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心宇十月书单

不律

来自: 不律 2017-10-01 21:50:09

来自 豆瓣App
  • 不律

    不律 2017-10-03 00:27:52

    #10月2日#《新千年文学备忘录》
    ·本书经纬线:在世界文学脉络中谈文学。
    ·小说之事件=诗歌之押韵 例:法国作家朱尔笔记中查理曼大帝(爱姑娘,姑娘死后恋尸,大主教收起尸体口中戒指,改恋大主教,大主教弃戒于湖,大帝改恋湖);《一千零一夜》中山鲁佐德讲故事,其故事中角色又讲故事,这一故事中角色也讲故事,连环嵌套。
    卡尔维诺“这是节奏的一个秘密,我们一开始就能辨认的控制时间的办法:在史诗中是通过史诗的格律效果;在散文故事中是通过那些使我们急于想知道接着会发生什么事的效果。”
    ·优秀作家之基础:精确、形象、繁复;不同 特点:轻与重、快与慢。
    卡尔维诺自身风格:轻、快
    ·“文字与新环境碰撞所引发的火花”——文学之死活?思维的产生?
    谈薄伽丘笔下奎多“证明很多人以为是时代的活力的东西——喧闹、咄咄逼人、加速和咆哮——属于死亡的王国”
    认为杀死美杜莎女妖的“帕尔修斯的力量永远来自他拒绝直视”,“但不是拒绝他注定要生活其中的现实。他随身携带着这现实,把它当作他的特殊负担来接受。”
    ·小说离题——卡尔维诺认为是另一种求生本能——躲避死亡,引用意大利作家卡洛莱维评论《项狄传》的拖延论、曲线论——离题使简单的直线变得复杂而内涵延长,可以自我隐匿。
    离题与精确并不相悖,模糊与精确也不相悖。
    ·在兼容中锐化差异

  • 不律

    不律 2017-10-04 01:22:29

    #10月3日#《新千年文学备忘录》
    轻与重之对立
    ·卡尔维诺工作方法涉及减去重量:故事结构和语言的重量
    “轻”是价值而非缺陷
    ·青年作家要表现时代,意识到现实材料与希望表现间的鸿沟——世界的重量、惯性、暧昧性
    世界缓慢的石化——珀尔修斯杀美杜莎,求助于轻的风云,目光在间接的镜像→寓言世界与诗人的关系
    美杜莎的血变成飞马(与石头的重相对立)珀尔修斯的飞鞋(源自美杜莎三个姐妹)美杜莎的头(珀尔修斯的秘密武器)→拒绝直视-力量、隐藏-控制手段
    ·奥维德《变形记》中珀尔修斯为洗手,谦逊地放下美杜莎的头,海边的植物被变成珊瑚,反而成为美的事物。
    ·蒙塔莱《小遗嘱》面前路西法降临时“蜗牛那珍珠母似的爬痕/或碎玻璃的云母” ——细微对照灾难
    ·援引日常事件作为“轻”——米兰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实际上是确认“生活中不可避免之重”
    ·卡尔维诺“如果文学仍不足以确保我追求的不只是梦,我就会求助于科学,让科学来为我心目中那一切重量全部消失的想法提供养分。”
    ·卢克莱修《物性论》-第一部描写对世界的认识偏向于溶解世界的坚固性,把事物原子化——奉行伊壁鸠鲁学说
    ·奥维德《变形记》-起点在神话,事物间有着根本性差距,万物可互变——奉献毕达哥拉斯学说

    “深思之轻”
    ·《十日谈》(第六日第九个故事)哲学家卡瓦尔坎蒂在墓园拒绝社交邀请,抓住墓碑一跃而起——阿威罗伊学说“个人灵魂只是宇宙智慧的一部分”
    卡尔维诺为新千年挑选的一个吉祥形象——这个诗人哲学家一跃而起,使自己升至世界的重量之上,证明尽管他身体也有重力,却有轻的秘诀
    ·我们在每种情况下面对的事物都有三个特点:1它是最高程度的轻2它是运动的3它是信息的矢量
    《因为我从未希望回来》诗人用正在写的民谣作信使,此外还让写作工具(羽毛笔、削笔刀)说话
    圭尼泽利在十四行诗中吧诗人变铜雕
    批评家詹弗兰科·孔蒂尼——卡瓦尔坎蒂把一切事物放在同一水平上
    ·卡瓦尔坎蒂“和无风时飘落的白雪”——风景溶解为抽象性气氛;“和”将之与前后美景并列——让人没意识到其连贯性,只意识到其效果
    但丁《炼狱篇》改写“犹如无风时白雪飘落山中”——诗被具体的地点(山)支配;“犹如”隐喻框架里有具体现实,比喻火雨下的地狱风景——事物有连贯性和稳定性:事物的重量被准确地阐明
    ·欣赏有一定重量的语言→欣赏语言之轻

