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乐萌十月书单

君言有理。

来自: 君言有理。 2017-10-01 18:39:20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君言有理。

    君言有理。 2017-10-04 00:36:04

    #10月3日#
    我宁愿在回家之前忍受许多苦难,才看到归途的终结,也胜于回去被杀掉,死在殿堂之上。
    ——《奥德修纪》p30

    来自 豆瓣App
  • 君言有理。

    君言有理。 2017-10-06 07:47:24

    #10月5日#《奥德修纪》
    读至奥德修被劳西嘉雅解救一章。
    英雄之所以为英雄,不仅是因为神的一半血统,也在于他的信念。当神在羁旅中被诱惑指引不一定还能够继续前行。这也是英雄存在的意义,没有至高无上的虚度,是降临在平凡人世的神祗。

    来自 豆瓣App
  • 君言有理。

    君言有理。 2017-10-07 17:50:52

    #10月7日#《奥德修纪》
    奥德修停留在腓依基人的国度,他心急如焚地想返回故乡,而腓依基人却先与他歌宴、竞赛。对于当时的人来说,无条件地款待远方的客人大概是必备的礼仪与道德,也是所谓神的旨意,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求婚子弟赖在奥德修家中迟迟不离开的原因。但有时候道德被描写得几近软弱,就像我不能理解为何潘奈洛佩不拒绝那些无理的求婚。
    “当你回到家里,同你的妻子欢宴的时候,我希望你也想起我们的特长,希望你也告诉别位英雄们,从我们的祖先时代开始,宙斯一直赐给我们的某些成就。”这是腓依基国王阿吉诺对奥德修说的,他们渴求自己的本领与道德得到承认,这大概是一种早期的民族意识吧。
    有一点不能理解,初读也没有注意到的,奥德修并没有在最开始祈求得到帮助时说出自己的身份,而是在即将离开时、主人问到之后才答出,这难道也是一种礼节?还是仅作情节安排之用?

    来自 豆瓣App
  • 君言有理。

    君言有理。 2017-10-08 22:07:15

    #10月8日#《奥德修纪》卷九
    很多人喜欢奥德修其人是因为他不同于其他英雄的顶天立地的形象,箭垛式人物的形成也有着逻辑鲜明的前因后果,可以说这是一个圆形人物。他的智谋可以成为优点,同时也可能是祸患的起点,他在与神灵博弈,同时命运却还是受神灵的摆布,在这一系列事件过后,可以看得到这个人物的成长。从人物塑造的角度来说,《奥德修纪》的确算得上早期文学的成功。
    在卷九中,讲述了奥德修在独目巨人处遭受的灾祸。但私以为这灾难是自己引来的,他只是将神作为庇护的借口罢了,以此为掩护去偷窃巨人的奶浆,还企图得到巨人理所当然的原谅。这样的行为与奥德修家中大吃大喝的求婚子弟有什么区别呢?而之后对于巨人的侮辱与挑衅也奠定了其后的遭遇,他是勇敢的,但私以为也并不可悲。

    来自 豆瓣App
  • 君言有理。

    君言有理。 2017-10-10 21:21:57

    #10月10日#《奥德修纪》卷十—卷十九
    奥德修纪中最精彩的部分,他讲述自己这些年来的遭遇。有时这些遭遇听起来也并不悲惨,就像女神刻尔吉虽然被形容为会说人言、可畏的、会把人变为猪的,但当看到奥德修与伙伴相认时也会受到感动并且帮助他们离开。更喜欢的是在阴间寻找泰瑞西阿的一节,无论是鬼魂饮用乌黑的羊血还是见到那些去世的英雄,都充满了瑰丽奇诡的色彩。在描写刻尔吉女神的女仆时,是这样形容的“她家里的这些女奴都是山泉林薮和流入大海的神圣河水所生”,这是多麽有灵气的形容。

