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苑128期书友会】青花与帝国——景德镇的前世今...

雕刻时光

来自: 雕刻时光(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8-03-15 23:30:31

标题:【青苑128期书友会】青花与帝国——景德镇的前世今生2018年3月18日晚19:00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雕刻时光

    雕刻时光 (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8-03-15 23:33:41

    https://m.ifeng.com/faafp/shareNews?forward=1&aid=cmpp_089830006436444&aman=&gud=&ch=&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青苑128期书友会】青花与帝国——景德镇的前世今生

    凤凰网江西综合
    2018/03/15 19:58

  • 雕刻时光

    雕刻时光 (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8-03-15 23:36:38

    《文化·大家》第51期丨江子:跟随青花抵达历史新边疆

    原创 2018-03-15 曾悦之 凤凰网江西频道

    主编丨曾悦之
    编者按:

    草木悸动,是世界的初音,我们向来喜欢在器物的世界里聆听历史最先的回响。

    江子说,所有的物都是往世的密码。而世间万物,他却独爱青花。在《青花帝国》里,青花是国家的使臣,是时间的卧底,但这并不是一部为青花立传的著作,作品所建构的“青花帝国”,是一个背景,他更在乎“帝国”里的“臣民”:皇帝、使臣、工匠、督陶官、传教士、藏家、画师、诗人。

    本期《文化·大家》邀请作家江子,通过“人”的视角,去读懂“民族身上的纹身,江西人精神上的刺青”:青花。

    江子

    人物简介:江子,本名曾清生,男,1971年7月生于江西吉水。有散文、诗歌、文学评论作品近两百万字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散文》《天涯》《钟山》《文艺报》《光明日报》等报刊,并入选数十个散文选本。出版长篇散文《青花帝国》,散文集《田园将芜——后乡村时代纪事》《苍山如海——井冈山往事》《赣江以西》《在谶语中练习击球》等。获老舍散文奖、林语堂散文奖等奖项。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中国作协散文委员会委员,现居南昌,任江西省作家协会驻会副主席。

    《青花帝国》,江子 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年11月第一版)

    对话

    《文化·大家》:你在创作序言里说,“瓷是国家的使臣,是时间的卧底”。但在这部作品里,我们已然知道,你是“青花”的卧底,瓷的传奇千万种,为何你眼中的青花“遗世独立”?

    江子:瓷有千种,我独爱青花,因为青花是景德镇的标识,而景德镇是江西的。

    一个写作者穷其一生往往都是书写他的故乡,因为故乡是他(她)最为切近、最为熟悉、又最容易激起情怀的写作资源。这方面的例证不胜枚举。

    我的写作从故乡书写开始。比如早期,我的书写是江西吉水县一个叫下陇洲的村庄,那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也是我观察世界的起点,同时又可能是我眼中的世界的尽头。我一直在写作这个村庄的往事和现实,这个村庄在三千年未有之变局中的离合聚散。2013年陕西人民出版社将这些作品编辑成书出版,书名叫《田园将芜》。而且,这些年来,我对这座村庄的写作一直没有间断。

    与此同时,我又投入到井冈山历史的写作中。不是因为我对革命历史有多么大的兴趣,是因为井冈山从地理上说属吉安,而我从大的概念来说是个吉安人。我把井冈山也当作我故乡的一部分,它的历史,我以为也是我故乡的历史。我有责任去追踪为什么会在我的故乡的土地上发生这样的一段历史。

    我之所以书写景德镇主题,我以为也是故乡情结使然。景德镇应该是所有江西人的文化故乡之一。景德镇瓷器上的青花花纹,我想那不仅仅是我们整个民族身体上的纹身,也应该是我们所有江西人精神上的刺青。

    同样,我以为,景德镇可以作为我观察世界与历史的起点,从这里,当然也可以看到世界的尽头。

    千年的景德镇造瓷历史,关乎皇帝、使臣、工匠、督陶官、传教士、藏家、画师、诗人,关乎东方与西方,皇帝与平民,庙堂与江湖,古代和现代,这么宏阔的主题,也是我按捺不住写作冲动的原因之一。



    《文化·大家》:《青花帝国》里,能看见历史、礼制、时局,看见了时间切片上的中国;但我觉得篇章里,聚焦的依然是“人”,从这个角度来说,青花在作品中只是一个背景,生活、审美、图腾,遵执、甚至抗争是作品要表达的本意吗?

