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人知道怎么抗衡有重要事情时神经自主地过分...

ネコザムライ

来自: ネコザムライ(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4 04:18:27

标题:有没有人知道怎么抗衡有重要事情时神经自主地过分激起的感觉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叫我楚楚阁下

    叫我楚楚阁下 (吃葡萄吐葡萄皮) 2018-04-04 04:36:36

    这个不就是正常的反应吗?

    我都是想办法多试几次,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

    其实本能会拒绝出席这种场合,但是每次我都哄自己想想每次进步/改变带来的愉悦感,如果没有进步请参考上一段。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4 04:42:34

    这个不就是正常的反应吗? 我都是想办法多试几次,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 其实本能会拒绝出 这个不就是正常的反应吗? 我都是想办法多试几次,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 其实本能会拒绝出席这种场合,但是每次我都哄自己想想每次进步/改变带来的愉悦感,如果没有进步请参考上一段。 ... 叫我楚楚阁下

    这个反应不符合我的性格,它是属于身体构造的而不是我的精神自我认同的一部分。
    太激烈了不是十分正常的反应。
    当然对于这副as的躯体它经常出现,毫不陌生。

    我感觉就是完全想不出来除了强上以外还有什么别的方法。

  • 叫我楚楚阁下

    叫我楚楚阁下 (吃葡萄吐葡萄皮) 2018-04-04 05:35:10

    这个反应不符合我的性格,它是属于身体构造的而不是我的精神自我认同的一部分。 太激烈了不是十 这个反应不符合我的性格,它是属于身体构造的而不是我的精神自我认同的一部分。 太激烈了不是十分正常的反应。 当然对于这副as的躯体它经常出现,毫不陌生。 我感觉就是完全想不出来除了强上以外还有什么别的方法。 ... ネコザムライ

    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一样的情况,但是我都是选择让自己再次做完全一样的事情。

    因为我很容易遇到墨菲定律,所以每一次的心理建设都尽可能平和(虽然临场不一定平和,但是观察别人能让我精力分散一点)

  • Darkandshrewd

    Darkandshrewd 2018-04-04 12:22:39

    比如做presentation的时候?我很喜欢事先准备的公开讲话 而且得到的反馈很好 前提是了解的东西 但是情况就像你描述的那样 加上本来就无法控制声音稳定

    这时候能够缓解的是办法是 想着微小细节 事先就准备了关键词的列表 先想着前一个词语 再想着后一个词语 一个一个解释它们… 如果想着这整件事 想法就变成: ”哇!!! 好棒!!! 太兴奋了!!! 我要讲的这件事太好玩了!!!” 而且如果所有的句子都出现大脑里 可能会“看串行” 语无伦次

    来自 豆瓣App
  • Darkandshrewd

    Darkandshrewd 2018-04-04 12:28:01

    说到浪费时间 除了冷静下来 我也没有办法 就比如说吧 看书到特别好看的地方 我的大脑就变成: “哇!!! 好棒!!! 太兴奋了!!! 这个太太太太好了!!!” 然后我就把书扔一边了 就看不成了 就得去冷静冷静 有的书我看了好多次才看完 不是因为不好看 而是因为太好看了 每次看一点就看不下去了…

    来自 豆瓣App
  • Darkandshrewd

    Darkandshrewd 2018-04-04 15:10:25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Paradox

    我刚刚想到动画片的一个片段 就是这个贴讨论的这种情况 图多 另外发了

    来自 豆瓣App
  • 竹雨

    竹雨 (why you you 是这样的 you) 2018-04-05 08:44:01

    这个反应不符合我的性格,它是属于身体构造的而不是我的精神自我认同的一部分。 太激烈了不是十 这个反应不符合我的性格,它是属于身体构造的而不是我的精神自我认同的一部分。 太激烈了不是十分正常的反应。 当然对于这副as的躯体它经常出现,毫不陌生。 我感觉就是完全想不出来除了强上以外还有什么别的方法。 ... ネコザムライ

    (习惯不了怎么办;躲不掉怎么办)————,其实它一直存在,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个人阅历的增长或者某一天你的感觉豁然开朗,它对你而言,忽然间就不再是个“解不开的疙瘩”。但是这种留存在大脑中的感受还是会一直存在下去,只是相安无事了。

    我是觉得你的这种情况是不是可以叫作“兴奋点”比较低,一点就着?那么,麻木和钝化,看起来就是非常积极的做法了。

    想一想,在你说的那种状态下,你直觉上的关注点(你的可燃点,就是诱发并加剧状态的那个因素)在哪里,把它找出来,“掐灭它”。

    我赞同“强上(是否等同于“硬着头皮上”)”的做法,但通过具体情况分析可以优化“强上”的模式。

    我从类似panic attack走出来,有些时候,它发生在社会场景中;有些时候,它发生在我独自一人时。心理上的克服是我一直选择采用的主要方式——自我安慰与自我放松——”没事的,会好的”,或者”拉倒拉倒,就这样,随它去吧”,或者“让它发生吧,我愿意承担所有后果”。

    来自 豆瓣App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5 21:30:59

    (习惯不了怎么办;躲不掉怎么办)————,其实它一直存在,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个人阅历 (习惯不了怎么办;躲不掉怎么办)————,其实它一直存在,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个人阅历的增长或者某一天你的感觉豁然开朗,它对你而言,忽然间就不再是个“解不开的疙瘩”。但是这种留存在大脑中的感受还是会一直存在下去,只是相安无事了。 我是觉得你的这种情况是不是可以叫作“兴奋点”比较低,一点就着?那么,麻木和钝化,看起来就是非常积极的做法了。 想一想,在你说的那种状态下,你直觉上的关注点(你的可燃点,就是诱发并加剧状态的那个因素)在哪里,把它找出来,“掐灭它”。 我赞同“强上(是否等同于“硬着头皮上”)”的做法,但通过具体情况分析可以优化“强上”的模式。 我从类似panic attack走出来,有些时候,它发生在社会场景中;有些时候,它发生在我独自一人时。心理上的克服是我一直选择采用的主要方式——自我安慰与自我放松——”没事的,会好的”,或者”拉倒拉倒,就这样,随它去吧”,或者“让它发生吧,我愿意承担所有后果”。 ... 竹雨

