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十月

Op.54

来自: Op.54 2017-10-01 09:01:20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Op.54

    Op.54 2017-10-13 08:50:01

    父母来上海,带父母去深圳,各自返回,在深圳过度疲惫,少梦且无法记录,生病。
    期间有一些典型的梦,诸如

    梦到自己在深圳和惠州交界的地方带父母徒步(在离岛徒步的不确定性,不如大陆)
    他们从澳门回来,我已经睡下,梦到自己在手机上回复QQ消息“你们到哪了”
    回到上海后第一天梦到,熊小吉“是个男孩”
    ……
    还有许多想不起来

  • Op.54

    Op.54 2017-10-13 08:59:53

    10.13 BX 10-8 睡前还有吃999
    ————————————————————
    1 我在百货大楼,中老年奶粉35.34(或者35.36)元一包,我为了证明大楼卖假且更贵,准备去贵和,但是我回到姥姥家,同母亲商量。这应当是我已经离家后的时间,在家时间宝贵。我抱怨母亲不回消息。我想要两处各购买一些,以证明大楼售假(在香港中环的卓悦和万宁,我拒绝买太多,我说多几个地方平均价格)

    汽车站路口,下雨。11路和13路路过南屯,这两趟车都从共建路从南面开过来,然后往东走,很多人在排队上车,还有像城际公交候车区的栏杆区别队列。我看人多没有去。

    有一个出租车路过,我招手停下来发现已经做了三个人,我起初不愿意做,说已经坐满……发现还有一个位置,我说去贵和多少钱,司机说10,我拒绝,摆手让司机走。

    我上1路,1路是从东边或者南边开过来,往西去,路线变了,并不到城里,我后来才发现。suhongshen坐在我旁边,靠近我,肝炎……

    2夜晚,还是老汽车站路口,有一些非常高的建筑在建。那些建筑应当位于各个着公交车站的站牌附近,例如其中有一个在二中附近。(不符合实际,在二中那里的话,站在路口什么也看不见)
    有一幅画面,一个方形混凝土块被吊到一个地方,有工人站在附近,放上去以后混凝土外表成了深色或者紫色。我心想高空建筑工人……
    (我小时候炸水塔)

    那些建筑有倒下的可能,抑或是我担心倒下,我在脑海里预想如果倒下了该怎么跑。地上有塔的投影或者是一个深色区域(对应塔摔倒在这个方向所占据的位置)。我想应该垂直于倒影跑。跑到姥姥家。

  • Op.54

    Op.54 2017-10-13 09:02:49

    3 爸爸以我的名义接受邀请,通过电话或者上门的方式投资了点融网,客服来电询问我是否属实。我解释他是个傻子……我说以他的性格的确能干出这种事来。学校南边的荒地,防护网,夜晚。
    (点融网客服来电,我接了)

  • Op.54

    Op.54 2017-10-16 10:39:34

    10.16 11.5-10 BX 一直生病,并非无梦,只是不记得。
    ————————————————
    1 在几处连着的农村平房,似乎是马庄,tt住在我旁边,隔着墙,房子和院子都很小,更像是现代住宅版的农村。我跟tt住着隔着的那道墙有一个窗洞,我试图联系她,无甚收获。似乎cici也住在这附近。
    (睡前yy)

  • Op.54

    Op.54 2017-10-17 10:47:14

    10.17 XB 1.5-9.5
    ——————————————————
    我在住校,大概是县一中的环境,起来以后已经11点,发现大多数人还在睡,上铺有两个人在玩手机,其中一个是kongdezhi,另一个可能是liuqiangqiang。
    我出去,下楼,遇到lilong,跟他握手,他提起网上搜考试题搜到全部,然后卖掉盈利一事(天津考试的过程考核),我说我已经休学在上海呆了几年了,不……
    他不开心,我说没事,我来告诉你们这个怎么做。我招手示意

    我和lilong,可能还有他哥哥,还有我不记得是11班还是后来高四的一个同学,他长得很像lilong的哥哥,也可能只有他和lilong(lilong他哥哥是过度)
    我把他们聚集在一个地方,似乎还有fanwuyang……我说这些东西在01年左右的确可以这样,那时候网络不发达,可能出现原题完全在网上搜到

    突然切换到商场,我们似乎都是副经理,都穿着黑裤子白衬衣,有胸牌,这时经理来了,我们聚集,站在一起以示尊敬。这时wanghan在前面讲话,他用英语,结巴……一句话反复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这时我脑海里变得高度掌控——接近清醒,让一个人出现并流利的说了出来,梦结束(可能这已经醒来)

