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总裁文《大叔别走》,女主告别傻白甜,史上最...

饭煜

来自: 饭煜 2018-04-01 14:56:25

标题:奇葩总裁文《大叔别走》,女主告别傻白甜,史上最腹黑女主!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饭煜

    饭煜 2018-04-01 14:56:37

    第2章20分钟,够吗?
    那声音冷峻、神秘,又优雅醇厚,说不出的好听,听得江梦娴都醉了。

    而那个她初认为是老公的西装男人,正以十分恭敬的姿态站在一边。

    所以,眼前这个跟电视里秀场上的模特比都不遑多让的男人才是她的老公?

    不是地中海、啤酒肚、蒜头鼻?也没有肥头大耳?

    江梦娴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男人,慌乱地朝凌云看了看。

    凌云被抢了伞,换做他被晒得焦黄焦黄的,他淡定摸汗,点头:“嗯,这就是你老公,快叫声‘老公’。”

    江梦娴还是惊恐地看着那个男人。

    她以为自己的老公能四肢健全年龄差不多就已经是最好的了,可没想到,他居然如此完美,完美得让她以为自己在做梦。

    她舌头都打结了,捋半天也没捋出那两个字来。

    她的王子老公也不逼她,一手替她撑着伞,一边和那个凌云说话。

    他们说的什么话江梦娴完全没听进去,脑子里就一个想法:

    不对劲儿!太不对劲儿了!这么完美的男人,居然没老婆,还是处男?

    一定是因为有什么隐疾,比如性无能加变态,而且还是超级变态!

    江梦娴吓得又打了个哆嗦。

    耳边传来凌云的声音:“这是你们的缘分,她正好撞我手里,你正好缺个女人,背景比较简单,是个小老板的私生女。”

    王子老公依旧在打量江梦娴,点头:“嗯。”娶这么一个毫无威胁的女人,至少不会像以前那个一样,差点死得不明不白,虽然黑瘦黑瘦的,但是五官很突出,好好地打扮打扮保养保养肯定好看。

    凌云十分自得:“和你八字比较和,而且这面相万里挑一,好好养几天绝对是个大美人,一千万买下来绝对是赚了!”

    江梦娴目瞪口呆:“……”

    两人叙旧半天,江梦娴紧张无比地坐上迈巴赫跟着她老公走了。

    此时,她脑子依旧一片空白,还没从自己身价一千万和老公是个王子的震惊中回神。

    她还偷偷地朝车里看了看,确定车里没有她想象中的地中海蒜头鼻。

    王子老公坐她身边,对车窗外凌云说:“晚上收摊儿了一起吃饭。”

    车子启动,速度不快,后座和驾驶室之间的挡板自动升起,车窗全黑,隔出了一个只有他们两人的私密空间来,刚才还道貌盎然的王子老公一上车就对江梦娴动手动脚。

    一双修长白皙的大手毫无预兆就伸向了她的衣领,江梦娴来之前被金凯送到宾馆洗过澡了,她还穿了自己最好的一件衣服过来,粉红色的过膝短裙配上她晒得焦黑的皮肤显得人更黑了,尺寸搭配不上,腰身还松松垮垮,这是她花了三十块的巨款从她同学那儿淘来的旧衣服,还是名牌来着!

    他十分嫌弃地撕了她的一身粉红色连衣裙,露出她那件穿得起球发白的文胸,就更嫌弃了。

    “穿的什么玩意!”

    江梦娴缩在她身下,香肩瑟瑟发抖,她浑身其实雪白如玉,只是脸蛋因为流浪而晒得又黑,她又惊又怕,生怕这个男人是个变态,脑子里警铃大作,忽然就撑开了王子老公压下来的躯体。

    “咱们什么时候领证?户口本和身份证我都带了……”

    她心里虚,领个证至少能让心里有个底。

    他的王子老公没回答他,直接对开车的那个黑西装男人说:“黑八,去民政局。”

    车子改道,直奔民政局。

    车子颠簸,王子老公依旧是对江梦娴动手动脚的,还到处乱摸。

    他抚摸着那张晒得黝黑黝黑的小脸,黑眼圈很浓重,头发像狗啃似的凌乱,还面黄肌瘦的,可是五官长得很标志,双眼皮大眼睛,樱桃小嘴俏鼻梁,睫毛很长很乌黑,瓜子脸美人尖,冰肌玉骨天生丽质。

    可现在的她就像只干瘪的小鸡!

