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思想论坛 学术的真诚与未来的视角:关于汪晖王...

苏门答腊

来自: 苏门答腊(想你时你在眼前) 2010-04-05 07:28:22

标题:中国思想论坛 学术的真诚与未来的视角:关于汪晖王彬彬事件的对话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苏门答腊

    苏门答腊 (想你时你在眼前) 2010-04-05 07:31:12

    高层次

  • 杜克公爵

    杜克公爵 2010-04-05 08:57:47

    真正的深度回应与思考,一直缺位,因为大家已经习惯于发泄出气了。那完全是战场上士兵的逻辑:不进则退,不是则非。上面的对话无疑已经进入到问题的更深层次。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4-05 09:37:13

    混淆是非,罔顾证据,以至于此,还敢谈真诚与道德,让人佩服这两人的胆量和脸皮。看这句:
    【乙】这就触及到考虑道德问题的实质了。我个人也认为,在动机上,说汪晖会去抄袭,不合逻辑,因为,显然,这并不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别人知道了反而会导致恶劣的后果。

    按这个逻辑,没有任何人会抄袭。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4-05 09:38:20

    【乙】:是这样。学术规范如果不能推动学术的生长,而仅仅是一种规训,那么他的统治意义就永远大于学术意义。被规范规训的学术,不可能是伟大的甚至是有活力的学术。二十世纪晚期的学术界,不可能出现维特根斯坦。

    抄袭者又找到一条可以为自己辩护的理由了。

  • 小从

    小从 2010-04-05 10:28:03

    支持欧文。

  • 北都

    北都 2010-04-05 10:41:35

    好像中国思想论坛的帖子与这个有出入,那里可能是最新修订版本?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4-05 16:02:32

    对于汪粉的水平来说, 这种对口相声的确实已经是 "高层次" 了

  • 苏门答腊

    苏门答腊 (想你时你在眼前) 2010-04-05 17:48:24

    学术的真诚与未来的视角:关于汪晖王彬彬事件的对话(三)
    本帖最后由 宇文怀远 于 2010-4-5 17:32 编辑

    学术的真诚与未来的视角:关于汪晖王彬彬事件的对话(三)