    能做到就不叫asd了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5 21:32:07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Paradox

    这让我想起谈恋爱的时候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5 21:33:11

    我刚刚想到动画片的一个片段 就是这个贴讨论的这种情况 图多 另外发了 我刚刚想到动画片的一个片段 就是这个贴讨论的这种情况 图多 另外发了 Darkandshrewd

    那个图里面人类小孩好残酷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5 21:34:21

    比如做presentation的时候?我很喜欢事先准备的公开讲话 而且得到的反馈很好 前提是了解的东西 比如做presentation的时候?我很喜欢事先准备的公开讲话 而且得到的反馈很好 前提是了解的东西 但是情况就像你描述的那样 加上本来就无法控制声音稳定 这时候能够缓解的是办法是 想着微小细节 事先就准备了关键词的列表 先想着前一个词语 再想着后一个词语 一个一个解释它们… 如果想着这整件事 想法就变成: ”哇!!! 好棒!!! 太兴奋了!!! 我要讲的这件事太好玩了!!!” 而且如果所有的句子都出现大脑里 可能会“看串行” 语无伦次 ... Darkandshrewd

    想办法主动制约和安排注意力集中的地方是目前看到唯一可行的,但是很难控制,干扰真的好多好多

  • 竹雨

    竹雨 (why you you 是这样的 you) 2018-04-05 22:12:18

    能做到就不叫asd了 能做到就不叫asd了 ネコザムライ

    🤔问题在于,我觉得应该加一个时间限定,如果是用了20年、30年的时间做到的,那该叫作什么呢?

    来自 豆瓣App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5 22:17:07

    🤔问题在于,我觉得应该加一个时间限定,如果是用了20年、30年的时间做到的,那该叫作什么呢? 🤔问题在于,我觉得应该加一个时间限定,如果是用了20年、30年的时间做到的,那该叫作什么呢? 竹雨

    做不到的,见过案例了,毕竟是家系。

  • 竹雨

    竹雨 (why you you 是这样的 you) 2018-04-05 22:18:33

    做不到的,见过案例了,毕竟是家系。 做不到的,见过案例了,毕竟是家系。 ネコザムライ

    其实根本不存在做到,只是相安无事了

    来自 豆瓣App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5 22:18:46

    做不到的,见过案例了,毕竟是家系。 做不到的,见过案例了,毕竟是家系。 ネコザムライ

    普通的解决方案和路数行不通,所以才出现asd的诊断需求,才有特殊的应对体系。
    这种强行忽略差异式的解决方案,对于asd群体实在太粗暴而不管用了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5 22:22:44

    其实根本不存在做到,只是相安无事了 其实根本不存在做到,只是相安无事了 竹雨

    有一个词能对应这种情况:自欺欺人

  • 竹雨

    竹雨 (why you you 是这样的 you) 2018-04-05 22:28:56

    有一个词能对应这种情况:自欺欺人 有一个词能对应这种情况:自欺欺人 ネコザムライ

    这要看如何设定参照,其实际的意义取决于自我个体与社会互动的需要或密切程度。只要生理上是“活着的”,那么心理上是允许“自欺欺人”这种客观状态出现的。但“自欺欺人”还不是最好的方式,“饮鸩止渴”才是应对良方。

    来自 豆瓣App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5 22:34:16

    这要看如何设定参照,其实际的意义取决于自我个体与社会互动的需要或密切程度。只要生理上是“活 这要看如何设定参照,其实际的意义取决于自我个体与社会互动的需要或密切程度。只要生理上是“活着的”,那么心理上是允许“自欺欺人”这种客观状态出现的。但“自欺欺人”还不是最好的方式,“饮鸩止渴”才是应对良方。 ... 竹雨

    你想说自我灭绝式的行动才是asd的应对良方?祝你饮鸩止渴成功。

  • Packet

    Packet 2018-04-06 01:00:22

    首先比较一下放弃的后果 vs 捏着鼻子去做的代价,不值得就坚决放弃不要纠结。确定值得的话,可以主动寻找相似的低强度刺激,重复到成为routine之后反应就没那么大了。

  • Darkandshrewd

    Darkandshrewd 2018-04-06 02:25:48

    这要看如何设定参照,其实际的意义取决于自我个体与社会互动的需要或密切程度。只要生理上是“活 这要看如何设定参照,其实际的意义取决于自我个体与社会互动的需要或密切程度。只要生理上是“活着的”,那么心理上是允许“自欺欺人”这种客观状态出现的。但“自欺欺人”还不是最好的方式,“饮鸩止渴”才是应对良方。 ... 竹雨

    你好像比较喜欢心理作用 或者叫做意志力 我真的觉得这东西解决不了问题 可能它能让你感觉舒服一点?但是一个行不通的办法 坚持下去还是行不通的…

    来自 豆瓣App
  • Darkandshrewd

    Darkandshrewd 2018-04-06 02:29:47

    那个图里面人类小孩好残酷 那个图里面人类小孩好残酷 ネコザムライ

    是的… 外星人已经告诉人类小孩自己需要冷静 也说了等下回来 回来后先说没有对她有不好的感觉 我觉得他已经把该做到的都做了 结果还是被踢…

    来自 豆瓣App
  • Darkandshrewd

    Darkandshrewd 2018-04-06 02:37:05

    想办法主动制约和安排注意力集中的地方是目前看到唯一可行的,但是很难控制,干扰真的好多好多 想办法主动制约和安排注意力集中的地方是目前看到唯一可行的,但是很难控制,干扰真的好多好多 ネコザムライ

    而且还不能制约过度了 那就直接从过度兴奋变为外在的“本人不在场”状态

    来自 豆瓣App
  • 竹雨

    竹雨 (why you you 是这样的 you) 2018-04-06 07:26:52

    你想说自我灭绝式的行动才是asd的应对良方?祝你饮鸩止渴成功。 你想说自我灭绝式的行动才是asd的应对良方?祝你饮鸩止渴成功。 ネコザムライ

    我说的,并非是单纯解决as的生理性症状。生理性问题无法彻底解决,既是as与生俱来的特性,同时相对于as个体所处的社会环境来说又是弱点。应该不能否认这样一个客观事实,即身处的社会环境对自己是有影响力或干扰的。