    江子:是的,与以往的青花主题书写不一样的是,我这本小书,写的是人,是工匠、督陶官、皇帝、画师、诗人、使者、藏家,以及各种不同的人们组成的帮会。

    人是精神的载体。我之所以把目标瞄准人来写,是我想景德镇的历史归根结底是人的历史。景德镇这座伟大的东方艺术之城的精神,当然要由人而不是器物来指认。

    我努力呈现跟景德镇有关的人们的艺术精神,他们的性情、文化人格,他们的爱与恨力与美,他们的癫狂与劳作,他们为产业发展的牺牲与贡献,我想,他们立起来了,景德镇的千年文化品格就也得到集中展示。

    我希望我的写作,不是众多书写中的一本,而是从未有过的那一本。



    《文化·大家》:近些年来,人工智能等重大科技变革全球席卷,似乎有些过度滥用的科学技术让我们把视角收回到了物的原点,但另一方面,我们又常常陷入被商业化所过度消费的“器物精神”“工匠精神”当中,你如何看待从历史中“挺过来”的“器物”在当下的境遇。

    江子:你的问题有点绕哈。但我还是努力来回答。

    我刚说所有历史都是人的历史,反过来,人的历史都是附着在物之上的。我们看到,因为工业革命,物发生了改变,然后整个人类历史发生了改变。最后是,大机器工业文明,打败了手工业文明,发明了蒸汽机的欧洲,打败了依然沉迷于手工业与农业文明中的中国。

    当下的中国,之所以能赢得世界的尊重,也是物的创造力迅猛,不同的新式器物(航天技术、新式武器)让世界看到了中国的能量。

    但同时,我们对于物,除了一种物竞天择的判断,还有一个文化的判断,就是所有的物都会带着往世的密码,让我们看得见我们的来路。所以,当我们的物发展到了今天已经远非古时候所能及,每有旧物出现,我们还是会趋之若鹜。这就是我们愿意经常逛博物馆的原因。这就是很多人热衷于收藏的原因。这就是我们听到某某海域打捞起古代沉船、里面有多少多少青花瓷就无比兴奋的原因。



    《文化·大家》:“非虚构写作”让写作者走出书斋,是一场发现和体验之旅。你写这个作品,历经3年,去过很多地方,关于青花,你想去发现什么?又发现了什么?

    江子:三年来为写这本书先后去了一些地方,近的是景德镇那不用说,还去了高安青花博物馆,北京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多次。明代昊十九的娇黄凸雕九龙方盂和周丹泉的娇黄锥拱兽面纹鼎,就是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同时看到的。

    期间出门旅行,一定会去看当地城市的博物馆或私人博物馆,然后每次都能看到景德镇瓷器。我可以用这么一句话来描述景德镇瓷器的影响力:青花无所不在。

    我曾经跟随着中国作协代表团赴北非阿尔及利亚及突尼斯访问。我也同样发现了青花的影子——在地中海旁边的一座城堡式建筑里,在许多与我交臂而过的人群中,我发现不少伊斯兰特征的纹饰就在我们的青花瓷器上出现过。

    我还想去土耳其伊斯坦市的托普科比博物馆、伊朗的国家博物馆、英国大英博物馆去看看那些流落国外的元青花瓷,或者去肯尼亚看看因郑和下西洋带去的青花瓷片,可是,这种需要很多银子和时间的旅行,限于条件我至今还没能成行。

    我想知道景德镇瓷器对于中国乃至世界历史的影响,对于人们的日常生活的影响。

    我想知道景德镇瓷器生产历史的演变——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当明永宣瓷与成化瓷摆在一起,那种器形、纹饰、青花发色的区别是一目了然的。

    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我真的发现众多的景德镇瓷品中,竟然找不到一只宣德年间的蟋蟀罐。这关系到一段历史,一段后面的继任者对宣德皇帝热衷于斗蟋蟀的态度。

    当然还有很多有趣的发现,这里不一一列举。我想这本不厚的书我写了这么久,除了我工作不算闲散、个人才力有限,我想借着写书的理由多一些时间四处逛荡,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文化·大家》:在作品的后记中,你谈借此书向黄仁宇、史景迁等人致敬,这些历史写作者,你觉得能给当前非虚构写作提供哪些启示?

    江子:后记我列了一个不算短的致敬名单,除了你提到的,还有钱穆、余英时、孔飞力、魏裴德。

    钱穆、余英时是中国国学大家,他们的中国历史研究成就,他们的中国史观,会让写作者走正路少偏差。

    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孔飞力的《叫魂》,魏裴德的《大门口的陌生人》等,都是流行多年的中国历史读物。从这些作品中,我们可以读出文学怎样与历史完美结合,西方人怎么书写中国历史的。史景迁的中国历史的叙事本领近乎魔术,写得好看。他们可以给我们提供很好的借鉴。(完)

    文化·大家
    在这里读懂江西人文好故事
    ☑ 《文化·大家》是凤凰网江西频道出品的一档原创栏目,通过文化大家的视角,发现、解读江西人文故事。栏目创办以来,获得了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指导、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主办的2016年度“五个一百”好专题奖,同时,它也是江西唯一一档以大专题形式深度解读江西人文故事的互联网原创品牌栏目,是传播江西文化故事的新视窗。为了使《文化·大家》更符合社会公众需求,充分发挥“大家”的作用,决定向社会广泛征集选题;

