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盲目的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寻觅女人

阿根廷的蚂蚁

来自: 阿根廷的蚂蚁 2017-10-01 21:24:22

  • 阿根廷的蚂蚁

    阿根廷的蚂蚁 2017-10-02 00:43:59

    我把自己隐藏在我的视线后面,一个人来回走着,沉浸和投入在一种不明的悲剧感情之中,我终于开始接受那个失踪的女人就让她留在她所失踪的地方吧。

  • 阿根廷的蚂蚁

    阿根廷的蚂蚁 2017-10-02 01:13:58

    祈求忘记离去的你

    来自 豆瓣App
  • 阿根廷的蚂蚁

    阿根廷的蚂蚁 2017-10-03 00:21:50

    我们的家败坏了。家中的鸡冠花败坏了。北方消失了,热热闹闹的八十年代也永永远远地消失了。

    在即将中年的时候,爱的人离开我了。

    她离开我之后,我就在罪与罚中艰难地活着。

  • 阿根廷的蚂蚁

    阿根廷的蚂蚁 2017-10-06 21:15:09

    每个人孤独地咬着月饼,月亮上是我们的影子
    https://www.douban.com/note/639643208/

  • 阿根廷的蚂蚁

    阿根廷的蚂蚁 2017-10-06 23:07:13

    2003年,非典,即将毕业的我一个人住在山上的医院。医生对我说,当病情需要谈话的时候我该找谁呢,我说你找我就行了,他看了我一会沉默了。随后我在他递过来的文件上面签自己的名字,那个时候,我尚未理解真正的孤独是什么,我只是害怕,我怕我再也走不到山下了。

    山上的食堂里只有一个菜,我被允许戴着口罩坐在空旷的食堂里。

    除了输液,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在每一天输液结束了之后,我都要乘坐电梯升到住院部的顶楼,然后攀附着一道道生锈的钢筋阶梯冒险爬到这座医院的最顶层,我坐在楼顶的平台上,迎着强烈的风,看火车穿过平原,又穿过这座城市的心脏。有时候,我会站起来,我站起来会想起各种各样的事情,也会哭或者大叫。

    下午,我会一遍遍地在山下的防空洞里走着,那里只有灰暗的灯光,偶尔有叫卖槟榔的和自行车驶过的声音,让我意识到这里是中国的某个地方,我捕捉着这个世界,我想回到这个世界里。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72352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