    你说的“有重要事情时”这个定语,我认为引发你身体不适的是”外部性因素或外部刺激”,因为这种外因诱发了as固定的生理反应。

    由于as的生理性本身无法“根治”,所以as不是一种“病”,那么如何降低它对外因诱发的不由自主的应激反应,是很重要的切入点。同时,既然as不是病理性的,那么我认为它是“心理性”的,也无可厚非。

    否则,就会陷入“所有发生的事情都往as生理性无法根除上去套”这样一个死胡同,且我也认为这是as会陷入抑郁的一个诱发因素,尽管这可能是在不自觉中发生的。

    如果认定as也是“生活在自己世界里的那一类”,那么学会“心理上的自我安慰与放松”是十分必要的。因为在逻辑上,NT与AS之间,as与as之间,彼此都是不懂对方的。但也有一个前提,自我意识的触角已经已经从“自我的世界中”进入到了“外部世界”,换言之,AS团里的每一个讨论题目,每一个发言回复,都是我们把自己的触角主动伸入了“社会”之中,鉴于豆瓣是开放的,全世界都可以看到这一条。

    相对于as的生理性无法根除这一点而言,自我安慰与自我放松,看起来确实可以被理解为有点像“自欺欺人”,但如果没有人懂我,那么“我要爱我自己”就是首先要选择做的事(此处区别于“自私”或“自恋”)。

    先说一下“自欺欺人”。

    来自 豆瓣App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6 07:56:21

    我说的,并非是单纯解决as的生理性症状。生理性问题无法彻底解决,既是as与生俱来的特性,同时相 我说的,并非是单纯解决as的生理性症状。生理性问题无法彻底解决,既是as与生俱来的特性,同时相对于as个体所处的社会环境来说又是弱点。应该不能否认这样一个客观事实,即身处的社会环境对自己是有影响力或干扰的。 你说的“有重要事情时”这个定语,我认为引发你身体不适的是”外部性因素或外部刺激”,因为这种外因诱发了as固定的生理反应。 由于as的生理性本身无法“根治”,所以as不是一种“病”,那么如何降低它对外因诱发的不由自主的应激反应,是很重要的切入点。同时,既然as不是病理性的,那么我认为它是“心理性”的,也无可厚非。 否则,就会陷入“所有发生的事情都往as生理性无法根除上去套”这样一个死胡同,且我也认为这是as会陷入抑郁的一个诱发因素,尽管这可能是在不自觉中发生的。 如果认定as也是“生活在自己世界里的那一类”,那么学会“心理上的自我安慰与放松”是十分必要的。因为在逻辑上,NT与AS之间,as与as之间,彼此都是不懂对方的。但也有一个前提,自我意识的触角已经已经从“自我的世界中”进入到了“外部世界”,换言之,AS团里的每一个讨论题目,每一个发言回复,都是我们把自己的触角主动伸入了“社会”之中,鉴于豆瓣是开放的,全世界都可以看到这一条。 相对于as的生理性无法根除这一点而言,自我安慰与自我放松,看起来确实可以被理解为有点像“自欺欺人”,但如果没有人懂我,那么“我要爱我自己”就是首先要选择做的事(此处区别于“自私”或“自恋”)。 先说一下“自欺欺人”。 ... 竹雨

    如果你仔细看过所有的帖子你会发现,别人是不是在自己世界里不愿意出来我不知道,但你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6 08:04:39

    而且还不能制约过度了 那就直接从过度兴奋变为外在的“本人不在场”状态 而且还不能制约过度了 那就直接从过度兴奋变为外在的“本人不在场”状态 Darkandshrewd

    有时候会进入一种飘在空中作为监视者操纵木偶的状态。
    我不喜欢抹护肤品的感觉,但是特殊的肤质比较脆弱,不抹皮会烂,每次强迫自己抹,都会造成肉身变木偶,魂魄空中飘的状况。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6 08:09:49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Paradox

    也不遵从论证法

  • 竹雨

    竹雨 (why you you 是这样的 you) 2018-04-06 08:12:01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Paradox

    是 话语体系 不一样

    来自 豆瓣App
  • 竹雨

    竹雨 (why you you 是这样的 you) 2018-04-06 08:14:07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Paradox

    我认为这是个 技术 贴,关键是探讨和寻找一些可能的解决途径,在于思维的发散,而不是抓住什么才是真正的as这一点不放。

    来自 豆瓣App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6 08:16:24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Paradox

    我见的少不太清楚。认识过一两个仙的,但不好说是不是as或adhd。有男有女。
    还有一个可能不能算普通人,小学和初中时的同班,智商应该在80或以下,也是仙。她总是被人欺负,我偶尔想救她都带不动。完全没有自救意识。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6 08:19:34

    我认为这是个 技术 贴,关键是探讨和寻找一些可能的解决途径,在于思维的发散,而不是抓住什么才 我认为这是个 技术 贴,关键是探讨和寻找一些可能的解决途径,在于思维的发散,而不是抓住什么才是真正的as这一点不放。 ... 竹雨

    没人提是不是真正的as。

    我感觉你比较适合禅修,而且如果生活不需要自己外出赚钱的话,禅修一生,一生平静。

    但是不太愿意看到你在这边发言然后被人看到产生误解。大部分的as,无法躲避一生,既不能躲过外界的挑战,也无法躲过内心的煎熬。躲和无视问题,不是办法。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6 08:22:16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Paradox

    我感觉这个asd的大类是扩出来的名字,实质上是developmental disorder的集合体,但是又没有提development。

  • Darkandshrewd

    Darkandshrewd 2018-04-06 08:28:25

    有时候会进入一种飘在空中作为监视者操纵木偶的状态。 我不喜欢抹护肤品的感觉,但是特殊的肤质 有时候会进入一种飘在空中作为监视者操纵木偶的状态。 我不喜欢抹护肤品的感觉,但是特殊的肤质比较脆弱,不抹皮会烂,每次强迫自己抹,都会造成肉身变木偶,魂魄空中飘的状况。 ... ネコザムライ

    我也不喜欢任何东西在皮肤上 气味和感觉都让人生不如死… 操纵木偶的情况 我觉得操纵的是一个巨大的东西 比如说 特洛伊木马

    来自 豆瓣App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6 08:29:53

    我也不喜欢任何东西在皮肤上 气味和感觉都让人生不如死… 操纵木偶的情况 我觉得操纵的是一个巨 我也不喜欢任何东西在皮肤上 气味和感觉都让人生不如死… 操纵木偶的情况 我觉得操纵的是一个巨大的东西 比如说 特洛伊木马 ... Darkandshrewd

    木马作为本体肉身的抽象化存在?山一样多感知觉的集合体?

