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意义的被剥夺

方琢月

来自: 方琢月 2018-04-03 08:55:49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吐司

    吐司 2018-04-03 09:00:10

    写的不错,请继续。

    来自 豆瓣App
  • 方琢月

    方琢月 2018-04-03 09:01:55

    写的不错,请继续。 写的不错,请继续。 吐司

    谢谢鼓励。只是以前偶然想到的一些片段。

  • 方琢月

    方琢月 2018-04-03 09:05:29

    由此又想到一个关于知识分子心态的问题:通过对历史、社会、人生的研究与洞察,知识分子比常人更能清楚地意识到自身的位置,即自我特有的时代感和方位感。这种精神的在场时常让他产生广大的使命感与公共意识。但现实处境则是,知识分子的批判态度使他既独立于当权者,又独立于大众,因此不可避免要被边缘化,成为社会价值的放逐者,这就构成了他既在场又不在场的生存悖论。他的内心时常有一种挣扎和错位感,即他自身的存在究竟是一种自以为是的幻觉,抑或是不得不坚守的信仰?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19719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