  • 不律

    不律 2017-10-05 01:29:34

    #10月4日#《新千年文学备忘录》
    文学两个对立倾向:把语言无重量化vs赋予语言重量
    创始者(意大利):卡瓦尔坎蒂vs但丁
    ·三个意义上以卡瓦尔坎蒂为轻的榜样:
    1.语言变轻,无重量的文字表达意义(狄金森的诗)
    2.对难以察觉的思想逻辑的叙述、涉及高度抽象的描写(亨利詹姆斯《林中野兽》)
    3.获得象征性价值的轻的视觉形象(堂吉诃德长矛刺穿风车翼板)
    ·轻的例子:莎士比亚作品茂丘西奥的出场
    《土星与忧伤》中忧伤与幽默的特殊联系
    西拉诺-现代文学第一位原子论诗人
    牛顿力学影响文学:贾科莫·莱奥帕尔迪《天文学史》——“月亮”意象
    ·演讲几条线:
    月亮-莱奥帕尔迪-牛顿-引力-漂浮
    卢克莱修-原子论-卡瓦尔坎蒂爱情哲学-文艺复兴的魔术-西拉诺
    文学作为生存功能,为了对生存之重作出反应而去寻找轻
    ·文学的生存功能
    部落危机——萨满巫师飞升、妇女生活艰难——女巫骑扫帚
    口头文学:普罗普《民间故事的形态学》主角空中飞行大量例子
    ·卡夫卡《煤桶骑士》——骑空桶找煤不成飞向冰山——匮乏→轻

  • 不律

    不律 2017-10-07 02:21:18

    #10月6日#《新千年文学备忘录》

    ·查理曼大帝的爱-老人对少女的爱、恋尸癖、同性恋冲动→忧伤沉思(爱上湖水)
    指环决定关系和方向,具有叙述功能
    《疯狂奥兰多》交换剑盾头盔;《堂吉诃德》头盔变成理发师的盆;《鲁宾逊漂流记》抢救沉船中的物件
    查理曼大帝传奇中世纪版缺事件,彼特拉克和文艺复兴作家版本缺速度,多尔维利版本简洁
    ·卡尔维诺享受意大利民间故事的精炼原文,试图传达这种精炼
    ·一个叙述时间的母题:某人去异世界,几小时后返乡,发现很多年过去
    美国早期奠基式小说:华盛顿·欧文《瑞普·范·温克尔》
    ·《十日谈》(第六日第一个)-讨论讲故事的艺术——“马”作为心智速度的象征
    ·德·昆西《英国邮车》——撞车描写-刹那间
    ·莱奥帕尔迪《随想录》——速度和简洁的风格使人愉悦
    ·第一个用马隐喻思想速度的人——伽利略《试验者》

