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群像;6个他(本人真实经历)

宫十一

来自: 宫十一 2017-09-01 15:37:26

来自 豆瓣App
  • 宫十一

    宫十一 2017-09-03 15:17:19

    2 明
    2006年,股票疯长的一年,超女衰败的一年。
    2006年,17岁的我告别了小院的岁月,即将开始新的人生。新的时间,新的地点,新的环境,这一切都是上天给我的机会,让我可以重新去塑造一个我想要的自己。
    超走的时候,是即将春暖花开的时候,这个时候,也恰恰是冬日里最冷的时候。无论是黎明前的黑暗,还是开春前的寒冬,只要你能独自度过这段时间,你就能够获得崭新的人生。
    半年的时间,我醉心于书本,潜心学习,终于走出了小院,来到市区开始我的高中生活。
    虽然开学不到一周,我却几乎是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以前的岁月里,我竟不知衣服鞋帽也能分出三六九等。阿迪达斯、耐克、佐丹奴、安踏、特步这我未曾听过的品牌,我自然也分不出差别。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的人买东西,已经不再讲究物美价廉,而是追求着只买贵的,未必选对的。
    在还没来得及认识眼前的世界,就必须要先融入学校这个小世界。在学校的小世界里,有那么几个人,轮番的填满了、也掏空了我的生活。
    第一个,出现在我生活中的男孩子,他叫做明。
    明是一个很特别的男孩子,特别的新潮、特别的开朗、特别的热心、特别的有个性。他是那个时候的男生中,第一个剪斜刘海的,第一个抹裸色口红的,第一个穿露膝背带裤的,第一个画眉毛夹睫毛的。
    刚开学的时候,我想要变得开朗起来,也想和同学们侃侃而谈。而那时,从小村刚刚来到三线城市的我,却也怕说的越多,就错的越多,也担心自己成为其他同学眼里的土包子。所以,开学一周后,我还是种很别扭的状态,形单影只却未曾拒人千里之外,少言寡语却又总是欲言又止。
    我从没有想过,我这样的人,也能够成为班级舆论的中心。人们最拿手的就是对未知的和不了解的人或事,只凭借表皮现象,进行无端猜想。
    这次的乌龙,真的是让我哭笑不得。
    我记得,那是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午休,我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吃着自己的午饭。其实,班级里带饭的同学还是挺多的,他们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形成了一个小且热闹的饭局,这饭局中最热闹的中心,就是明。
    相对于大家的热闹,不远处的我应该会显的很突兀吧。为了不让自己显的那么孤单可怜,我总是一边吃着饭,一边翻着手里的三毛张爱玲,一边偷听他们的话题,然后想看看是不是有适当的时机加入他们,谈天说地。
    明坐到我面前时,我正漫无目的的翻着书。我还记得他很开朗的说我,有钱人家的少爷,看书的品味就是不一样。我疑惑的看着他,跟他再次确认他口中的大户人家指的是我家?我外公外婆的那个小院?
    那个时候,明的笑声,让我莫名的想起《红楼梦》里的王熙凤,爽朗放肆却并不让人厌烦。很好奇为什么大家都说我是大户人家的孩子,我问出口后,也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明告诉我,大家都觉得我很特殊,看起来冷冷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可是每次有人同我交谈,我却也笑的满面春风。
    因为很少跟同学交流,所以大家对我很是好奇,又因为我不太主动和别人说话,所以大家又怀疑我是因为看不上别人,最后,因为我每天带的午餐都是煎蛋和蛋炒饭,所以,同学们怀疑我有吃不完的鸡蛋,以为我是养殖场场主家的少爷。
    听完之后,我嘴里正咀嚼着的一口蛋炒饭都喷到了明的脸上,虽然知道自己很失态,可是还是忍不住的笑,边笑边找纸巾帮明擦脸。原来,我的所有自卑和不安会变成大家眼里的神秘,原来,在大家的眼里,我还是个有家世的男同学。
    上高中后,家里的开销变得更大,母亲只好去外面打工。在父母离婚之后,虽然外公外婆是小院的主人,却因为周遭人的指指点点也对我们母子疏离,所以,我一直在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偶尔,卖卖文字,做做助教来填补和养活自己。