  • 竹雨

    竹雨 (why you you 是这样的 you) 2018-04-06 08:38:02

    没人提是不是真正的as。 我感觉你比较适合禅修,而且如果生活不需要自己外出赚钱的话,禅修一生 没人提是不是真正的as。 我感觉你比较适合禅修,而且如果生活不需要自己外出赚钱的话,禅修一生,一生平静。 但是不太愿意看到你在这边发言然后被人看到产生误解。大部分的as,无法躲避一生,既不能躲过外界的挑战,也无法躲过内心的煎熬。躲和无视问题,不是办法。 ... ネコザムライ

    你说的几个回复,我认为你都说到了我曾经经历过的状态,我非常高兴,原来我曾经的努力,现在已经是我自己的一部分了,并被你“解读了出来”。你的分析能力很强👍

    我也必须承认,我的思考不是系统的,我是到处寻觅捡拾的,甚至不避讳任何一种奇谈怪论,因为生怕错过了什么而影响对结果的求索。

    但是,我觉得,还可以深入下去。

    想一想,每一天所面对的 外界的挑战和内心的煎熬,如果这些都不存在了,那么我们将面对怎样的世界?如果这些会一直存在下去呢?

    相信,我们都在寻找破解的利器。

    来自 豆瓣App
  • 竹雨

    竹雨 (why you you 是这样的 you) 2018-04-06 08:41:56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Paradox

    这是一个 先验还是后验 关系的命题。换句话说,有些表述,可能只是语病问题。

    来自 豆瓣App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6 08:49:17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Paradox

    最近有一个经历让我觉得汗毛直立。
    是,直接体会到神经系统对于感知觉信号的不正常固着,这么一个现象。

    具体是,我最近开始玩一个类似于吃鸡的游戏,然后游戏里破解逃生道具时会有哔哔哔的破解音,这个声音对于抓和被抓的双方都有影响。玩的时候很紧张,挺能缓解日常压力,到此都毫无问题。然而关掉游戏拿下耳机以后,会持续几十分钟到几小时不等的幻听,就是那个哔哔哔的电子音。一开始我以为又听到了房间或者隔壁什么电机的运转音,后来发现不是。真是幻听,虽然强度不大,起因明确,也会自己消失,不算太大问题。

    然后看到你提起认知偏差的问题,我就想说,认知偏差对于asd来说是个问题,但恐怕真的只是一部分而已,还有一部分,是不以意志和认知为转移,纯粹是生物性的(微观的物理与化学性的,也就是物质性的而非精神性)异常反应。

    一想到这玩意竟然要跟我一辈子,我就觉得ummmmmmm。。。f the world。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6 08:50:30

    这是一个 先验还是后验 关系的命题。换句话说,有些表述,可能只是语病问题。 这是一个 先验还是后验 关系的命题。换句话说,有些表述,可能只是语病问题。 竹雨

    这是一个地图炮了谬误列表的问题。
    当然你要说语病问题,从语文角度来说也是的。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6 09:00:53

    你说的几个回复,我认为你都说到了我曾经经历过的状态,我非常高兴,原来我曾经的努力,现在已经 你说的几个回复,我认为你都说到了我曾经经历过的状态,我非常高兴,原来我曾经的努力,现在已经是我自己的一部分了,并被你“解读了出来”。你的分析能力很强👍 我也必须承认,我的思考不是系统的,我是到处寻觅捡拾的,甚至不避讳任何一种奇谈怪论,因为生怕错过了什么而影响对结果的求索。 但是,我觉得,还可以深入下去。 想一想,每一天所面对的 外界的挑战和内心的煎熬,如果这些都不存在了,那么我们将面对怎样的世界?如果这些会一直存在下去呢? 相信,我们都在寻找破解的利器。 ... 竹雨

    拾荒可以捡到很多东西,但是完全不处理直接堆在一起,这个叫垃圾山。
    把有用的要素抽出来,合理地组合在一起,创造出能实现某些功能、有用处的新的物品,这才是有所得。
    学而不思则罔,你得到了垃圾山。
    思而不学则殆,你只能跟自己的影子打转,坚持自己的先验,不能跟世界有任何有效的交互。

  • Darkandshrewd

    Darkandshrewd 2018-04-06 09:21:55

    我说的,并非是单纯解决as的生理性症状。生理性问题无法彻底解决,既是as与生俱来的特性,同时相 我说的,并非是单纯解决as的生理性症状。生理性问题无法彻底解决,既是as与生俱来的特性,同时相对于as个体所处的社会环境来说又是弱点。应该不能否认这样一个客观事实,即身处的社会环境对自己是有影响力或干扰的。 你说的“有重要事情时”这个定语,我认为引发你身体不适的是”外部性因素或外部刺激”,因为这种外因诱发了as固定的生理反应。 由于as的生理性本身无法“根治”,所以as不是一种“病”,那么如何降低它对外因诱发的不由自主的应激反应,是很重要的切入点。同时,既然as不是病理性的,那么我认为它是“心理性”的,也无可厚非。 否则,就会陷入“所有发生的事情都往as生理性无法根除上去套”这样一个死胡同,且我也认为这是as会陷入抑郁的一个诱发因素,尽管这可能是在不自觉中发生的。 如果认定as也是“生活在自己世界里的那一类”,那么学会“心理上的自我安慰与放松”是十分必要的。因为在逻辑上,NT与AS之间,as与as之间,彼此都是不懂对方的。但也有一个前提,自我意识的触角已经已经从“自我的世界中”进入到了“外部世界”,换言之,AS团里的每一个讨论题目,每一个发言回复,都是我们把自己的触角主动伸入了“社会”之中,鉴于豆瓣是开放的,全世界都可以看到这一条。 相对于as的生理性无法根除这一点而言,自我安慰与自我放松,看起来确实可以被理解为有点像“自欺欺人”,但如果没有人懂我,那么“我要爱我自己”就是首先要选择做的事(此处区别于“自私”或“自恋”)。 先说一下“自欺欺人”。 ... 竹雨