  • 不律

    不律 2017-10-09 02:02:27

    #10月8日#《新千年文学备忘录》
    ·伽利略《关于两大世界体系的对话》:萨格雷多-思想的速度——赞美人类发明“字母”
    伽利略在字母组合中看到沟通的终极工具
    ·“在其他媒体都超乎想象地快速、无远弗届、高奏凯歌,且眼看就要把一切沟通都简化成单一、同质的表面的时代,文学的功能是沟通各不相同的事物,且仅仅因为它们各不相同而沟通,非但不锉平、甚至还要锐化它们之间的差异,恪守书面语言的真正旨趣。”
    ·精神速度不可计算,其价值在于自身,而非实际用途
    ·离题(慢的技巧)——劳伦斯·斯特恩、狄德罗
    卡洛莱维《项狄传》:离题是一种用来延缓结局的策略,是一种使作品中的时间繁复化的方式,一种永远躲避或逃离(死亡)的办法
    ·卡尔维诺座右铭;“慢慢地赶”——马努蒂乌斯书籍标题页“海豚环绕锚”标志,伊拉斯谟对其解释——保罗·焦维奥用蝴蝶和蟹表现“慢慢地赶”
    ·卡尔维诺喜欢惊险故事和童话,;总是瞄准形象,以及形象中自然产生的运动;深信写散文像写诗一样斟酌,简明、浓缩、可记;觉得自己适合写短篇,承接意大利文学
    ·认为美国文学的瑰宝是短篇小说,出版业排斥其他可能的短小形式,卡尔维诺捍卫各种短小文学形式(保罗·瓦莱里《泰斯特先生》、米歇尔·莱里斯、亨利·米肖《普吕姆》)
    ·卡尔维诺时代最近在新文学体裁方面的伟大发明——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把自己发明为叙述者(比作“哥伦布的鸡蛋”——他最先想到,且他示范后谁都会)
    博尔赫斯假装他想写的书已经由另一个无人知晓的作者写了,还假装他的任务是描述和评论这本发明的书(《接近阿尔莫塔辛》)
    博尔赫斯创造“潜在文学”——最初征兆《虚构集》
    ·《短小而非凡的故事》博尔赫斯和卡萨雷斯
    ·危地马拉作家蒙特罗索最简洁无匹的故事:“当他醒来,恐龙还在那里”
    ·通讯与调解之神赫尔墨斯——墨丘利,又名透特(写作的发明者)——拥有飞脚、灵活自如,沟通诸神、人类、规律、命运的关系——卡尔维诺心中的文学倡议的保护神
    ·占星学与心理学
    墨丘利—水星—难以捉摸、变化多端,善于交流、经商、灵巧;萨图恩(克洛诺斯)—土星—善于忧伤、沉思、孤独——符合艺术家、诗人、思想家
    卡尔维诺自认是土星型,却向往水星型气质
    ·卡尔维诺热爱的神——伍尔坎(赫菲斯托斯)——在火山口下日夜锻造精品
    ·安德烈·维雷尔《我们的影像史》——认为墨丘利和伍尔坎代表生命中两种互补功能:精神和谐(参与周遭的世界)与聚焦(建设性的专注)
    墨丘利和伍尔坎都是朱庇特之子,朱庇特——主宰个人意识和社会意识
    墨丘利之母-乌拉诺斯后裔,乌拉诺斯——主宰“精神循环”时代
    伍尔坎之母-萨图恩后裔,萨图恩——主宰以自我为中心的“精神分裂”纪元
    乌拉诺斯→萨图恩→朱庇特 黑暗原始混乱→精神和谐与聚焦
    ·卡尔维诺的写作:要记录墨丘利的冒险和变形,就需要伍尔坎的专注和技艺。(意义的负载者=无休止的劳作+迅捷和流动)
    ·一位作家的工作节奏:耐心和谨慎的调整而获得的非说不可的话+稍纵即逝的直觉(“直觉消逝的目的是为了让思想和感觉休养、成熟,剔除所有的不耐烦和心血来潮”)
    ·演讲的结束:中国故事庄周用十年时间画蟹,最后一刻提笔,一笔画成最完美的蟹。

