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的他竟然是弯的

添酒回灯

来自: 添酒回灯 2017-08-08 04:55:28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小黄鸭

    小黄鸭 (微信公众号:鹅组小黄鸭) 2017-08-08 04:55:29

    (ˋ︿ˊ﹀-

  • 无聊的阿辰

    无聊的阿辰 2017-08-08 04:55:35

    唉,少壮不努力,老大耍流氓。我就不回答,从来不逞强

  • 傻狗面

    傻狗面 (亲爱的,没人会说相声。) 2017-08-08 07:42:28

    我们学校1吗???我们学校gay挺多的1,大家也挺支持的

    来自 豆瓣App
  • 阿九、

    阿九、 (soul,是一个魔咒···) 2017-08-08 07:46:42

    看完了,不知道你要说的男一号是啥。上面出现了三个男人,从你的描写手法感觉这三个男人都会跟你发生点什么~

    来自 豆瓣App
  • 树深时见鹿

    树深时见鹿 2017-08-08 07:48:00

    标题就有问题

    来自 豆瓣App
  • 阿九、

    阿九、 (soul,是一个魔咒···) 2017-08-08 07:52:43

    标题就有问题 标题就有问题 树深时见鹿

    哈哈,老师早上好

    来自 豆瓣App
  • 走路轻飘飘

    走路轻飘飘 (永远年轻 永远热泪盈眶) 2017-08-08 07:57:38

    这会不会节奏太慢,有点没耐心等了

  • 添酒回灯

    添酒回灯 2017-08-08 16:48:33

    hello?我回来了。寸头小哥站在我身后右边,时不时的和他身边的女孩小声的聊天。下了电梯我和部友到了一个包间他们往另一个地方去了。估计是去看午夜场电影了。到了包间新进部的还要拿着话筒自我介绍感觉特别智障,全程傻笑。没过多久包厢门开了,进来了三个人,卧槽?就是电梯里的那三个。原来那晚学生们很多门面都在办聚会,他们三个都是礼仪部的学姐学长(出礼仪嘛当门面,自然是颜值高身形好)他们和我的“坚持”学姐是朋友,那个女生和学姐是室友。他们寒暄几句就开始唱歌,期间寸头小哥和那个漂亮女生坐在一起“交头接耳”很亲昵感觉就是一对情侣。本人不会唱歌,由于学姐硬性要求每个新人必须唱一首歌,我就选了一首《类似爱情》,只能说不堪入耳…他们很多在聊天玩手机,没有几个人在听。我用余光瞥到寸头小哥在看我,当时有些开心,但想想算了,小哥有女朋友了。不知道你们懂不懂基佬对这种事情很敏感,期间感觉到寸头小哥看了自己不下三眼。当时都觉得是自己犯花痴是错觉而已。到了夜里三点他们三个就走了,实在没意思又太困了,就在吵杂的环境下睡着了……大概过了四十多分钟吧,被香味弄醒了。真的是香味…他们三个出去是去吃宵夜然后带回来两盒烧烤,我醒过来伸手拿吃的,他就坐着边上来了句:真逗,盒子刚打开你就醒了。我有些不好意思说:实在太香了。为了不让话题终结我问他:你是宣传部的学长吗?当时不知道谁点了凤凰传奇的民族风,场面很high声音很大,他突然凑了过来,靠近我耳边说:你刚刚说什么?当时我的心都快蹦出来了!我捏着烧烤签子,靠近他耳边问他:你是我们部的学长么?看见他的时候闻到一股香味,应该不是古龙水,是那种白色舒肤佳沐浴露的味道。他摇了摇头,说他是礼仪部的。我看见那个漂亮学姐回头看看我们然后走了过来,我有些不好意思退了退,准备让个位置让她坐下。漂亮学姐过来拿了瓶红茶问了小哥:不去唱歌吗?小哥摇了摇头说:老了浪不动了。我听了觉得很好笑,就傻逼兮兮的对漂亮学姐笑了一下,她笑了说了什么没听清就继续去唱歌了。寸头帅哥突然又移了过来凑近说:你是南方人吧?听口音像是南方的。我:是啊,我口音很重吗?他:不重,但听的出是南方的,你哪个省的?我:xx省。他看了下那盒烧烤:那你还挺会吃辣的嘛,你们那边人基本不吃辣吧?我:我不是一般人。他说了句:真逗。我问他:学长你应该是北方的吧?他说:xx省xx市,听过xx市吗?我说:听过啊,很北边的城市了。当时突然觉得很神奇,上大学真好,可以认识很多来自天南地北的人。

    来自 豆瓣App
  • 图木舒克

    图木舒克 (我本来就孤独,不介意再多一些。) 2017-08-08 16:49:23

    我觉得,你要不试试空个行之类的。
    你一下子这么多字码出来,正常人也是看不完的

  • [已注销]

