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苑书店125期书友会】彭浩翔:畅谈剧本,聊聊电...

雕刻时光

来自: 雕刻时光(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7-11-25 20:31:49

标题:【青苑书店125期书友会】彭浩翔:畅谈剧本,聊聊电影背后的故事 时间:2017年12月1日(周五)19:30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雕刻时光

    雕刻时光 (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7-12-05 15:18:33

    彭浩翔来昌畅谈剧本 聊电影背后的故事
    江西娱乐网 2017-12-02 18:31:00 来源:中国江西网 编辑:朱玉琴 作者:洪漫

    活动现场挤满了粉丝
      中国江西网讯 记者洪漫报道:12月1日晚,南昌市青苑书店人头攒动,被称为“鬼才导演”香港电影人彭浩翔在这里与粉丝见面,并签售他的电影剧本集。这次以“畅谈剧本,聊聊电影背后的故事”为主题的活动,也是青苑书店第125期书友会。在与粉丝见面前,彭浩翔接受了本地记者群访。

      文学剧本不是剧本

      现在,许多作家都投身于影视圈,当起了编剧。彭浩翔认为,编剧必须要有好的剧本来吸引投资人。他强调,文学剧本不能称之为剧本。因为许多文学剧本里有太多内心世界的变化。没有细节和画面的文字,导演是没法拍的。好的编剧就应该提供具体的场景和行动,让导演去发挥。否则,“导演还不如自己去写剧本”。作家当编剧,一定要真心喜欢电影才行。有些人并不是热爱电影行业,而是喜欢电影带来的附加值,认为编剧可以名利双收,还能够认识女明星。彭浩翔提醒想当编剧的年轻人,99%的编剧得不到名利的光环,他们如果从事别的行业,可能收获的会更多。所以,如果有人想当编剧,首先要想清楚,如果得不到名利也还愿意去写剧本,才有可能获得成功。
     创作灵感来源于生活

      在彭浩翔的电影中,有许多好笑的台词,为影迷津津乐道。彭浩翔表示,自己的生活与大家一样平凡,并没有大家想像得那么丰富。创作灵感都来源于生活,但要留心观察。他就经常在公交车、茶餐厅听旁边人的讲话,并把一些有趣的对话记下来,然后移植到电影中去。他笑称,自己最喜欢陪太太去超市买菜。“她在那里挑来挑去,我就在那里观察别人”,比如看到一个老头和一个年轻女性在买菜,彭浩翔就可以联想到很多:这个女生可能是小三。那么,他们敢到超市来,不怕他老婆撞到?也许他太太在香港,不在本地,但他老婆也可能有朋友在这里呀,他们怎么防范?后来,这个女生叫老头“爸爸”,他也会想,是不是他们在玩一个“父女游戏”……

      对于“鬼才导演”这个标签,彭浩翔坦言,从不觉得自己是鬼才,某些导演拍一个小时都没有故事在里面,那才是鬼才。因为那样都能找到投资,很“厉害”。彭浩翔说,自己写作和编剧都遵循传统的故事结构,只是用新的方法来包装。同时,彭浩翔表示,自己出道的时候就想清楚了,对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让你没法定位的导演”。所以他拍电影的手法或类型会有不同的变化,不会因为粉丝喜欢哪一个类型就只限于拍这个类型的电影。
      《志明与春娇》第三部“被逼”四年才拍

      聊到《志明与春娇》三部曲时,彭浩翔并不认同这是关于剩男和剩女的故事,至少是没有刻意往这方面想。电影中的细节有很多是“我和太太生活圈中的小故事”,彭浩翔认为,志明是他与太太的混搭,但偏向他更多;春娇则是太太与他的混搭,但偏向她更多。他笑称,对剩男和剩女的定义他都很模糊。比如,香港女孩三十多岁没结婚是很正常的事,但北京公司的女同事,不到23岁就认为自己是剩女,要急着把自己嫁出去。
      彭浩翔还透露了一个小秘密。他本来拍完第二部,就不想再拍了。但余文乐、杨千嬅却很有兴趣,经常约他吃饭。每次前半小时天马行空随便聊,但他知道最终一定会聊到这个话题。他与两人约聊了四年,才终于拍了第三部。