  • 不律

    不律 2017-10-11 01:09:26

    #10月10日#《新千年文学备忘录》
    精确
    ·古埃及用羽毛(玛亚特—天秤女神、三十二厘米标准砖块的单位、长笛的根音)称灵魂重量 by桑蒂拉纳演讲
    ·精准的定义:1.对要从事的工作有个明确周详的计划;2.诉诸清晰、敏锐、可记忆的视觉形象(意大利语“icastico”);3.语言尽可能准确,无论遣词造句还是表达思想想象
    ·“我最难以释怀的,是听自己说话”——祸害语言的瘟疫(视觉影像也受祸害)——用文学创造抗体
    ·莱奥帕尔迪赞美“模糊”的诗意——要求精准的细节观察才能获得所希望的模糊
    莱奥帕尔迪抒情诗《无限》-比较“不明确”和“无限”两个词→哲学问题:“无限作为绝对空间和绝对时间这一概念与我们对空间和时间的经验知识之间的关系。”
    ·穆齐尔《没有个性的人》主人公乌尔里希在精确与缺乏明确间摇摆
    认为数学问题不容许通解,但是一个个特解凑合可以引向通解-适用于人生
    ·罗兰·巴特问自己是否有可能设想一门独一无二和不可重复的科学
    ·保罗·瓦莱里—二十世纪最出色地把诗歌定义为竭力接近精确的诗人
    瓦莱里《我发现了》——对关于“宇宙”(作为文学体裁的宇宙起源论)的观念提出有力反驳
    ·卡尔维诺:“有时我试图专注于我想写的东西,可我发现我感兴趣的却是完全不同的东西,或毋宁说,并不是什么确切的东西,而是每一样与我应该写的东西不合拍的东西——某一既定的论点与它所有可能的变体和取舍(时空中任何可能发生的事情)之间的关系” →被诱入无穷小
    ·福楼拜:“真正的上帝在细节中”
    布鲁诺认为宇宙是无限的,由无数世界构成,但宇宙不是“绝对无限”,因为每个世界都是有限的;上帝是绝对无限的,存在于整个世界
    ·保罗·泽利尼《无限简史》——评论无限的问题的所有说法,把无限的扩大溶解和颠倒,变成无限小的密度

  • 不律

    不律 2017-10-12 23:32:30

    #10月12日#《新千年文学备忘录》
    ·几何式创作——马拉美——文字通过最高层次抽象和揭示虚无是世界的终极实质,获得最极致的精确
    ·“诗歌是运气的大敌,尽管同时也是运气的女儿,且知道运气最终会赢。”
    ·“结晶体”与“火焰”两个相反意象——皮亚泰利《语言与学习》
    “自我组合系统”-结晶体原则 “喧嚣中的秩序”-火焰原则
    卡尔维诺自认为是“结晶派”,但两者互补
    ·城市象征——《看不见的城市》——概念和价值包含双重性,精确也包含双重性
    忽必烈汗成为知识倾向的化身,把帝国知识简化为棋盘上的棋子组合,棋子——乌有的象征;马可波罗要求他看清乌有
    ·卡尔维诺对精确探索的两个方向:1.把次要事件简化为抽象模式,进行运算,证明定理;2.文字方面尽可能精确地表现事物可触摸的方面。
    卡尔维诺写作面对两条道路:1.没有实体的理性构成的 精神空间;2.布满物体的空间 ——两条路都无法达到精确(说的更多/说的不够)
    ·卡尔维诺练习故事结构以外的其他描写-《帕洛马尔》
    弗兰西斯·蓬热——类似“练习簿”的小散文诗《事物的目的》——迫使语言成为事物的语音,从事物出发,带有所赋予的人性
    ·寻找和追踪隐藏或假想的事物
    莱奥纳尔多·达·芬奇—为捕捉无法表达的东西而与语言搏斗——类似蓬热,不断修改作品的“近似本”、涉及物体或动物题材的短小寓言(火的寓言-不断添加细节)
    达芬奇不会拉丁文,自称“没文化的人”,用绘画解决科学和哲学问题,仍坚持写作
    《大西洋收稿》描写古老海怪三次改写一个句子(原句→加上“翻腾”→改“翻腾”为“破”)

