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开了间工作室,想做一无是处的广告

我是一朵太阳花

来自: 我是一朵太阳花 2018-05-01 11:59:20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好家伙

    好家伙 2018-05-09 17:12:29

    大卫·奥格威曾对广告界的假文学病严厉痛斥,即装腔作势、无病呻吟、故作姿态、华而不实,脱离实际。我们做广告就是为了把商品卖出去,不然一文不值。很遗憾,可能是发展时间的差异,这种广告界的假文学病,直到现在还深深的存在于很多中国广告人的身上。最显著的特征则是:总是沉迷在文字是否漂亮押韵的层面上,忽略广告协助商品销售这一本质目的。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2044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