  • Op.54

    Op.54 2017-10-18 10:39:58

    10.18 0.5-9.5
    ——————————————————————
    1 我在ln(初中)家里,和现实的他家不同。zt在客厅,似乎是裸体,说快来做爱,我说不方便。这时我们三个人都在卧室,zt似乎被蒙住了眼睛,ln走上前去,从下往上拨了zt的右侧胸部一下(这个梦我半夜被吵醒也有回忆,但到输入时想到“右侧”才想起那次搬书),zt颤抖了一下。

    zt躺在床上,裸体,ln爬了上去,我躺在他们和窗户中间的床的部分,母亲躺在我和窗户之间,我因为母亲在受到抑制,我试图躲开正在交合的二人挪动自己(目的可能是下床)

    ln的外貌有变化,脸变接近瓜子型,黑了一些。(应该是我直面他的时候观察到的一个形象)

    zt以为跟她交合的人是我,我说这是在别人家里,我行动不方便,又没找到机会暗示她(这和当年的状态何其相像)。她哭泣,后悔,我同样很难受。

    2 可能是接着1的,也可能不是
    我和zt逃跑,在老胡同箱子,zt说如何逃过飞机的抓捕,我说可以……我双手拿着两把小剑,类似斗牛士用的那种,轻盈短小。路过一个障碍,似乎是人,我双手拿剑戳向对方。

    又来了一辆马车,(也可能是马车也戳了),马车追像我们,但是到我们跟前停下了。我伸手去摸马车车厢窗户内侧顶端,靠窗户的地方,有异样,是装好的炸药或者我装的……

    3(还有一些梦,不记得了,半夜被扯胶带声和说话声吵醒时似乎还记得)
    在南屯学校,实验楼,盘旋的楼梯,隐蔽。我找到一个人,问他XX的秘密,他说XX的确是前朝帝王的继承人。

    姥姥家南侧一点,一个像东部华侨城大侠谷把人拉起来的转盘一样的塔,很矮很小,不比那边的楼高。似乎有人住,他们要从柱子中间爬上去。

    我去寻找XX。还没放学,我离开校园(离开以后是从我姥姥家那里出发),我没有骑自行车,我的自行车是一辆赛车,有绿色,很新,可能会被偷,我担心。我走到那条路的厕所附近,想着再回去拿也不方便。bianweijian骑车路过我,双手撒把。我步行困难……
    ——————————————
    2似乎是白天不是特别亮的感觉,1和3似乎都是黑天

  • Op.54

    Op.54 2017-10-19 14:09:36

    10.19 1.5-10.5
    ————————————
    在南屯新市场,以前开店的位置的主路在往南一个路口,店在路口的东北,我们家开了一个菜店,买豆腐生意很好,我觉得这样也很不错,一点一点的钱,感觉很幸福

    ——————————————————
    补10.18梦的材料 我刚学会骑车,在那条路上伸手和zt打招呼,单手扶把有点不稳,干扰到路过一个骑摩托车的混混恶狠狠的骂了我

  • Op.54

    Op.54 2017-10-20 23:36:28

    10.20 1.5-11.5 BX

    早晨起来去厕所隐约还记得最后一个梦,再睡醒后什么都不记得。下午找民生银行的公众号,看到了taoran的公众号。想:“取消关注她是知道的”

    只记得梦到了taor。

    应该有很多情节,老上海,街道,夜晚,灯光,咖啡厅……等等。但的确什么都不记得了

  • Op.54

    Op.54 2017-10-21 20:25:43

    10.21 2-8.5 为早晨抢票焦虑,梦很多,只记得这个
    ————————————————————————
    wangchao(男)站在一个没施工好的楼的边缘,我们中有个人上去推了他一下,他晃了一下差点掉下去。然后又有一个人猛地撞了他,他掉下去了。我惊恐。
    到楼下,在圆柱身后,望着那边。救护者,黑暗,灯光,人群,尸体。

    我被惊醒,后又入睡。
    (小时候扔东西的恐惧和强迫、后来的害怕自己跳楼、现在怕自己强迫症扔孩子下楼)

  • Op.54

    Op.54 2017-10-22 19:27:49

    10.22
    12.5-9 BX
    ——————————————————————
    我和美在集体宿舍,宿舍是以前我大姨家的那个小屋子,没有窗户的那个。同宿舍的还有limuyn(高中同学),和其他人。

