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诗歌的童鞋看过来~~

静穆时光

来自: 静穆时光 2017-08-13 08:49:28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静穆时光

    静穆时光 2017-10-13 19:40:58

    博尔赫斯 | 雨

    突然间黄昏变得明亮
    因为此刻正有细雨落下。
    或曾经落下。下雨
    无疑是在过去发生的一件事。
    谁听见雨落下,谁就回想起
    那个时候,幸福的命运向他呈现了
    一朵叫做玫瑰的花
    和它奇妙的、鲜红的色彩。
    这蒙住了窗玻璃的细雨
    必将在被遗弃的郊外
    在某个不复存在的庭院里洗亮
    架上的黑葡萄。潮湿的暮色
    带给我一个声音,我渴望的声音,
    我的父亲回来了,他没有死去。

    其实,对于这首诗,根本无需解读,只要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读~~
    当你真的开始怀念时,似乎,就会懂得~~

  • 静穆时光

    静穆时光 2017-10-13 19:41:15

    特朗斯特罗姆 | 风暴

    猛然间,漫游者在这里遇上
    古老高大的橡树,像一头长着巨角的
    石化的麋鹿,站在九月的大海
    那墨绿色的城堡前面。

    北方的风暴。正是山梨树的果子
    成熟的时候。人在黑暗中醒着
    能听见橡树上空的星星
    在自己的厩中踩踏。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1931年4月15日-2015年3月26日),瑞典著名诗人,被誉为“20世纪最后一位诗歌巨匠 ”,至今,只发表诗歌200余首。名副其实诗歌的禁欲主义者。

    曾多次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并终于在2011年10月6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理由是“他以凝炼、简洁的形象,以全新视角带我们接触现实”。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善于从日常生活入手,把有机物和科学结合到诗中,把激烈的情感寄于平静的文字里,被誉为当代欧洲诗坛最杰出的象征主义和超现实主义大师。

    主要诗集有《十七首诗》、《途中的秘密》等。

  • 静穆时光

    静穆时光 2017-10-13 19:41:37

    弗罗斯特 | 我是一个熟知黑夜的人

    我是一个熟知黑夜的人
    我曾在雨中出门——雨中归来
    我一直走到城市最遥远的灯火
      
    我望着城市最忧伤的小径
    我经过敲钟的守夜人
    闭上眼睛,不愿辩解
      
    我停下脚步而足音消逝
    一声受阻的叫喊声
    从另一条街的屋顶飘来
      
    并非把我唤回,或者说再会
    在远远离开尘世的更远处
    一座发光的大钟指向天穹
      
    宣布时间无所谓对与错
    我是一个熟知黑夜的人

    Acquainted with the Night

    I have been one acquainted with the night.
    I have walked out in rain -- and back in rain.
    I have outwalked the furthest city light.

    I have looked down the saddest city lane.
    I have passed by the watchman on his beat
    And dropped my eyes, unwilling to explain.

    I have stood still and stopped the sound of feet
    When far away an interrupted cry
    Came over houses from another street,

    But not to call me back or say good-bye;
    And further still at an unearthly height,
    O luminary clock against the sky

    Proclaimed the time was neither wrong nor right.
    I have been one acquainted with the night.

    心语: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作者,我可能会误以为这首诗是博尔赫斯的,在我心里,男诗人分三类,博尔赫斯们是坏男人那一类,弗罗斯特们是好男人那一类,拜伦雪莱们是小男孩那一类,当然,这种分类毫无逻辑可言,拜伦公子可是情场高手,敢爱敢恨得不要不要的~~

    和大多数人一样,喜欢弗罗斯特,从《未选择的路》和《雪夜林边小驻》开始,没有晦涩难懂但也足够意味深长,语言平实但丝毫不减诗意盎然,比浪漫主义多一些哲思,比意象主义少几分苦吟,是不是很像一个好男人,好闺蜜,可悲的是,女人们喜欢好男人,爱上的,却是博尔赫斯们~~人啊,终归是够贱够坏够没良心的,哈哈哈~~至于小男孩们的情书,哦哦哦,那可是女人们暮年时永生的玫瑰~~

  • 静穆时光

    静穆时光 2017-10-13 19:41:54

    普吕多姆 | 疑惑

    白色的真理躺在深深的井底。
    大家从不注意或小心地避开;
    而我,独自在那里冒险,由于凄愁的爱,
    我穿过最黑的夜爬到井里。

    我尽可能把绳子拖长;
    我把它一直放到了头:我四顾,
    眼珠惊慌,我伸出双臂摸触,
    什么都役看见、没触到,我在悠晃。

    而它却在那里,我听见它在呼气;
    我像个永恒的钟摆,被它的引力所吸,
    我来来回回,徒劳地在暗中触摸。

    难道我不能延长这双荡的绳索,
    也不能重见欢快地诱我的日光?
    难道我该在恐俱中一辈子地摇晃?