    [已注销] 2017-08-08 16:50:19

    你就是说你约不约吧
    小受

  • 我的眼里只有吃

    我的眼里只有吃 2017-08-08 16:57:19

    等更

  • digimon

    digimon (从这头到那头而已) 2017-08-08 17:01:44

    嗯,马克

  • 傻瓜

    傻瓜 2017-08-08 17:04:31

    直男在gay 圈是个笑话

    来自 豆瓣App
  • 他的城

    他的城 2017-08-08 17:11:06

    MA

  • 添酒回灯

    添酒回灯 2017-08-08 17:21:08

    接上条。“坚持”学姐在换歌的时候用话筒叫:xx过来唱歌!我一听唱歌身子一僵,十分尴尬的摆手陪笑。表示不想再唱歌了。寸头帅哥凑过来说:你叫xx(游戏技能)?(解释一下我的名字特别像某种游戏里技能的称呼)他的每次凑近说话我的心跳真的会加速,第一次体会到小说里写的那样的感觉,幸亏KTV不亮,不然就会被看见猥琐娇羞的表情了…我说:不是啊,是xx。他:真逗。我靠近问他(每次靠近他都觉得自己很猥琐,动机不纯):那学长叫什么啊?他:就叫学长啊。我当场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就嘿嘿嘿嘿说:学长好,学长好!他:不逗你了,我是L。接着漂亮学姐过来找他他们聊着天,他们两聊天总觉得关系暧昧。不知道他们说什么,反正我也不好意思加入。(忘了说了在KTV期间L唱了几首歌,真的非常好听,一点儿也不夸张。在感叹的时候“坚持”学姐说:那个学长是艺术学院的,学声表专业的,唱歌唱的很好听。心里十分羡慕那些唱歌唱的好的人,感叹L不仅长得阳光帅气,唱歌还好听!)KTV通宵场早上五点钟结束。出去的时候地上是湿的,下过雨,九月末的早晨是真的冷对于穿短袖的我们来说。我们一堆人打算走回学校,商场离学校几站路的距离。

    来自 豆瓣App
  • 添酒回灯

    添酒回灯 2017-08-08 23:08:04

    接上条。回去的路上大家都在聊天,三五成群。和我一届的部友问我说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军训的?我说好像是九月十三吧?由于不清楚我开始查手机,在查手机的时候部友跑前面去和学姐聊天了。刚进班群看之前通知时,L从前面过来,搭在我肩上,要说是搭的话不如说是直接放着,因为他挺高的,他把手臂的重量全部压了上来(后来我问他是故意的吗?他说还真不是故意的,他以为那样不会重啊,当然这都是后话了)他瞥了眼手机问:看什么呢?我:查查什么时候开始军训的。他的手这么搭着,他倒没什么感觉,而我的内心早有波澜。他说:真逗,什么时候军训都能忘,这才多久。我只能尬笑…xx市的雨总是在夜晚天不亮的时候下,我们走了一半就开始下雨,为了避雨我们一路狂奔到前面收摊了的大排档的棚下。因为之前就有下过雨,地上有积水我跑的时候怕积水溅到裤子上,就两只手抓着裤子,滑稽(我觉得还好不搞笑吧?)的跑去棚下避雨。刚到棚下L过来说:你跑的样子真逗。我:没办法裤子湿了就不好办了。早上还要上课呢。

    来自 豆瓣App
  • 月野兔

    月野兔 2017-08-08 23:14:44

    hello?我回来了。寸头小哥站在我身后右边,时不时的和他身边的女孩小声的聊天。下了电梯我和部 hello?我回来了。寸头小哥站在我身后右边,时不时的和他身边的女孩小声的聊天。下了电梯我和部友到了一个包间他们往另一个地方去了。估计是去看午夜场电影了。到了包间新进部的还要拿着话筒自我介绍感觉特别智障,全程傻笑。没过多久包厢门开了,进来了三个人,卧槽?就是电梯里的那三个。原来那晚学生们很多门面都在办聚会,他们三个都是礼仪部的学姐学长(出礼仪嘛当门面,自然是颜值高身形好)他们和我的“坚持”学姐是朋友,那个女生和学姐是室友。他们寒暄几句就开始唱歌,期间寸头小哥和那个漂亮女生坐在一起“交头接耳”很亲昵感觉就是一对情侣。本人不会唱歌,由于学姐硬性要求每个新人必须唱一首歌,我就选了一首《类似爱情》,只能说不堪入耳…他们很多在聊天玩手机,没有几个人在听。我用余光瞥到寸头小哥在看我,当时有些开心,但想想算了,小哥有女朋友了。不知道你们懂不懂基佬对这种事情很敏感,期间感觉到寸头小哥看了自己不下三眼。当时都觉得是自己犯花痴是错觉而已。到了夜里三点他们三个就走了,实在没意思又太困了,就在吵杂的环境下睡着了……大概过了四十多分钟吧,被香味弄醒了。真的是香味…他们三个出去是去吃宵夜然后带回来两盒烧烤,我醒过来伸手拿吃的,他就坐着边上来了句:真逗,盒子刚打开你就醒了。我有些不好意思说:实在太香了。为了不让话题终结我问他:你是宣传部的学长吗?当时不知道谁点了凤凰传奇的民族风,场面很high声音很大,他突然凑了过来,靠近我耳边说:你刚刚说什么?当时我的心都快蹦出来了!我捏着烧烤签子,靠近他耳边问他:你是我们部的学长么?看见他的时候闻到一股香味,应该不是古龙水,是那种白色舒肤佳沐浴露的味道。他摇了摇头,说他是礼仪部的。我看见那个漂亮学姐回头看看我们然后走了过来,我有些不好意思退了退,准备让个位置让她坐下。漂亮学姐过来拿了瓶红茶问了小哥:不去唱歌吗?小哥摇了摇头说:老了浪不动了。我听了觉得很好笑,就傻逼兮兮的对漂亮学姐笑了一下,她笑了说了什么没听清就继续去唱歌了。寸头帅哥突然又移了过来凑近说:你是南方人吧?听口音像是南方的。我:是啊,我口音很重吗?他:不重,但听的出是南方的,你哪个省的?我:xx省。他看了下那盒烧烤:那你还挺会吃辣的嘛,你们那边人基本不吃辣吧?我:我不是一般人。他说了句:真逗。我问他:学长你应该是北方的吧?他说:xx省xx市,听过xx市吗?我说:听过啊,很北边的城市了。当时突然觉得很神奇,上大学真好,可以认识很多来自天南地北的人。 ... 添酒回灯