    在一栋大厦,发生了一些事……(不记得了,最初醒来可能还记得一些)
    我们逃跑,我完全不担心,我带队跑到一个窗户,是大理石壁的底,窗户大概有一米五高——在大理石上(新一中的教学楼)。我们打开窗户,窗户是往上拉的那种,跳出去到了一个大约一米的从楼里伸出去的平台。
    似乎逼迫我们逃跑的是火灾。
    我们一排坐在平台上,大约有十层楼高,我非常惊恐。有上面下来人的画面。(似乎是下来一个女的,红色衣服?)
    我左边可能是zhaoyushen,右边是一个成熟、典型官僚体制中的一个中年男子,他跳了下去。
    他被救活,在一辆类似拉货的小车的后面被拉了回来,似乎要统治这片区域。
    我持续惊恐,想着要跳下去。然后想算好那个人来的路线和我的高度,正好跳在货车后面就不会死。
    我开始变得想要掌控,例如跳下去并不会死。(参照我睡前半梦半醒的时候为了对抗恐惧会幻想自己可以跳下去反弹或者会飞等等)

    ————

    我在思考是否我也像书里压抑了同性恋的倾向,然后在回忆时,才想到zhao的形象颇有深意。的确我对zhao的感觉跟其他同学不一样

  • Op.54

    Op.54 2017-10-24 11:34:39

    10.24 BX 4-10.5 (10.23的确有梦,但是不记得了)
    ——————————————————————
    我和美在香港,准备坐飞机去新加坡,过某一道检查的时候,我拿出港澳通行证说没带护照行吗。像去HK过海关时的样子

    然后可能是被拒绝了重新又去了一次(不像),也可能是在这之前有一次飞机赶不太上了。
    (输入到这里突然回忆起一个去曲阜高铁赶不上时间的梦,7:40分,非常复杂的车站,狭窄且高度差很大的楼梯,一层一层,像地铁站,去一个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转车……以前去深圳在菏泽转车。转车需要大约一个小时,是附近一个地方)

    (输入到这里想起一个在机场坐飞机的梦,是自己在停机坪走上去,坐在飞机前部,飞机飞到山前猛地上升,像特技表演,我在空中还探身出来……
    又想起一个济南飞到云南的梦,飞机像是很小,只有一个舱,几个人坐在那里像开小型会议,灰色,山峰,清晨,压抑……)登机,从远处看印有一个logo,像是国泰航空(abi去chicago,我只是朦胧的有一个飞机尾部的航空公司的logo和名字,没有道理对应国泰航空)

    机舱也是像会议室,我和美坐在一侧的最前面,和对面许多人面对面。对面有一些肤色稍黑的在抗议。我跟美说我们什么都没准备就来了,是十月三号……现在酒店贵,你赶紧找酒店查攻略。(对应我想去新加坡并简单查了一些信息)

    chenlei在飞机上,他是工作人员,他拿了三瓶饮料过来,向我和美致意。我跟他走到一个类似有阳台的地方聊,问他在做什么,他说国有企业XX(XX可能是投资或者别的什么),我说国有企业也XX吗
    ……

  • Op.54

    Op.54 2017-10-24 13:54:07

    补,我梦到mld怀孕了,聊天得知。我想问她经验(想问朋友圈里生过孩子的人的经验,又被抑制)

    我带爷爷奶奶在武汉,一个高塔或者城楼,老旧,铁楼梯,岌岌可危。不同的视角,有黄昏也有白天……有一个地方的视角是连着的南方老房子的屋顶,另一个地方的视角是城市,还有在建的高层住宅小区。
    似乎我去一个地方,让爷爷奶奶在原地不动等我,因为他们腿脚不便。
    (在长洲岛我探路,让父母休息;太平山顶的不同视角)

  • Op.54

    Op.54 2017-10-26 23:24:05

    10.26 0.5-10 睡前和ljy聊开会的事情 XBBX
    ——————————————————————————
    我给ljy发了两条消息,第一条大约四五行,第二条七八行,第二条有些信息穿帮了我的性动机或者其他动机,我感到尴尬。
    ————————————————
    梦异常模糊,直到现在才回忆起(除了刚睡醒)

  • Op.54

    Op.54 2017-10-27 11:28:48

    10.27 2-10.5 XBX
    ————————————————————
    1 在房老师家里,大概是那种老式的纱窗门时代的房子,一楼,屋里有两个关公像,大约五十公分高。我们似乎是为了下请帖类似的原因去的,她说那个关公像一万多,我想比美家的便宜,因为大小差不多(就梦里的大小和现实来看尺寸差远了)。然后后来又说有十万什么其他费用,我想比美家的稍微贵一点,或者说差不多,因为有两座,但另一座是后来才发现的,跟第一座中间隔着一个壁炉类似的东西,而且后来发现的不是端庄的站着,而是有些妩媚的斜着

