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个人主义

小二

来自: 小二(一生宠爱无数人) 2018-04-03 19:36:13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小二

    小二 (一生宠爱无数人) 2018-04-03 19:49:49

    +

    我的现代性研究的起点,是二十世纪初曾被广泛讨论过的“体用之辩”问题。起手的主要著述是如图这本书,旁及林语堂的《生活的艺术》、梁簌溟的《乡村建设理论》等。对鲁迅的阅读,是在很多年之后获得全新的认知的,当时则很粗浅。我之所以不采纳朋友建议的“个体主义”,而坚持使用“个人主义”,主要理由正是先生的“吃人”二字。

  • 小二

    小二 (一生宠爱无数人) 2018-04-03 22:37:15

    一、个人主义的形而上学基础

    1.神
    神的两个意义:一是造物者,二是救赎者。

    作为造物者。世界所有事物,为神所造。由于万物都是被造物,则有如下两个推论:一是人作为被造者彼此平等,二是人要爱物。
    它决定了人与人的“主体间”关系,决定了人与自然的关系。

    神创论,最早最完整的表述,体现在《圣经·旧约》中,是犹太教的核心,并在耶稣基督教中得到延续;是人类最悠久有序的认知系统。

    所有的人类表达都是以概念范畴为基础的,而“神”具有第一绝对性,是第一范畴,其它概念范畴,可以从这个概念向下延伸。是这个概念,赋予了语言学以最高且最完整的秩序。


    作为救赎者。世界因人的存在而膨胀,因人的消亡而塌缩。神以祂的样子造人,并赋予神性。神以下,人是最高级。

    人因为有神性,所以会敬畏比如哭泣;人因为有物性,所以贪婪比如肥胖。神性是当下的异在,令人止歇;物性以聚赋形,所以扩张。死亡是对个体实在的终结,灭绝是对群体的审判。蒙召者,是救赎的使者。

  • 小二

    小二 (一生宠爱无数人) 2018-04-04 12:01:01

    2.人
    人是不能自我定义的,也不能彼此定义——即一部分人定义另一部分人。如同手不能自指,目不能自视。
    只有神可以定义人,或者,以神的定义间接地获得人的定义。这是逻辑前提。

    通过神的建立,形成了{神(人,自然万物)}这样一种确定关系。

    尽管犹太教的形成早于亚里士多德很多年,但并未在事实上形成认知对冲,直到耶稣的出现。

    在此期间,所有的人类认知都停留在自我定义和定义他人的混沌状态中;在政治、社会学意义上,表现为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统治与劫夺。

    在耶稣出现之前,形而上学是虚妄的,自指的。由此催生的理性主义一直延续到当下历史中,并继续定义他人。

  • 小二

    小二 (一生宠爱无数人) 2018-04-04 12:32:06

    3.耶稣
    耶稣的言行,在以下几个方面是颠覆性的、奠基性的:
    3.1.神的归神,恺撒的归凯撒。
    它承认了自我定义的可能性,但排除了自我定义的绝对性。
    它赋予了人作为主体性的整全性,而不能被凯撒(权力、法典)绝对定义,还有属神的部分。
    它以自我定义(神遣的神子)颠覆了其它所有的自我定义。
    它是政教二元论的基石,现代政治神学的渊源。

    3.2.救护被投石的妓女
    表达了以原罪为基础的宽容。原罪在理论上奠定了人与人之间是“对等主体”的关系,不能彼此论断。
    与前一条关联的,它从根基上瓦解了道德审判的合法性,瓦解了道德本身的合法性。

    3.3.教内的“兄弟姊妹”关系
    它是对神作为造物主的实践,解除了父母对子女的绝对位置,而归于被造平等关系。

    自此,我们今天所能理解到的关于人的定义,已经全部廓清。

  • 小二

    小二 (一生宠爱无数人) 2018-04-04 13:07:39

    以上文字都是即时写出,未经斟酌和润色。等以后整理时再说了。

  • 小二

    小二 (一生宠爱无数人) 2018-04-05 13:30:24

    二、个人主义的源流

    1.早期基督教社团
    1.1.过程概述
    早期基督教社团,是耶稣基督教在传教过程中不断进行的一个扩散运动延伸出的组织行为。它表面上是群体主义的,其实完全不是。
    在基督纪元时的罗马时代,有这么几种人:皇帝,贵族阶层,公民,奴隶,以及其他算不得人的人。前三者是可以定义、褫夺后两者的。罗马地区如此,其它地区也差不多。后两者,或公民中的部分受害人,是传教的主要对象。他们基数大,又是受害人,所以容易传播耶稣基督教思想,并成为其中的一分子。保罗只是特别例子。