    苏利·普吕多姆(Sully Prudhomme,1839年~1907年),法国第一个以诗歌著称的天才作家,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人。

    这首诗用到的主要修辞手法是隐喻,以井水比喻真理,以下垂的绳索比喻自己对真理的探寻。

    真理位于深深的井底,“大家从不注意或小心地避开”,诗人对真理怀揣爱意,为了得到它不惜“穿过最黑的夜”。

    而井底太深,真理太远,诗人把自己手中所有的绳子都放下去了,仍然不能触及真理的水面,此时诗人难免疑惑甚至惶恐。

    而诗人确信井水就在下面,听见“它在呼气”,于是诗人不断摸索,“我来来回回,徒劳地在暗中触摸。”

    好了,最后一段,就不剧透了,留点念想给各位爱诗的童鞋, 乘着秋风的扫把,展开女巫般的想象吧~~

  • 静穆时光

    静穆时光 2017-10-13 19:43:21

    谢甫琴科 | 过去了多少白昼,过去了多少黑夜

    过去了多少白昼,过去了多少黑夜
    夏天也已消逝
    枯黄了的树叶发出簌簌的喧响
    两眼暗淡无光,歌儿熟睡,心儿入眠
    一切都进入梦乡......
    我不知道,我是否还活着,能不能活下去
    也许就这样在世界上苟延残喘
    因为我已经不再欢笑,也不再哭泣悲伤......

    命运啊,你在哪儿?命运啊,你在哪儿?
    什么样的命运都没有!
    上帝啊,假如你不舍得好的命运,
    那就给我一个坏的,坏的命运也是一样!

    你不让能走动的人安眠
    不要让他的心死掉
    像一块腐朽的木头
    卧倒在地上
    你要让我活下去,让心活下去
    让我热爱人们
    假如不那样......我就要咒骂
    把这个世界放火烧光
    脚上戴着镣铐
    在囚禁中死去,这是多么可怕
    但是更可怕的,是在自由中
    沉睡,沉睡
    永远永远地沉睡
    什么痕迹也没有留在世上
    你是否曾经活过,或者早已死亡
    反正都是一样!

    命运啊,你在哪儿?命运啊,你在哪儿?
    什么样的命运都没有!
    上帝啊,假如你不舍得好的命运
    那就给我一个坏的,坏的命运也是一样!

    谢甫琴科(1814 - 1861),塔拉斯·格里戈里耶维奇·谢甫琴柯,农奴出身的乌克兰诗人。他的诗歌对乌克兰文学具有重大影响,被认为是乌克兰现代文学的奠基人和乌克兰文学语言的建立者。

    好诗的标准是什么?什么是好诗?有人喜欢聂鲁达和叶芝,有人喜欢博尔赫斯与米沃什,有人觉得诗歌还是平实易懂些好,别玄乎乎的,有人非深度意象不看,太直白的一律斥为二三流甚至不入流。

    臧棣说看什么是好诗,第一个衡量标准,就是看这首诗挖掘、揭示的诗歌经验是否独特新颖。第二个标准,是看诗人的语言在表达独特的经验的时候是否独特、新颖有创意。这两个标准,是衡量一首诗好坏的很重要的、相对稳定的尺度。

    如果再衡量一首诗是否伟大,肯定要超过这个标准。

    坦白讲,我最近也迷上了意象,迷上了看不懂的诗歌,然而,谢甫琴科的这首诗,却一直盘旋在脑海里,无论我记忆的衰败速度有多快,它总是稳稳的占据着一席之地,我,主观的认为,这是一首伟大的诗,绝对是~~我以为题材大过技巧,我以为一个诗人首先要有使命感,无病呻吟出来的作品哪怕技巧再高语言再先锋,也不为我所喜。坚决不!

    命运啊,你在哪儿?命运啊,你在哪儿?
    什么样的命运都没有!
    上帝啊,假如你不舍得好的命运
    那就给我一个坏的,坏的命运也是一样!

