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什么发什么

李商隐

来自: 李商隐 2017-10-23 03:53:49

  • 小黄鸭

    小黄鸭 2017-10-23 03:53:50

    (→_→)

  • 李商隐

    李商隐 2017-10-23 03:56:21

    第五杯酒,第五片牛肉。
    他吃东西和喝酒一样有条不紊,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所以他才能成为江湖上一个有名的人。
    酒楼的对面是一家妓院,也是一个在江湖上有名的人开的,不是有名的人怎么能开得起一家妓院呢?

    来自 豆瓣App
  • 李商隐

    李商隐 2017-10-23 04:04:26

    第七杯酒,他正要吃夹在手中的第七片牛肉的时候。妓院门口停了一辆金色的马车,马车上下来一个人,锦衣华服,这样的一个人竟然身材纤瘦高长。不应该是肥头大耳,臃肿身型吗?当然不是,至少他不会是,因为他是一个练武的人。难道练武的人就不能比别人胖?当然可以,不过他是一个勤奋练武的人,所以自然会比其他练武的人瘦,所以他也很有名气。他叫南宫胜,江湖人称摧心手。不过今晚过后江湖上就没有这个人了,因为柳承风就是来杀他的,而柳承风现在正吞下第八片牛肉。

    来自 豆瓣App
  • 李商隐

    李商隐 2017-10-23 04:08:10

    南宫胜径直走进妓院,也没有姑娘招呼他,老鸨也没有上前搭话。他是这家妓院的老板,这家的主人是一个很有名的人。不过有名并不是一件好事,柳承风心里很清楚这个道理,他放下筷子从衣服里掏出银子就走了,手里还紧紧的握着他的剑。

    来自 豆瓣App
  • 李商隐

    李商隐 2017-10-23 04:19:05

    柳承风纵身跃上房顶,风刮过他的面颊,江南的风确实比塞外的风要寒的多,柳承风的剑握的更紧。他在屋顶上站了半刻,突然,他拔剑,一柄杀人的剑,直下而去对着南宫胜的头顶而去。南宫胜抬手一掌,剑没有刺穿他的手掌,屋内到处是碎瓦片。柳承风觉得南宫胜的手再不拿开,就会被他刺穿,剑风突急,双脚踏梁借力,剑尖直逼南宫胜的咽喉。南宫胜急退,已无后路,他的背后是一个柜子,身形一闪,南宫胜已找到了一处让他有退路的地方,而柳承风的剑已经刺进了柜子。柜子倏地裂开了,四只手向他的心口,腹部而来。

    来自 豆瓣App
  • 李商隐

    李商隐 2017-10-23 04:21:57

    非完了

    来自 豆瓣App
  • 蕉下客

    蕉下客 2017-10-23 05:11:03

    没人看的话那就豆油我,谢啦

    来自 豆瓣App
  • 李商隐

    李商隐 2017-10-23 15:25:38

    没人看的话那就豆油我,谢啦 没人看的话那就豆油我,谢啦 蕉下客

    让我想想怎么编下去

    来自 豆瓣App
  • 无聊的阿辰

    无聊的阿辰 2017-10-24 09:19:29

    恩 然后呢

  • 李商隐

    李商隐 2017-12-01 04:09:09

    柳承风想收剑,可是他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唯一的方法只有:破。四只手两个人,内劲缓缓而来。他握紧了剑,身形翻转一道无形剑气包裹着他的全身,向他突袭而来的四只手,现在一只也没有。柳承风站定身体纵身一跃,原路返回。月色从破洞的屋顶照进来,南宫胜突然觉得能看见月亮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所有他没有让那两个人去追柳承风,他做了个停止的手势,果真那两人就再也没动过。这两人是谁?

    来自 豆瓣App
  • 李商隐

    李商隐 2017-12-01 04:13:43

    刺客


    你剪过所有的花

    花和花枝分离

    爱人乘着别去的小船

    你在窗里

    他在窗外面

    来自 豆瓣App
  • 热水

    热水 2017-12-01 04:14:04

    啥?

    来自 豆瓣App
  • 李商隐

    李商隐 2017-12-01 04:14:46

    啥? 啥? 热水

    解封了

    来自 豆瓣App
  • 李商隐

    李商隐 2017-12-01 04:14:58

    “那么,他的环为什么要叫做多情环?”