      接下来,彭浩翔表示,将来的规划拍摄古装武侠片,而且是一次性拍出三部曲。
    彭浩翔电影剧本集完整收录了他的十部最重要代表作的完整剧本
      彭浩翔简介

      彭浩翔,电影导演、作家、编剧、制片人、演员、艺术家、主持及书籍编辑等跨媒体创作人。祖籍广东番禺,生于香港观塘。五岁时曾被家人怀疑智障,后医生却于智力测验中,证实其智商达135分。2001年执导首部电影《买凶拍人》,其后陆续执导《公主复仇记》《青春梦工场》《伊莎贝拉》《出埃及记》《志明与春娇》《维多利亚一号》《春娇与志明》《低俗喜剧》《人间·小团圆》及《撒娇女人最好命》,最新作品为《春娇救志明》。其电影备受年轻人追捧,亦于国际上屡获殊荣。彭亦活跃写作,其文字散见于香港及内地众多著名媒体,曾获釜山PPP奖及台湾时报文学奖。于内地港台出版著作数十部。
    彭浩翔来昌畅谈剧本聊电影背后的故事http://ent.jxnews.com.cn/system/2017/12/02/016606520.shtml

  • 雕刻时光

    雕刻时光 (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7-12-05 15:22:24

    曾雅娴 | 彭浩翔,在他的电影世界里,什么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原创 2017-12-04 曾雅娴 杀辣签签会

    2017.12.4 | 关于彭浩翔

    2017年12月1号,香港导演彭浩翔亮相青苑书店《畅谈剧本,聊聊电影》分享会现场。

    现场的他始终戴着墨镜,这让我想起香港另个墨镜大王,王家卫。现场问的最多的问题是《志明与春娇》。这让他的畅谈会显得有些意犹未尽。尽管彭浩翔一直都说志明和春娇是有他和太太真实故事的蓝本,张志明就是彭浩翔本人,一个充满鬼马点子、有时候忘记负责任、有趣得不得了但也常常让人觉得不靠谱的“小男孩”。

    有幸得到了彭浩翔的短篇小说集《破事儿》这算是彭浩翔未成名时期的代表作,后来当然你们都知道也有了剧本和电影,这个全香港最会写字的导演,没有辜负你所望。破事儿我个人是极为喜欢的,由八个不同的故事组合而成,当中包括情欲、鬼片、喜剧、科幻和各种纠结感情债,每当人类一思考,上帝就会发笑。

    我们活的世界深情也凉薄,一切来得快,去得更快,所有悲欢离合百味分陈,等回过神回头再看看,都不过是一堆小破事儿。这种苍凉感是生的底色。而这些他在二十几岁就写了这样的故事。所以彭浩翔其实是一个早熟的人,洞明一切却又保有天真,大概是一个男人活着的最好状态吧?

    彭浩翔说,几部电影拍了张志明的成长,事实上,他本人还没有“长”到像张志明那么“大”。张志明是他给自己设立的目标,是他希望成为的样子。但对明天没有很多规划,因为喜欢和想做的事情太多。他不喜欢给自己的电影定位,当你认为他只能拍现代故事的时候他却想拍一部武侠片。讲这些话的时候他的声音是饱满的,神色该是有些骄傲的,而这份骄傲隐藏在他的镜片后倒也恰如其分。因为在我看来一个好的写作者、编剧、导演是应该有这么一份自信的。

    就像看彭浩翔的电影时,你会欣赏他的才华,包括那份狡黠。所以他可以想出《再不相爱就软了》这样带点恶趣味的电影名字来,但你看他每一个镜头像经过了精心计算一般充满态度,剧本和台词写得不落俗套又会原谅他的这种“调皮”。比如06年的《伊莎贝拉》里杜先生对着燃烧着的火炉讲说:收钱了,收钱了,伊莎贝拉收钱了。眼泪就掉了下来。看,彭浩翔就是这样聪明而怀旧的人,懂得用什么角色用什么人来演,里面配乐也是我喜欢的部分,情节契合度完满甚至比台词更有话说。

    我问作家改行当编剧他有什么好建议:他说首先是要热爱写,要抛开挣钱和泡女明星的想法,因为最后能得到这些是一个编剧的附加值。并且多数编剧可能得不到这些附加值。就像他拍电影肯定主要不是为了赚钱,当然赚钱是每件事情的笼统目的,但在赚钱之余他着实做到了更多。