    甲:在学术与规范的关联性思考中,你似乎特别反对脱离学术来思考规范问题?
    乙:当然如此。治安规范,不能脱离治安来思考,它有自己的危害与受益主体,对规范的符合与违反是落实到治安上面的;如果学术规范不能落实到学术上,那么此种规范就不是学术规范。
    甲:因而,你认为一旦不考虑对的学术影响问题,学术规范就会自我消解?
    乙:正是如此。将对学术的影响取消,那么学术规范的学术性也就不存在了。而学术性退隐的规范,另有从属的主体。这实际上已经涉及不同的问题。
    甲:你所说的未来的视角,我还是不明白,怎么最后这种视角变成了一种关怀?
    乙:可以以这样极端的方式来理解:对学术的未来而言,是多一些王彬彬们好呢,还是多一些汪晖们好呢?
    甲:当然是后者啦。从现实的构成层面而言,王彬彬是因为汪晖才成立的,没有汪晖,万彬彬没有意义;这个状况放置到未来,也同样成立。
    乙:其实,更关键的问题,就中国学术的面临的基本问题而言,不是大家都遵循规范的问题,而是中国学术在整理上缺乏深度、缺乏活力的问题。大家都遵循规范了,并不意味着学术的活力与深度就获得了。所以在这个方面,我个人主张,宁要伟大的错误,不要平庸的正确;宁取片面的深刻,不取庸俗的全面。多几个汪晖们,学术会更有活力;多几个王彬彬,学术将更为死板,因为在人人自危的情况下,没有比庸俗的全面与平庸的正确,更能作为自我保护的良法了。人是保全了,学术却呆滞了、僵化了、死板了。
    甲:您的意思是,如果王彬彬们多于汪晖们的话,必将导致学术的纪律规范对学术思想与内容的全面胜出。
    乙:这是可以理测的。
    甲:前面我觉得您所说的责任推诿机制,我还是有些疑惑。难道汪晖不应该为他的失误负责。
    乙:当然,汪晖有汪晖的责任,他应改进自己的失误;但参与事件的主体不止一个,这里也有一个责任各有攸归的问题。举例来说,你总不能找个四人帮作为借口而取消参与文革迫害的人们的责任,日本军队也不能以执行上级任务为理由而推诿自己在大屠杀活动中的罪行。汪晖本人是否抄袭是一件事,王彬彬本人的不当批评则是一件事,另一些人在事件中的文明问题与道德、伦理的责任问题,你不可能通过汪晖承认过失、改进过失来推诿。本着责任各有攸归,每个人都要负责的意思,一种文明的、道德的、充盈着教化力量与未来关怀的处置事件的方式才能得以建立。但若以找个替罪羊来抹杀各人的责任的取向,则是不能真诚地面对问题的借口。这就是说,每个当事人与参与者都有自己不同层面、不同类型的责任问题,而一旦本着这个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意识来参与这个事件,我个人认为,这个事件的进展就会是另外一个样子,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甲:对于这个问题,我终于有些贯通的感觉了。关于学术规范的问题,我突然想起《道德经》的名言,法令愈滋,盗贼愈多。有一种逻辑主张,既然连规范这些最基本、最低限度的标准都无法坚持的话,那么谈论学术还有什么意义呢?
    乙:的确,学术的问题需要规范;但并不是规范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学术规范必须要求最低限度,这其实是限制它的有效范围,将更多的空间留给创造性;而不是说只有从这个最低规范出发,才有最好的学术。其实,正常的与理想的状况是,学术的规范从学术中生产出来,而不是来自学术之外。

  • 苏门答腊

    苏门答腊 (想你时你在眼前) 2010-04-05 17:48:53

    好像在修改中

  • 藏狐弥白

    藏狐弥白 (一无所有者仍有武器) 2010-04-05 20:05:20

    憎恨正在控制中国大众……可怕……

  • 北都

    北都 2010-04-05 23:11:03

    学术的真诚与未来的视角:关于汪晖王彬彬事件的对话(三)

