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译的西尔维娅•普拉斯的诗

boliang

来自: boliang 2006-06-24 14:19:34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言小非

    言小非 (浓愁似酒) 2007-03-08 19:11:27

    不错,期待更多

  • 言小非

    言小非 (浓愁似酒) 2007-06-28 01:36:57

    顺便问问,国内有她的译本吗?我怎么找不到呢

  • boliang

    boliang 2007-06-29 09:22:22

    好像没有,只有一些合集里面有
    赵琼和岛子翻译的美国自白派诗选是相对比较多也翻译得不错的

  • penguinr

    penguinr (哲学和诗,历史和游戏。) 2007-07-02 00:46:14

    不错,最喜欢第二首

  • appoggiatura

    appoggiatura (小学生) 2007-07-18 02:15:47

      "那月光,那白垩的峭壁
      我们躺倒在谁的裂痕里 "

    我们躺在月光的裂缝里,而不是“谁的”裂缝里:The moonlight, that chalk cliff in whose rift we lie.



  • appoggiatura

    appoggiatura (小学生) 2007-07-18 02:21:29

    “还有那些星星——根深而牢固。
      轻轻一触:它燃烧又染病。”

    Then there are the stars - ineradicable, hard.
      One touch : it burns and sickens.

    sickens: 瘫软下去?染病太不通了。

  • 文狸

    文狸 2007-10-09 16:45:44

    赞楼主的文字功底,可我觉得不够忠实原意阿,自己的发挥太多了。
    拿第一首举例:
    Our voices echo, magnifying your arrival
    magnify有“赞颂”的义项,似乎是符合上下文的。
    We stand round blankly as walls.
    如果逐字译成“我们站在四周茫然如墙”,也完全符合中文习惯。一般来讲,在符合中文习惯的前提下,越是不改动原句的词序、标点、音节数,越能保留原句的音韵。只是遇到中文完全不能与之对应的句式才不得不改。
    its own slow
      Effacement at the wind's hand
    为什么不直译成“自己在风的手中被缓缓抹去”呢?楼主的翻译漏掉了风与手之间的比喻阿。
    Flickers among the flat pink roses.
    flat没有翻译出来。我觉得“平躺的”比较合适。
    A far sea moves in my ear.
    move无论从本身词义还是从整体诗意来看,在这里都是一种平缓柔和的流动,而“翻涌”这个词给人的印象是幅度很大的。
    cow-heavy and floral
      In my Victorian nightgown.
    这整句的主语是“我”,cow-heavy和floral都是在表语从句中说明“我”的,即这句的意思是,我在维多利亚睡衣中重如母牛而又如花。
    冒昧了。楼主加油。

  • 文狸

    文狸 2007-10-09 17:52:07

    关于at the wind's hand,补充一下
    的确at one's hand也可以译成“在……的摆布中”。但诗人这样用词给我一种印象:我躺在一只巨大的手掌里,efface的“抹”正是这只手掌的动作。这会不会是诗人的本意呢?

  • boliang

    boliang 2007-10-17 16:09:10

    多谢指正:)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5130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