    他不信什么八字不八字,但是这么个毫无来头的小尤物养在身边不会让人起疑心,也挺好玩的。

    车很快就停在了民政局,江梦娴整理好了衣服跟在她老公身后,确认了是民政局才敢进。

    她小心翼翼地抱着她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她妈二十年前进城打工两年,就花枝招展地回村了,据说是在外当了煤老板的小三,并且生了个父不详的她,自己死在了手术台上。

    她被舅舅家收养,养到十五岁就被赶出来了,户口是上在外公家里的,户口本上外公外婆都不在了,就剩下孤零零的她一个。

    她老公面子似乎很大,进民政局之前,黑八已经清场完毕,民政局大厅只剩下工作人员,热情如火地接待了他们。

    填表、照相、领证,她一气呵成地领到了结婚证,拿到那个红本本的时候,江梦娴偷看了一眼她老公的名字:连羲皖。

    连羲皖,31岁,也不是很老,就大她13岁而已,她还能接受。

    没有婚礼,没有祝福,没有亲友,她就这么结婚了,揣着还滚烫的红本本,她连续好了好几遍,的确是自己的名字自己的照片,她的老公玉树临风地站在她身边,帅得不像话。

    她觉得自己可能是结了一个假婚,忙不迭地掐了一把大腿,有点疼。

    连羲皖说:“我的工作不方便我结婚,先隐着。”

    江梦娴点点头,要是有口饭吃最好能继续上学,她别无所求。

    两人重新坐上了车,车上已经多了一盒热乎的安全套。

    车门一关,连羲皖又开始对江梦娴动手动脚,她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居然就是在车上,而且驾驶室还有另外的人,紧张得浑身紧绷。

    连羲皖果然是个变态!

    连羲皖上身衣冠楚楚,下身不可描述,他以前有过两任女友,一个失忆,一个车祸差点死了,他莫名被扣上了克妻的帽子,更兼他表面的身份是个公众人物,任何事情都可以被放大,他的一条狗得皮肤病秃毛之后,都硬生生地被媒体说成是他克的……

    他对于女色无感,可已经领证的女人不睡白不睡,他总不能让这么个小尤物守活寡。

    他带上作案工具,握住了她纤细的脚腕,一本正经:“小鸡儿,做好心理准备,我没什么经验。”

    江梦娴不知道那一声小鸡儿从何而起,但她很紧张,脑子一片空白。

    正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刻,凌云‘滋溜’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喂?老家伙,我铺子收摊了,在哪儿吃饭?秦扇那家伙来不来?”

    被徒然打断的连羲皖大骂:“老子正办正事,吃你大爷!”

    凌云哈哈大笑:“老地方,我等你!”

    挂了电话,连羲皖撤了作案工具提了裤子又衣冠楚楚地坐回去了,江梦娴肚子饿得咕咕叫,浑身软绵绵的,也不知道饿多久了,他都下不去手,先带她顿饱饭再说,反正该睡的她也逃不了。

    车子进了美食街,进了某高档美食连锁餐厅。

    餐厅包房里,江梦娴狼吞虎咽地吃着菜,凌云和连羲皖勾肩搭背地说话。

    凌云拍拍连羲皖的肩膀,“老光棍,我总算把你嫁出去了!我想一个词来形容形容你,嗯,‘老来得妻’,怎么样,哈哈哈哈——”

    连羲皖不理会凌云的调侃,叼着烟,摸摸江梦娴那狗啃一样的头发,满脸宠爱。

    忽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的,对面是个凝重的男音:

    “老家伙,欧美这边出事了……”

    挂了电话,连羲皖一脸阴霾,凌云也收敛了嬉皮笑脸的外表:“怎么了?”