    电影带给了他成功,但他是把做电影当做兴趣的,甚至是游戏,你看那些电影里的天马行空的鬼点子就知道。杀手为顾客制作杀人优惠贵宾卡、老婆们捉奸时与老公们展开了类似枪战的画面、女人们成立了一个专门杀坏男人的组织……在他的电影世界里,什么都是可能发生的。

    他像个过行成年礼却还不肯长大的少年。希望相爱的人不再背叛,希望饥饿的人都有饭吃 ,希望残酷世界并不残酷,希望做艺术的人并不高冷也都能多一些市井人文的关怀 .
    当然偶尔妥协现实,其实也可以拍一点或花好月圆,或形势大好的主旋律,只要不拍那么多就好。

    ps:现场粉丝太过热情,畅谈会意犹未尽。不过有一句我始终没有问出口“你会相信世界上真的有指甲刀人魔么”。也很想去尝一尝 那碗《增值》里面11点过后的牛腩面。


    -END-
    文 / 曾雅娴
    图/曾雅娴
    编辑 / 小杀辣

  • 雕刻时光

    雕刻时光 (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7-12-05 15:24:40

    http://mp.weixin.qq.com/s/jCEumc7ikAc3i83l0KDfHQ曾雅娴 | 彭浩翔,在他的电影世界里,什么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 雕刻时光