    你唱类似爱情?2333这不是间接出柜嘛

    来自 豆瓣App
  • 米粒

    米粒 2017-08-09 07:38:54

    坐等更新

    来自 豆瓣App
  • 添酒回灯

    添酒回灯 2017-08-09 13:28:08

    接上条。这雨下了有七八分钟就停了。看了一下时间快六点了,学姐学长说要去学校边上小吃店里吃早餐,说吃完差不多校门也开了,以前他们通宵都这么做的。学校边上有一片区基本都是吃的,那个时候去基本都没开张,有一家叫xx长寿面店的开了。我们一伙人分两拨坐(人太多了)L就坐我对面,“漂亮”学姐坐他旁边,“坚持”学姐坐我边上,还有一些人坐我们那桌。老板把一个小本子给我们要吃什么自己往上写,由于不熟悉这家店有什么好吃的,就随便点了一碗什么肥肠面。就把本子递给下一个人,本子递了一圈,我殷勤地站起来要把本子要拿给老板,那本子瞥了一眼看见我写的肥肠面被划掉了?!边上写了南瓜粥…我内心是崩溃的,虽然我是南方人,但是我十分,非常不喜欢吃甜食(我吃豆腐脑是吃咸的还还要放辣椒和麻油的)我又看了一下菜单,还是有一份肥肠面的,当时真不知道小本子上发生了什么,没多想把本子给了老板。

    来自 豆瓣App
  • 米粒

    米粒 2017-08-09 15:45:02

    希望你能高产啊高产,看一半好急

    来自 豆瓣App
  • 添酒回灯

    添酒回灯 2017-08-09 16:42:40

    希望你能高产啊高产,看一半好急 希望你能高产啊高产,看一半好急 米粒

    别着急慢慢来嘛

    来自 豆瓣App
  • 添酒回灯

    添酒回灯 2017-08-09 17:14:33

    接上条。坐回位子上,看他们嘻嘻哈哈的,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根本不像通宵了的样子。我是真的很累,想趴着。刚趴着,“坚持”学姐就要搞事情了她提议玩一个游戏叫“瞄炮”。每个人按顺序编号第一个人叫一炮,第二个人叫二炮,依此类推。从某个人开始说“x炮瞄x炮”被瞄到的人马上就要说“x炮瞄x炮”把炮传给下一个人。看上去很简单其实说快了就容易说错,更何况我这个南方人…从“坚持”学姐开始,当到L的时候他一直把炮丢给我,连丢了三次,不负所望,果然卡壳了。“坚持”学姐说:L你可不能欺负新人啊。(我这个学姐是我直系同专业的学姐虽然爱玩爱浪其实为人很不错挺傻白甜的)L笑嘻嘻的:不觉得xx口音很有意思吗?漂亮学姐说:是哦,xx你哪里的?说话怎么有台湾腔?L扭头回答了漂亮学姐:xx省的。我还没来得及说。漂亮学姐说:那你会说xx话吗?来两句。我:我不会啊。(解释一下虽然我是xx省的但是我住在不讲xx话的地方所以说不来)漂亮学姐一脸不信:开玩笑的吧?我挺想听的不要不好意思啦。L说:他说普通话就很有意思了,说xx话你也听不懂。游戏进行了两轮吃的就上上来了。果然,放着我面前的就是一碗没有“气色”的南瓜粥…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262845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