    连羲皖语气沉重:“欧美那边出了点事情,我必须马上赶过去,黑八,联系专机。”

    黑八忙转身出去打了电话准备了专机,回来立马问:“夫人呢?”

    江梦娴也紧张起来了,她现在该上高三了,如果被弄到欧美的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一定赶不上帝都大学招生了!

    连羲皖也很惋惜,他还没有尝到这小尤物的味道,走了可惜,可如果带到欧美去,他就更没时间了,而且那边也很危险。

    “现在去机场,需要多久?”他觉得,抓紧最后一点时间应该来得及。

    黑八查了路况之后,一本正经回答:“机场高速路况很好,这里过去最多20分钟。”

    回答完毕,他不忘加一句:

    “20分钟,您够用吗……”

  • 饭煜

    饭煜 2018-04-01 14:56:51

    第3章新生入学典礼
    够用吗?

    用吗?

    吗?

    江梦娴听着那句话在耳边环绕,秒懂脸红……

    连羲皖很认真地考虑了一下:“20分钟,还真是不够。”

    最后他还是决定先去处理事情,老婆已经娶了,总不能逃了,来日方长,但是欧洲的事情却不能耽误了,他叮嘱了凌云和黑八一些事情之后,摸摸江梦娴那狗啃一样的头发,就急匆匆地走了,留下还端着饭碗一脸懵逼的江梦娴。

    送走连羲皖之后,黑八开车把江梦娴送到了帝都最顶级富人别墅区——尚品帝宫。

    尚品帝宫地处帝都市中心,寸土寸金,尚品帝宫更是附近最好的楼盘,只有10栋房产,每栋都自带宽大的花园和车库,甚至还有水池假山,市价数亿,业主来头非凡。

    江梦娴站在那高大华丽宛若欧洲古堡的别墅前,再一次目瞪口呆。

    黑八:“小区的房子都是boss自己的公司盖的,他自己留了两套,这是8号,你住不惯8号,可以住1号的四合院,对门就是古代的皇宫,没事可以进去转转。”

    “boss的信用卡副卡,无限透支,这还有一张银行卡,有大概七八百万,boss回来之前用完。”

    除了目瞪口呆,江梦娴找不出其他的表情,她觉得自己的人生从此大不相同……

    一年之后。

    金秋九月,帝都大学大一新生报到时间。

    帝都大学是全华国最顶尖的大学,培养了无数精英,遍及华国各行各业甚至全世界,能考进帝都大学的都是成绩逆天的佼佼者,几乎都是华国各省市的高考状元。

    考入帝都大学是江梦娴人生的目标,只要能考入帝都大学,她的人生将会因此改变,这也是她改变命运唯一的机会。

    可是没想到,就在高考最重要的一年,她被学校开除了,没有学校愿意要她,尽管她成绩逆天,只要给她一份食堂饭一个八人宿舍的床位,她就能保证考上帝都大学……

    开学第一天,帝都大学门口人潮拥挤,豪车来往都快在校门口造成拥堵了,摆渡车从校门口出发,慢悠悠地走在通往各大院系的道路上。

    忽然,一辆雅马哈机车从摆渡车旁呼啸而过,车上的女生伏低了身体、稳稳地掌握着龙头,像只敏捷的小猎豹,黑亮的卷发垂在纤腰上,露脐装将纤腰露出来,马甲线诱人十分,一身紧实的皮裤将整个人修衬得修长高挑,上下无一不是透着野性。

    车上的人纷纷看向了那个骑着摩托车来的女生,帝都大学是华国最高端的学府,无处不透着严肃、端庄,忽然闯出个野性的小豹猫,不由得让人眼前一亮,纷纷在打听那是哪个院系的学生。

    摩托车停在了学校了大礼堂外的停车棚里,车上的女生下来,露出了一张冰肌雪颜的脸。

    江梦娴锁好车,摘下了墨镜,转着手里的钥匙圈,走向了学校的大礼堂,今天所有的大一新生都要在大礼堂里开新生大会。

    这一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冷艳自信,再也不是曾经那个只知道死读书的书呆子,也如愿地考上了帝都大学。