    雕刻时光 (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7-12-05 15:31:47

    彭浩翔:畅谈剧本,聊聊电影背后的故事
    在12月的第一天,青苑书店迎来了一位特别的来宾,为了他,粉丝朋友们早早地来到青苑,只为一睹他的风采。当晚座无虚席,这当中有学生有老师有媒体从业者等等,各路人马齐聚青苑,共同期待这位被称作“鬼才导演”的香港电影人——彭浩翔的到来,本次活动开展了一场主题为“畅谈剧本,聊聊电影背后的故事”的交流会。活动现场人气爆棚,从各地赶来的读者朋友们不辞辛苦,将过道与后排也全部占满,青苑的二楼迎来了热闹非凡且激动人心的一个夜晚,活动受到大家的热烈支持,在这里不论身份年龄,大家只为共同喜爱的电影而相聚在一起,分享彼此对电影的见解。而这次彭浩翔也将回归他真正的身份——作为编剧和导演的电影人,他将与各位电影爱好者们进行电影交流,与大家分享他的创作秘密。
    彭浩翔 ,电影导演、作家、编剧、制片人、演员、艺术家、主持及书籍编辑等跨媒体创作人。祖籍广东番禺,生于香港观塘。2001年执导首部电影《买凶拍人》,其后陆续执导《公主复仇记》《青春梦工场》《伊莎贝拉》《出埃及记》《志明与春娇》《维多利亚一号》《春娇与志明》《低俗喜剧》《人间 ·小团圆》及《撒娇女人最好命》,代表作品为《春娇救志明》。其电影备受年轻人追捧,亦于国际上屡获殊荣。彭亦活跃写作,其文字散见于香港及内地众多著名媒体,曾获釜山 PPP奖及台湾时报文学奖。于内地港台出版著作数十部。
    本次活动,青苑书店邀请到江西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刘勇老师担任主持嘉宾。交流会共分为三个环节:第一部分主持嘉宾对话彭导,畅谈在电影创作的过程中发生的那些趣事;第二部分为彭浩翔导演与读者们互动环节,幽默如他,专业如他,现场掌声和笑声此起彼伏;最后由彭导为粉丝签名售书,合影留念。活动开场,主持人用三个风趣幽默的问题把大家带入本次活动的话题,现场气氛轻松活跃,粉丝们热情十足。
    在被问及现在的大陆观众普遍认为现在的港片缺乏以往纯正的“香港味道”,您是否同意以及在您心目中的香港电影的核心特征与价值到底是什么时,彭浩翔导演表示自己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到底什么是“港味”?在他看来,不论是王家卫,杜琪峰,许鞍华,徐克还是王晶,他们每个人都独具风格却各不相同,他们都可以代表香港电影,那究竟什么才算是“港味电影”,他认为没有明显的界定,这应该是多元化的。这种味道不能完全说是城市味道,而是将这种“港味”转化为导演创作的个人风格,有的都是导演个人的味道。他还以自己最喜爱的导演之一——伍迪·艾伦为例,这位个性的导演早期的作品多在纽约拍摄,而之后他去了巴黎,罗马,伦敦等等都进行拍摄,但人们不会说他的电影缺少“纽约味道”,观众只记得这是伍迪·艾伦的作品。
    之后主持人问道在彭浩翔导演从影十七年期间,撰写了大量剧本,在创作时有哪些心得可以跟大家分享,特别是对有意从事电影编剧行业的朋友们,有什么建议给大家?他告诉读者,其实作为编剧,重要的一点就是善于发现生活中的闪光点,留心生活中的点滴,注意观察普通百姓的日常。如果你是想成为一名编剧,首先不要对这个行业抱有太大的欲望,要放平心态,必须是你真正热爱电影,真心喜欢创作,而不是为了电影所带来的名利及其他。在创作的过程中不要被杂念所困扰,要有好的故事才能吸引投资人。他强调,好的编剧应该将场景与细节具体化,将人物的内心走向及变化呈现出画面感。
    在被追问《志明与春娇》是如何十五天拍竣,底下的粉丝朋友们都大为惊叹,十分佩服。彭浩翔告诉大家,其实《志明与春娇》的取材就来源于自己与太太生活中发生的故事,所以在很多情节设置及细节的把控上,早已构思完成,只是将存在于大脑中的画面感用电影语言呈现在大银幕上。他还表示,在第三部《春娇救志明》的开头那个别具特色的序幕是向自己最崇敬的电影大师——斯坦利·库布里克的致敬,正如《2001:太空漫游》开头三分钟无画面纯音乐,就像是一个序幕将电影与现实区分开来。彭导透露自己将这部电影看了一百遍,每一次都有不同感受,从录像带到DVD再到影院放映,当他在大银幕上看到这部作品时,感觉内心受到强烈的震撼与启发。
    在与粉丝互动的环节,有一位铁杆粉丝称彭导的每部作品他都看过,他十分喜爱彭导的早期作品,不知何时有机会能够再看到那样精彩的作品。彭浩翔告诉大家,很多时候喜欢《买凶拍人》的人觉得《志明与春娇》很扯,喜欢《志明与春娇》的人觉得《撒娇女人最好命》是垃圾,他们都只是喜欢一部分的自己,但人总是在不断成长,会受到环境与阅历的影响,每个电影创作者都在不断地突破自我,尽可能多的尝试不同的风格题材,他希望用自己的方式去拍摄不同类型的电影。他告诉粉丝们“一个人的成功不是看他拥有过什么,而是看他拒绝过什么。”让他比较自豪的一点是他的每一部作品都是自己想要拍的,这些都是他自己的孩子。他认为拍电影首先是要忠于自己的内心,而不是把利益放在第一位。
    最后在问及他的下一部作品计划时,他向大家透露,下一部将会是一部英语电影,改编自他喜爱的一本英语小说。另外他表示自己之前拍摄的作品大都是现代题材的“时装剧”,接下来他将大胆尝试新类型,准备拍摄古装武侠片,而且还是三部曲套拍,并且合作的对象是他十分喜爱的剧作家,这一消息让在场的影迷们十分激动与期待。
    影迷朋友们十分热情,准备了许多问题想与彭浩翔导演进行探讨,然而愉快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大家在热烈的掌声中结束了这次导演交流会。在互动环节结束后,影迷朋友们排起长队等待彭浩翔导演为粉丝签名售书,与其合影留念。
    新出版的《彭浩翔电影剧本集》首次完整的收录了彭浩翔从影以来十部代表作的完整剧本,从《买凶拍人》到《春娇与志明》,内容包括剧本,导演阐述,人物关系图,故事分镜图,幕后花絮照等精彩内容。
    这是青苑的第125期书友会,彭浩翔导演与大家分享了许多关于电影关于剧本创作的经验及感想。他对创作有着自己的安排,他不想再重复过往,而是试图去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如今的他已经不再是《买凶拍人》时的热血青年,勇往直前不顾一切,在他身上体现更多是温和与包容。但他始终坚持“讲一个好故事”是一部电影最核心的东西。“没有好的故事,再好的美术,摄影,剪辑,配乐都没用,最核心的是故事要打动观众。”在当今浮躁的电影市场,作品的质量不断下降。大家受到利益的驱使,受到各方面因素的限制,很多电影人已然忘记自己的初心,在拍电影的道路上渐行渐远,彭浩翔导演的创作态度让我们看到了电影人的坚守与不妥协。希望所有投身于电影行业的工作者都能够不忘初心,不辱使命。而青苑的初衷正是让更多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交流想法,交流智慧,希望每一位读者都能以一颗单纯而充满热情的心去探寻生活的真谛。

