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狱

黎弥CM

来自: 黎弥CM 2017-08-07 21:17:28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黎弥CM

    黎弥CM 2017-08-08 12:57:47

    ###第2章 黑杰克  彼时的牢房里,正是犯人们的休息时间,大哥良宗介正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手里摆弄着一台收音机,平常这个时候,他都会一边抽烟一边听会儿广播---当然了,这里只有他能这么做。入狱前,他可是省城鼎鼎大名的人物。  良宗介打开收音机,却发现全是杂音“奇怪,为什么会没有信号。”  他把收音机扔到床角一旁“算了,去会议室看看电视。”  “大哥,那里的电视也不能用,狱警们不让进去啊,不仅如此,球场和图书馆也刚封锁上,不许任何人进去。”旁边的小弟凑上来道。  “什么?现在可是休息时间,他们吃多了撑得啊。”良宗介不满道“走!找他们理论理论,犯人也是有人权的!”  “大哥,听说监狱长也在会议室,咱们还是别去了。”  良宗介愣了一下,一般情况下监狱长很少露面,看来会议室里发生了什么事了。  另外一个狱友道“良哥,我刚才从广场回来,看到监狱长把狱警们都集中在北边的广场上。”  “看来发生什么大事了,老三,你赶紧去打听一下怎么回事。”良宗介站了起来“对了,张兴那边怎么样了?图书馆不是不让进么?”  “兴哥带着那个四眼仔很早就去图书室了,估计现在正玩着呢。”  “嗯...杨博那小子不好对付,先让四眼仔帮我挡一挡,如果能赌赢了最好,赌输了也只能怪自己命不好了。”  图书室里的赌博继续进行,周恒做庄,连续两把二十一点,让众人都对他刮目相看。  杨博笑道“有点意思,你的手气真不错,不过咱们是七局四胜,你可别得意的太早了。”  周恒擦了擦头上的汗,刚才两把自己运气不错,配了两把二十一,可是接下来是杨博做庄,情况可能会出现变化。  杨博熟练地洗牌切牌,发到周恒手里的是一张红桃A和黑桃7。牌型还不错,可以组成十八,这才二十一点里已经算是赢面很大的牌了,而且A还可以自由变换,增加了多样性。  “继续。”周恒选择要牌。这时候发了一张方片2。  “太好了!”周恒差点兴奋的跳起来,如此一来就是二十点,几乎可以说稳操胜券了。  杨博笑了笑,“我不要牌了,来,对决吧。”  周恒有些疑惑,他只有两张手牌,没可能吧...  杨博将手中的牌摊开,竟然是黑杰克!(黑杰克:一手牌内两张牌的点数相加合共达21点,如A牌和一张花牌或10点牌)  “不好意思,我赢了。”杨博笑道“很可惜,只差一点哎。”  接下来连续两把,杨博竟然都是以黑杰克取胜!  杨博道“哦,对了,我忘记说了,这把我再赢了,你可就全输了哦。”  “等等!如果输了会怎么样!”周恒推了推眼镜,他预感到了危险。  “哦?他没和你说么?好,我来告诉你,输家就得砍掉一只手。”  “嗯!!”周恒的身体差点瘫下去,幸亏旁边张兴扶了他一下。  “该你做庄了。”  周恒背脊开始发冷,满头都是汗,他没想到这场赌局竟然是赌手!难怪良宗介会让自己来送死! 可恶!而且这家伙的牌力也太强了吧!而且几次切牌都是自己切的,也就是说他不可能作弊,那他是如何办到的呢?关键是他再赢一把,自己就输了。  “我...去个厕所。”周恒站起身,往旁边的厕所走去,张兴跟着追了出来。  周恒打开水龙头,冰凉的水冲了冲脑袋,稍微冷静了一点。他抬起头从镜子里看到了张兴。  周恒愤怒地攥紧拳头,转身揪住他的衣领“靠!你们害我!”  “兄弟,你先冷静一下听我说!”张兴似乎早料到他会冲动,连忙安慰道“你放心,如果你真没了手,大哥也不会亏待你的。”  “我只要我的手!不要那些钱!如果是这么危险的游戏,我死也不会来的!我要找狱警!”说着周恒就要往外冲。  “老弟,我劝你别乱来,这里是杨博的地盘,而是这场赌局良大哥早就定好了,让你来代替。你只要尽全力赢就好了。”  “你说的容易!”周恒气冲冲地说道。  “如果你想赢。”张兴道“先松开手。听我说几句。”  周恒深吸了一口,他知道现在和张兴生气也没用,不如听听他怎么说。  张兴道“杨博也是个狱霸,不过他主要控制了烟酒买卖,监狱里的犯人可不容易弄到这些,所以烟的价格是外面的好几十倍。每个月只有一次供给,所以杨博靠做这个发了大财。监狱里的管制越严格,他就赚的越多。”  周恒道“这和赌局有什么关系?”  “别急啊,接下来就有了。除了杨博,良宗介之外,监狱里还有另外一伙人,他们的势力最大,人最多,也最凶残。