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国异闻 来自西南地区的鬼故事

筱淼淼

来自: 筱淼淼(加油吧) 2017-10-02 00:12:41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筱淼淼

    筱淼淼 (加油吧) 2017-10-22 10:39:58

    巴国异闻:浑沌之子 第二话

    杨浩被她模样惊呆了,他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那个小姐姐,仿佛被施了定身术般,一动不动。
    那个小姐姐看着他,对他的方向吐了一口气,然后转过了头去,那个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今天晚上,等我”。

    正在跟杨老大聊天的亲戚,他无意中朝杨浩这里看了一眼。他一下子就发现了杨浩的异样,他赶紧用手悄悄碰了碰杨老大,然后给他递了个眼神示意他看看杨浩。
    杨老大一看杨浩像是撞邪了,直直地盯着一个方向。
    这正是初秋时节,虽然吹的风已经带着丝丝凉意,可这一眼,却让杨老大仿佛置身在冬天凛冽的寒风中。

    自从浩儿死里逃生后,家里对他可是看得比眼珠子还重,现下这个情形,杨老大听老人说过,这像是走了魂儿,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惊他。
    他们不约而同地停了话头,杨老大蹑手蹑脚地靠近杨浩。在这个过程中,杨浩一直保持那个动作,就像一个泥塑的雕像一般,根本没有发现杨老大的靠近。
    杨老大过去后,也学着杨浩的动作,蹲在他的旁边,轻轻唤了声:“浩儿”。
    杨浩没反应。
    杨老大心里是急得能抓出血来,还不得不耐着性子继续喊:“浩儿,走,跟爷爷回家。”
    连续喊了几声,杨浩才有了反应,然后他转过头一脸懵懂地看着杨老大,丝毫没有异样。
    这下杨老大一把抄起杨浩,跟亲戚点了下头,抱着他就往家里一路小跑。
    一到家,杨老大不住地喊媳妇把杨浩抱进卧室,接着去鸡圈里抓鸡。这鸡也是有讲究的,必得选那黑爪红冠的公鸡,且鸡冠色越深越佳,冠上不得有杂色或者斑纹。
    这鸡他家是有的,他是听说过这规矩的人,这鸡便是他特意养着,一直没有杀来吃或者卖,就是怕有这样的时候。
    他一把抓过鸡,用草绳绑了翅膀,就出门了。

    他要去的是端公家。
    年轻人可能对于这种事不大知道,但像杨老大这个年龄的是,关于端公的事是听了一箩筐的,端公的本事他是信的。

    在巴国文化中,巫觋之俗颇盛。
    自古巫医一体,延医问药,爙灾娱神,男为“端公”女为“神婆”。
    找端公的规矩,得提黑爪红冠鸡上门求请,像杨老大这样知道规矩的,一般家里如果有这样的鸡,大多会特意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他要找的端公姓易,住在易家寨,这是一个以姓氏聚居的村落,在这个村落里几乎都沾亲带故。也就只有在这样的村落中,端公才能在那个年代,不被迫害。
    走了很远的山路后,远远地,他就看到易端公的家,而易端公已经年近70,一头银发昭示了岁月,黑瘦的脸是汗水和劳动的结果,眼睛深邃有神,看他的目光中透出一股看穿世事的了然。
    此时他挺着直直的背脊上还背着背篓,看样子是刚扯完猪草,知道他要来,特意在门口迎他。
    杨老大一见易端公,赶紧快步跑过去,脸上带着虔诚谦卑的笑容。

    在端公家的堂屋,杨老大将杨浩今天的情况细细说与易端公听。
    在听的过程中,易端公的右手一直微微舒张着,小指、无名指、中指,在桌面上无意识地敲着。
    杨老大讲述完毕后,易端公便也停止了敲击,然后他不禁自言自语着:“这娃是开了眼啊,能看见不该看见的东西,这怕是要招祸啊!”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51665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