  • 不律

    不律 2017-10-14 23:24:52

    #10月14日#《新千年文学备忘录》
    形象
    ·幻想是一个下雨的地方——“接着下雨般掉入那高度的幻想”但丁《炼狱篇》
    “高度的幻想”:有别于凡俗的想象力,天空中有一个传播完美形象的发亮源头——诗人但丁与演员但丁
    ·区别想象力程序的两种类型:1.始于文字,终于视觉形象;2.始于视觉形象,终于文字。
    ·罗耀拉《精神练习》强调视觉想象力重要性-"地点的视觉创作”
    天主教利用圣像引发信徒的想象
    ·形象性的源头
    斯塔罗宾斯基《形象的帝国》最全面清晰地研究想象力概念的历史
    文艺复兴时期柏拉图主义者的魔术中诞生想象力的概念(与世界灵魂沟通),无法与科学知识兼容
    两种倾向:1.作为知识工具的想象力;2.作为认同世界灵魂的想象力
    ·卡尔维诺:故事的源头都有一个视觉形象→然后形象发展成故事→集拢其他形象相类比对抗→把秩序和感觉赋予故事。
    ——真正重要的是书面文字:书面文字再现形象→书面文字发展最初的风格方向→书面文字霸占形象们构成的场。
    《宇宙奇趣》出发点则是一段科学语言写成的声明,形象由声明中产生
    “想象力只能是拟人化的”→用拟人化处理有关没有人类存在过的宇宙
    ·布鲁姆:“幻想精神是一个由形式和形象组成的永不会饱和的世界或港湾”
    ·“图像文明”:当下的漫画、插图、电影——预制的影像泛滥,形象性天赋的失去
    ·文学想象力的视觉部分的形成:对真实世界的直接观察、幻想式和梦幻式的变形、不同层面的文化所传播的形象的世界、感觉经验的抽象浓缩内化过程
    ——文艺复兴时期。巴洛克时期、浪漫主义时期文学作品中
    ·幻想文学在二十世纪的前景:1.把用过的形象放入新脉络和新语境中进行再循环,改变其意义(后现代主义);2.把过去的东西一笔勾销,从头来过(萨姆尔·贝克特)。
    ·巴尔扎克《不为人知的杰作》(1831-1837):最初副标题“幻想故事”,最后版称作“哲理研究”;此后拒绝幻想文学
    三个世界:艺术家的想象力——充满潜力的世界/生活体验的世界/艺术作品中的世界——无限但较易控制
    巴尔扎克:强度写作→广度写作(时空的无限延伸)
    ·霍夫斯塔特说明哥德尔悖论:画廊里的男人在观赏一座城市的风景,这道风景突然张开,把包含这道风景的画廊和正欣赏它的男人纳入其中。
    ·卡尔维诺:“所有的‘现实’和‘幻想’都必须通过写作的途径才有可能获得形式。”