多次想把烟酒买卖给抢过来,为此良宗介和杨博只好进行联手,这才压制住敌人。不过之后我们就开始内斗了。”  张兴叹了一口气“杨博入狱前是德州扑克的世界冠军。精通各种赌术,在红星监狱里没人能赌过他。我们和他的内斗已经到了关键期,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了,于是双方决定这场生死赌局,谁是赢家,就能控制买卖,而输家,则要付出一只手的代价。”  “也就是说,你们叫我来送死了?”  “不,我们这边都是粗人,没人玩得转赌博。良宗介大哥一直在找合适的人选,听说你以前是个精算师,应该对数字也挺敏感的,唯有你可以一试。命运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  “我知道了,如果赢了,买卖就是良宗介的,如果输了,我就得掉一只手。”周恒怒道“他姓良的怎么这么会算计。”  “兄弟,我劝你一句,这里除了监狱长,就属良宗介大哥最大了。别说我没告诉你,他以前在社会上可是个风云人物,省里的领导都得给他三分面子。惹了他你就是出了监狱也跑不了。总之,接下来的赌局就看你的了。”  “可恶,这种赌局狱警不管么?”  “这只是普通的监狱,只要有钱就能开放特权,杨博收买了不少狱警,所以他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小子两个月前入狱,现在已经是狱中一霸了。现在关键是对付杨博,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打。”  周恒攥紧了拳头“关键是那家伙太厉害了,连续三盘黑杰克,我从来没见过有人运气这么好!”  张兴想了想“会不会是作弊?”  “不可能,切牌都是我切的,他没法作弊...”周恒咬了咬右手食指,张兴疑惑道“你在干嘛?”  “没什么,每次想问题的时候习惯这样。”周恒说道。 张兴疑惑道“奇怪了,如果不是作弊,他是怎么连续三把黑杰克的..” 周恒推了推眼镜,突然脑海里突然灵机一闪“等等!如果是这样,一切都说得通了!”  “什么?”张兴疑惑道。  “对着我的脸,打一拳。”周恒道  “什么?”  “打我一拳,要用力!”  “吗的,你脑子坏掉了?”  “快点,没时间了!”  张兴攥紧拳头“那可别怪我了!这是你提的要求!”张兴的拳头,又快又准,一拳上去,周恒的鼻子嘴巴就开始冒血了。  “咳咳,真厉害。”周恒擦了擦鼻子。  “哥们,你到底搞什么鬼?”  “没事,生死就看这一局了!”周恒攥紧了拳头,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两人走出厕所,旁边的人一看周恒脸上的伤痕,嘲笑道“哈哈,起内讧了么?”  “两个废物!”  “继续打啊!”  周恒坐定之后淡淡道“继续吧,第六局。”  杨博笑道“好,那我们继续开始!”  张兴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这局如果输了周恒就得失掉一只手,良宗介那边自己也没法交代。  伴随着两张手牌发到周恒面前,他紧张地攥住牌,能不能成功就看这一次了!自己还得出狱去找老婆和那男人报仇!  生死时刻,周恒的牌运终于爆发了,他抽到了黑杰克!  “摊牌!”周恒扔出了手牌“是我赢了。”  “嗯,现在三比三。”杨博笑道“最后一局,该我做庄哦。”  最紧张的时刻来临了,赌局游戏的最后一盘,周恒都快把手抓破了,他顾不得头上的伤,聚精会神地看着杨博洗牌。  随着手牌发出,众人都跟着紧张起来,毕竟杨博也输不起。周恒小心翼翼地翻开手牌,发现是黑桃K和红桃9。  张兴稍稍舒了一口气,十九点也是个胜率很大的牌面了。但是也有风险,如果超过两点,就会爆点输掉比赛(爆点:牌面和超过二十一点。)  “我要一张!”周恒斩钉截铁道,张兴不由紧张起来,现在这个局势太容易爆点了,抽到一点和两点的概率是十三分之二,并不是很高。  “啪”是方片A!他赌赢了!张兴差点高兴的跳起来,现在是二十点,胜利在望了!  “好,该你了!”  杨博笑道“我不要牌了,因为,这次我的手牌是这样的。”  说着他摊开了牌,红桃A和黑桃10!竟然是黑杰克!二十一点!  “靠!”张兴愤怒地站了起来“你作弊!怎么会连续四把都是黑杰克!”  “张兴,你别激动,小伙子还没有输。他还可以选择再抽一张啊,别忘了,还有两张A,如果那样的话,我们就是平局。”  “可恶!那概率也太低了!”  周恒挥了挥手“没关系,我赌一赌。再抽一张!”  张兴阻止道“不行,太容易爆点了!”  “没关系。”周恒选择再要一张牌。  现在抽到二十一点的概率是四十七分之二,如果抽到其他牌,就只有死路一条!