    每天吃鸡蛋,只不过是因为我想多睡一会,鸡蛋做起来又快又方便。而所谓的神秘,只不过是我害怕,我的家庭情况,会成为再一次被霸凌的原因。不仅是因为自卑,更多的是因为,我想保护自己,因为超的离开,让我知道,我能依靠的也就只有我自己。
    想一想,我是要澄清大家的猜想的,我总不能因为享受这个不解释的默认带来的虚荣,日后就去用无数的谎言来圆今天的误会吧。告诉了他们我目前一个人生活,也告诉了他们我吃鸡蛋的原因,至于其他的事,我想有机会,慢慢说给他们听。
    学校的操场,曾经是我的避风港,更多的来说,也是我的天堂。到今天,我还记得,那年午后阳光正暖,我和明两个大男孩,坐在双杠上,一人一只耳机,轻轻的跟着音乐哼唱着梁静茹的《暖暖》。
    初中的时候总是觉得高中生是那么成熟睿智,等自己慢慢变成了高中生的时候,才知道,这一切大可不必沾沾自喜,因为这都是自然界必经的顺其自然。这种顺其自然,当然也包括恋爱。
    第一个坠入爱河的是明,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相处,我和明已经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男孩和女孩的话题不同,我们,当然可以分享的秘密更多,包括第一次梦遗的始末。可是,我却不能彻底的向明敞开心扉,因为我心里确实也有着一个不能轻易说出口的人。
    这样的一个人,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汇来描述,更不知道我们之间的感情应该是哪一种。好不容易刚融入的新生活,好不容易有的全新的开始,我不想因为一个隐秘在内心最深处的人,把这得来不易的一切都毁掉。所以,这个不能分享的秘密,一直让我对明有着深深的负罪感。
    明的恋爱只维持了短短的一周便无疾而终。这段感情的女主角是一个叫宇的女孩,大大的杏仁眼,娇小的身子,看起来就像是从日本漫画里走出的女孩。宇是一个很受欢迎的人,班级里很多男生都很喜欢他,可是她偏偏就是看上了一切都很普通的明。
    这段感情的结束,提出分手的那个人是明。我也问过明其中的原因,明只是淡淡的跟我笑笑,告诉我,这一切很简单,因为他不喜欢她。同样的问题,我也问过宇,追她的男生那么多,问什么她要去倒追明。宇只是叹了口气,告诉我,这个问题的答案,她也想知道,可是,爱情就是那么一瞬间,完全不讲道理的,爱了就爱了,如果真能说出个为什么,那就不是爱情了吧。
    宇很快就走出了明的阴霾,成功的交到了第二个男朋友伟,一样,也是宇展开的猛烈攻势,追到的男孩。但是依然可悲的是,宇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奇怪的磁场,或者是陷入了某种死循环,他和伟的感情,也只持续了一个星期,依然,是男孩先说了分手。
    两次分手,并不是因为宇爱的太过投入,太过炽热,太过像一只扑火的飞蛾,而是她两次皆所托非良人。宇的两次感情很失败,可是她在我的眼里,却像是一个勇敢的战士,一直在想要被爱的路上越挫越勇。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娇小的她,却给了我大大的勇气。
    明近一段时间跟班级的体委走的很近,一个很像男生的练体育的女生,自然而然的就渐渐的疏远了我,而我在这一段时间里,慢慢的和伟成了朋友,更认识了一个对我以后生活影响重大的人。
    和伟认识是一场意外,他来班级本是要找一个和我生日差一天,体型样貌相近的男孩子,结果阴差阳错的就找到了我这里。
    和伟相处很舒服,我们并不在同一个班级,可总会在下课的时候,抓紧仅有的十分钟好好的聊聊天。伟是一个长的很像梁朝伟的男孩子,黑黑的皮肤,会笑的、有神的小眼睛,薄薄的嘴唇,一口整齐的白白的牙齿。笑起来傻傻的,整个人憨憨的,可是眼睛,却始终带着忧郁。
    伟就像是昙花,在我的岁月中惊鸿一现。与他相识的两周后,这个爱笑的男孩子就退学了,让我摸不到头脑的是他在临走之前,与明的关系突飞猛进。这两个人无论怎样,我都没能把他们联系到一起。
    在伟刚走的那一年里,我们都努力的保持联络。伟在中央大街上的时候,会给宇打电话叫我来接,然后,通过电话,跟我讲述陌生城市里,我渴望的风光。他也会在三亚的半夜里,给我写信告诉我大海的模样。我并不知道17岁的他能做什么样的工作,我只知道,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在等他,等着他把外面的世界带回来讲给我听。可谁又知道,他离开的第二年,我们就断了联系。直到今天,他也只是存在于我的记忆里。