    2似乎有香港的路边的感觉?搜团贷网打不开,也搜不到信息,似乎是跑路了。(昨天打不开宜人贷)

  • Op.54

    Op.54 2017-10-28 23:58:25

    10.28 2-10 提及让优优来上海玩的事
    ————————————————
    梦到建议带优优来玩。
    在我家我的卧室,我嫂子坐在床上,从门口的视角,我哥哥躺在她身后,很黑,身体也更瘦长,有点骇人。
    还有一些场景记不清了

  • Op.54

    Op.54 2017-10-29 11:42:22

    10.29 1-10 XB
    ——————————————
    似乎是宫崎骏电影《千与千寻》,也似乎是我亲身经历。夜晚或者快破晓时,我面对着几栋高层住宅,偶尔有亮灯,似乎是反射光而并非室内灯光。一个接着一个连绵但不高的山坡,被雪覆盖,一种大爬行野兽狂奔,是敌人。有人从远处射了一只箭,我要飞奔去保护被攻击者(权力的游戏剥皮射瑞肯的时候,我想可以换个方向跑啊,今天半睡半醒还想了这个问题)。
    ——————————————————
    梦很复杂,绝不仅此。还有一个篇幅很大的梦,醒来时记得现在不记得,待补充

  • Op.54

    Op.54 2017-10-30 13:55:17

    10.30 2-10
    lyy给我发了“招商银行XX”,“XX”是一个符号,像是无穷号的感觉。
    似乎她去借了款,但是只借了几百块或者几十块,本应该是借几万块的大额。借款的目的是营救我。

    上海,夜晚,几个高过千米(感觉上)的摩天大楼。lyy可能是去某个大楼救我。

  • Op.54

    Op.54 2017-10-31 11:19:30

    10.31 1.5-10
    ————————————————————
    我坐在一辆大巴上,突然跟父母争吵(昨天回信时的冲动,对父母的仇恨突然到意识里)后下车,我抱怨说这份工作很好,离家不远(可能还有班车),以后再也没有这样的了。

    我下来车,郊区,不太陡峭的山坡路,这时意识到是唐村到南屯的车,ln也在。下车这一侧路,有几家店,很荒的山坡上(突然回忆起之前一个梦,到了田黄镇,有一辆公交车是8XX路,我去出差或者办事,回去的时候赶下午的公交,经过了nie,nie跟几个人一起并排走,在停车场的路上)

    我走上去,是一个类似厕所的建筑,都围起来只留小口,里面是草地,停着几辆共享单车,有一辆摩拜,我想总能骑车走……回去的方向是下坡。几辆黄色但不是ofo的车(昨天下地铁被好几辆有黄色的车欺骗,走过去才发现不是,最终骑了摩拜)
    再往前走,是我想去的什么店——茅草顶砖墙的感觉——或者厕所……进了厕所,是那种最老的,被水泥隔开走的地方和排便区域,苍蝇,大便……
    再往上走,说是一个卖车的地方,但我并没有找到。

    这时反向的车过去了,在这里停了车,开走了,没有赶上。ln(初中)带我去反向的地方,拦了一个载客的车,按说不能站人,但我们还是挤上去了,挤上去很多(昨天晚上回来上沪南线人很多)。

    场景突然像是在轿车上,或者幻想中是在轿车上。路过一个桥,连着两个绝壁,下面是万丈深渊,还有云(显然这里不符合现实规律,我那里没有这么高海拔;而且我在梦里也纳闷我们那里没有这么高海拔的话,这就应该是个地坑——昨天在腾讯新闻看到上海在坑里造酒店)
    开过去的时候司机调整了车的位置(输入到这里又觉得是大巴了;抑或接下来过隧道是轿车的视角——但又觉得能看到窗外是轿车的视角),谨慎的开了过去,我开始明白为何不能站人了,会有危险。(我还循着现实的思路想了,如果开车过去想要跟乘客同归于尽……)

    然后过一个隧道,快到唐村了,隧道宽阔,顶部有一些涂鸦或者画……

  • Op.54

    Op.54 2017-10-31 12:22:11

    补:我跟一群人,是三国时期的将领,在商讨一件什么事情,我们在一个江边的亭子,另一侧是有百米高的山坡。似乎我们要推翻什么,但受到局限(类似三国演义开始的混战时期)
    似乎有个人坐着,是袁术(公路——公募基金)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最新讨论  ( 更多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