    来自 豆瓣App
  • 黎弥CM

    黎弥CM 2017-08-09 10:27:26

    ###第3章 疯狗  “啪”周恒攥着手里的牌,这一张将决定他的生死。如果赢了还能继续玩,输了就只好留下一只手了。  所有人的眼睛都集中在他这张牌上,周恒翻开了那张牌!  方片5,爆点了!  “欧耶!老大赢了!”  “哈哈,博哥万岁!”  张兴愤怒地锤了一下桌子“混蛋!你为什么要抽啊!”  周恒苦笑道“我不抽也是死,还不如搏一搏,可惜了,运气实在太差了。”  杨博笑道“小伙子,真不好意思,留下一只手吧。来人,给我上去按住他!”  从人群里冒出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按住了周恒,他被压在坐在上动弹不得。  张兴怒道“你们别乱来!他可是良宗介的人!”  “张兴,我们之前约定好的,你可不能耍赖!”  张兴无话可说,本来这些都是说好的,他现在想救人也没法救。但是他心里,已经开始倾向于周恒,本来他以为这个四眼仔就是个呆子,但是刚才他热血一搏,让他心里对他另眼相看。  “张兴,回去告诉你们主子,以后的烟酒买卖,都由我来做!”  周恒挣扎道道“等等!我有话说,先放开我!”  杨博笑道“哦?害怕了么?我倒要看看你能耍什么花样,松手。”  两名大汉一松手,周恒挣脱开束缚,低头在桌子上寻找些什么,他推了推眼镜,突然跳到了桌子上,身体扑向了杨博!  谁都不会想到这个文弱的眼镜男,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两人扭打在一起,杨博的身体不比周恒强壮多少,两人都是偏瘦型的。周遭的犯人反应过来之后,对着周恒一顿拳打脚踢。周恒死死抓住杨博,一点也没有松手的意思。  张兴想去救人,但周围的犯人死死抓住了他。任凭他力气再打也挣脱不了,两人陷入了众囚犯包围之中。  杨博冷笑道“想偷袭我?臭小子,你未免也太...”  “嘿嘿..”周恒突然笑了起来,让人听得毛骨悚然。  “混蛋,笑什么!还不松手?!”  周恒松开左手,另一只手死死抓住杨博,他的左手捏着什么东西,众人一看,原来刚才将桌子上的黑桃10攥在手中。  “我说,如果刚才是你作弊,是不是这把可以算作废?”  杨博思忖着周恒的意思,这家伙并没有说自己之前几局作弊,而是这局作弊,也就是说他不否定自己之前的胜利。他只想重新再赛一次。  “你别话说八道,有证据么?”  周恒笑道“当然,之前我在厕所里鼻子出了血,倒数第二把的时候,我在黑桃10上摸了点血迹,但是在这把,这张黑桃10却是干净如初!这还不是证据吗?”  “你...”杨博心里有些发虚,他确实利用千术换了牌,也就是最简单的作弊:利用两副扑克换手牌,这样无论是谁做庄家洗牌,自己都可以换牌保持不败之地。  周恒道“连续三把的黑杰克,这牌型未免也太好了。让人不得不起疑。如果你没有作弊,能不能让我来检查一下?”  张兴站了出来“对,我来查查你!”  现场的人都面面相觑,周恒笑道“我说,这局能不能作废,咱们堂堂正正比一局!”  杨博本来想要销毁证据,但是身体被周恒紧紧抱着,根本没法做手脚的。“你...可恶,你怎么发现的。”  “杨博!”张兴怒道“竟然真的作弊!”  周恒笑了起来“其实,我根本没摸血迹,你也不想想,怎么会那么巧,我拿的牌你下把也会拿到。”  杨博怒道“靠!你竟然诈我!”  “就是诈你!要怪就怪你自己心里有鬼!”周恒道“我并没十足的把握确定你作弊,但是刚才那么一诈,你已经彻底露馅了,不过我不会否定之前的胜负,只是这把不算数,这次让张兴来洗牌,咱们公平的比一把。”  “可恶,刚才被你这么气糊涂了,比就比!谁怕谁!”  周恒笑道“还没完呢,这次的赌注,是两只手!”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就连杨博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么拼!  