    来自 豆瓣App
  • 君言有理。

    君言有理。 2017-10-12 23:20:26

    #10月12日#《奥德修纪》卷十九-卷二十
    关于潘奈洛佩与贴雷马科的转变。之前只觉得潘奈洛佩是一个忠贞的女子,就像是典籍中所描写的典型妇女那样,遵守妇道,带领女仆围炉织着紫色的毛线,在丈夫生死未卜时反复思念,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妇德”。但在这两个章节中,潘奈洛佩见到奥德修之后,突然添加了勇敢与决断,智慧也突显出来。她用鹰与鹅的梦境来比喻奥德修的结局,这在书中当然可以被解释为雅典娜洒下的梦境——天神的杰作,但这也应当是思考的结果,尤其是提出使求婚者竞赛的方法,也是其智慧的体现,一方面表面上全礼节,另一方面也能导致求婚者的自相残杀。英雄的配偶当然不仅仅是顺从就能够成其美的,英雄身边的人,应当能够与其比肩。
    贴雷马科在见到父亲之后的成长也很明显,从原来的无法做主,任由求婚者在家中大吃大喝,到如今的与奥德修一同战斗,甚至于站在明的一方为处于暗一方的奥德修铺路,在高潮前夕的一番话足见其果敢,“ 不然的话,我就要拿利茅刺透你的胸膛,那样你的父亲就要在家里忙着给你办丧事,而不是办喜事了。我警告你们:我虽然过去年幼无知,现在我已经什么都懂得,分得出好歹。”人往往在父母面前会更加具有依赖性,但他却变得更加勇敢,我认为这也是所宣扬的“英雄精神”,往往是一种超脱了人本身的感召,是品格优劣的极度鲜明化。
    在最后的宴席中求婚者的表现则是更加具有戏剧化的。“他们笑得嘴都歪了,他们吃的肉上涂满鲜血,他们心理想哭,眼里充满眼泪。”之前觉得奥德修的历险讲述很精彩,但那也只不过是瑰奇罢了,但结尾处含泪的哭则更预示着命运的灭亡,情绪也更加激动。
    “他们要吃的这顿饭是女神和奥德修给他们准备的,再没有什么宴席能比这次更难吃。”

  • 君言有理。

    君言有理。 2017-10-16 23:59:04

    #10月16日#《沉重的肉身》读书笔记
    “所谓现代性伦理,指的是人民伦理和个体自由伦理。时下人们正身不由己地从人民伦理中脱身出来,转向个体自由伦理。”
    “叙事改变了人的存在时间和空间的感觉。叙事不只是讲述曾经发生过的生活,也讲述尚未经历过的可能生活。一种叙事,也是一种生活的可能性,一种实践性的伦理构想。”
    “伦理其实是以某种价值观念为经脉的生命感觉,反过来说,一种生命感觉就是一种伦理。有德行的生命感觉,就等于思辨才能。”
    关于英文“I am born”直译为我被出生了,“我的生命起点不在我自己手里,不是由我决定的。我不能决定我的身体的美或丑、我的心情的明朗或忧暗、我的意志的坚韧或软弱,我自己的诞生完全是偶然的造化,不是我出生了自己,而是我被出生了。”之前一直不觉得中国传统的儒家式思维如何压迫人性,一直到读到这段文字,才意识到这种对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追求其实是对于某些人的不尊重,当社会将它作为一种信念来提倡的时候。往往我们总是在重视我能做什么,而不是我本身是什么。偏偏对于人本身的审视,才最能代表“人性”这种概念吧。突然就理解了“文学是人学”是怎样的一种进步。
    “‘必须’是应该受到诅咒的词汇之一,人不是通过这个词汇来给自己洗礼的。”
    “”

  • 君言有理。

    君言有理。 2017-10-17 23:42:01

    #10月17日#《沉重的肉身》读书笔记
    “本来,每一个公民是个体,有自己的价值偏好,但人民是总体或共同体,其道德形式是公意。人民成了美德的公意符号,在人民的公意道德中,个人的价值偏好必须得到矫正。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必须放弃自己个体的价值偏好,不然就不能成为共和国公民。”
    “在人民民主的国家中,法律保障的是人民公意的自由,而不是个人的生活想象的自由。”
    既然人民公意是从人民的道德品质中抽离出的,那么因循人民公意而饬令人民改正道德,难道不是一种悖论吗。所谓的人民公意又以何种指标为评判标准呢?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标准,既然不能使任何一个人凌驾于其他人之上,那么真的会存在普世的价值一说吗?非常能够理解丹东对人民民主政治的失望。但在此,不同寻常之处就在于丹东不仅仅对外界的道德自由失望,而且似乎突然对个人的自由道德也失去了兴趣,因此,作者形容丹东之死,是一种现代性的死亡心态——
    “丹东临死时完全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们的判处对我又有什么?我已经说过空虚不久将成为我的脱身之所……生命对我是一个负担,谁要夺去,尽管让他夺去好了,我自己早就希望把它甩掉了。”
    之所以说是典型的现代人的面死精神, 大概就是因为这种“空虚”的感觉。在本书的下一章节《牛虻》的讲述中同样提出了空虚这样一个概念,那是少年时期填不满的革命热情,但对于普遍的现代人来说,大概更是物质满足后的空虚吧,是太过按部就班,但又找不到按部就班的意义,最后连自己的欲望都变得没有意义,就像丹东的死亡一样。这样说来,难道现代人都应当因空虚而对生命失去信心吗?