    说说我的看法

    首先我不喜欢“活在自己的世界”这个说法 尤其是当你用它来形容一种心理状态而不是物理状态 如果有人用这个说法来形容我 我会觉得ta缺乏交流的诚意 因为我做的每件事、每个想法 其中的逻辑是和别人一样的逻辑 并不是自己发明的外星球的逻辑 仅仅是接受到的信息略有不同 并且我与NT都不善于理解自己不熟悉的情景 这不代表我心理有障碍 要这么说我还觉得NT也不愿意进入别人的世界 连别人说的话都不肯听 只想着自己的情绪 他们才是活在自己的世界

    其次 你总说内部外部 你的外部是社会环境 这与我的感受不同 我的外部是物理环境 的确 “别人的世界”也对我造成一些困扰 但是我人生中绝大多数困扰来自我自己的世界 是每天早上醒来 进入自己的生活 进入围绕着我的这个物理世界让我感觉到困扰 甚至太忙与应付这些困扰 以至于无法被别人干扰

    其次自我安慰与自我放松 如果我不违反自己的原则 并且尽量做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 我就认同自己 反之则失去活下去的意愿 我说这话是认真的 所以 既然我还活着 自然就喜欢自己 虽然你说 别人不会来理解、安慰、关爱我们 但是自我认同不是靠安慰得来的 而是像对别人的喜爱一样 根据现实情况自然而然地成立或不成立 也没有非得喜欢自己或任何人的道理 如果不喜欢 要么改变那种状况 要么就是不喜欢

    来自 豆瓣App
  • Darkandshrewd

    Darkandshrewd 2018-04-06 09:29:53

    木马作为本体肉身的抽象化存在?山一样多感知觉的集合体? 木马作为本体肉身的抽象化存在?山一样多感知觉的集合体? ネコザムライ

    差不多是这样 而且生活就像攻城战

    来自 豆瓣App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6 09:33:11

    差不多是这样 而且生活就像攻城战 差不多是这样 而且生活就像攻城战 Darkandshrewd

    我的是异世界开口。虫洞那种。

  • Darkandshrewd

    Darkandshrewd 2018-04-06 09:33:19

    最近有一个经历让我觉得汗毛直立。 是,直接体会到神经系统对于感知觉信号的不正常固着,这么一 最近有一个经历让我觉得汗毛直立。 是,直接体会到神经系统对于感知觉信号的不正常固着,这么一个现象。 具体是,我最近开始玩一个类似于吃鸡的游戏,然后游戏里破解逃生道具时会有哔哔哔的破解音,这个声音对于抓和被抓的双方都有影响。玩的时候很紧张,挺能缓解日常压力,到此都毫无问题。然而关掉游戏拿下耳机以后,会持续几十分钟到几小时不等的幻听,就是那个哔哔哔的电子音。一开始我以为又听到了房间或者隔壁什么电机的运转音,后来发现不是。真是幻听,虽然强度不大,起因明确,也会自己消失,不算太大问题。 然后看到你提起认知偏差的问题,我就想说,认知偏差对于asd来说是个问题,但恐怕真的只是一部分而已,还有一部分,是不以意志和认知为转移,纯粹是生物性的(微观的物理与化学性的,也就是物质性的而非精神性)异常反应。 一想到这玩意竟然要跟我一辈子,我就觉得ummmmmmm。。。f the world。 ... ネコザムライ

    这件事 最初知道的时候让我感觉可怕 就是感觉自己是个幽灵的感觉 发现一些事情永远是对你一个人存在 是主观的事实 就是很可怕

    来自 豆瓣App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6 09:42:49

    这件事 最初知道的时候让我感觉可怕 就是感觉自己是个幽灵的感觉 发现一些事情永远是对你一个人 这件事 最初知道的时候让我感觉可怕 就是感觉自己是个幽灵的感觉 发现一些事情永远是对你一个人存在 是主观的事实 就是很可怕 ... Darkandshrewd

    我的感觉是,作为一个幽灵过了二十来年,终于找到一个proxy然后联络到组织2333幽灵的不是我一个。
    这种时候由衷地感觉到自己不是真社恐排斥社交。
    人群错了而已。

  • 竹雨

    竹雨 (why you you 是这样的 you) 2018-04-06 11:18:17

    你好像比较喜欢心理作用 或者叫做意志力 我真的觉得这东西解决不了问题 可能它能让你感觉舒服一 你好像比较喜欢心理作用 或者叫做意志力 我真的觉得这东西解决不了问题 可能它能让你感觉舒服一点?但是一个行不通的办法 坚持下去还是行不通的… ... Darkandshrewd

    如何判断一个办法是否行得通,还是行不通?是自己根据什么经验来断定的吗?还是别人告诉你的?如果是自己的经验决定的,那么多少经验值才够作出判断?同时,这些经验值又是从何而来? 如果是别人告诉你的,那么别人是根据什么来判断的,你又是根据什么来决定接受的?

    这是我对你问题的回答,这些回答是一串的问题。这不是要你来回答,我是想暂时搁置这个讨论。

    来自 豆瓣App
  • 竹雨

    竹雨 (why you you 是这样的 you) 2018-04-06 11:21:50

    拾荒可以捡到很多东西,但是完全不处理直接堆在一起,这个叫垃圾山。 把有用的要素抽出来,合理 拾荒可以捡到很多东西,但是完全不处理直接堆在一起,这个叫垃圾山。 把有用的要素抽出来,合理地组合在一起,创造出能实现某些功能、有用处的新的物品,这才是有所得。 学而不思则罔,你得到了垃圾山。 思而不学则殆,你只能跟自己的影子打转,坚持自己的先验,不能跟世界有任何有效的交互。 ... ネコザムライ