杨博咬着嘴唇,这把是一局定胜负,而且赌注是两只手,如果输了可就真完了。本来刚才就丢了人,当着这么多兄弟的面,还必须要迎战,否则显得自己太没风度了。  “好!就两只手!”  张兴拿起扑克,心情复杂地洗着牌。周恒这小子,简直就是个疯子。  杨博也很兴奋,在和他对局的人中,周恒算是个有趣的家伙,这种赌手游戏,不知道多少人变成了残废,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面临这种状况,生死一线间的赌局,是最让赌徒兴奋的。  他天生喜欢赌局,越危险越刺激的赌局,越让他兴奋。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杨博问道。  “周恒。”  “好,我记住你了。”他笑道“我叫杨博,一个赌徒。”  “他们说你是德州扑克的世界冠军。”  “哦,那是过去了。其实德州扑克比的就是心理战,在心理战方面,几乎没人比我更强。但是今天你的表现让我刮目相看,还敢诈我,有点意思。不过,你还是赢不了我!”  周恒笑道“那要比过才知道!”  “好了,最终局,开始!”  张兴颤抖的手给两人发出四张牌,就在要揭牌的时候,外面有个犯人急急忙忙地跑过来。  “博哥!外面有狱警来了!”  杨博头也没抬起“怕什么,老李,你去应付一下。”  “不是!不是普通的狱警,是监狱长过来了!”  “什么?!”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周恒看着一脸惊愕的张兴,问道“怎么啦?”  “她一般从不现身的,怎么这时候来图书馆?”  杨博咬了咬牙“混蛋!周恒,这局停止,以后再找你算账!走!”  看得出监狱长给杨博心里带来很深的阴影,他也不敢随便招惹。  一大群人呼呼啦啦地走出了图书室,周恒站起来发现裤子是湿的,才发现凳子上全是汗水,刚才汗水打湿了囚服,甚至自己都没有察觉。  张兴拉着周恒“走!赶快返回活动广场!”  “等等。”周恒走到杨博刚才坐的位置前,翻开了他最后一局牌。  看到这局牌,张兴和周恒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是黑杰克!  “吗的!还好被打断了,要不然你的这双手就没了,走吧,先别管这些了!”张兴道。  两人走出图书室,周恒看到眼前的景象呆住了,发现广场上站满实枪荷弹的狱警,连围墙的岗哨上也站着人,所有的囚犯就在广场中央。  狱警们对着他两举起枪,命令道“快!归队!”周恒跟着张兴快步走到中央,良宗介等人就在那里等他们,一看他们完好无损,就知道这场赌局没输。  “臭小子,真有你的。”  良宗介对周恒点了点头,算是正式收下了他。  张兴凑上前道“良哥,他们这架势是要干嘛?”  良宗介摇了摇头“我来这一年多,也没看过这阵势。”  众人站好队,狱警之中走出一个男子,他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乌黑的头发,散在耳边,他的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  “是他!”张兴道“这家伙能来,说明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周恒小声问道“他是?”  张兴深吸了一口气“这家伙叫流云,狱警里除了监狱长,就属他最大。老大眼睛上的刀疤,就是他弄的。”  周恒心里吃了一惊,老天,能在良宗介脸上划刀疤的人,这家伙也是狠角色!  流云看着眼前的犯人,厉声道“从今天起,停止一切放风活动!三餐之后迅速回到牢房!电视电台等娱乐器材也停止使用!”  “什么!!”犯人中间可以骚乱起来,尤其是杨博一伙,这意味着赌局已经也不能开了,无疑少了很多收入。  “砰!”男子抽出手枪鸣枪示警“都给我少废话!现在滚回你们的牢房!”  周恒跟着大部队往牢房走,广场往东就是他们的牢房,一般犯人大半的监狱时光将会在那里度过。  