    概括一下:这些受害人,是那时代的知识缺陷和(政治)制度缺陷造成的,他们被伤害的部分,是作为整体的那个人不再完整成为缺失的那部分;而这正是使徒、信徒能给予的。

    1.2.基督教社团的实质
    1.2.1使徒,是耶稣这种完足、智慧的人的无限复制(抽象地,耶稣也可以视为使徒),是依托神的个体发育充分之后粘结一个受害人群体的实质力量。所以个体发育是其基点。
    1.2.2.社团成员间的对等关系。由于他们都是神的儿女,彼此之间就从血缘亲疏中完全摆脱出来,而且无论老幼男女。他们粘结在一起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在公共生活中受到伤害之后能得到修复,在凯撒之外建立神的关系。
    1.2.3.使徒的觉醒、传教(粘结社团)的过程同时是使徒个人的救赎过程。充分觉醒的个人永远是伫立于荒原之上的,他只能在粘结社团的过程中消解、救赎终极的那个自己。

  • 小二

    小二 (一生宠爱无数人) 2018-04-05 13:48:08

    1.3.基督教社团的制度抗衡
    1.3.1.抗衡的两种方式
    1.3.1.1.我们完全能够理解到,使徒们对受害人的抚慰(神的恩典),并不能完全地、直接地解决制度伤害问题,而只是调适了受害人对现实的平衡能力,并通过社团来改善现实环境,不直接对制度施加影响,也不以此为目的。
    1.3.1.2.只有当社团在一个制度群体中达到足够的基数,才会产生制度变革。
    1.3.2.公元313年,罗马皇帝君士坦丁正式接受基督教,从而正式开始政治制度与基督教的融合。

  • 小二

    小二 (一生宠爱无数人) 2018-04-05 14:05:25

    说句闲话,我不是基督徒,也不是什么神棍,要来传教什么的。
    我只是在梳理历史事实,探求在事实背后隐含的知识逻辑;而且在这个小组这么做是恰当的。仅此而已。

  • 雨落

    雨落 2018-04-05 14:19:02

    来自 豆瓣App
  • 小二

    小二 (一生宠爱无数人) 2018-04-05 14:50:28

    雨落

    嗯,谢谢啊!

  • 小二

    小二 (一生宠爱无数人) 2018-04-08 15:21:51

    2.自然市场
    2.1.犹太人作为“神的选民”,或许他们的商业意识正是这种自我认知的基础。市场始终是开放的,所有的价值交换就是理所当然的;换句话说,救赎的实质就是价值交换。
    2.2.整个地中海地区的文明都是商业的。
    2.3.基督教在发端上就是从属于商业文明的,耶稣的一生,本身就是价值交换的——祂提供的是对神的新认知。
    2.4.自然市场的供需关系,包含着对契约和风险的认知,
    2.5.自然市场就是哈耶克所描述的自发秩序主要含义。

  • 小二

    小二 (一生宠爱无数人) 2018-04-12 16:27:07

    3.私有财产
    3.1.早期的私有财产概念,是居于掠夺者位置的人为固化自身利益而形成的语言表述,它本身是丛林法则的一部分;它自身是非法的,但为它寻找了一个合法化的条件。掠夺者通常就是统治者。
    3.2.从统治者向贵族、市民延伸,逐渐形成一个私有化的体系;但奴隶以及城邦之外的人是不在这个体系里的。
    3.3.犹太教的十一奉献,对私有化过程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十一奉献是面向每个人的,这就意味着每个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财产才能达成十一奉献这样一种宗教目的。
    3.4.耶稣基督教把犹太教的这种私有化观念延伸到了所有族群,远远超出了犹太教。
    3.5.从历史上看,真正彻底私有化的只有英国。他们早在12世纪前后已经高度私有化了——尤其是农民(英国实际不存在一般意义上的农民,更恰当的称呼应该是庄园主,他们实行长子继承制,而且父母有权剥夺子女的继承权而馈赠给任意的他们认为合适的人,与世界其它地区普遍实行的“家户共有制”是完全不同的)。
    3.6.这种高度普遍的私有化制度为英国率先进入工业革命提供了重要条件,同时也是哈耶克所称的自发秩序的重要条件。