  • 君言有理。

    君言有理。 2017-10-18 23:59:03

    #10月18日#《沉重的肉身》读书笔记
    “牛虻说这种爱既是伊壁鸠鲁式的又是柏拉图式的,在身体情欲的沉溺中摸索精神的欢愉。”
    “一旦我的个体欲望把一个他(她)的个体欲望认作是我需要的你,误会就出现了。人生误会既不是由神安排的,也不是人的理性出错,而是我的个体欲望在纷乱的生活中的自我迷失。有人喜欢用缘分来解释幸福的相遇,这无异于把个体欲望的偶然相遇解释成一个隐匿的世界理性的安排。”
    “革命只是为了改变没有自由、公义的社会制度,它无法消除个体在人生误会中的伤害或受伤。”
    “编织言语织体几乎成了男人的身体,或者说,男人的身体掉进自己编织的言语织体中被淹没了,只有一个没有身体的躯壳在世间游荡,编织言语的世界成了男人的身体欲望。”
    “一个人生命的幸福意味着不朽。所谓不朽,有两种意思。要么是说,我的身体感觉经历到的悲和欢(要小心,不一定只有欢)属于我,不朽的意思不是不死的,而是属我的;要么是说,我的身体感觉经历到的悲欢只是感觉而已,我的身体必须紧紧拉住神明的衣襟,沾染一些神明的光润才能不朽,不朽的意思在这里也不是不死的,而是美好的。”
    “也许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是一种生活最为充实的象征,负担越沉,我们的生活也就越贴近大地,越趋近真切和实在。”
    “并非迷恋女人,是迷恋每个女人身内不可猜想的部分,或者说,是迷恋那个使每个女人做爱时异于别的女人的百万分之一的一部分。”
    “在卡吉娅的只把身体当身体来享用的伦理中生活,结果是在捕捉‘每个女人做爱时异于别的女人的百万分之一部分’之后,发现身体的无差异,失去了自己肉身的幸福。”

  • 君言有理。

    君言有理。 2017-10-21 00:18:01

    #10月21日#《沉重的肉身》
    赫拉克勒斯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中,选择了阿蕾特的沉重肉身,而放弃了卡吉娅的丰盈与轻飘,这在苏格拉底的故事中尚且是一种基于道德(智慧)考量的选择,但这其实是一种未经实验的“经验”;但在米兰·昆德拉笔下,托马斯与特丽莎经历过“脱离灵魂的肉体”,还是回归了阿蕾特式的沉重,似乎更加能够证实一种历史的必然(或者说由无数个生命偶然聚合成的必然),这也同样呼应了丹东之死——看到了人民民主的虚无与个人享乐的虚无之后,对生命意义的毫无留念的状态。
    至此,不禁又回到了对丹东之死的思考,他因为发现了虚无而死,又何尝不是由于灵魂走失于肉体而死,既然使命运与自己相遇的灵魂已经出走,那麽命运是否就将不再附着于作为存在实体的肉身。
    并非是绝对肯定灵魂感受之于肉体感受的超越,但如果这两者是可以分离的,究竟哪一种感受才是真的自我感受,是纯绝天然的肉体快感,还是附着在沉重肉身上的精神满足?

    来自 豆瓣App
  • 君言有理。

    君言有理。 2017-10-23 01:07:14

    #10月22日#《沉重的肉身》
    “灵魂看着背叛灵魂的肉体”
    在“命运”这个词的含义中,不是“沉重、必然、价值”的交织,而是令人惶然的“幸福”与“不幸”这两个全然相悖的可能性的交织。
    “‘永恒’只有附着在一次性的在世的身体上,才是永恒的。”所谓爱的永恒。
    “灵魂与肉身在此世相互找寻使生命变得沉重,如果它们不再相互找寻,生命就变轻。”