    也到了故人想见的时候了,不知道那些曾经陷害她的人,现在怎么样了,她还真是有点关心呢……

    帝都大学的新生大会,没人敢不来,大礼堂慢慢地被坐满了。

    今年招新数千,学生来自全国各地,有衣着平平的平民家庭的学生,也有衣着光鲜价的贵族子弟,帝都大学除了学霸外,还有一批帝都贵族子弟,他们的成绩兴许稍微差了一点,但家里出一笔六七位数的建校费,照样可以考进来。

    江梦娴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了,一身张扬的露脐装和略施粉黛就无比出众的小脸,让她分外受关注。

    才坐下没一会儿,便听见了一阵骚动。

    “泽千学长来了!”

    “是那位出生名门张家,高考考了736分的张泽千吗?他不是大二的吗,怎么也会来新生大会?”

    “天啊,泽千学长太帅了!”

    在众人的艳羡之中,一个穿着黑色礼服,宛若王子般俊逸的男生缓缓步入学生礼堂之中,这个男生的来头不凡,是帝都城南地产大亨张家的长子张泽千。

    高考满分750,张泽千当初考了715,出生名门又能力出众,加上风度翩翩的俊朗外表,立马就成了学生中的风云人物。

    那也是她江梦娴的前男友。

    不过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江梦娴掀起眼皮看了一眼那个万众瞩目的人,阴狠地笑了笑。

    张泽千风度翩翩而来,安然地享受着众人惊艳的目光,沉稳端庄,近乎完美,忽然,他似乎在人群之中感受到一丝熟悉的目光,可他探寻的时候,那目光已然消失。

    他好像看见了江梦娴。

    江梦娴,他的前女友,他们本来约好了一起考上帝都大学,大学毕业了就订婚,可是,却没想到,他遵循了诺言,她却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还怀孕了……

    张泽千沉眸,把江梦娴从自己的脑海之中剔除,那种不惜一切哪怕出卖身体也要往上爬的心机女人配不上自己!

    “泽千哥哥,你来了!”银铃般的声音惊喜地传来,一个穿着过膝短裙的女孩朝张泽千快步跑了过去,像一只欢乐的小精灵投入了心爱王子的怀中,惊起了一阵女生嫉妒的抽气声。

    看见那个精灵般的女子,张泽千眉目之中只剩下温柔,眼前的女生像精灵一样纯洁,她从小锦衣玉食不知世道险恶,单纯善良,哪里是江梦娴那种一直想往上爬的底层女孩能比的,只有这样的女生才配得上自己!

    女孩儿是刘氏科技的千金刘茜浅,和张泽千在一起可以算是门当户对,天作之合了,很快也将订婚。

    另一个穿着贵气的女孩高兴地挽住了张泽千的另外一边手臂,撒娇道:“哥,你不能有了女朋友就忘了我这个妹妹啊!”

    张泽千宠溺地看着自己的妹妹张瑶瑶,宠溺无比:“两位小公主有请,我能不来吗?”

    三人皆是男俊女靓,特别吸引人,在同学们一阵艳羡目光之中找位置坐下了。

    男生们羡慕张泽千,有背景有能力,虽然才读大二,可是已经成了家族企业的中流砥柱,女生们则是羡慕张泽千身边的两个女生,要是自己也有这么完美的男友和哥哥该有多好啊!

    新生会很快开始,领导开始讲话,台下的人听得快打瞌睡了,可又不敢走,校领导可都在第一排坐着。

    刘茜浅和张瑶瑶开始低声地聊天,从珠宝聊到了时装,忽然刘茜浅装模作样地叹息一声:“泽千哥哥,你说,梦娴会不会也考进帝都大学呢?我们还能见到她吗?她成绩这么好,考上帝都大学易如反掌呢!”

    张泽千面露厌恶,还没说话,张瑶瑶就嗤一声:“她怀孕的丑事闹得这么大,被学校开除之后哪个学校敢收她?那个穷鬼有钱交学费吗!”

