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十月

Op.54

来自: Op.54 2017-10-01 09:01:20

  • Op.54

    Op.54 2017-10-13 08:50:01

    父母来上海,带父母去深圳,各自返回,在深圳过度疲惫,少梦且无法记录,生病。
    期间有一些典型的梦,诸如

    梦到自己在深圳和惠州交界的地方带父母徒步(在离岛徒步的不确定性,不如大陆)
    他们从澳门回来,我已经睡下,梦到自己在手机上回复QQ消息“你们到哪了”
    回到上海后第一天梦到,熊小吉“是个男孩”
    ……
    还有许多想不起来

  • Op.54

    Op.54 2017-10-13 08:59:53

    10.13 BX 10-8 睡前还有吃999
    ————————————————————
    1 我在百货大楼,中老年奶粉35.34(或者35.36)元一包,我为了证明大楼卖假且更贵,准备去贵和,但是我回到姥姥家,同母亲商量。这应当是我已经离家后的时间,在家时间宝贵。我抱怨母亲不回消息。我想要两处各购买一些,以证明大楼售假(在香港中环的卓悦和万宁,我拒绝买太多,我说多几个地方平均价格)

    汽车站路口,下雨。11路和13路路过南屯,这两趟车都从共建路从南面开过来,然后往东走,很多人在排队上车,还有像城际公交候车区的栏杆区别队列。我看人多没有去。

    有一个出租车路过,我招手停下来发现已经做了三个人,我起初不愿意做,说已经坐满……发现还有一个位置,我说去贵和多少钱,司机说10,我拒绝,摆手让司机走。

    我上1路,1路是从东边或者南边开过来,往西去,路线变了,并不到城里,我后来才发现。suhongshen坐在我旁边,靠近我,肝炎……

    2夜晚,还是老汽车站路口,有一些非常高的建筑在建。那些建筑应当位于各个着公交车站的站牌附近,例如其中有一个在二中附近。(不符合实际,在二中那里的话,站在路口什么也看不见)
    有一幅画面,一个方形混凝土块被吊到一个地方,有工人站在附近,放上去以后混凝土外表成了深色或者紫色。我心想高空建筑工人……
    (我小时候炸水塔)

    那些建筑有倒下的可能,抑或是我担心倒下,我在脑海里预想如果倒下了该怎么跑。地上有塔的投影或者是一个深色区域(对应塔摔倒在这个方向所占据的位置)。我想应该垂直于倒影跑。跑到姥姥家。

  • Op.54

    Op.54 2017-10-13 09:02:49

    3 爸爸以我的名义接受邀请,通过电话或者上门的方式投资了点融网,客服来电询问我是否属实。我解释他是个傻子……我说以他的性格的确能干出这种事来。学校南边的荒地,防护网,夜晚。
    (点融网客服来电,我接了)

  • Op.54

    Op.54 2017-10-16 10:39:34

    10.16 11.5-10 BX 一直生病,并非无梦,只是不记得。
    ————————————————
    1 在几处连着的农村平房,似乎是马庄,tt住在我旁边,隔着墙,房子和院子都很小,更像是现代住宅版的农村。我跟tt住着隔着的那道墙有一个窗洞,我试图联系她,无甚收获。似乎cici也住在这附近。
    (睡前yy)

  • Op.54

    Op.54 2017-10-17 10:47:14

    10.17 XB 1.5-9.5
    ——————————————————
    我在住校,大概是县一中的环境,起来以后已经11点,发现大多数人还在睡,上铺有两个人在玩手机,其中一个是kongdezhi,另一个可能是liuqiangqiang。
    我出去,下楼,遇到lilong,跟他握手,他提起网上搜考试题搜到全部,然后卖掉盈利一事(天津考试的过程考核),我说我已经休学在上海呆了几年了,不……
    他不开心,我说没事,我来告诉你们这个怎么做。我招手示意

    我和lilong,可能还有他哥哥,还有我不记得是11班还是后来高四的一个同学,他长得很像lilong的哥哥,也可能只有他和lilong(lilong他哥哥是过度)
    我把他们聚集在一个地方,似乎还有fanwuyang……我说这些东西在01年左右的确可以这样,那时候网络不发达,可能出现原题完全在网上搜到

    突然切换到商场,我们似乎都是副经理,都穿着黑裤子白衬衣,有胸牌,这时经理来了,我们聚集,站在一起以示尊敬。这时wanghan在前面讲话,他用英语,结巴……一句话反复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这时我脑海里变得高度掌控——接近清醒,让一个人出现并流利的说了出来,梦结束(可能这已经醒来)