  • 不律

    不律 2017-10-15 20:52:05

    #10月15日#《新千年文学备忘录》
    繁复
    ·引用加达小说《梅鲁拉纳街上一场可怕的混乱》--把世界视作一个“由众多系统构成的系统”,每一个系统都是其他系统的条件,又以其他系统为条件。
    “百科全书主义”-加达的短文里,“最不起眼的东西都被视作一个关系网的中心,使得作家不禁要顺着每一条线索摸下去,细节变得越来越繁复,也使得他的描写和离题变成无限。”
    加达认知过程的基本组成部分——理性的精确与疯狂的扭曲之间的紧张关系
    ·穆齐尔的写作方式—流畅、反讽、克制
    知识即了解两种相反的极的不可兼容:1.精确,或称数学、纯粹精神、军人作风;2.灵魂,或称非理性、人性、混沌
    ·加达(让自己纠缠于关系网中)与穆齐尔(以事物的繁复密码和繁复层面来理解一切,自己不卷入其中)都无法找到结尾。
    ·普鲁斯特也找不到自己百科全书式小说的结尾,因为小说以内在生命力不断生长密集
    ·哥德——没有给自己的计划的野心设限——计划写“一部关于宇宙的小说”
    ·卡尔维诺:“宇宙和虚空:它们往往变成同一回事,但文学的目标在这两者之间晃来晃去。”
    ·布鲁门贝格《世界的可读性》“世界的空书”章:马拉美——万年计划写作为宇宙终极目标的“绝对之书”,后销毁了;福楼拜——“我就想写一本关于乌有的书。”——有史以来最百科全书式的小说《布瓦尔与佩库歇》
    ·《布瓦尔与佩库歇》的结局——无所不有的“百科全书”与一无所有的“虚无”融为一体?读超过一千五百本书获得知识写出的书为了证明小说主角所探索的知识之无用?——雷蒙·格诺为两个主角辩护,认为福楼拜用怀疑的方式支持科学——积极的怀疑主义
    ·托马斯·曼《魔山》“本世纪最全面的文化入门读物”
    ·二十世纪伟大小说——关于一部开放的百科全书的理念
    中世纪文学——倾向于井井有条的秩序和形式(《神曲》);现代作品都是繁复多样的解释方法、思维模式和表达风格(艾略特、乔伊斯)
    繁复性的例子:
    ·阿尔弗雷德·雅里——原要表达一个单一的声音,实际上可作多层次的解读——《绝对的爱情》:(一)一名被判死刑的男子处决前在牢房的不眠之夜(二)一名失眠男子的独白,半梦半醒中梦见自己被判死刑(三)基督的故事
    ·米哈伊尔·巴赫金“对话体”“复调”“狂欢”式写作——以繁复的题材声音世界观取代一个思考的“我”的单一性
    ·加大、穆齐尔的作品——企图包含一切可能的东西,却无法获得一个形式,必然地处于未完成状态
    ·保罗·瓦莱里——在文学中类似于哲学中的非系统思想,以名言警句、突如其来、断断续续的闪光来表现
    瓦莱里——著名的俏皮话“侯爵夫人五点出门”,意思是小说过于繁琐
    ·博尔赫斯——完美体现瓦莱里关于想象力和语言的精确性的美学理想、创作可与结晶体的严格几何形和演绎法推理的抽象性相媲美的小说家——每篇作品都包含宇宙的一个模式或属性(无限;不可数;永恒的或现在的或循环的时间);只有几页篇幅,表达简洁;故事有通俗文学的外形,神秘的结构
    ·博尔赫斯《小径分岔的花园》——以间谍故事面目出现,包含一个逻辑性和形而上的故事,包含对一部没完没了的中国小说的描写——对时间问题的几个假设:关于精确的时间的概念、一种由意志决定的时间观念、一种多重和枝岔状的时间
    ·“超小说”——给出一部长篇小说的精髓,以浓缩的形式、以十个开始来提供这精髓,每一个开始都从共同核心发展出,但发展方式不同,每个开始在一个框架里活动。——《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命运交叉的城堡》——意图成为一部生产繁复化的叙述的机器
    ·珀雷克《生活,使用指南》——“超小说”、长篇巨制、百科全书式,把追求一个有清晰结构的规划与追求难解的诗歌元素结合起来,形成一体。
    “谜”的元素赋予小说以情节和形式方案;另一方案是以剖面图式的视点描写一幢典型的巴黎公寓楼
    给内容分门别类,定制主题清单
    被迫对自己实施严厉的规则和管制
    “搜索主义”搜集各种只有一个样本的事物
    ·繁复化——每一样东西都可以不断调换位置并以每一种可设想的方式重新编排
    一部从自我的外部构思的作品,使我们逃避个体自我的有限视角,能进入各种的自我,把语言赋予没有语言的东西。

  • 不律

    不律 2017-10-17 23:59:43

    #10月17日#《古神话选释》
    《盘古》
    ·《艺文类聚》、引《三五历纪》:“数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于七,处于九,故天去地九万里。”
    徐整(三国吴)的《三五历纪》之前没有出现盘古的记载,开天英雄在《天问》中有出现:“邃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惟兹何功,孰初作之?”
    《山海经》中“烛龙”、《庄子·应帝王》中“儵、忽、混沌”、《淮南子·精神篇》中“阴阳二神”,《遁甲开山图》中“巨灵胡”——动物形体山神、哲学概念、河神夸大
    ·苗、瑶等民族——盘瓠(盘王)
    ·徐整《五运历年记》:“盘古之君,龙头蛇身,嘘为风雨,吹为雷电”极似烛龙,《山海经·西次三经》:“钟山(烛龙),其子曰鼓,其状人面而龙身”—鼓与盘古之“古”音同
    常任侠《沙坪坝出土之石棺画像研究》:“伏羲与槃瓠为双声,伏羲、包牺、盘古、槃瓠声训可通,殆属一词”
    ·布依族洪水遗民神话,称“伏羲兄妹”或“盘”“古”男女二人
    明末周游“开辟衍绎”历史小说:“左手执凿,右手持斧,或用斧劈,或以凿开,自是神力”——劳动人民“劳动创造世界”思维
    ·“垂死化身”——巨人尸体化生万物神话。印度神话梵天创世;北欧神话奥丁杀霜巨人伊麦,其以尸体创世
    ·《述异记》
    “头为四岳,目为日月,脂膏为江海,毛发为草木。”——四岳:即五岳除中岳嵩山外四山
    秦汉:头—东岳、腹—中岳、左臂—南岳、右臂—北岳、足—西岳
    先儒:泣为江河,气为风,声为雷,目瞳为电。
    古说:喜为晴,怒为阴。
    吴楚:盘古氏夫妻,阴阳之始也。——《山海经》黄帝后裔弄明生一对白犬,建立犬戎国;《搜神记》槃瓠杀房王,得公主为妻,子孙犬戎国;《独异志》“女娲兄妹”昆仑山结为夫妻,繁衍人类
    南海(秦郡:广东及西南部)有盘古氏墓
    桂林有盘古氏庙
    南海中盘古国,以盘古为姓