    我已经猜到你会这么说的,哈哈😄我回答你的问题,我13年加入,整理了4年,17年来这里说话,并加入讨论。这也是我意外得到的一个收获。

    这是我回答你的问题。我是想暂时搁置一下这个讨论。

    来自 豆瓣App
  • 竹雨

    竹雨 (why you you 是这样的 you) 2018-04-06 11:29:07

    说说我的看法 首先我不喜欢“活在自己的世界”这个说法 尤其是当你用它来形容一种心理状态而不 说说我的看法 首先我不喜欢“活在自己的世界”这个说法 尤其是当你用它来形容一种心理状态而不是物理状态 如果有人用这个说法来形容我 我会觉得ta缺乏交流的诚意 因为我做的每件事、每个想法 其中的逻辑是和别人一样的逻辑 并不是自己发明的外星球的逻辑 仅仅是接受到的信息略有不同 并且我与NT都不善于理解自己不熟悉的情景 这不代表我心理有障碍 要这么说我还觉得NT也不愿意进入别人的世界 连别人说的话都不肯听 只想着自己的情绪 他们才是活在自己的世界 其次 你总说内部外部 你的外部是社会环境 这与我的感受不同 我的外部是物理环境 的确 “别人的世界”也对我造成一些困扰 但是我人生中绝大多数困扰来自我自己的世界 是每天早上醒来 进入自己的生活 进入围绕着我的这个物理世界让我感觉到困扰 甚至太忙与应付这些困扰 以至于无法被别人干扰 其次自我安慰与自我放松 如果我不违反自己的原则 并且尽量做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 我就认同自己 反之则失去活下去的意愿 我说这话是认真的 所以 既然我还活着 自然就喜欢自己 虽然你说 别人不会来理解、安慰、关爱我们 但是自我认同不是靠安慰得来的 而是像对别人的喜爱一样 根据现实情况自然而然地成立或不成立 也没有非得喜欢自己或任何人的道理 如果不喜欢 要么改变那种状况 要么就是不喜欢 ... Darkandshrewd

    允许我在描述一下,一盆水和你的一根手指,你把手指浸入水中,也可以抽离出来。手指和那盆水,互为物理环境。

    而我是一个生命个体,我所浸入的那个环境就是社会环境,我一旦降生除非死亡,才可在物理上从社会环境中抽离。

    所以,我会说,可能彼此使用的语言体系有些不一样。如果要把可能在对话中的误解一一列举并解释,我想我还不如搁置在这里的讨论,去写本书试试😆

    来自 豆瓣App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6 12:18:03

    如何判断一个办法是否行得通,还是行不通?是自己根据什么经验来断定的吗?还是别人告诉你的?如 如何判断一个办法是否行得通,还是行不通?是自己根据什么经验来断定的吗?还是别人告诉你的?如果是自己的经验决定的,那么多少经验值才够作出判断?同时,这些经验值又是从何而来? 如果是别人告诉你的,那么别人是根据什么来判断的,你又是根据什么来决定接受的? 这是我对你问题的回答,这些回答是一串的问题。这不是要你来回答,我是想暂时搁置这个讨论。 ... 竹雨

    当一个人给不出可靠的答案,便会抛出一串反问,这是我对你的回应。
    尽管你抱着打了就跑的态度,我也不是很在意你到底怎么想,可是由于会有其他人看到,你提了的事我也只能说一下。
    为了避免自己的观察和结论失误,一个人要多方验证ta的知识,其中包括“同行审议”,所有知识要用逻辑形成体系,就算这样最后也不是宇宙真理,随时要准备接纳新信息,质疑和验证已有的信息,探索新事物。即便唯心主义也是要辩论的。你缺乏辩论这一环节,想出的事情连唯心主义的体系都谈不上。更别提唯物主义,科学式的探索。
    我们as怎样才知道自己的异常是哪种异常,哪些是观念的哪些是器质性的,也是通过讨论,和同类,和医生,和科研者,和较新的paper与书籍,和ted演讲。这是一种主动的、有机构建的、真实地与世界互动并形成坚实联系的探索过程。不是靠幻想,不是靠纯粹的自我观测,不是一种旁观后醍醐灌顶的被动体验。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6 12:20:06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Paradox

    一对一我几乎没问题了。平趟。一对多马上嗝屁咽气。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6 12:21:18

    一对一我几乎没问题了。平趟。一对多马上嗝屁咽气。 一对一我几乎没问题了。平趟。一对多马上嗝屁咽气。 ネコザムライ

    formal的话把自己当成复杂机器,而且我还能很可靠地工作的话(目前不是),那我也是没问题。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6 12:25:45

    我已经猜到你会这么说的,哈哈😄我回答你的问题,我13年加入,整理了4年,17年来这里说话,并 我已经猜到你会这么说的,哈哈😄我回答你的问题,我13年加入,整理了4年,17年来这里说话,并加入讨论。这也是我意外得到的一个收获。 这是我回答你的问题。我是想暂时搁置一下这个讨论。 ... 竹雨

    这便证明,如果不是使用了逻辑有机地构建知识形成有效的体系,4年也不会有什么成果。
    4年,一定可以写成文字,却不一定讲一个完整的故事,或者一套坚实的理论。
    无用功到了天荒地老还是就只有那一点价值,不会因为时间长了就变成金子。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6 12:40:07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Paradox

    很简单,看转折词,承上启下的关联词。这样就可以切分ta的每一个小的意图。比如“已经”“所以”“也”“如果”“但是”等等,不一而足。

    然后看一下每个意图里,论点落在什么东西上了,由于没有连贯的逻辑,所以论点不会跨很长,基本就一两句就是一个很单纯的意思,偶尔长篇大论一大段是一个意思。论点之间一般没有有效的关系,不构成真正的推论,先看“结论”再回溯着看来源,比顺着错误的逻辑正向阅读,容易纠错得多。

    如果发现解读出来的思路不太符合正常思路,不是解读错了。这个栗子就是这个味的。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6 12:49:40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Paradox

    duang!