  • 君言有理。

    君言有理。 2017-10-25 23:46:35

    #10月25日#《沉重的肉身》——睡在萨宾娜身边的人
    “一般来讲,女人更渴望与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在夜里同床共眠,紧紧拉着他的手,当睡梦中出现恐怖情景时,才不会惊惶。相比之下,只喜欢做爱而不喜欢同人过夜的现代至‘后’的男人倒要多一些。不过,这只是生存状态上的感觉,还不是伦理问题。同床共眠作为一个伦理问题,意味着两个人有相依为命、相濡以沫的需要。害怕孤单是人的天性,但无法忍受与自己不喜欢的人待在一起——更不消说过夜,同样是人的天性。现代人的个体性情被自由伦理骄纵惯了,个人性情自由至上的生活伦理使一个人对睡在自己身边的人的身体感觉特别挑剔。现代人的伦理问题尖锐地出现在夜里睡觉的床上:对另一个人的身体感觉不好宁可单独睡,而单独的身体又觉得不堪承受四周的空虚。”
    一开始我以为这个空虚指的是无人陪伴的空虚,直到读到本章末尾,才发现这是肉体与灵魂脱离时的一种空虚状态。以此引起以下的内容:
    “个体出世后,身体与自己的影子——身体之灵或灵的身体——通常是一体的。身体看不到自己的影子,就像眼睛看不到眼睛。除非在一种特别的光亮照射下,影子才会与自己的身体分开,我才可能看到自己的影子——还得看我站在什么位置,与光处于什么关系。一个人要占到可以让自己身体的影子显露出来的有光的地方,不是因为身不由己,就是由于忘乎其形(身体)。”
    “没有身体及其感觉或没有灵魂的价值偏好,都不会产生生命热情。身体有在世欲望,但没有选择价值偏好的能力,身体的影子——灵魂有能力选择价值偏好但没有在世的欲望,只有当影子的价值偏好被身体的欲望感觉充满,才会形成一种生命热情。”
    在此,作者的论述中引用一个例子做解说,基夫洛夫斯基的《薇娥丽卡的双重生命》。这部影片中,薇娥丽卡这个主体被分为两个形象进行阐释,一个是热衷于歌唱但没有身体条件的灵魂,另一个是没有灵魂但身体拥有性感体验的肉身,这二者的分离,以及灵魂死去后的肉体空虚,使得肉身这个存在实体看到了自己的已死,这种感知是不同于知道自己将死状态的。由此,就证明了没有灵魂同睡的肉体空虚感。
    “寻求自己的身体与影子的平衡是个体生命的在世负担。”“人身的欠缺随着想象的增加而增加,个体幸福的偶在性的增长,必然导致个体的在世负担的加重。”
    “性感的身体化敏感程度与死感的身体化敏感程度是一体的,个体的性感高涨与死感高涨平行。”
    以上是存疑的部分,我不明白突如其来的将性感与死感联系起来的逻辑关系是什么。

  • 君言有理。

    君言有理。 2017-10-26 23:59:52

    #10月26日#《沉重的肉身》
    “现在,我们大致猜到在萨宾娜和薇娥丽卡那‘像剧院里的舞台’一般大的床上陪伴她们的身体捱过多梦的长夜的是谁了。这是她们自己的影子,紧紧搂住自己身体的死感和性感的个体灵魂。个体灵魂是身体化的灵魂,有如自己的另一个身体,它需要很大的空间,以至于萨宾娜和薇娥丽卡在夜里不敢翻一下身,让自己的身子稍微舒坦。单身的萨宾娜和薇娥丽卡需要‘像剧院里的舞台’那样的大床,正是为了给她们各自的身体影子——每一个人的身体影子形态不同——在夜里休息的空间——身体需要睡觉,令身体的死感和性感身体化地敏感的身体影子同样需要睡觉。”

  • 君言有理。

    君言有理。 2017-10-28 23:16:40

    #10月28日#《万物静默如谜》
    “诗人总有关起门来,脱下斗篷、廉价饰品以及其他诗的装备,去面对——安静又耐心地守候他们的自我——那白皙依旧的纸张的时候,因为到头来这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继承希望——
    领受遗忘的天赋。
    你将看到我们如何
    在废墟中生养子女。”
    ——《未进行的喜马拉雅之旅》