  • Op.54

    Op.54 2017-10-18 10:39:58

    10.18 0.5-9.5
    ——————————————————————
    1 我在ln(初中)家里,和现实的他家不同。zt在客厅,似乎是裸体,说快来做爱,我说不方便。这时我们三个人都在卧室,zt似乎被蒙住了眼睛,ln走上前去,从下往上拨了zt的右侧胸部一下(这个梦我半夜被吵醒也有回忆,但到输入时想到“右侧”才想起那次搬书),zt颤抖了一下。

    zt躺在床上,裸体,ln爬了上去,我躺在他们和窗户中间的床的部分,母亲躺在我和窗户之间,我因为母亲在受到抑制,我试图躲开正在交合的二人挪动自己(目的可能是下床)

    ln的外貌有变化,脸变接近瓜子型,黑了一些。(应该是我直面他的时候观察到的一个形象)

    zt以为跟她交合的人是我,我说这是在别人家里,我行动不方便,又没找到机会暗示她(这和当年的状态何其相像)。她哭泣,后悔,我同样很难受。

    2 可能是接着1的,也可能不是
    我和zt逃跑,在老胡同箱子,zt说如何逃过飞机的抓捕,我说可以……我双手拿着两把小剑,类似斗牛士用的那种,轻盈短小。路过一个障碍,似乎是人,我双手拿剑戳向对方。

    又来了一辆马车,(也可能是马车也戳了),马车追像我们,但是到我们跟前停下了。我伸手去摸马车车厢窗户内侧顶端,靠窗户的地方,有异样,是装好的炸药或者我装的……

    3(还有一些梦,不记得了,半夜被扯胶带声和说话声吵醒时似乎还记得)
    在南屯学校,实验楼,盘旋的楼梯,隐蔽。我找到一个人,问他XX的秘密,他说XX的确是前朝帝王的继承人。

    姥姥家南侧一点,一个像东部华侨城大侠谷把人拉起来的转盘一样的塔,很矮很小,不比那边的楼高。似乎有人住,他们要从柱子中间爬上去。

    我去寻找XX。还没放学,我离开校园(离开以后是从我姥姥家那里出发),我没有骑自行车,我的自行车是一辆赛车,有绿色,很新,可能会被偷,我担心。我走到那条路的厕所附近,想着再回去拿也不方便。bianweijian骑车路过我,双手撒把。我步行困难……
    ——————————————
    2似乎是白天不是特别亮的感觉,1和3似乎都是黑天

  • Op.54

    Op.54 2017-10-19 14:09:36

    10.19 1.5-10.5
    ————————————
    在南屯新市场,以前开店的位置的主路在往南一个路口,店在路口的东北,我们家开了一个菜店,买豆腐生意很好,我觉得这样也很不错,一点一点的钱,感觉很幸福

    ——————————————————
    补10.18梦的材料 我刚学会骑车,在那条路上伸手和zt打招呼,单手扶把有点不稳,干扰到路过一个骑摩托车的混混恶狠狠的骂了我

  • Op.54

    Op.54 2017-10-20 23:36:28

    10.20 1.5-11.5 BX

    早晨起来去厕所隐约还记得最后一个梦,再睡醒后什么都不记得。下午找民生银行的公众号,看到了taoran的公众号。想:“取消关注她是知道的”

    只记得梦到了taor。

    应该有很多情节,老上海,街道,夜晚,灯光,咖啡厅……等等。但的确什么都不记得了

  • Op.54

    Op.54 2017-10-21 20:25:43

    10.21 2-8.5 为早晨抢票焦虑,梦很多,只记得这个
    ————————————————————————
    wangchao(男)站在一个没施工好的楼的边缘,我们中有个人上去推了他一下,他晃了一下差点掉下去。然后又有一个人猛地撞了他,他掉下去了。我惊恐。
    到楼下,在圆柱身后,望着那边。救护者,黑暗,灯光,人群,尸体。

    我被惊醒,后又入睡。
    (小时候扔东西的恐惧和强迫、后来的害怕自己跳楼、现在怕自己强迫症扔孩子下楼)

  • Op.54

    Op.54 2017-10-22 19:27:49

    10.22
    12.5-9 BX
    ——————————————————————
    我和美在集体宿舍,宿舍是以前我大姨家的那个小屋子,没有窗户的那个。同宿舍的还有limuyn(高中同学),和其他人。

    在一栋大厦,发生了一些事……(不记得了,最初醒来可能还记得一些)
    我们逃跑,我完全不担心,我带队跑到一个窗户,是大理石壁的底,窗户大概有一米五高——在大理石上(新一中的教学楼)。我们打开窗户,窗户是往上拉的那种,跳出去到了一个大约一米的从楼里伸出去的平台。
    似乎逼迫我们逃跑的是火灾。
    我们一排坐在平台上,大约有十层楼高,我非常惊恐。有上面下来人的画面。(似乎是下来一个女的,红色衣服?)
    我左边可能是zhaoyushen,右边是一个成熟、典型官僚体制中的一个中年男子,他跳了下去。
    他被救活,在一辆类似拉货的小车的后面被拉了回来,似乎要统治这片区域。
    我持续惊恐,想着要跳下去。然后想算好那个人来的路线和我的高度,正好跳在货车后面就不会死。
    我开始变得想要掌控,例如跳下去并不会死。(参照我睡前半梦半醒的时候为了对抗恐惧会幻想自己可以跳下去反弹或者会飞等等)

    ————

    我在思考是否我也像书里压抑了同性恋的倾向,然后在回忆时,才想到zhao的形象颇有深意。的确我对zhao的感觉跟其他同学不一样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话题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