    【甲】:在学术与规范的关联性思考中,你似乎特别反对脱离学术来思考规范问题?
    【乙】:当然如此。治安规范,不能脱离治安来思考,它有自己的危害与受益主体,对规范的符合与违反是落实到治安上面的;如果学术规范不能落实到学术上,那么此种规范就不是学术规范。
    【甲】:因而,你认为一旦不考虑对的学术影响问题,学术规范就会自我消解?
    【乙】:正是如此。将对学术的影响取消,那么学术规范的学术性也就不存在了。而学术性退隐的规范,另有从属的主体。这实际上已经涉及不同的问题。
    【甲】:你所说的未来的视角,我还是不明白,怎么最后这种视角变成了一种关怀?
    【乙】:可以以这样极端的方式来理解:对学术的未来而言,是多一些王彬彬们好呢,还是多一些汪晖们好呢?
    【甲】:当然是后者啦。从现实的构成层面而言,王彬彬是因为汪晖才成立的,没有汪晖,万彬彬没有意义;这个状况放置到未来,也同样成立。
    【乙】:其实,更关键的问题,就中国学术的面临的基本问题而言,不是大家都遵循规范的问题,而是中国学术在整理上缺乏深度、缺乏活力的问题。大家都遵循规范了,并不意味着学术的活力与深度就获得了。所以在这个方面,我个人主张,宁要伟大的错误,不要平庸的正确;宁取片面的深刻,不取庸俗的全面。多几个汪晖们,学术会更有活力;多几个王彬彬,学术将更为死板,因为在人人自危的情况下,没有比庸俗的全面与平庸的正确,更能作为自我保护的良法了。人是保全了,学术却呆滞了、僵化了、死板了。
    【甲】:您的意思是,如果王彬彬们多于汪晖们的话,必将导致学术的纪律规范对学术思想与内容的全面胜出。
    【乙】:这是可以理测的。
    甲:前面我觉得您所说的责任推诿机制,我还是有些疑惑。难道汪晖不应该为他的失误负责。
    【乙】:当然,汪晖有汪晖的责任,他应改进自己的失误;但参与事件的主体不止一个,这里也有一个责任各有攸归的问题。举例来说,你总不能找个四人帮作为借口而取消参与文革迫害的人们的责任,日本军队也不能以执行上级任务为理由而推诿自己在大屠杀活动中的罪行。汪晖本人是否抄袭是一件事,王彬彬本人的不当批评则是一件事,另一些人在事件中的文明问题与道德、伦理的责任问题,你不可能通过汪晖承认过失、改进过失来推诿。本着责任各有攸归,每个人都要负责的意思,一种文明的、道德的、充盈着教化力量与未来关怀的处置事件的方式才能得以建立。但若以找个替罪羊来抹杀各人的责任的取向,则是不能真诚地面对问题的借口。这就是说,每个当事人与参与者都有自己不同层面、不同类型的责任问题,而一旦本着这个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意识来参与这个事件,我个人认为,这个事件的进展就会是另外一个样子,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甲】:对于这个问题,我终于有些贯通的感觉了。但我觉得从形式的角度坚持学术规范而不考虑学术内容的取向,也有其合理之处。甚至这一思考取向可以上升到规范正义与体制正义的高度。关于此点,您如何考虑?
    【乙】:理有大小,从其大而观其小,或由其小而见其大,乃最佳观理方式。《反抗绝望》是否符合规范的问题与其思想内容的问题,前者是小,后者是大;前者通过修订更改就可以解决,但后者却不是技术层面的工作就能解决的,那需要创造性的劳动。违规与不违规的问题并不能影响对内容与深度的判定,这是小者不能夺其大者。如果以小者而夺其大,因其若干违背规范,进而否定其思想内容,则是以小夺大。
    【甲】:关于学术道德与学术规范的分辨,你是说体现了历史的眼光,但有人认为是在为汪晖曲意辩护,以至于为了这种辩护而以学术的名义消解了规范的必要性?
    【乙】:这个区分并不为汪晖而设,其实我们说历史的眼光时,我们就超越了汪晖王彬彬事件,说未来的关怀时,就意在成就今后的规范,而不是取消学术规范。因此,这个区分具有一般性的意义,其实还有一个要素,应该涉及,那就是学术伦理问题。学术道德以主观性的动机为第一原理,学术伦理则是不言而喻的,非课题性的,动机在此没有实质的意义。此二者与成文性的学术规范有区别。
    【甲】:那么,当你说既往不咎、来者可追时,你是说,在规范颁布之前的,对于违规行为的追究,应该止于道德与伦理,而不是体制性的制裁?而在规范颁布后,就不再仅仅是道德的、伦理的谴责,而应该有体制的制裁?
    【乙】:这正是我的意思。我不是要取消规范,而是让成文的规范与学术道德、学术伦理一并参与到对学术活动的约束中去,并且正当确立自己的权能范围。规范的制定者应该明确,规范应从何时生效,即便规范可以前溯,应该有个确定的前溯时间段落,比如五年还是十年。这样,对违规行为,人们要求机构表态与体制制裁,才能落实到所谓的程序正义上。
    这恰恰是人们讨论汪晖事件时,着眼于程序正义所应关注的内容。
    【甲】但这样一来,对于所谓“汪晖剽窃新证据”的看法,最终是否会导致如下的看法,即《反抗绝望》的问题,不应落实在学术规范及其伴随的体制制裁上,也不应落实在由动机主导的学术道德上,而是落实在非课题性的“学术伦理”上?
    【乙】以正当的方式追究不同的责任,任何一种违规行为都有适当的约束或制裁方式,这确实是我们的谈话对广义意义上的学术规范的根本态度。到这里,我们可以谈论广义的规范,道德规范、伦理规范、成文性规范。所谓学术的伦理规范,是指未被明言、但却被学术共同体默默遵循的习俗性原则。对习俗性伦理原则的违背,并不一定涉及个人的道德问题,成文性规范所涉及的体制制裁在这里并没有意义。由此,我们的讨论其实并不是取消学术规范,而是在完善学术规范。只不过,相对于程序性的规范而言,我们坚持规范与学术本身的关系,不能颠倒;而且,我们主张规范的多样性原则。