    这分明是诗人以命相搏,注入血与泪锻造而成,从心底流淌出来的声音,比呐喊更震撼,比哭泣更能使人为之动容为之心碎啊~~

  • 静穆时光

    静穆时光 2017-10-14 15:44:16

    孤独
    【德国】尼采

    群鸦聒噪,
    嗖嗖地飞向城市栖宿,
    快下雪了。——
    有故乡者,拥有幸福!

    你站着发愣,
    回首往事,恍若隔世!
    你何等愚蠢,
    为避严冬,竟逃向人世?

    世界是门,
    通往沙漠——又冷又哑!
    不论谁人
    失你之所失,将无以为家。

    你受到诅咒,
    注定流浪在冬之旅程。
    你永远追求,
    象青烟追求高寒的天空。

    飞吧,鸟儿,
    唱出粗粝的荒漠鸟音!
    藏吧,愚人,
    在冰和嘲讽中藏你流血的心!

    群鸦聒噪,
    嗖嗖的地飞向城市栖宿,
    快下雪了。——
    无故乡者,拥有痛苦!

    (飞白译)

    有故乡者,拥有幸福!似乎,人不如鸟。尼采,那个无敌鄙夷浑浑噩噩麻木不仁的叛逆者,那个大声疾呼他的人生哲学而得不到回音的孤独者,变节了吗?

    当然不是!

    有枝可栖固然幸福,但绝不为他所追求。世俗的幸福尽管去滋养麻木者。

    冬天就要来了,尼采,这个活得比他人更真实清醒的哲学家,唱出了《孤独》这首绝唱中的最后一句诗——无故乡者,拥有痛苦!

    被痛苦长期浸泡的心灵,虽苦尤甜~~如果麻木与清醒,幸福与痛苦一定要二元对立,泾渭分明,那么,就让尼采们清醒的高贵,高贵的清醒~~孤独的痛苦,痛苦的孤独吧~~

    而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你不知不觉动摇了?又或者,还在抵抗与坚持?又或者,仅仅只是遗忘?许多轻狂岁月里的点滴,真的不是初心这个词可以涵盖与扭转的,似乎我也忘了,忘了最初的选择,忘了那份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执着,而此刻,感觉自己被尼采温柔以待,是的,我又被唤醒了~~

    更多好诗,手动搜索:诗歌图书馆~~
    懒到抽筋~~乖乖首页扫码咯~~

  • 静穆时光

    静穆时光 2017-10-22 11:09:28

    我就是那朵花
    [阿根廷]阿尔韦西娜 · 斯托尔尼
    王央乐 译

    你的生命是一条大河,滔滔地奔流;
    在你的岸边,我美好地生长,不为人所见。
    我就是那朵隐藏在灯心草菖蒲草里的花,
    你的滋养是怜悯,然而也许你从未看我一眼。

    你涨水时拖走了我,我在你的怀里死去;
    你干涸时我就逐渐枯萎在泥潭里。
    但是我将会重新美好地生长,
    当你滔滔奔流的好日子又来临。

    我就是那朵迷失的花,生长在你的岸边,
    我是那么谦卑沉静,在所有的春天。

    阿尔韦西娜 · 斯托尔尼(1892--1938),阿根廷著名女诗人,拉丁美洲当代最伟大的女诗人。她前期的诗作表现出浪漫主义和后期现代主义的特征,后期诗作显示出向象征主义转变的倾向。尔韦西娜诗歌题材多为描写她痛苦的童年,谋生斗争中的遭遇,对爱情的渴望与幻灭,对命运的忍受与反抗等等。爱情是她诗歌的重要主题。

    46岁时阿尔韦西娜得知自己患了癌症,投海自尽,终其一生。代表作品有《我就是那朵花》、《一个太阳》等。

    《我就是那朵花》为阿根廷现代诗歌,该诗以“花”和“大河”为意象,描写了“花”对“大河”的爱恋,诗人塑造了一个在爱情中放低自我、甘愿为爱人牺牲的“花”,作者借此表达了自己的爱情观和对纯真爱情的歌颂。

    当女人深爱男人时,会如张爱玲所言,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

    斯托尔尼能很熟练、准确地用诗歌向心上人倾吐内心深处的爱慕和快乐,以达到一种心与心的交流与共鸣。为了表达其深挚的爱恋,她运用浪漫主义写作手法直抒胸臆,纯朴自然,毫无矫揉造作之感、忸怩拘束之态,就像山间里的小溪那样自由自在地流淌,显得那么纯净,那么清澈,并不惹人注意但却有着最精粹的美。

    摘自公众号:诗歌图书馆~~

  • 静穆时光

    静穆时光 2017-10-22 11:12:11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美国】艾米莉·迪金森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
    成为更新的荒凉

    Had I not seen the Sun
    by Emily Dickinson

    Had I not seen the Sun
    I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
    But Light a newer Wilderness
    My Wilderness has made —

    我啜饮过生活的芳醇
    【美国】艾米莉·迪金森

    我啜饮过生活的芳醇
    付出了什么,告诉你吧
    不多不少,整整一生
    他们说,这是市价。

    他们称了称我的分量
    锱铢必较,毫厘不爽,
    然而给了我我的生命所值
    一滴,幸福的琼浆!