    作者:李至真

  • 雕刻时光

    雕刻时光 (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7-12-29 14:50:10

    《文化·大家》第47期丨彭浩翔:深情世界里的耳语者

    原创 2017-12-07 曾悦之 凤凰江西

    人物简介:彭浩翔,1973年9月22日出生于香港,知名导演、编剧、监制。1999年,凭执导短片《暑期作业》,获第36届台湾金马奖最佳短片提名奖。先后获第2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新晋导演奖、第10届香港电影金紫荆奖最佳编剧奖和十大华语片奖、第27届葡萄牙波尔图国际电影节亚洲赛最佳电影奖。2011年,凭电影《志明与春娇》,获第3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编剧奖。执导的影视代表作有《青春梦工场》、《出埃及记》、《维多利亚一号》等。

    彭浩翔、“志明与春娇”(片场)

    “有些事,不用一晚做完”。

    喜欢香港导演彭浩翔电影的人,大概都记得住《志明与春娇》里的这句台词。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对彭浩翔的认识,可能是从“志明与春娇”系列三部曲开始的。

    彭浩翔用了七年的时间,漫不经心讲述了志明和春娇的爱情故事,现在看来已成为了都市男女的爱情符号。好与不好的爱情,都是爱情的一种;有人从里面看到了柴米油盐的人生,但有心人更懂得,最朴实的生活能蕴意出最朴素的浪漫。

    多年之后,2017年最后一个月的第一个夜晚。

    彭浩翔说,志明与春娇的故事,源于他和妻子的爱情素材。作品中的人物从香港到北京,现实里的彭浩翔北上拍片,两地双城的故事实现了“双轨重合”。

    现在看来,志明和春娇的故事,其实就是彭浩翔用七年时间述说的情话。

    12月1日彭浩翔在青苑书店分享他电影和剧本的故事
    (青苑供图)

    南昌青苑书店的夜晚,彭浩翔用他跛脚的普通话,讲述了他和电影有关的人和事。不羁的言语中,与你那些年追幕过的“港味”貌合神似,给人一种重返港台荧幕的声息。

    如果说你以志明与春娇系列去定义彭浩翔电影风格,显然并不准确,清晰与重口味的文艺片虽被他处理的游刃有余,但是《买凶拍人》、《公主复仇记》、《伊莎贝拉》等电影却呈现出了另类风格。

    分享会现场(青苑供图)

    “没有风格就是他的风格”这句老话,听起来像似借口,但他却在多重风格的游走中流露出对电影态度的真诚。

    新世纪初以来,从执导首部电影《买凶拍人》开始,又陆续执导《公主复仇记》《青春梦工场》《伊莎贝拉》《出埃及记》《志明与春娇》《维多利亚一号》《春娇与志明》《低俗喜剧》《人间·小团圆》等电影。在变幻无常的风格中,先后让他电影市场赢得了不错的成绩。

    他的电影作品,不喜欢重复,执导过的电影大多都是他自己写的故事,在没有拍电影之前,他已经写过了上百部剧本,近期出版的《彭浩翔电影剧本集》,一口气将他十部代表作作品集结出版,从《买凶拍人》到《春娇与志明》,剧本、导演阐述、人物关系图、故事分镜图、幕后花絮照一并全面曝光。

    彭浩翔首部指导电影《买凶拍人》
    此片获第21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编剧奖提名

    他懂得将天赋和勤奋恰如其分地释放。早年,那个伙同“无聊青年”蹲在街头巷尾撩妹的“港仔”,像及了欧文·威尔士《猜火车》里的那群“虚无主义”的年轻人。

    黑泽明说,做导演要赶着25岁之前,年轻的时候,做错了也可以早早地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听到这句话的年龄,彭浩翔与电影并没有过多交集,像猫捉老鼠一样在报纸上写一些不敢让父母看的文字,他还算努力,也有天赋,创作了大量的剧本故事,更多人开始知道,他是个有才华的人。