    虽然我又认识了一些新的朋友,可是,明对我来说,更是我想留住的那个。我也很好奇,到底是为什么,我和明就陌生到了这个地步。我有心问个清楚,可又总是没有机会能和他好好聊聊,说真的,我很怀念,那个躺在我腿上,跟我讲他们鲜族风俗男孩子,和我们那一段清澈见底又闪着光的友谊。
    在被明疏远的这一个月里,关于明的流言蜚语正在悄悄兴起,明也有了很明显的变化。短短的毛寸,剪出了因Hebe流行起来的斜刘海,他的书桌里,出现了很多我见都未曾见过的东西。
    明开始化妆了,他贴起了双眼皮,画起了眉毛,刷起了眼睫毛。眼影、腮红、唇彩则随机按心情出现在他的脸上。那个时候的他,肯定不会画什么裸妆啊、淡妆啊的,我自己猜想,那个时候的他,应该是对美的追求,和偷偷化妆的满足。在那个年纪,我不能理解他的行为,而现在,我却佩服他的真实和大胆。
    在跟明关系冷到冰点的时候,他来找我了。还问了我一个莫名其妙的,我跟本听不懂的问题,他问我是不是小受。小受?这样一个名词,在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他代表的是什么意义。当我充满疑惑的问他,什么是小受的时候,他却觉的我做作,厌恶的从我身边走开。
    我想,当他从我身边走开的时候,他应该是失望的吧,失望于朋友的做作和隐瞒。可是,在那个时候,刚刚走出小院的我,怎么可能知道那个专有名词所代表的意思。
    此后,每次碰到他的时候,若是私底下,他必定对我不理不睬,而若是在人前,他一定会戏谑的看着我,嘴里喊着小受,小受受。虽然我不明白小受是什么意思,可是看见别人嘲笑的眼神,我也知道,那必定不是什么赞美。
    起初,他在人前那么叫我的时候,就算不知道什么意思,我还是会去费力的辩解几分。但,到了后来,我已经听到麻木,索性只要他高兴,就让他这么叫下去,我亦是无所谓。
    明的这个把戏变得不痛不痒时,另一个摧残如约而至。
    同学们曾因我对家庭只字不提而感到好奇,也曾因为他们所谓的神秘感让我成为焦点,而这一次,万万没想到的是,我想藏起来的关于“家”的秘密,就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来了一次突然袭击。
    当同学把我从座位上拉到窗边时,我看到的画面,如五雷轰顶般,把我硬生生的钉在了那里。我看到醉酒的父亲,脸上挂着伤,一身污泥,东倒西晃的走向我的班级。父亲一边东倒西晃的走着,一边嘴里嘟囔着骂着,我想藏起来的这个秘密,就这样的出现于大家的视野里。
    曾经温柔善良的父亲,曾经对我百般疼爱的父亲,每一步走向我,都像是要把我打入地狱。等我缓过神来的时候,我唯一记得的,就是我拿出了所有的生活费,求父亲赶紧回奶奶家去。
    那个时候,我曾经以为我的世界就要这样玩完了,我甚至都没有逃离教室的力气。好在,那个时候,健轻轻拍拍我的肩膀,把我带回小院,然后压下了所有人的好奇。
    这件事以后,我和明之间在也没有过言语。高二分文理班,他去了理科班,我进了文二班,曾经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就这样沦为了陌路人。如果说,他在我生命中的意义,我想,一定是他教会我,让我认识到了那个我还没意识到的自己。
    后来,我和明都考到了哈尔滨,只是,我们并没联系。在宪带我参加的一个聚会上,偶然见到了明,这次的见面,也就是简单的互相寒暄了几句。
    生活,其实真的很有趣,就像是一环套着一环的九连环。
    我和明的再次相遇,是在韩国的首尔的街道上。其实,朋友之间就是有着这样的魔力,无论是多久没见,只要碰到了,就一定能在第一时间认出对方。所谓的相请不如偶遇,就近的小吃摊,就着烧酒喝下回忆。
    也正是在这一顿酒,我才知道,当年的体委是拉拉,他和明在一起玩,多半的时间都是在放学后,一起去泡GAY、拉拉交友的酒吧。而那个时候,他之所以和伟忽然间走动的近了,是因为,他们很巧的在酒吧里相遇。
    知道这个秘密后,我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是宇,那个看着柔弱却充满力量的女孩,我心里的感觉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不是同情,更不是可怜,更多的可能是感慨,一个那么好的姑娘,居然喜欢上的两个人,都是不可能的人。
    这一次的聊天,我们不约而同的提起了那个阳光正好的午后,两个男生,肩并着肩,一人一只耳机,就跟着音乐唱着;都可以随便的,你说的,我都愿意去,小火车摆动的旋律,都可以是真的,你说的,我都会相信,因为我完全信任你......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5447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