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宇昕十月书单

雪上一支蒿

来自: 雪上一支蒿 2017-10-01 15:30:38

来自 豆瓣App
  • 雪上一支蒿

    雪上一支蒿 2017-10-03 00:43:30

    #10月2日#《金蔷薇·夜行的驿车》
    “我为我的童话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我要说,是大的过分了的代价。为了这些童话,我错过了时机,当时我应当让想象,不管它多么有力,多么灿烂光辉,让位给现实。”
    “我的朋友,您要善于驾驭想象,使之用于人们的幸福,也用于自己的幸福,切不要用于悲哀。”
    安徒生是否真的说过这些话,我没来得及考证出来; 这篇小说里记述的逸闻我倒确实没有在安徒生的自传中找到。无论是否为虚构,它看起来都很符合安徒生给人的印象: 仿佛活在梦幻中,有一种天真的自满,又让人感觉到他怀有的羞怯和自卑。
    人看到的世界真奇妙啊!永远不知道面前人的真正想法,只能用想象力加以补完; 想象力驰骋时,甚至不需要见人一面,就能绘声绘色地描画出此人的性格和人生。安徒生看到的到底是真实存在的那几位女士,还是他想象中的女士,他自己大概也不清楚;只能希望诗神原谅他了。

    来自 豆瓣App
  • 雪上一支蒿

    雪上一支蒿 2017-10-04 23:51:01

    #10月4日#《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书摘
    我在这里根据摩尔根的著作描绘的这幅人类经过蒙昧时代和野蛮时代达到文明时代的开端的发展图景,已经包含足够多的新特征了,而尤其重要的是,这些特征都是不可争辩的,因为它们是直接从生产中得来的。不过,这幅图景跟我们此次遨游终了时将展现在我们面前的那幅图景比较起来,就会显得暗淡和可怜;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充分看到从野蛮时代到文明时代的过渡以及两者之间的显著对立。现在我们可以把摩尔根的分期概括如下:蒙昧时代是以获取现成的天然产物为主的时期;人工产品主要是用作获取天然产物的辅助工具。野蛮时代是学会畜牧和农耕的时期,是学会靠人的活动来增加天然产物生产的方法的时期。文明时代是学会对天然产物进一步加工的时期,是真正的工业和艺术的时期。

    来自 豆瓣App
  • 雪上一支蒿

    雪上一支蒿 2017-10-07 00:36:26

    #10月6日#《金蔷薇》书摘
    海蓝宝石(akbamaphi—原意为海水)若顾名思义定是一种与海浪颜色相同的宝石。其实并不尽然。在这种宝石透明的深处固然有淡绿色和浅蓝色的柔和色调,然而这种宝石的主要特点却在于它被一种纯粹的银光(正是银光而不是白光)从里到外照得亮晶晶的。
      如果你仔细地端详海蓝宝石,就会觉得看到了一泓静静的、呈现出星星颜色的海水。
      显然,海蓝宝石和其他宝石之所以会引起我们的神秘感,正是这种色和光的特点。不管怎么说,我们仍然觉得宝石的这种色和光的美是无法解释的。
      相对来说,要解释俄语中的许多字何以会“放射出诗意”就比较容易了。我们所以会觉得一个字有诗意,显然是因为这个字表达了一种在我们看来充满了诗意内容的概念。但是要解释文字本身(不是指它所表达的概念)对我们的想像力所起的作用,那就要困难得多了。即使像aphonia(远处闪电的反光)这样一个很普通的名词,要加以解释也决非易事。这个名词的发音本身就表达出了夏夜远处闪电迟迟才熄灭的反光。
    当然我对这个名词的语感是非常主观的。不应加以坚持,更不要说把它当作普遍原则了。我本人是这样体味和谛听这个名词的。但我绝不想把我的这种感受强加给旁人。
    只有一点是无可争论的,那就是绝大部分有诗意的词都和我国的大自然有关

    来自 豆瓣App
  • 雪上一支蒿

    雪上一支蒿 2017-10-08 23:56:17

    #10月8日#
    安徒生在奥古斯丁堡居留了14天,欣赏着奇异秀美的欧陆风光,内心为开阔宏伟的景致激荡,受到了盛情款待,度过了许多愉悦欢快的日子。

    在此期间,他创作了《卖火柴的小女孩》。

    来自 豆瓣App
  • 雪上一支蒿

    雪上一支蒿 2017-10-10 20:12:58

    #10月10日#(计划外的突发阅读)
    读《一桩事先张扬的谋杀案》毕。文学素养不足,尚不能理解本书为何如此为人称道。最带感的是最后对谋杀现场的还原,母亲关上生死门像受到命运唆使,男主角捧着肠子闲庭信步,见到熟人哑着嗓子说“姑娘,他们把我杀了”,噗通滚落在门前。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36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话题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