  • 竹雨

    竹雨 (why you you 是这样的 you) 2018-04-06 12:56:35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Paradox

    哈哈,我是没时间扯那么远,太消耗精力,而且持续处于兴奋中,我也是经常好一阵,垮一阵,只是程度上的不同而已。

    作为讨论,在这里的每一次,都是质量很高的。

    但一旦我觉得在讨论中,把一堆“垃圾”整理清晰了,那就没有再讨论下去的必要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我发现了新的价值,得到了我的收获,由此变废为宝。

    至于,个体的生理反应如何克服,不能简单从自我个体身上寻找原因,需要从外部社会环境中寻找。毕竟,as的一些问题,是因为NT的社会环境标准而导致的误会,但是不是只有as群体构成的社会就一定没有问题呢?我现在已经不敢这么说了。

    因为身处的是NT的社会环境标准,所以从小到大的生活环境决定了,我下意识中所谓的标准,基本上都是NT的,这也是,比如在这一条的讨论中所使用的中文语言环境来说,除非AS有一门专有的语言,要经过翻译才能成为中文,否则,就有可能成为“拿NT的中文来解释as的困惑”,就会产生许多语言上的歧义。

    由此,再允许我说一下“饮鸩止渴”的由来,它既是属于语义上的,也是属于行为上的——简言之,就是置死地而后生,自己要有把自己置于死地的决心和行为,这需要意志力和心里上的自我抚慰作为保障。是的,每天面对那么多的苦恼还不够吗?真的不够,因为自己可能还没有经历更差的,因为每天想的都是如何“好起来”(这应该是NT对待生活的标准,还是人类对待生活的标准?)。我最后无奈的想,看看还有没有更糟糕的情况出现呢?果然还有,幸运的是,我触及到了底部,然后就是现在的状态了。它是很多综合因素的结果,绝不是几句话能说的清,我还有很多环节需要重新回顾和分析,所以说等我将来有空吧,确实是可能会做的一件事。

    我只是一个样本而已,只要as是属于生理性的结果,那么改善境遇的情况将完全可能是一人一个样的,这个,才是我们现在各类讨论中的唯一的歧义。

    我身边的人也说我是“生活在自己世界里的”,这是我介入探寻AS的一个无心插柳之举,但确实柳暗花明了。我想,只有治疗是冲着治愈这个目标而去的,但AS需要的是一种与身处的这个社会环境相安无事的生活环境。

    来自 豆瓣App
  • ネコザムライ

    ネコザムライ (现世为梦,夜梦为真,一语成谶) 2018-04-06 13:03:22

    哈哈,我是没时间扯那么远,太消耗精力,而且持续处于兴奋中,我也是经常好一阵,垮一阵,只是程 哈哈,我是没时间扯那么远,太消耗精力,而且持续处于兴奋中,我也是经常好一阵,垮一阵,只是程度上的不同而已。 作为讨论,在这里的每一次,都是质量很高的。 但一旦我觉得在讨论中,把一堆“垃圾”整理清晰了,那就没有再讨论下去的必要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我发现了新的价值,得到了我的收获,由此变废为宝。 至于,个体的生理反应如何克服,不能简单从自我个体身上寻找原因,需要从外部社会环境中寻找。毕竟,as的一些问题,是因为NT的社会环境标准而导致的误会,但是不是只有as群体构成的社会就一定没有问题呢?我现在已经不敢这么说了。 因为身处的是NT的社会环境标准,所以从小到大的生活环境决定了,我下意识中所谓的标准,基本上都是NT的,这也是,比如在这一条的讨论中所使用的中文语言环境来说,除非AS有一门专有的语言,要经过翻译才能成为中文,否则,就有可能成为“拿NT的中文来解释as的困惑”,就会产生许多语言上的歧义。 由此,再允许我说一下“饮鸩止渴”的由来,它既是属于语义上的,也是属于行为上的——简言之,就是置死地而后生,自己要有把自己置于死地的决心和行为,这需要意志力和心里上的自我抚慰作为保障。是的,每天面对那么多的苦恼还不够吗?真的不够,因为自己可能还没有经历更差的,因为每天想的都是如何“好起来”(这应该是NT对待生活的标准,还是人类对待生活的标准?)。我最后无奈的想,看看还有没有更糟糕的情况出现呢?果然还有,幸运的是,我触及到了底部,然后就是现在的状态了。它是很多综合因素的结果,绝不是几句话能说的清,我还有很多环节需要重新回顾和分析,所以说等我将来有空吧,确实是可能会做的一件事。 我只是一个样本而已,只要as是属于生理性的结果,那么改善境遇的情况将完全可能是一人一个样的,这个,才是我们现在各类讨论中的唯一的歧义。 我身边的人也说我是“生活在自己世界里的”,这是我介入探寻AS的一个无心插柳之举,但确实柳暗花明了。我想,只有治疗是冲着治愈这个目标而去的,但AS需要的是一种与身处的这个社会环境相安无事的生活环境。 ... 竹雨

    在丛林法则里坐着原地不动并幻想与世无争能存活下去便是这样一个样子了。
    另,饮鸩止渴是乱喝毒药嗝屁定了的意思。
    为了讨论而讨论,坚决不整理清楚得到的信息,亚里士多德棺材板要压不住了。

  • Darkandshrewd

    Darkandshrewd 2018-04-06 13:44:53

    在丛林法则里坐着原地不动并幻想与世无争能存活下去便是这样一个样子了。 另,饮鸩止渴是乱喝毒 在丛林法则里坐着原地不动并幻想与世无争能存活下去便是这样一个样子了。 另,饮鸩止渴是乱喝毒药嗝屁定了的意思。 为了讨论而讨论,坚决不整理清楚得到的信息,亚里士多德棺材板要压不住了。 ... ネコザムライ

