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二十八画生

来自: 二十八画生(为人民服务!这就是我的特长。) 2018-04-01 15:45:23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逍遥游

    逍遥游 2018-04-22 13:57:10

    钱锺书的《管锥编》对此有很精辟的见解,摘要如下:

    按“刍狗”即《庄子·天运》篇之“已陈刍狗”,喻无所爱惜,苏辙《老子解》等早言之。

    不仁”有两,不可不辨。一如《论语·阳货》之“予之不仁也’或《孟子·离娄》之“不仁暴其民’,凉薄或凶残也。

    二如《素问·痹论》第四三之“不痛不仁”或《广韵·三十五祃》之“傻愀、不仁也”,麻木或痴顽也。前者忍心,后者无知。“天地不仁”盖属后义,如虚舟之触,飘瓦之堕,虽灭顶破额,而行所无事,出非有意。杜甫《新安吏》云:“眼枯即见骨,天地终无情”,解老之浑成语也。《荀子·天论》谓“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论衡·感类篇》、《雷虚篇》等都言天无“喜怒”;韩愈《孟东野失子》诗:“天曰‘天地人,由来不相关’”,又《与崔群书》:“不知造物者意竟何如,无乃所好恶与人异心哉?又不知无乃都不省记,任其死生寿夭耶?”均资参印。故刍狗万物,乃天地无心而“不相关”、“不省记”,非天地忍心“异心”而不悯惜。王弼注:“天地任自然,无为无造,万物自相治理,故不仁也”;刘峻《辩命论》:“夫道生万物则谓之道,生而无主,谓之自然。……生之无亭毒之心,死之岂虔刘之志”,明鬯可移作王注之疏焉。西人有云:“大自然(natura magna)既生万物以利人,而又使人劳苦疾痛,不识其为慈亲欤? 抑狠毒之后母欤?”;又或云:“就孕育而言,自然乃人之亲母,顾就愿欲而言,自然则人之后母耳”(附外文)。则怨天地“不仁”,而责其包藏祸心,是“不仁”之第一义。一美学家撰小说,甚诙诡,言世间无生之器物,即如眼镜、钟表、衣钮、纸笔等日用具,莫不与人恶作剧(附外文),然初无成心,亦非蓄意,盖自然鬼黠作恶而天真无辜。亦怨天地“不仁”,而谅其不怀叵测,是“不仁”之第二义。严氏所服膺诵说之约翰·穆勒尝著《宗教三论》,详阐自然之行乎其素,夷然不屑人世所谓慈悲与公道(most supercilious disregard both of mercy and 0f justice),于第二义发挥几无余蕴,亦即王弼注意,严氏似未之读也。别见《全唐文》卷论柳宗元《天说》。
    王弼注谓“圣人与天地合其德”,即言其师法天地。《邓 析子·无厚篇》:“天于人无厚也,君于民无厚也”;“无厚”亦即“不仁”。“圣人”以天地为仪型,五千言中大书不一书。天地不仁,故圣人亦不仁,犹第七章言天地“不自生”,圣人“是以”亦“外其身”也。然天地无心,其不仁也,“任”或“不相关”而已。圣人虽“圣”,亦“人”也;人有心也,其不仁也,或由麻木,而多出残贼,以凶暴为乐。人与天地合德者,克去有心以成无心,消除有情而至“终无情”,悉化残贼,全归麻木。其受苦也,常人以为不可堪,其施暴也,常人以为何乃忍,而圣人均泰然若素,无动于中焉。斯多噶哲学家之“无感受”(参观《周易》卷论《系辞》之二),基督教神秘宗之“圣漠然”,与老子之“圣人不仁”,境地连类。

    [增订四]苏伟柬《罗马十二帝传》第四卷第二九节即记一暴君(Gaius Caligula)淫威虐政,不惜人言,自夸具有斯多噶派所谓“无感受”之美德,以饰其“不知愧怍”。
    借曰能之,乃刻意矫揉,尽心涵养,拂逆本性,庶几万一。正如一O章称“玄德”曰:“专气致柔,能婴儿乎?”(参观《庄子·庚桑楚》论“卫生之经”在乎“能儿子”,《吕氏春秋·具备》论“三月婴儿”之“合于精,通于天”),盖为成人 说法。婴儿固“能”之而不足称“玄德”;“玄德”者,反成人 之道以学婴儿之所不学而自能也。《大般涅槃经·婴儿行品》第九谓“如来亦尔”;《五灯会元》卷五石室善道云:“十六行中,婴儿为最;哆哆和和时喻学道之人离分别取舍心故。赞叹婴儿,可况喻取之;若谓婴儿是道,今时人错会。”婴儿之非即“玄德”,正如婴儿之非即是“道”。人而得与天地合德,成人 而能婴儿,皆“逆”也,六五章论“玄德”所谓“反乃至大顺”,后世神仙家言所谓“顺之即凡,逆之即圣”(张伯端《悟真篇》卷中《七言绝句六十四首》第一一首朱元育注;参观郑善夫《少谷全集》卷一八《与可墨竹卷跋》、李光地《榕村语录》续编卷六论《参同契》)。

    [增订三]参观二册170—171页。《大智度论》卷一四《释初品中羼提波罗蜜羲>>“菩萨自念我不应如诸余人,常随生死水流;我当逆流,以求尽源,入泥洹道。”二册页引柏格森同书复谓当旋转日常注意(附外文),回向(la retoumer)真知(ib.,4)·一小说家亦谓造艺须一反寻常知见之道方中(附外文)均“逆流以求尽源”之法。
    在天地为自然,在人为极不自然;在婴儿不学而能,在成人勉学而难能。老子所谓“圣”者,尽人之能事以效天地之行所无事耳。《庄子·大宗师》曰:“庸讵知吾所谓天之非人乎?所谓人之非天乎?”前语若谓圣人师法天地为多事,后语若谓凡夫不师法天地得便宜,机圆语活,拈起放下,道家中庄生所独也。

    求“合”乎天地“不仁”之“德”,以立身接物,强梁者必惨酷而无慈悯,柔巽者必脂韦而无羞耻。黄老道德入世而为韩非之刑名苛察,基督教神秘主义致用而为约瑟甫神父(附外文)之权谋阴贼,岂尽末流之变本忘源哉?或复非迹无以显本尔。《史记·韩非传》早曰:“其极惨礉少恩,皆原于道德之意’;《三国志·魏书·钟会传》:“于会家得书二十篇,名曰《道论》,而实刑名家也”,亦堪隅举焉。

    曰“天地不仁”,明事之实然,格物之理也。曰“圣人不仁”,示人所宜然,治心之教也。前者百世之公言,后者一家之私说。至于人与天地合德而成圣,则事愿或相违,心力每不副,仰高钻坚,画虎刻鹄,宜然者又未必果然。此不可不熟察而分别言之也。

  • 黃小狗人

    黃小狗人 2018-04-23 17:47:57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天地虽然化育万物,却未有亲爱交接的对象,因而漠然地自覆自载;对待万物就像祭祀用的草编狗物,其尊卑贵贱仅是因时所致,与无有私意于万物的天地毫无关系,因此其运行才能常态地遵循自身的规范与准则。

    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明于治国者藉天地万物成就事业,因此取效天地万物并遵循其规范与准则,故而舍弃亲爱交接之情,以免逆乱时义;对待百姓就像祭祀用的草编狗物,其尊卑贵贱仅是因时所致,无关亲疏远近亦不妄图兼爱施惠,如此施政才能常态地遵循时宜的规范与准则。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5282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