    彭浩翔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香港电影,正开始经历一个转折。他最终在七十年代喝下了黑泽明的那碗“鸡汤”。那些街头巷尾的遇见、街角的幻想和粗口的生活经验,都变本加厉地在他写的故事里以及后来的电影作品里被“还以颜色”的表现。

    就像在电影《伊莎贝拉》里,那个由梁洛施饰演的少女,带着杜汶泽在澳门看灯塔的情形,是他当年带着女友做的事,整个澳门在一个水晶球中被折射翻转,剔透晶莹,让人铭记于心。

    不管是《伊莎贝拉》里的人生赌局,还是《爱的地下教育》里的温情记忆,彭浩翔用他冷酷、黑色幽默、恶搞等方式去表现不同的现实切片,将情绪、人性的关系片甲不留地搬进他的电影里,你去看他所有的电影作品,无论前面的情节如何汹涌,最后,的逻辑,都归于一条平原之河。而我所感动的,就是他用电影的方式,跟你聊得那些无可厚非的小事儿,就像一席对深情世界的耳语。

    彭浩翔电影剧本集

    对话彭浩翔:

    你早年学习美术和喷画,后来转行做导演,算是一个跨越,之前的那些经历,对导演生涯有哪些启示?

    彭浩翔: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画画,梦想能做画家,在我十二岁的那年,我去学过,画画其实是一个很好表达自己的方法,我觉得无论是你做导演,还是做其他的工作,需要跟很多人沟通,但画画是我自己与内心的对话。

    新晋导演如何获得投资方青睐?

    彭浩翔:首先,我觉得不管在什么时候,新导演找投资都是很难,每个国家都是这样,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写剧本,用最好的剧本去吸引投资人。特别是最近这几年,内地华语电影的市场非常好,好多新的投资者都在找项目,有一个好剧本,其实还是很好找投资。我们在写好的电影剧本的时候,其实要有所区分,并不是写一种“文学剧本”,很多人都会写一些内心细节的变化在剧本里,这种剧本缺乏映像在里面,不能完全用写小说的方法搬进剧本。所以,我觉得好的编剧,应该对映像有个态度在剧本里。

    有人说你是“鬼才导演”,你对自己如何定义?

    彭浩翔:我所受到的写作、导演的训练都是比较传统的训练,只不过,我喜欢用一些新的东西去包装出来,我更偏向于传统的戏剧机构,现在回头去看我童年看过的那些电影,我觉得他们才是“鬼才”。
    不少人说志明与春娇系列是一部剩男剩女的电影故事,你是否同意这个说法?如何看待剩男剩女的问题?

    彭浩翔:首先我不太认同,这个故事剩男剩女的故事,我之所以写这个故事,是因为电影里很多细节都是我和我太太的故事。我在香港,身边的很多人结婚都比较晚,但我在北京生活,很多人二十多岁就吵着要结婚,这是两种文化的差异。

    对想做编剧的年轻入行者有什么建议,未来有什么拍摄计划?

    彭浩翔:我们首先要搞清楚一个事情,你是真心喜欢电影,还是真心喜欢电影带来的附加价值。我们不排除很多人喜欢电影带来的那种光环,你可以给自己做个假设,就是当这些附加价值都没有的时候,你还喜欢做编剧,那你就是真的喜欢,然后,再去考量。接下来我会拍一个三部曲的武侠片。http://mp.weixin.qq.com/s/UHSIdwk_dEnihEKOazkOAw

  • 雕刻时光

    雕刻时光 (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7-12-29 14:55:12

    精英点评对话香港鬼才导演彭浩翔:真正的“特别”与生俱来
    原创 | 精英点评 17-12-12 16:07:10

    [采访/撰稿/拍摄/后期/精英点评]

    若论如今华语电影圈哪个导演最特立独行,剑走偏锋,彭浩翔可谓当仁不让。媒体称他为“新一代开山怪”、“鬼才导演”,他导演的都市爱情三部曲《志明与春娇》系列,在内地吸粉无数,微博粉丝更是高达460多万。

    近日,彭浩翔来昌为新书造势并接受采访。一见面,他就用特别不熟练的普通话问:“我的普通话你们能听得懂吗?”