    【全文完毕】

  • 北都

    北都 2010-04-05 23:11:29

    看来是第三部分的完成稿。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4-05 23:27:44

    【乙】:可以以这样极端的方式来理解:对学术的未来而言,是多一些王彬彬们好呢,还是多一些汪晖们好呢?
    【甲】:当然是后者啦。从现实的构成层面而言,王彬彬是因为汪晖才成立的,没有汪晖,万彬彬没有意义;这个状况放置到未来,也同样成立。

    我们用实际情形替换一下人名就知道两个人的荒谬性了:
    【乙】:可以以这样极端的方式来理解:对学术的未来而言,是多一些揭露抄袭者好呢,还是多一些抄袭者好呢?
    【甲】:当然是后者啦。从现实的构成层面而言,揭露抄袭者是因为抄袭者才成立的,没有抄袭者,揭露抄袭者没有意义;这个状况放置到未来,也同样成立。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4-06 01:00:07


    我觉得是看法不同吧,何必放到“荒谬”上去。一件事情有不同的理解总是正常的。这人写这种文章,表达一点自己的观点是他自己的事情,何必揪着不放批判“混淆是非”等。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4-06 08:08:07

    这两人的看法和根据事实的判断是对立的,所以我说他们“混淆是非”。我也没有不让他们表达观点,只是解释他们观点的荒诞不经。
    按你的观点,也就不应该对任何言论指责其荒谬和混淆是非了。

  • 荸荠

    荸荠 (校园与山川) 2010-04-06 11:21:26

    学术层次,学术真诚,好啊!

  • rock

    rock 2010-04-08 22:27:59

    真是扯淡,你们从来不翻80年代的学术期刊吗?看看什么是学术规范?这篇对话是想说,汪晖确实抄了,但在80年代不叫抄。

  • 格拉

    格拉 2010-04-09 02:21:00

    甲】:即以曾在本论坛上被封闭的个例来看,那种人那么起劲,其实根本不关心学术,也不懂得关心学术。我大致浏览过他在思想论坛与其他论坛上的帖子,发现他的内在是完全由仇恨主导的。甚至可以说,二十多年前的某个事件,络在内心,成为阴影,终身不散。因此,他需要发泄。

    +1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4-09 02:28:32

    您还在这儿 +1呐, 人家自己都知道说这话太不要脸, 把这话删掉了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4-09 02:33:51

    回T君:

    对话的内容意在正名:被作为《反抗绝望》的硬伤的,不过是可以在技术层面上即刻修复的枝节问题,既不能用学术道德来问责,也不能用成文性规范来要求机构回应或体制性制裁;作为可以修复的技术失误,如同不要写错别字一样,属于习俗性原则的范畴。这就是对话的正名。

    http://www.zhongguosixiang.com/thread-20571-1-1.html


    原来抄袭的性质跟写错别字一样. 高, 实在是高

  • 李太黑

    李太黑 (一葉障目 執迷不悟) 2010-04-09 05:58:04

    转过一贴:

    拿什么反抗绝望——我们的学术界?
    2010年03月26日 10:31现代快报

    3月10日出版的国家级核心期刊《文艺研究》刊发了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王彬彬的长篇论文《汪晖〈反抗绝望——鲁迅及其文学世界〉的学风问题》。文章中,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读书》杂志前主编汪晖写于20多年前的博士论文《反抗绝望》,被指存在多处抄袭。(3月25日《京华时报》)