    I took one Draught of Life
    by Emily Dickinson

    I took oneDraught of Life —
    I'll tell youwhat I paid —
    Precisely anexistence —
    The marketprice, they said.

    They weighedme, Dust by Dust —
    They balancedFilm with Film,
    Then handed memy Being's worth —
    A single Dramof Heaven!

    摘自公众号:诗歌图书馆~~

  • 静穆时光

    静穆时光 2017-10-22 11:13:42

    闪电
    [法国] 伊夫 · 博纳富瓦
    树才 罗曼 译

    昨夜,下雨。
    道路散发湿漉漉的草腥味,
    然后,炎热之手,再次
    落回我们肩头,像是说
    时间从我们这里什么也不会拿走。

    但那边
    田野撞到扁桃树的地方,
    看,一匹猛兽
    在树叶间从昨天跳到今天。
    而我们停步,这是世界之外。

    而我走进你,我把你从发黑的树干扯下,
    纸条,遭雷击的夏天
    昨日汁液,仍然圣洁,从何流出。


    [法国] 伊夫 · 博纳富瓦
    树才 罗曼 译

    她来自比道路更遥远的地方,
    她触摸草原,花朵的赭石色,
    凭这只用烟书写的手,
    她通过寂静战胜时间。

    今夜有更多的光,
    因为雪。
    好像有树叶在门前燃烧,
    而抱回的柴禾里有水珠滴落。

    摘自公众号:诗歌图书馆~~

  • 静穆时光

    静穆时光 2017-10-28 08:04:46

    桑德堡 | 风之歌

    很早以前,我就已学会入睡,
    在古老的苹果园里,迎着风
    数自己的钱,又一把撒开,
    被风吹瘦的苹果园,枝干分叉,在倾听,或根本没有听
    在树丛中,枝干设下陷井,让风嘘嘘惊叫:
    “谁,你是谁?”
                                         
    夏天的午后,我把头埋在臂弯,在那里学习入眠,
    离开时,我明白了他们为什么沉睡,
    我明白了他们怎样诱捕狡猾的风。
    很早以前我就学会听风歌唱,学会忘怀,
    学会欣赏那低沉的哀号
    拍打着,消逝了,在蓝天,在星空之下,
    “谁,你是谁?”

    谁能忘记
    听风卷来
    数自己的钱
    又一把撒开?

    Wind Song
    By Carl Sandburg

    Long ago I learned how to sleep,
    In an old apple orchard where the wind swept by counting its money and throwing it away,
    In a wind-gaunt orchard where the limbs forked out and listened
    or never listened at all,
    In a passel of trees where the branches trapped the wind into whistling, “Who, who are you?”

    I slept with my head in an elbow on a summer afternoon and there I took a sleep lesson.
    There I went away saying: I know why they sleep, I know how they trap the tricky winds.
    Long ago I learned how to listen to the singing wind and how to forget
    and how to hear the deep whine,
    Slapping and lapsing under the day blue and the night stars:
    "Who, who are you? "

    Who can ever forget
    listening to the wind go by
    counting its money
    and throwing it away?

    卡尔·桑德堡(1878—1967),美国诗人、传记作者和新闻记者。被誉为“人民的诗人”的卡尔·桑德堡对表达中西部的乐观和民主精神尤为感兴趣。他运用通俗语言和平常讲话时的节奏描绘了先驱开拓的日子里的赤裸而又强有力的现实主义以及美国工业化扩张。《芝加哥》——他的早期诗作之一,便是一个例证。他还创作了雅致的抒情诗,如《雾》,他的抒情诗运用精粹而细致的意象派风格。

    1940年,卡尔·桑德堡因作品《亚伯拉罕:战争的年代》(四卷,1939年)获得普利策历史著作奖。1951年他再次因《诗歌全集》(1950年)而获得普利策诗歌创作奖。

