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佳月十月书单

清君

来自: 清君 2017-10-01 21:27:34

来自 豆瓣App
  • 清君

    清君 2017-10-05 00:09:47

    十月四号《人间失格》不知道是不是偶然,看这本书的前几篇时总有一种“对号入座”的感觉。主人公叶藏的种种表现却总能在自己的生活中找到某些相同的地方。躲藏,隐瞒,思及自身又何尝不是如此,总有些东西不适合展现在别人面前。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隐藏的也越来越多,而那张隐藏在多张假面后的最初的面孔,却因为种种原因不见了。可悲可怖

    来自 豆瓣App
  • 清君

    清君 2017-10-07 00:25:54

    十月六日 《人间失格》 看了三分之二,透过文字似乎能清晰地感受到主人公的绝望。以我浅薄的眼界来看,其实我觉得叶藏的形象和默尔索挺像的,都是极端冷漠的高智商疯子。天才和疯子只隔一线,可是相对论都说一切都是相对的。所谓神经病人思路广,反人类反社会哲学小课堂的反面恰恰可能是一种对深沉的热爱。叶藏是个极其矛盾的人,渴望被爱由极度排斥爱,难道这是BUFF版的“近乡情更怯”?所以,要给他下个定义是真不容易。当然,可能就是这种多重的矛盾使其在文坛占据了一席之地吧

  • 清君

    清君 2017-10-08 22:55:56

    十月八日《人间失格》
    活着是为了什么?死亡又代表了什么?一个人活着是指追求物质的存在,还是精神的不朽?
    死亡的本质又是什么?人性本来是善还是恶?
    当爱逐渐死去,人心不过是活着的坟墓,
    当爱与善念走远,社会不过是装满躯壳的坟场。

  • 清君

    清君 2017-10-10 17:38:22

    十月十日《最后的舞蹈》
    这是一本论述死亡的著作,在决定看这本书之前,它在我的书单里蒙尘了七八年。也许是在书中的“儿童在九到十岁会对死亡有一个较为明确成熟”的理念时间中有了较多的体会,这个时间段也是我对死亡生存状态这一概念看法的分水岭。如果说在这之前我认为死亡是一堵墙,之后我更愿意相信或者是欺骗自己那是一扇门。实际上想想也是,毕竟不管哪一种宗教信仰中“死亡”这个词都是及其黑暗与恐怖的,而大量的传说又何尝不是一种对他的装点?而一个人死了,又是真的死了吗?转世后失去记忆的“我”还是原来的我吗?所以,难道生命是依托记忆存在的吗?假如一个人失忆了,那他之前的人生算是活着,还是死了?

    来自 豆瓣App
  • 清君

    清君 2017-10-13 00:00:06

    十月十二《最后的舞蹈》
    人死后会遇到什么?如果有转世,那么那个人又是谁?
    利他性自杀的人为了他人选择赴死,而selfmurder却更侧重于自己不满现实生活。一成不变的生活可以摧毁一个人,其实我们离死亡都很近

    来自 豆瓣App
  • 清君

    清君 2017-10-15 01:23:24

    十月十四《最后的舞蹈》
    日日重复同样的事,依循着与昨日无异的惯例。若能避开猛烈的欢乐,自然也不会有很大的悲伤来访。――《人间失格》
    忽然觉得这段话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有人会选择自杀,有人又会对死亡毫无畏惧。首先,这种“惯例”是怎样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曾看到一首诗,诗歌中描述了兰特先生富足美好的生活,却在诗歌最后,以“小镇中传来一声枪响。”结尾。兰特先生的生活就好像钟表一样,日复一日,精密得如同机器,在他看来也就是缺少了乐趣,这时,死亡对他来说更像是一种救赎,这是他新生活的起点。就像叶藏一样,死亡是一场美梦,他终于不用醒来。

    来自 豆瓣App
  • 清君

    清君 2017-10-17 00:23:39

    十月十六《新选组血风录》:《油小路的死斗》
    这篇小说描写了新选组的一次内斗,主人公泰一进由于救同伴不慎被暗伤而面临自尽的命运,于是他与伊东一起进行了抗争。
    我觉得这整件事就是由一个又一个的巧合汇集而成,加入新选组的巧合,不慎被伤的巧合,与伊东谋划的巧合,伊东被暗杀,泰一进死里逃生的巧合,最后敌人偶然间被认出后身亡,最后泰一进又因为洗耳朵去世。整篇小说似乎充斥着黑色幽默,生死一线的紧张气氛,主角死里逃生却死于中耳炎,真算得上一出荒诞剧。但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我们从精子与卵子的结合开始就是偶然,偶然的卵子碰到了精子于是产生了生命。人生充满惊喜,也充满惊吓。毕竟我们生活的世界每一秒都有6个人去世,活着,似乎也是一种巧合,巧合的施舍。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36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话题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