:12

    5.18 11-8.5(昨天夜里睡了5小时,白天没睡)
    为大lp拌中药,弄了几次他都不满意,他坐在第一排。
    zhangzhaohu和另一个人——可能是zhangxiaoheng——把我逼到角落指责我,这时候hanbing出现在我视角的左侧,对我笑,说了些什么。

  • Op.54

    Op.54 2018-05-25 14:38:00

    5.24 1-10.5
    ————
    有人敲门,声音不响,我没应,然后听到走廊是楼上的男主人带着小孩去找对门的女主人,似乎是忘记带钥匙把小孩先放着(上周三美先回家,忘记给美钥匙),对门欣然应允了。有他们交流的声音。(对门的快递放到楼下而非我们这)

  • Op.54

    Op.54 2018-05-28 10:41:13

    5.28 12-9.5
    ————————————————————————
    似乎是一个著名剧作的最新版本,在一个剧院上演,剧院与我以前梦中出现过的一个地方可能有杂糅,也可能不是,像白宫那种建筑,黑灰色外表,在有绿色的树木围绕,在路边……这些可能出现在梦的最后,这个剧场类似东艺,不是靠在角落,即四面都有路那种,有个我在侧后方看着他的视角
    也或者是一个歌剧甚至电影,写成豆瓣条目是2017或者2016,即去年上映。电影海报是黑色为主。女主角是范冰冰。我成了男主角,抑或我有一个视角观察他们。在一个民国时期的洋房,男女主角相继弹头出窗口,窗户是那种不大的,周围有雕花,我的视角是在他们下方看着他们,似乎害怕别人的追踪,他们很小心,他们一起或者分别探出头,最终他们因为害怕离开。准备换一个地方。
    我和其他人要探索犯罪现场。我们,可能是和男女主角,或者类似的同伴,坐电梯去顶楼,这个洋房好像就345楼,但是要直接到34楼,然后进去电梯很快,其中一个人可能是女性倚着电梯不舒服,我想这个年代的电梯建这么高,必然是很困难的,超出了时代水平,难免会难受。我们来到新一中上下楼走道那样的地方(想到血观音里警察拦她们去探望林翩翩那一幕),一个人拦着我们,但我们还是过去了,似乎我们正在接近凶案现场。

    我在宿舍,可能想到了chenbaoliang,我捡到了一个类似包着居住证的黑色卡包,里面包着RJ的港澳通行证和80块钱,港澳通行证是一张纸,不是对折,是折成可以正好放在卡包里那样,钱应是一张50一张20,抑或还有一张10块。我想联系RJ说我又捡到了她的东西

  • Op.54

    Op.54 2018-05-30 22:43:47

    5.30 4-12:45 白天四点到五点睡了一觉,导致夜里睡不着,被吵醒后继续睡,唯一记得的这段就像是自己安排的
    ————————————————————————————
    我自己家的壁橱,一个很长的木块,很薄,几乎是木片,大概四五公分宽,两米多长,厚度不到一公分,黄色,两端的厚度逐渐减少——即是斜坡,但到头上也不完全尖锐。
    这个很高的东西上部被折断,或者只是折叠,放入壁橱里,放在下面的立柜的竖着的角,可能是右角。
    (我在家大扫除那次,昨晚从柜子里找纸箱子堵门铃电话)

  • Op.54

    Op.54 2018-05-31 23:15:25

    5.31 4-12.5
    ——————————————————————————--
    我和zhangzhennan在邹城一家网吧,类似当年旭东的感觉,有网吧和台球,我们在台球厅,走过几个案子,没有人,有正方形的案子和介于菱形和风筝形之间的——袋口在四个角(昨晚看了矩形格局和风筝格局),不是两个案子一排放,而是有的放三个,灯光灰暗,案子都空着。
    我和zzn在一个地方,似乎有一个画面,其中一个人坐着,似乎是坐在环形石台(儿童医学中心),像是装饰,背后有大圆柱,又像是在一个百货商场的二楼,刚逛上来。这里更加暗。

    ——可能的联想:nancy的名字一字之差,zzn的猥亵行为。

    2 我和lidong,zhaoyushen和另外一个人去爬泰山,我们寻找一个宝藏,攀登了一段,来到一个地方,我们往上看,在大约七八米高的地方,有类似景区开山题字那种红字。我们在手机上查,未获结果。返程。
    下山到一个地方,某个人突然意识到,我们都很高兴,返回寻宝,我们穿过一个像隧道的,小一些、同时不完全封闭的洞,一直上坡,有些累。然后到一个类似拓展项目的那种木头和网连接起来的东西的地方(茶溪谷的项目),爬过去,我抄了一个近路,一下甩过了他们,我是从一个网子直接到了高出,我探出腿卡过去,然后整个身体上去,似乎很简单,其他人都是按正轨线路走。
    我一想离到山顶还有很久,自己睡眠不好,又困了,就想定个山里的旅馆住下,但想来他们会嫌弃我娇弱,四个人挤在一起也不是我想要的。我脑海里幻想,我住在屋里,床对着门,门边有个桌子,我坐在桌子上,完全黑的环境,他们进来想去找我——或者害我,我就在桌子上一个一个把他们击毙,击毙的时候还有消音器,声音很小。

    ——晚上躺下试着睡前突然莫名其妙想到邓泰山,似乎我觉得三和大神们的名字和这个名字也没什么区别——即不过是一种阶级的必然
    今天下午又想到了天都峰的记忆,“一个游客拍照没注意掉下去了”,鲫鱼背上。
    晚上想到爬峄山的时候,那个洞的形状难免有些……zt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讨论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