    张家一直不同意张泽千和江梦娴这个丑小鸭在一起,像她那种想嫁入豪门的野鸡多了去了,张瑶瑶就特别讨厌她,话语中都透着浓浓的厌恶。

    刘茜浅忙说:“瑶瑶,可别这么说,当初梦娴肯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或许事情根本不是咱们想的这样。”

    张泽千摇头,宠溺地刮了刮刘茜浅挺翘的鼻子:“你啊,还是这么善良!”

    “泽千哥哥……”刘茜浅小脸通红,像个害羞的小鹿,纯洁无暇,那一抹无瑕纯洁正是让张泽千最动心的。

    就在这时,扩音器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下面有请新生代表,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的江梦娴同学上台致辞。”

    一个身材高挑又自信满满的女生走上了主席台,站在了数千个新生的面前,一袭招摇的露脐装让她在一众学霸名媛淑女之中异常显眼,所有聚光灯同时落在她身上,似乎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在耀耀生辉。

  • 饭煜

    饭煜 2018-04-01 14:57:08

    第4章开除她!
    在座不少江梦娴转学之前的同学,看见她,无一不是震惊的。

    这不是当初因为怀孕而造成恶劣影响被开除的江梦娴吗?

    江梦娴似乎是没看见他们那震惊的表情,开始脱稿演讲:“大家好,我是江梦娴,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法学专业大一新生……”

    张瑶瑶瞪圆了眼,她印象中的江梦娴又黑又丑,可此时那台上站着的女生,身姿高挑,穿着巴黎时装周最近发布限量钻石点缀露脐白纱衫,皮肤像破壳的鸡蛋白嫩,稍微妆点便已经美艳惊人。

    “那只野鸡怎么可能考得上帝都大学!”张瑶瑶咬牙切齿。

    江梦娴是个孤儿,高中学校把她当帝都大学的苗子培养,免学费还给吃住,她被开除之后就无处可去,并且造成很恶劣的影响,肯定也没有其他学校肯要她,更别说考上帝都大学。

    张瑶瑶还不信,拿出手边的新生名单,翻到了江梦娴的介绍:女,19岁,毕业于城北第一中学,高考成绩725分,就读于帝都大学经济法学院经济法专业。

    城北第一中学,那是全帝都最好的中学!

    张泽千看见那一抹修长的惊艳人影时候,眼中有光亮迅速炸开了,久久不能回神。

    那真是江梦娴吗,为何跟他印象中那个小姑娘相去甚远呢?

    刘茜浅瞥见他满脸的惊艳,有了一丝慌乱,立马挽紧了张泽千的手臂,故意娇柔地说:“梦娴以前跟泽千哥哥在一起的时候,就有其他的男朋友了,兴许是他其他的男朋友供她上大学也说不定。”

    刘茜浅的话里透着天真无邪,可却字字戳在张泽千的心上,巧妙地提醒了他:是她出轨在前!她就是个肮脏的女人!

    看着张泽千的眼神变得冷厉无比,刘茜浅松了一口气,就怕他对江梦娴旧情复燃,还假模假样地安慰张泽千:“泽千哥哥你别生气了,梦娴当初也是年纪小,被人骗了,现在她也考上帝都大学了,咱们又能一起玩了。”

    张泽千被这话恶心得话都说不出来,他不如刘茜浅这么单纯,什么都可以忘记,背叛终究是背叛!

    此时,江梦娴还在台上作为优秀新生代表发言,她谈吐优雅,字句清晰,颇有学霸风范,校领导频频点头鼓掌。

    可江梦娴作为高中时期的风云人物,城南一中没人不认识她,对于她的出现,她的一票高中同学非常震惊,在私下底窃窃私语。

    很快,江梦娴高中怀孕的事情在新生里面传开。

    “什么,江梦娴在高中因为怀孕被开除?自己都不知道孩子爸爸是谁!”

    “看那长相和穿着就知道私生活很乱,没想到啊,啧啧……”

    “一会儿问问她的价格,我最喜欢这种口味的女人了!”