    摘自公众号:诗歌图书馆~~

  • 静穆时光

    静穆时光 2017-10-28 08:05:01

    直到空无之花
    苏赫拉布·塞佩赫里

    我们行走,树林是多么的高,观看是多么的黑!
    有一条路从我们直到空无之花。
    死亡在山麓,云在山巅,鸟在生存之岸。
    我们念唱:“没有你,我是一扇开向外的门,
    投向边缘的目光,喊向荒漠的声音。”
    我们行走,大地也畏惧我们,时间抛洒在我们头上。
    我们笑了:笑中跨越了深渊,众隐秘挥洒着一支歌。
    我们沉默,荒漠忧心,地平线乃一缕目光。
    我们坐下来,你的眼装满远方,我的手装满孤独,
    大地装满梦。
    我们沉睡。他们说:有只手在梦中摘花。

    苏赫拉布·塞佩赫里Sohrab Sepehri(1928-1980),伊朗当代神秘主义诗歌大师,同时也是一位杰出的画家,是伊朗现代主义画派的开拓者。

    从1961年开始,诗人就辞去了公职,专门从事诗歌和绘画创作,同时游历世界各地。塞佩赫里是一位极具天赋的诗人,在他的第一部诗集《颜色之死》(1951)就引起了当时伊朗诗坛的广泛关注。塞佩赫里在性格上面又是一位极其内敛的诗人,从小就厌倦喧嚣与嘈杂,可以说是在他心灵的深处一直在寻找一种躲避纷扰的尘世的地方,于是,从第二部诗集《梦中生活》(1953)起,塞佩赫里就开始关注以佛教文化为代表的东方文化,最后他找到了“佛陀的花园”,获得了内心的安宁,获得了一种精神的超脱。由此,塞佩赫里创作了大量的神秘主义诗歌,表现自己对东方神秘主义的认识和体验。这些诗集以深邃的神秘主义思想和纯熟的诗歌语言艺术在伊朗现代诗坛上竖起了一座神秘主义的高峰,在世界诗坛上具有较大的影响。

    摘自公众号:诗歌图书馆~~

  • 静穆时光

    静穆时光 2017-10-28 08:05:20

    兰斯顿·休斯 | 黑人谈河流

    我了解河流:
    我了解像世界一样古老的河流,
    比人类血管中流动的血液更古老的河流。
    我的灵魂像这些河流一样深沉的生长。

    晨曦中我在幼发拉底河沐浴。
    在刚果河畔我盖了一间茅舍,
    河水潺潺催我入眠。
    我瞰望尼罗河,在河畔建造了金字塔。
    当林肯去新奥尔良时,
    我听到密西西比河的歌声,
    我瞧见它那浑浊的胸膛
    在夕阳下闪耀金光。

    我了解河流:
    古老的黝黑的河流。
    我的灵魂像这些河流一样,深沉的生长。

    Negro Speaks of Rivers
    by Langston Hughes

    I've known rivers:
    I've known rivers ancient as the world and older than the flow of human blood in human rivers.
    My soul has grown deep like the rivers.

    I bathed in the Euphrates when dawns were young.
    I built my hut near the Congo and it lulled me to sleep.
    I looked upon the Nile and raised the pyramids above it.
    I heard the singing of the Mississippi when Abe Lincoln went down to New Orleans, and I've seen its muddy bosom turn all golden in the sunset.

    I've known rivers:
    Ancient, dusky rivers.
    My soul has grown deep like the rivers.

    兰斯顿·休斯(1902—1967)是著名的黑人诗人、小说家、剧作家和政论家。他是20世纪20年代哈莱姆文艺复兴的杰出代表,被誉为“黑人桂冠诗人”。

    这首诗是18岁的休斯乘车去墨西哥的旅途中一气呵成的,他自己说“用了十分钟至一刻钟时间”(也是诗人发表的第一首诗)。列车缓缓从密西西比河上的铁桥上驶过,诗人由这条古老的河想到黑人的命运,想到林肯总统为了废除奴隶制,亲自乘木筏沿着密西西比河顺流而下到新奥尔良,他又想到黑人过去生活中的其他河流──非洲的刚果河、尼日尔河和尼罗河。诗就这样产生了。读完全诗,不难看出,诗人叙说了美国黑人从“盘古开天”、非洲祖先,一直到成为美国黑人的全部文明史。这首诗虽然没有直接描写黑人的苦难和斗争,但却可以激起黑人的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唤起他们争取自由的热望,增强他们为美好未来而斗争的信心。整首诗写得凝练、深沉,节奏徐缓,但却蕴含着深不可测的力量。

    摘自公众号:诗歌图书馆~~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8335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