    ☑ 要求:选题必须立足于江西区域文化,包括民俗、非遗、历史事件、地方特色与文化艺术名人;

    ☑投稿须知:推荐选题,需角度新颖,细节有新发现。选题一经采用,将邀请相关人员与文化学者做客《文化·大家》栏目;所有做客学者,将有机会纳入凤凰网江西频道专家智库。


    http://mp.weixin.qq.com/s/jYAXUe68CyDH6ywx8p-FUQ

  • 雕刻时光

    雕刻时光 (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8-03-28 17:09:37

    名家品评《青花帝国》 江子谈创作初衷
    2018-03-20 20:26:11来源:江西手机报
    想看更多新闻?快点我下载吧

    江西手机报讯 记者徐凯报道:景德镇的名字,缘何而来?在景德镇历史上,谁的烧火功夫最强,谁的彩绘功力最深?哪个画师堪比石涛八大?3月19日,南昌市青苑书店举行以“青花与帝国——景德镇的前世今生”为主题的第128期书友会。江西省作协驻会副主席江子携新书《青花帝国》与书友见面,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广东文学院院长熊育群,江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省文联办公室主任李晓君,江西创作评谭杂志社副主编陈蔚文,南昌大学中文系教授、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李洪华等嘉宾出席书友会。书友会由青年学者云从龙主持。

    江子向书友们介绍了创作《青花帝国》的初衷。他表示,自己虽不是景德镇人,但瓷器是融入我们家庭生活的伙伴。可以说,景德镇是我们的文化故乡。此外,景德镇的瓷器上可以通天,与尊贵的皇室结缘,与广阔的世界相连,下可以着地,少不了地上的瓷土和卑微的工匠。所以,江子迷恋于瓷器的光影、形色、人格和历史。他发现,过去对景德镇的书写主要是对物,很少对人。于是,他走访了景德镇、北京、台北等青花栖身的地方,写了了工匠、皇帝、督陶官、诗人、画师、藏家、使臣,以现代人的视角重新构造了对景德镇历史的书写。同时,他遗憾地说,由于相关资料太少,关于官府、世家等篇目没有完成。
    书友会上,熊育群、李晓君、陈蔚文、李洪华、云从龙等人也分别讲述了自己对《青花帝国》的品评。

    熊育群:最近,因这本书走进景德镇,感到作家们对景德镇的关注很不够。20年前我在国外走了一圈,所到之地大多都有景德镇瓷器。古代,中国与世界的贸易沟通很大一部分就是瓷器。所以,我对景德镇抱着一种朝圣的心情。江子这本书让我们看到了景德镇的人。要想把景瓷漫长的历史、巨大的影响反映出来,需要有很大的气魄。而且景德镇千年以来留下的关于人的资料很少,江子写作时一定会碰到很大的困难。但总的来说,这本书是成功的。作为文化散文,其形散而神不散,全书紧扣了瓷器这一主题。全书创作态度很严谨,史料很详实。同时,视野开阔,并没有拘泥于史料,语言生动风趣,有小说的笔法。可以说,这本书本身就是一件文字的青花瓷,史料基础是其坚实的瓷胚,生动风趣的写法则构成这件瓷器的釉彩。
    陈蔚文:这些年欣喜地看到江子写作风格的变化。可以看出,为这本书,江子做了很多案头工作。他曾经是一名充满激情的诗人,在本书中也没有放弃对语言的追求,以诗人的眼光审视历史,完美地实现了说书人和诗人的结合。由于作者浪漫的诗人气质,本应厚重乏味的历史书有了轻盈的感觉,从书中能获得美的享受。
    李洪华:用文字去表达对“青花”的敬意其实很难,再加上“帝国”二字,从书名上就反映了作者的雄心。我对本书的阅读体验是,格局很大,视野开阔,真的写出了一个“帝国”。从天写到地,从神写到皇帝,再到各种官员,工匠。其着笔在瓷,但散得很开。本书是一种冰糖葫芦式的结构,每章自成体系,但又能用青花串起来,便于阅读。书中的合理想象,与史料相伴而行,也就是“想象贴着地面飞行”。既有学者史料方面的考据,又用文学想象让历史器物复活,把景德镇生命的气息和灵魂展现出来,毫不乏味。江子在本书的叙事风格,是低温的舒缓的,充满了江子式的趣味,带给我们舒适的精神享受。
    李晓君:认识江子已经30年,江子是有雄心的作者,总是在时代大转型背景下聚焦普通人,试图给那些无名工匠立传。在这种主题性写作中,把各种人物在时间空间里自然安插,是很难的。江子的这本书保持了理性,展现了文学多样性,他对景德镇人的书写是一个有意思的写法,很独特的视角,对一些知名人写出了普通人的一面。http://zhibo.4g.jxnews.com.cn/v4/4gnews_907055_10284_55.html?appinstall=0&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2828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