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起读《欧也妮葛朗台》(二)

shuer

来自: shuer 2017-08-09 19:08:01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金斓玉

    金斓玉 2017-08-10 18:02:31

    因为他破产要自杀,儿子却不能独立。他要找一个有钱的亲戚,将儿子托付给他。兄弟荣辱与共,他想让葛朗台把他的名声变好。
    他们特别妒忌这个夏尔的风度与长相占他们儿子侄儿的上风,都认为葛朗台兄弟把儿子送来是要与欧也妮定亲,因而愤愤不平。
    片段一:箍桶匠抑扬顿挫地说道,“又是我兄弟的儿子,又是我侄儿。夏尔和咱们毫不相干,他连一分钱、半分钱都没有。等这个公子哥儿哭够了,就叫他走,我不愿意他把我家弄得天翻地覆。”
    片段二:长久以来,女儿和大个子拿侬用的蜡烛都由老吝啬鬼亲自配给,如同每天的面包和食物,也都定量分发一样。
    片段三:酒桶市价比酒还贵的时候,他老是有酒桶出售;别人一百法郎就脱手的酒,他要等到每桶涨到二百法郎才抛出来。
    金斓煜

  • Paddington

    Paddington 2017-08-13 16:37:12

    由于他破产,要自杀。想让葛朗台告诉夏尔不要试图继承自己的遗产,以免负债。同时他也知道,葛朗台很有钱,把自己的儿子放在他那儿,可以继续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 他们嫉妒夏尔的风度翩翩和时尚,害怕自己儿子的风采会被夏尔占据,使他们娶欧也妮的计划泡汤。 片段一 吃晚饭时,葛朗台看着自己的女儿欧也妮穿着新衣服出落的更加可人,便不禁叫了起来:"既然今天是欧也妮的生日,咱们就把火升起来,图个吉利吧。” 片段二 葛朗台先生从来不买肉,不买面包,他的佣户每周给他送来母鸡,鸡蛋,黄油和小麦作抵租用。他的全部开销只有圣餐费、太太和女儿的衣着费以及教堂里的桌椅费和灯火费。大个子那农的工钱,煎锅镀锡,纳税,房屋修理和种植的费用。 片段三 老头儿朝梳妆盒扑来像饿虎扑向熟睡的儿童那样.“这是什么?”他一把抢走了盒子,把它放到窗台上.“真金!是金子!”他叫出声来.“好重的金子!足有两磅. 啊!啊!原来查理就是用这个换走了你的宝贵的金币.嗯!这交易上算啊,你为什么不早说呀?乖孩子!你可真是我的女儿,我承认.”
    欧也妮手脚都在哆嗦.“是不是,这是查理的盒子?”老头儿问.“是的,父亲,这是一件神圣的寄存品不是我的.”
    “得!他拿走了你的钱,也得补偿你的小金库呀.”
    “爸爸啊……?”
    老头儿想去拿把刀子撬下一块金片,他不得不把盒子放在椅子上. 欧也妮赶忙扑去抢. 箍桶匠一直注视着女儿和盒子,伸手猛推了她一把,使女儿她跌到母亲的床上.“老爷,老爷,”母亲坐起来喊着.葛朗台拔刀出鞘,就要撬黄金.“父亲,”欧也妮大叫,扑通一声跪到地上,而且用跪步扑到老头儿的跟前,她举起双手,说,“父亲,看在圣徒们和圣母的面上,看在十字架上的基督的面上,看在您得到永远拯救的面上,看在我这条小命的面上,求您别碰这只盒子!它属于一个托我保存的穷亲戚,既不属于您也不属于我,我有责任原封不动地把这还给他. 唐雯婧

    来自 豆瓣App
  • 霉酱酱真的好吃

    霉酱酱真的好吃 2017-08-15 13:56:40

    4.巴黎的葛朗台破产了,并且他想要自杀,他欠了很多债,他希望葛朗台不要让他的儿子在继承他的遗产,这样就可以不用替他还债,他把儿子送到葛朗台家里,托付给葛朗台他知道葛朗台很有钱又有坚实的背景可以做他儿子的坚实后盾,他希望葛朗台可以给他儿子一批出口货让他儿子经营,并且他可能知道葛朗台会帮他把名声挽回。 2.一开始客人们都对查理提足了精神,好奇的不得了。后来银行家太太觉得预兆不好,客人们也都心神不宁,因为查理的到来使得欧也妮越来越对他感兴趣,夺走了他们侄子或儿子的风头,他们都有些害怕失去欧也妮这个机会。 3.片段一:“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死心眼儿,这样的偷盗,”葛朗台声音越来越大,震动屋子。“怎么!这里,在我自己家里,居然有人拿掉你的金子,家里就是这么一点儿的金子!而我还没法知道是谁拿的!金子是宝贵的东西呀。不错,最老实的姑娘也免不了有过失,甚至于把什么都送给人,上至世家旧族,下至小户人家,都有的是;可是把金子送人!因为你一定是给了什么人,是不是?”......“你这个该死的婆娘,你这条毒蛇!唉!坏东西!你知道我疼你,你就胡来。你勒死你的父亲!哼!你会把咱们的家产一齐送给那个穿摩洛哥皮鞋的光棍。爷爷的锹子!我不能取消你的继承权,天哪!可是我要咒你,咒你的堂兄弟,咒你的儿女!他们都不会对你有什么好结果的,听见没有!要是你给了查理......喔,不可能的。怎么!这油头粉脸的坏蛋,胆敢偷我的......”......“你就拣我最心疼的事伤我的心,你不屈服,我就不要看见你。到房里去。我不许你出来,你就不能出来。只有冷水跟面包,我叫拿侬端给你。听见没有?去!” 片段二:饭桌收拾完了,门都关严了,他对欧也妮说:“好孩子,现在你继承了你母亲啦,咱们中间可有些小小的事得办一办。———对不对,克罗旭?”“对。”“难道非要赶在今天办不行吗,父亲?”“是呀,是呀,小乖乖。我不能让事情搁在那儿牵肠挂肚。你总不至于让我受罪吧。”“噢!父亲......”“好吧,那么今天晚上一切都得办了。”“你要我干什么呢?”“乖乖,这可不关我的事。———克罗旭,你告诉她吧。”“小姐,令尊既不愿意把产业分开,也不愿意出卖,更不愿意因为变卖财产,有了现款而付大笔的捐税,所以你跟令尊共有的财产,你得放弃登记......”“克罗旭,你这些话保险没有错吗,可以对一个孩子说吗?”“让我说呀,葛朗台。”“好,好,朋友。你跟我的女儿都不会抢我的家私。———对不对,小乖乖?”......葛朗台老头的眼睛从文书转到女儿,从女儿转到文书,紧张的脑门上尽是汗,一刻不停地抹着。 片段三:“你看住金子!......拿来放在我面前!” 欧也妮把金路易铺在桌子上,他几小时的用眼睛盯着,好像一个才知道观看的孩子呆望着同一件东西;也像孩子一般,他露出一点儿很吃力的笑意。有时他说一句:“这样好教我心里暖和!”脸上的表情仿佛进了极乐世界。......神甫把镀金的十字架送到他唇边,给他亲吻基督的圣像,他却作了一个骇人的姿势想把十字架抓在手里,......“把一切照顾得好好的!到那边来向我交账!”这最后一句话证明基督教应该是守财奴的宗教。 刘靖妍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03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