    1973年,彭浩翔出身在一个传统的香港家庭。自小他就由衷地热爱电影,但家庭却没有给他足够的支持。高中预科时,由于他的成绩很差,父亲便心急地问他:“你以后要做什么?”他认真地回答:“我想做电影导演”。不料父亲挖苦道:“不如你去修空调吧。”

    年轻的彭浩翔对此却不以为然,他像一个忠诚的粉丝,执拗地沉浸在自己对光影世界的各种幻想里。十五岁那年,他和兄长用旧事摄录机自导自演了短片《智勇三雄》。

    2001年,彭浩翔执导的第一部片《买凶拍人》仅用15天就拍摄完毕。2001之后的5年里,他连续拍了5部作品,他似乎可以创造出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可能性,无论影片是讨论社会、情结、恋爱、大学时代,还是父女纠纷,彭浩翔总能运用自己的“彭式”电影语言让我们惊讶不已。

    当导演,实现梦想

    中学时期的彭浩翔经常逃课到影院看电影。一次会考他只有两科及格,便向父亲提出想当电影导演,但父亲却劝说他去学习修冷气。他只好一边向报刊投稿,一边做信差、清洁、酒楼侍应等各类工作维持生计。

    后来终于加入香港亚洲电视担任编剧,开始大量写作剧本,崭露头角。正是得益于早年的成长经历,使他笔下的情节虽然天马行空,却又充满扎实的烟火气,这也是他的电影有厚重的个人印记的原因。

    即便有了今日的名气,彭浩翔的所有电影剧本仍是自己完成的,他认为任何一个渴望好作品的导演,都应该亲自编剧,否则就不是真正完整的好电影。

    做自己,拒绝标签

    谈及众人对他“鬼才导演”的称谓,彭浩翔并不认同,他认为自己是用传统的戏剧结构讲故事:“我所受到的写作、导演的训练,都是比较传统的训练,只不过,我喜欢用一些新的东西去包装出来,我更偏向于传统的戏剧机构,现在回头去看那些没有故事的电影,我觉得他们才是“鬼才”。
    彭浩翔拒绝了“鬼才导演”的标签,这种拒绝的话语让人想起2006年《伊莎贝拉》获奖时接受采访的情景。
    2006年,彭浩翔携第五部长片《伊莎贝拉》参加了柏林电影节。作为当年唯一一部参赛的华语影片,《伊莎贝拉》的成绩万众瞩目。不仅获得柏林电影节的最佳音乐奖,还捧回一座银熊。当有人惊呼,彭浩翔将成为第二个王家卫时。彭浩翔说:我是没有定位的,我的每一步电影都是我自己的一部分,每一种标签都不是我,因为每一种都是我。

    WechatIMG41.jpeg

    凭风格,独树一帜

    有人独爱这份“彭氏黑色幽默”,也有人说他的电影是猥琐,但你不能否认他的能力:把烂俗的爱情故事拍得新奇跌宕,把有点“污”的桥段拍成轻松喜剧,如果这叫低级恶俗的话,也比装腔作势的假文艺更有意义。

    不管观众接受与否,彭浩翔都不准备改变。反而常常在电影里破坏观众的惯有期待,像一个喜欢恶作剧的小孩。在他看来,世界本就是荒诞离奇的,而非其他商业电影里那样美好纯真。

    所以明明是男人偷吃的题材,却取名《大丈夫》,无数年轻人都说在志明系列中看到了一模一样的自己,彭浩翔总是如此狡黠又不留痕迹,他能挠到观众心里的“痒”,让人欲罢不能又值得玩味。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彭浩翔。一位真正优秀的导演,他不应该被某个标签去框住,他原本丰满立体的形象扁平化,没有风格就是最大的风格,彭浩翔就是彭浩翔,一个不被标签定义,立志做自己独树一帜的彭浩翔,独一无二。

    时光如水,总是无言,这么多年过去了,连电影里的张志明都一夜长大了,只有彭浩翔仍坐在摄像机后面,继续做他的大细路(粤语:大小孩),偶尔探出标志性的洋葱头,谁也不知道他的墨镜底下还有多少故事。

    WechatIMG35.jpeg
    彭浩翔导演与精英点评ceo 合影 [摄于青苑书店]

    WechatIMG43.jpeg
    青苑书店● 1 9 9 2
    像他那样的人,经常眺望远方。那双眼睛总是清澈的,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漂亮的眼睛。可能是因为我喜欢他,才这样觉得吧。
    http://api.yzhcb.com/index.php?m=wap&;c=show&a=article_detais&siteid=1&catid=12&id=1237&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2812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