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短篇(未完结)】《只在眼前》欢迎指(gou...

红豆匣子、啊卿

来自: 红豆匣子、啊卿 2018-02-01 18:22:43

标题:【原创中短篇(未完结)】《只在眼前》欢迎指(gou)教(da)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红豆匣子、啊卿

    红豆匣子、啊卿 2018-02-01 18:25:48

    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写这些个烂七八糟的东西也有几年了。最近打算把这几年写的po到豆瓣阅读上,倒不为给别人看(反正也没人看),主要是想做个整理,整理个集子以后自己找着方便。
    这里柳挽栀w欢迎小伙伴们来勾搭嘿♂嘿♂嘿

    来自 豆瓣App
  • 红豆匣子、啊卿

    红豆匣子、啊卿 2018-02-01 20:29:18

    aaa

    来自 豆瓣App
  • 红豆匣子、啊卿

    红豆匣子、啊卿 2018-02-02 17:37:32

    已经发豆瓣阅读啦w
    目前正在更《只在眼前》这个短篇w

    来自 豆瓣App
  • 红豆匣子、啊卿

    红豆匣子、啊卿 2018-02-03 01:01:23

    明天开始,把以前写的一个短篇《鱼市》也录到豆瓣阅读里,一万六千字左右(谁能告诉我豆瓣阅读为什么不能复!制!粘!贴!)
    《鱼市》片段:
    窗帘拉紧,被褥散开。床过于老旧了,稍稍颤动便呻吟个不停。作为职业生涯中唯一的女客人,的确足够新鲜。尽管她累了,夜里已陪了无数个男人,还为某个恋足癖丢了鞋子。
    随时随地不误工作,大概也是种操守,即使她两腿间的操守几乎消耗殆尽。清晨微凉的熹微升起,女人粗糙的手打开她年久失修的锁,甜甜暖暖的汗液撕裂两个扭曲痴缠的人影。
    砧板上将死的鱼拼尽全力抖了一抖,亡命的身躯再没有力气,曾经生动的目光呆滞地望向窗外湛蓝的天,和冉冉升起的日头。
    再破的锁用手也是打不开的,她开始试着用唇,柔软的毛发因潮湿凝聚成绺。
    肮脏的脚底板在雪白的床单上扭蹭,鱼血和泥水蹭脏了不知谁的脸颊。
    尖锐的刺痛顺着下面直涌上来,初瑾低吟一声。再睁开眼时,鱼的血水流了满案。

    来自 豆瓣App
  • 红豆匣子、啊卿

    红豆匣子、啊卿 2018-02-04 03:29:31

    aaa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52183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