    来自 豆瓣App
  • 君言有理。

    君言有理。 2017-11-01 23:32:24

    #11月1日#《世说新语校笺》读书心得与课堂笔记整理
    一、背景
    1、动荡与与伤感的历史时期;
    2、自北而来的王氏士族与顾陆朱长江南士族与皇权构成对立关系,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超过了皇权的影响力,使得乱世成为“精神史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一个时代。”(宗白华《论<世说新语>和晋人的美》)
    3、玄学兴盛,提倡“得意忘言”。玄学作为儒道杂糅的哲学形式,有道家主张的对自我生命的完成,讲求安时处顺、视死如归,也有儒家的一部分入世思想,这也是导致清谈兴盛的导因,而正是因为清谈引起的品评人物之风,才使得《世说新语》这样的志人小说得以发端。同时,玄学也促进了“证神道之不巫”的志怪小说兴起,总的构成了六朝小说,为唐传奇及明清小说发端。
    二、解题
    1、为何命名为《世说新语》:(1)与刘向《世说》区分;(2)风貌一新,儒家经学人格向老庄思想的转变。此可举德行第一的第一则为例证,“陈仲举言为士则,行为世范,登车揽辔,有澄清天下之志。为豫章太守,至,便问徐孺子所在,欲先看之……”“登车揽辔,有澄清天下之志”一句,为儒家提倡的传统精神,而徐孺子作为处士(高而不仕)者,受到格外敬重,又代表了当世希企隐逸之风。将此则放于开篇,多少有些新旧交叠的时代风气。
    2、史料来源:裴启《语林》、郭澄《郭子》,对旧文处理加工,加以自身立场、分门别类。
    3、分为36门,卷上选孔门四科:德行、言语、政事、文学;卷中侧重人物之高风;卷下从生活品行各个方面进行收录。

    个人认为,魏晋人物感人至深之处,在于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品格。书中分门类对事迹作分条目归纳,实际上就从不同方面对人物精神做出阐释,如王导、石崇、王戎、谢安等人物的复杂性格皆能管窥一二,而正是在人物事迹的描写中,勾勒出一个时代的样子。书中语言凝练、篇幅短小,往往也有别出心裁的言外之意,看似不加个人品评,只借他人之口说他人之事,但却往往能看出作者的价值取向。这也是与本书所采史料不同的一点。
    魏晋是一个荒诞的时代,很多人评论其为“矫情”。如雅量第六中所载之事往往如此,“豫章太守顾劭,是雍之子。劭在郡卒,雍盛集僚属自围綦.外启信至,而无儿书,虽神色不变,而心了其故;以爪掐掌,血流沾襟.宾客既散,方叹曰∶「已无延陵之高,岂可有丧明之责!」于是豁情散哀,颜色自若。”在书中多处见如丧礼不收礼,却形销骨立、或吐血数升,又如大敌当前、输赢为负、生死未卜,而仍能谈笑风生、镇定自若的情形。私以为,可分为以下几类:(1)作为国家领导,不得不故作淡定,以安朝野之心。此一点谢安当归之,世说新语中对他的做法是不置可否的,一方面将其归入“雅量”,另一方面又记述其之矫情。多少让人觉得谢安其人有意卖弄,但整体观之却能看出一种临大事而不乱的气质,却没有在琐碎小事上有所矫情。这也多少让人觉得是有意为之,实属时代之下的无奈辛酸。(2)情之所至。此一条阮籍当归之。关于阮籍在得知母亲之死后仍继续手谈,直至友人离去方吐血数升一事的讨论,私以为并非囿于竹林贤者之名声,且我以为阮籍是并不在乎这个名声的,他只希望能够避世罢了;而是出于本心。也许是初闻母死,心中不敢相信,希望继续手谈以待梦境醒来,直至友人离去方悔知此乃真实,故而吐血数升。作此种解释须知阮籍与谢安所处的环境不同,阮籍的时代稍早,还并不特别强调雅量,且阮籍也并没有承担什么社会功能,多年以来“发言玄远”的习惯也可能使其在任何事上都下意识地身体“慢热”而思想隐忍,这并不是矫情,而是或许夹杂着无奈成分的真情。(3)当雅量成为一种被人提倡的社会风气,自然有人刻意为之,就成为了真正的矫情。
    今日读夙惠一章,讨论过后有些感慨。魏晋之前并没有如此专门地记载儿童品行,尤其没有如此重视儿童的应答与聪慧。其原因总结有下:(1)魏晋之前注重的并不是言行对答,而是治学经史的能力。故而也许可以看到记载儿童读书多的篇目,却不重视记载言行;(2)家庭教育意识的发展。魏晋重视人物品评,自然重视幼儿家教,大人往往希望能将自己的价值观加之于孩童身上,以博得成人世界“孩童懂成人之事即为聪慧”的彩头。私以为本章第三条晋明帝“日远,不闻人从日边来”与“日近…举目见日,不见长安”之对答,其实并非出于忧怀国事之心,而是教育培养过程中的应答本能,诡辩是第一反应,却不是发自内心,这其实是很悲哀的一件事。(3)能够使儿童保持自然的状态是社会进步的象征,魏晋儿童的早熟是社会文明状态落后的表现。我们认为魏晋时代的人活出了风骨,但从儿童思辨能力上看,无论这是刻意培养还是因社会环境自然养成,都可以看出社会的迫不得已,连儿童尚且有所感应,何况其他人乎。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03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讨论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