    “王彬彬”、“汪晖”、“《反抗绝望——鲁迅及其文学世界》”、“学风问题”……前两者是学术名人,第三者是本学术名著,与“学风问题”有染,“学界CCTV”曝光了,问题很严重。

    热闹,几乎是注定的了。意外的是,钱理群先生也参与了进来。据称:汪晖希望此事由学术界自己来澄清。著名鲁迅研究专家、北大教授钱理群则表示,以今天的学术标准来看,《反抗绝望》可能确实在引文等方面存在不规范的问题,但不能简单称之为剽窃。

    汪晖先生的意思,我明白;理群先生的持论,我也很清楚。可是,如果说有什么东西有待“澄清”、“不能简单称之为”的话,在我看来,它可以是马、是牛、是风马牛,却难言是“剽窃”。其一、王彬彬先生详尽列出的“汪晖的抄袭对象至少包括5部中外专著”,不仅经过了《文艺研究》编辑部的逐字核查,而且王彬彬的文章发表之后到现在,也不知被多少人密密麻麻地梳理过了。有些,归入暧昧的“引文等方面存在不规范”一类,说得过去。然而还有不止一处两处,明明就是“生吞活剥前人”,难道不称“剽窃”,改叫“学术笑话”?

    通过汪晖先生的“各式”表述,我们看到了“鲁迅及其文学世界——反抗绝望”,而拿什么反抗丑闻不断的绝望——我们及我们的学术界呢?王彬彬先生站出来是一,《文艺研究》摆出来是二,媒体看过来是三。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汪晖希望此事由学术界自己来澄清”,钱理群教授就有了“表示”。而钱先生敢于表示“不能简单称之为剽窃”的来由,竟是“王彬彬的那篇文章尚未读完,而且手头没有《反抗绝望》一书可以查阅,所以只能根据此前对该书及汪晖本人的了解谈一点自己的看法”。果然不愧“著名鲁迅研究专家”、“对鲁迅研究的贡献不能否定”,果真翻版了“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司振龙 大学教师)

    http://edu.ifeng.com/opinion/201003/0326_6980_1587623.shtml

    > 删除

  • salt

    salt 2010-04-10 18:53:44

    这个讨论终于涉及到真正实质的问题。其中对“规范”和“道德”的区分,对澄清这场讨论有非常大的启发意义。

  • rock

    rock 2010-04-11 02:44:08

    双簧玩的真精彩

  • Rogers

    Rogers 2010-04-15 07:04:44

    这个双簧的创作者据说是中国思想论坛的创始人宇文怀远,也就是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的陈赟教授。

    近日检索百度和google,发现几年前,在《社会科学报》刊登的一篇“当学术沦为交易——“一文二主”现象暴露学术腐败新形态”的分析报道中,提到过陈赟的问题,在文章的末尾。

    http://www.xici.net/main.asp?url=/u3847706/d12796128.htm
    http://www.hainan.gov.cn/code/V3/wsxf/wsxf.show.php?id=164

  • 月光族

    月光族 (月光如水照缁衣) 2010-07-16 11:14:39

    把这篇文章提上来,今天可以重读,同时哀悼中国思想论坛的牺牲。

  • 梅子

    梅子 2010-07-16 11:23:48

    玩文字的人,最善于搞拼贴游戏,王彬彬之流深谙此道。估计他可以很委屈的说,我引用的汪文都句句属实啊。但问题在于——真实的,不一定是真相。他就故意用局部的真实去掩盖整体的真相。
    而心岳等人则偷换概念,用“剽窃”“恶意篡改”去替换到目前为止他既不情愿承认的“硬伤”(在最坏的情况下)这个字眼儿。实在是用心不良。
    不过他这帮人非常有闲,天天守在上面等着别人冒泡,不知这是不是就是他所谓的伟大事业。我等是没那么闲的人,懒得理他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87851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