  • 不律

    不律 2017-10-21 02:07:26

    #10月20日#《古神话选释》
    《女娲》
    ·《楚辞·天问》王逸注:“传言女娲人头蛇身,一日七十化。”——化:化育、化生(《吕氏春秋》:“纣抔孕妇而观其化”);并非变化(变化后本身不存在,“杜宇化鸟”“牛哀化虎”)
    ·《说文》:“娲,古之神圣女,化万物者也。”
    ·女娲之名最早出现在《楚辞·天问》“女娲有体,孰制匠之?”→女娲造人,但何人造女娲?
    “人头蛇身”—汉初民间传说刻于壁上“伏羲鳞身,女娲蛇躯”(王延寿《鲁灵光殿赋》)
    ·《淮南子·说林篇》:“黄帝生阴阳,上骈生耳目,桑林生臂手,此女娲之七十化也”——女娲与诸神合作造人
    ·神造人神话:希腊神话——普罗米修斯用有生命小片的粘土仿神造人;希伯来神话——耶和华用尘土造人;北美迈都族印第安神话——地开创者用暗红泥土造人
    人形皆源自神形——人类自豪感
    ·《路史》:女娲为皋禖之神(婚姻之神)
    皋禖神:夏始祖启之母涂山氏、殷始祖契之母简狄、周始祖后稷之母姜嫄(闻一多《高唐神女传说之分析》)
    ·“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淮南子·览冥篇》——前一项准备工作,后三项治洪工作
    《览冥篇》:“不彰其功,不扬其声”——道家“清静无为”、劳动人民朴质谦逊
    ·补天神话——贵州省西北“谷佛用青石板补天”(“谷”是“女”的苗音,“女佛”即“女娲”音转);广西大苗山“桑哥哥和白姑娘骑飞羊用龙牙和白头巾补天,龙牙成星星,白头巾成员银河”
    ·撑天神话——苗族古歌“造撑天柱”,用蒿枝杆、泡木树撑天;《天问》:“八柱何当?东南何亏”;《神异经》:“昆仑之山,有铜柱焉,其高入天,所谓天柱也”
    ·“天穿节”——女娲主晴霁之神 《论衡·顺鼓篇》:“雨不霁,祭女娲”
    ·《淮南子》中“共工怒触不周山”和“女娲补天”两个传说无因果关系——共工之断不周山,而女娲则补四极;女娲传说毁坏局面大,共工传说毁坏局面小;共工触山,天地损毁是没有修复过的
    因女娲补天神话没有说明天地毁坏原因,所以东汉王充的《论衡》、唐司马贞的《补史记三皇本纪》把两个神话相联系。
    ·“归墟”←“地不满东南” 《列子·汤问》
    巨鳌戴山:岱舆、员峤、方壶、瀛洲、蓬莱,禺强使十五巨鳌戴之,龙伯国人钓六鳌,岱舆、员峤沉北极
    龙泊钓鳌——《庄子·外物篇》:任公子用五十头肥牛钓东海大鱼
    ·《世本》:“女娲作笙簧”——西南苗、侗等族的葫芦笙
    女娲兼子孙娘娘,作笙给孩子
    ·《山海经·大荒西经》“有神十人,名曰女娲之肠,化为神,处栗广之野” 疑女娲死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36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话题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