    “我这儿还有视频呢,她被学校开除了,还臭不要脸地跪在学校门口求校长收留她,啧啧。”

    从小规模的讨论,很快就变成了大规模的讨论,帝都大学对于学生的在校私生活一向管束严格,若是学生在学校里乱搞,轻则扣学分,重则开除,所以帝都大学少有这种桃色事件,现在爆出一个,立马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

    等到江梦娴演讲完毕,台下的议论声已经快超过掌声了,终于是引起了副校长的注意。

    副校长作为今天到场的最高级校领导,说话自然是有分量,冷冷地瞪了一眼窃窃私语的人,厉声:“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要不然上台分享分享?”

    副校长也是个有背景的人,而且冷面无私,一下子就把所有的窃窃私语都压了下去,可总有不怕死的要冒出来。

    看江梦娴很不顺眼的张瑶瑶忽然就站了起来,故意大声说:“副校长,我要举报,这个江梦娴私生活极度混乱,高中的时候就同时交往好多男人还怀孕堕胎,在高中学校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最后在学生家长们的强烈要求之下,被学校劝退了,这种人,怎么能上帝都大学!简直就是对我们学校的侮辱,我坚决不能跟这种人做校友!”

    张泽千这个前任则是没有任何表态。

    在寂静的大礼堂之中,张瑶瑶的声音被清晰地传进了旁边人的耳朵里,就算是听不见的人,也很快从旁人的耳朵里听见了。

    副校长也是眉头一皱,有些怀疑,“此话当真?”

    张瑶瑶点头如捣蒜:“如果副校长不信的话,可以问问所有从城南第一中学毕业的同学,这事大家都知道,大家如果还不信,可以网上搜索关键词‘城南第一中学江梦娴’,很多相关的新闻。”

    有人马上搜索了果然出来不少消息,都是什么‘学霸竟然是个绿茶婊,和人乱搞,怀孕了不知道孩子爸是谁’之类的消息,多家新闻媒体报道,动静还挺大,在网络上能找到数十万的相关消息,并且还有配图,全都是江梦娴的正面高清照片,一个马赛克都没有,甚至还有大量视频。

    视频里的女孩儿跪在学校门口,简陋的行李被扔了一地,她一遍又一遍地朝校长磕头,磕得额头上都是血: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怀孕,我也没有私生活混乱!校长你要相信我!”

    “我求求你们,不要赶我走,我保证能考上帝都大学,我可以义务给其他同学补课,我可以打工抵学费,我什么都可以干。”

    “校长,我求求你,不要注销我的学籍!我什么都不要,你只要保留我的学籍让我参加高考就够了!我求求你们,我求求你们!”

    一群穿着光鲜亮丽的家长堵在学校门口,和狼狈的女孩形成了强烈对比,还对那个可怜的女孩儿恶语相向:“我儿子绝对不可以跟这种人在一个学校,必须开除她,不然我就让我儿子转学!”

    “必须开除她,一脸骚狐狸的样,万一勾引到我儿子怎么办!”

    视频里的女孩狼狈得像条狗,一脸脏兮兮混满了血泪,可是眼前的江梦娴,却光鲜得浑身每一寸肌肤都在发光,两者差距太大。

    学生们肆意地指指点点。

    张瑶瑶故意大声说:“副校长,您都看见了吧,江梦娴就是个婊子,如果让她继续在学校里,我们帝都大学的名声早晚被她败坏!”

    副校长严厉地看向了江梦娴,面色铁青。

    曾经的帝都大学发生过一件事情,一个平民女学生自甘堕落,在夜总会陪睡,并且还打着帝都大学学生的旗号涨价,对帝都大学的名声造成了很大的打击,校长气得差点吐血。

    如果传闻是真的,她难保不成为下一个打着帝都大学名号卖身涨价的人。

    那一瞬间,所有人都看向了江梦娴。

  • 饭煜

    饭煜 2018-04-01 14:57:24

    爱生活爱阅读,让阅读越精彩。因篇幅有限,后续请移步薇❤公种号:午时三刻书屋,回复“大叔”获取,等待你的到来!

  • 饭煜

    饭煜 2018-04-01 15:15:40

    自顶

  • 啊啊221啊啊

    啊啊221啊啊 2018-04-19 10:36:01

    喜欢本小说的。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微读星》回复关键数字181 可继续阅读。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43732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