    实在搞不懂 但是 我替他想了个词 他说的“置于死地的决心和行为”是破釜沉舟

    来自 豆瓣App
  • Darkandshrewd

    Darkandshrewd 2018-04-06 14:04:09

    哈哈,我是没时间扯那么远,太消耗精力,而且持续处于兴奋中,我也是经常好一阵,垮一阵,只是程 哈哈,我是没时间扯那么远,太消耗精力,而且持续处于兴奋中,我也是经常好一阵,垮一阵,只是程度上的不同而已。 作为讨论,在这里的每一次,都是质量很高的。 但一旦我觉得在讨论中,把一堆“垃圾”整理清晰了,那就没有再讨论下去的必要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我发现了新的价值,得到了我的收获,由此变废为宝。 至于,个体的生理反应如何克服,不能简单从自我个体身上寻找原因,需要从外部社会环境中寻找。毕竟,as的一些问题,是因为NT的社会环境标准而导致的误会,但是不是只有as群体构成的社会就一定没有问题呢?我现在已经不敢这么说了。 因为身处的是NT的社会环境标准,所以从小到大的生活环境决定了,我下意识中所谓的标准,基本上都是NT的,这也是,比如在这一条的讨论中所使用的中文语言环境来说,除非AS有一门专有的语言,要经过翻译才能成为中文,否则,就有可能成为“拿NT的中文来解释as的困惑”,就会产生许多语言上的歧义。 由此,再允许我说一下“饮鸩止渴”的由来,它既是属于语义上的,也是属于行为上的——简言之,就是置死地而后生,自己要有把自己置于死地的决心和行为,这需要意志力和心里上的自我抚慰作为保障。是的,每天面对那么多的苦恼还不够吗?真的不够,因为自己可能还没有经历更差的,因为每天想的都是如何“好起来”(这应该是NT对待生活的标准,还是人类对待生活的标准?)。我最后无奈的想,看看还有没有更糟糕的情况出现呢?果然还有,幸运的是,我触及到了底部,然后就是现在的状态了。它是很多综合因素的结果,绝不是几句话能说的清,我还有很多环节需要重新回顾和分析,所以说等我将来有空吧,确实是可能会做的一件事。 我只是一个样本而已,只要as是属于生理性的结果,那么改善境遇的情况将完全可能是一人一个样的,这个,才是我们现在各类讨论中的唯一的歧义。 我身边的人也说我是“生活在自己世界里的”,这是我介入探寻AS的一个无心插柳之举,但确实柳暗花明了。我想,只有治疗是冲着治愈这个目标而去的,但AS需要的是一种与身处的这个社会环境相安无事的生活环境。 ... 竹雨

    我还是忍不住要发表一下观点 你可以不回 我就是说一下我的看法:你的问题在于 首先已经假定了什么都没用 反正没精力说也说不清楚 而且人和人的情况都不一样 都是不同的样本 所以说也没用 而且反正AS的生理性是解决不了的 反正AS和NT就是理解不了对方 所以只能心理安慰一下 哦对了 这个安慰的意思是 反正事情不会好但是反正它也不会更糟 一旦破罐破摔 从心理上就无所谓了 就可以在自欺欺人的情况下 以不变应万变 无视问题继续前进… 这不是解决问题 这是回避问题 就像你自己用的那个词自欺欺人 的确 你坚持前进并且一路收集数据 但是除了“完成关卡”以外 你只是变得更能忍受糟糕的状态 或者说变得更能忍受/忽视你的问题 但是没有任何事情变好 没有问题被解决

    来自 豆瓣App
  • 竹雨

    竹雨 (why you you 是这样的 you) 2018-04-06 14:07:54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该条回应已被删除」 Paradox

    抱歉,我急于表达,应该是这样:

    第1,as是先天生理性的,无论后天我多努力都无法改变这一事实,也就是说AS不是病,不需要“以治愈作为目的”的治疗。但as有一些相对共性的征状,被认定为一个群体——阿斯伯格综合征。但也正因为“无需治疗”,所以如何应对自身的症状,以什么作为标准(身体健康?心理健康?诸如之类吧)就会是因人而异的,加上因为我们彼此的出生成长、家庭、教育等环境都是一人一个样的,所以在讨论时,这些后天的因素,会成为讨论中产生歧义的主要来源。as还缺少一个完整的图谱作为标准,以减少歧义。所以,我在这里说的话,只能作为一个样本来看待(个案而已,大家完全可以来对我说的每一句话,作出自己的判断并再次说出来,这就是讨论的价值所在。)

    第2,我是很晚才知道有as这个征状存在的,大概也就是2013年,非常偶然。之前,我确实如同就是“生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你可以说我使用了一个植入概念)”这样一种实际的状态,但除了把疑问和困惑归咎于诸如“性格”之类等外,找不到一个词可以如此接近的描述我多年的困苦,直到和as匹配起来之后。如果没有多年来断断续续的探寻自我这样一个无心之举(和as无关,都是有关如何融入NT社会的),那么就不回会有知道AS之后的柳暗花明(as这个词,回答了我所有疑问)——我之前是把as征状当作问题来解决的,现在我知道它无法从生理上“被治愈”,只有相安无事就可以了。

    这恐怕才是我一直说的“自愈”的本意。

    谢谢

    来自 豆瓣App
  • 竹雨

    竹雨 (why you you 是这样的 you) 2018-04-06 14:34:17

    实在搞不懂 但是 我替他想了个词 他说的“置于死地的决心和行为”是破釜沉舟 实在搞不懂 但是 我替他想了个词 他说的“置于死地的决心和行为”是破釜沉舟 Darkandshrewd

    不是破釜沉舟,如果破釜沉舟,那就是真要嗝屁的,因为你可能没有补釜浮舟的能力,会成为非常危险的破罐破摔的。

    饮鸩止渴,是相对我身边那些盼望并期望我能NT一些的那些人而言的,他们绝对不可能把毒药给我吃的,每天想的都是让我“好起来”。但如果一味顺着NT的思路(更何况家人、朋友,也都是业余选手)来解决as的苦恼,恐怕是南辕北辙的,因为生理性这一环节无法打通。作为一名成年人,给自己吃的“毒药”是指与NT希望自己做的相反的一些行为和思考,这就是我说的置于死地而后生或反其道而行之。对NT而已言,我是饮鸩止渴无疑。

    来自 豆瓣App
  • 竹雨

    竹雨 (why you you 是这样的 you) 2018-04-06 14:50:41

    首先比较一下放弃的后果 vs 捏着鼻子去做的代价,不值得就坚决放弃不要纠结。确定值得的话,可以 首先比较一下放弃的后果 vs 捏着鼻子去做的代价,不值得就坚决放弃不要纠结。确定值得的话,可以主动寻找相似的低强度刺激,重复到成为routine之后反应就没那么大了。 ... Packet

    其实,你那么简单的一句话,就说出了核心。我还在哪里啰嗦半天也没说到点子上,浪费大家的时间。

    继续学习。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2511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