    “因为这双环无论套住了什么,立刻就紧紧地缠住,绝不会再脱手,就好像是个多情的女人一样。”

    来自 豆瓣App
  • 李商隐

    李商隐 2017-12-01 04:18:27

    “我知道钩是种武器,在十八般兵器中名列第七,离别钩呢?”
    “离别钩也是种武器,也是钩。”
    “既然是钩,为什么要叫做离别?”
    “因为这柄钩,无论钩住什么都会造成离别。如果它钩住你的手,你的手就要和腕离别;如果它钩住你的脚,你的脚就要和腿离别。”
    “如果它钩住我的咽喉,我就和这个世界离别了?”
    “是的,”
    “你为什么要用如此残酷的武器?”
    “因为我不愿被人强迫与我所爱的人离别。”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你真的明白?”
    “你用离别钩,只不过为了要相聚。”
    “是的。”

    来自 豆瓣App
  • 李商隐

    李商隐 2017-12-01 04:29:44

    年轻是多么美好的一个词,可这世界上的人偏偏都不珍惜自己拥有的年轻的日子,甚至还有人想拼命变老。

    来自 豆瓣App
  • 李商隐

    李商隐 2017-12-02 01:53:46

    柳承风现在正走在大街上,夜已深,这是第三下梆子声了。江南的秋风在耳边划过像情人的巴掌又辣又疼,柳承风朝着面前的路走去,黑暗中,路无边无际不知通往哪里。今晚的失败柳承风并不放在心上,因为一个人总归要死的,早几天晚几天都不要紧,要紧的是他死了。宛如深渊的前方隐隐传来马蹄声,不急不缓,借着灯光。原来是一头拉车的马,马车上却没有人。柳承风一直都握紧着他的剑,他从来没有放松过!马车路过柳承风旁边的时候,他看清楚了。一口棺材!一口上等的棺材!只是不知道谁会躺进去,突然一声爆炸,火花四溅,呛鼻的烟雾里好像站着人。柳承风捂住口鼻,只听见阴阴的笑声,五个人的笑声。烟雾散去,马车上坐着两个,马前有一个,棺材上坐着一个,还有一个在离柳承风十步左右的距离。这五个人,两个分别身穿黑白高帽,黑白丧服,高帽各有两行字。天下太平,一见生财,手里各持黑白丧鞭,红色令箭。他们俩正坐在车头笑盈盈的看着柳承风,不过谁见了都不会舒服反而觉得惊惧,因为他们俩的脸一个黑得像碳,一个白的发绿。站在车头的人身着官服,手拿一支判官笔,坐在棺材上的是一个老太婆,她的手上倒什么都没有,离柳承风不远的面容憔悴,可手中握着的枪却散着凛凛的光芒。嘿嘿,你小子命也不薄,今天我们五个人来勾你的魂,可是给足你面子。戴黑帽的男人,率先发话,声音雄浑,可柳承风觉得他的声音难听极了。是呀,你最好乖乖的放下剑,戴白帽的男人,说话娘娘腔,让柳承风更不舒服。是吗,原来你们就是阴司五鬼,江湖杀手榜排行第一的五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东西。

    来自 豆瓣App
  • 李商隐

    李商隐 2017-12-02 01:56:47

    “人生如痴人说梦,充满着喧哗与骚动,却没有任何意义。”

    来自 豆瓣App
  • 李商隐

    李商隐 2017-12-02 02:00:26

    多情环

    来自 豆瓣App
  • 李商隐

    李商隐 2017-12-02 02:02:55

    想跟漂亮的小姐姐聊天

    来自 豆瓣App
  • 李商隐

    李商隐 2017-12-02 02:11:08

    不知道为什么B站的邵氏电影都没了 我想看楚留香系列 绣花大盗 白玉老虎 邵氏的古龙片深得我心

    来自 豆瓣App
  • 李商隐

    李商隐 2017-12-02 02:13:29

    白玉老虎找到了 再看一遍 大家晚安

    来自 豆瓣App
  • 李商隐

    李商隐 2017-12-02 20:33:35

    威严的皇帝
    从不骑马
    宫殿里的柱
    崭新
    长剑同宫女
    穿过他洁白,
    富丽堂皇,肥胖的身子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232376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