  • 小二

    小二 (一生宠爱无数人) 2018-04-12 16:33:40

    有必要重新整理一下第二部分,似乎在范畴上有点错误。

  • 小二

    小二 (一生宠爱无数人) 2018-04-12 16:40:51

    二、个人主义的源流

    1.早期基督教社团
    1.1.过程概述
    早期基督教社团,是耶稣基督教在传教过程中不断进行的一个扩散运动延伸出的组织行为。它表面上是群体主义的,其实完全不是。
    在基督纪元时的罗马时代,有这么几种人:皇帝,贵族阶层,公民,奴隶,以及其他算不得人的人。前三者是可以定义、褫夺后两者的。罗马地区如此,其它地区也差不多。后两者,或公民中的部分受害人,是传教的主要对象。他们基数大,又是受害人,所以容易传播耶稣基督教思想,并成为其中的一分子。保罗只是特别例子。
    概括一下:这些受害人,是那时代的知识缺陷和(政治)制度缺陷造成的,他们被伤害的部分,是作为整体的那个人不再完整成为缺失的那部分;而这正是使徒、信徒能给予的。

    1.2.基督教社团的实质
    1.2.1使徒,是耶稣这种完足、智慧的人的无限复制(抽象地,耶稣也可以视为使徒),是依托神的个体发育充分之后粘结一个受害人群体的实质力量。所以个体发育是其基点。
    1.2.2.社团成员间的对等关系。由于他们都是神的儿女,彼此之间就从血缘亲疏中完全摆脱出来,而且无论老幼男女。他们粘结在一起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在公共生活中受到伤害之后能得到修复,在凯撒之外建立神的关系。
    1.2.3.使徒的觉醒、传教(粘结社团)的过程同时是使徒个人的救赎过程。充分觉醒的个人永远是伫立于荒原之上的,他只能在粘结社团的过程中消解、救赎终极的那个自己。

    1.3.基督教社团的制度抗衡
    1.3.1.抗衡的两种方式
    1.3.1.1.我们完全能够理解到,使徒们对受害人的抚慰(神的恩典),并不能完全地、直接地解决制度伤害问题,而只是调适了受害人对现实的平衡能力,并通过社团来改善现实环境,不直接对制度施加影响,也不以此为目的。
    1.3.1.2.只有当社团在一个制度群体中达到足够的基数,才会产生制度变革。
    1.3.2.公元313年,罗马皇帝君士坦丁正式接受基督教,从而正式开始政治制度与基督教的融合。

    1.4.几个并行演化的个人主义条件
    1.4.1.自然市场
    1.4.1.1.犹太人作为“神的选民”,或许他们的商业意识正是这种自我认知的基础。市场始终是开放的,所有的价值交换就是理所当然的;换句话说,救赎的实质就是价值交换。
    1.4.1.2.整个地中海地区的文明都是商业的。
    1.4.1.3.基督教在发端上就是从属于商业文明的,耶稣的一生,本身就是价值交换的——祂提供的是对神的新认知。
    1.4.1.4.自然市场的供需关系,包含着对契约和风险的认知,
    1.4.1.5.自然市场就是哈耶克所描述的自发秩序主要含义。
    1.4.2.私有财产
    1.4.2.1.早期的私有财产概念,是居于掠夺者位置的人为固化自身利益而形成的语言表述,它本身是丛林法则的一部分;它自身是非法的,但为它寻找了一个合法化的条件。掠夺者通常就是统治者。
    1.4.2.2.从统治者向贵族、市民延伸,逐渐形成一个私有化的体系;但奴隶以及城邦之外的人是不在这个体系里的。
    1.4.2.3.犹太教的十一奉献,对私有化过程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十一奉献是面向每个人的,这就意味着每个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财产才能达成十一奉献这样一种宗教目的。
    1.4.2.4.耶稣基督教把犹太教的这种私有化观念延伸到了所有族群,远远超出了犹太人。
    1.4.2.5.从历史上看,真正彻底私有化的只有英国。他们早在12世纪前后已经高度私有化了——尤其是农民(英国实际不存在一般意义上的农民,更恰当的称呼应该是庄园主,他们实行长子继承制,而且父母有权剥夺子女的继承权而馈赠给任意的他们认为合适的人,与世界其它地区普遍实行的“家户共有制”是完全不同的)。
    1.4.2.6.这种高度普遍的私有化制度为英国率先进入工业革命提供了重要条件,同时也是哈耶克所称的自发秩序的重要条件。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19154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讨论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