杨博边走边咬牙,旁边的大胖子道“大哥,他们怎么突然严格起来了,这下咱们怎么办?”  “禁止放风和娱乐,意味着烟酒买卖,赌博都弄不了。这帮狱警抽的什么风啊。”  杨博摇了摇头“老二,你想的太简单了,我估计监狱里要出大事!”  另一边,良宗介一伙回到牢房之后,张兴等人和他在一间牢房里,很巧的是周恒就挨着他们的牢房。  张兴坐到板凳上,道“良哥,现在怎么办。”  “是啊,这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良宗介分析道“如果仅仅是禁止娱乐,这个也容易理解,比如最近犯人们私下的活动比较频繁,引起领导不满。但是电视和电台都不让用,这就泰不寻常了。对了,阿强,我让你去打听北边的行政大楼发生什么事,你打听了没有?”  “我打听了。”一个瘦瘦的男人站了起来“听朋友说,早上听到几声尖叫,挺吓人的,然后一堆狱警冲了进去,直接封锁了现场,一直到现在都没法进去。所以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定出大事了!”良宗介道“张兴,你去外面再探探情况。”  “大哥,狱警都在外面守着,我们不能出去啊。”  “笨。”良宗介道“这种事情还用我教你么?”  “哦..哦哦”张兴这才反应过来。他走到门前,外面就站在持枪的狱警。  张兴笑道“刘哥,还不下班啊?真够辛苦的。”  “臭小子,回去。”  “刘哥辛苦了。”张兴说着从腰里拿出一张纸片,塞给了狱警。  周恒就在旁边的牢房看着,这已经见怪不怪了,张兴和监狱里的打饭师傅,狱警都熟络的很,张兴留着长发头狱警也不管,足见他在这里的人脉有多广。  “回去!要不然我关你禁闭!”狱警怒道。  “刘哥,你怎么...”  “快点回去,监狱长说过任何人不得出来!”  张兴悻悻地走了回来“大哥,太反常了,那个贪财的老刘钱都不要,就是不肯放我过去。”  良宗介沉吟道“先休息吧,晚上再看看形势。”  “对了,大哥的妹妹好像就在那边吧。”张兴道“没问题么?”  红星监狱的北部还有一个家属住宅区,来看望狱警,或者犯人的家属,都住在那里,良宗介的表妹陈南来看望良宗介,现在就住在那里。  “嗯,得联系到她们,得找找机会看看她。”良宗介道“大家都打起精神来,防止再出现意外。”  没了娱乐时间,众犯人晚饭劳作之后就只能睡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很快夜晚来临。周恒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其实他今天很疲惫,昨天刚到这里的时候连觉都没睡好,同室的狱友都在欺负他,今天张兴进来说了一句“他是良哥的人。”,就再没人敢欺负周恒,还都让出最舒服的床铺给他睡。可是他怎么也睡不着。  第一个事情是和杨博的赌局,他其实有偷偷翻看两边的牌型,这次完全没有作弊,但是杨博依然是黑杰克,这家伙的赌运简直变态。  另外一个就是监狱居然会全面禁止娱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好的预感笼罩在心头,这个夜晚不好过啊。  这时候周恒心里突然想到那个女人,那个害他背叛他的女人,他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报仇!  本来有大好的前程,但是在最关键的时刻,她竟然背叛了我,还勾结其他人诬陷我杀人!可恶的女人,害的我一无所有!有一天我一定要去找你算账!  “砰!”外面突然传来了两声清脆的枪响声,在夜晚里显得格外刺耳。  接着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枪响,是岗哨上的机关枪发出的,听声音应该是活动广场方向发出的。  这不是偶然事件,而是发生了枪战!门外“嘟嘟嘟”警报声响起,走廊上传来匆忙的脚步声,狱警们纷纷往广场上集合。  周恒一下子坐起来,他心里的预感没错,果然出大事了!  “啊~”一声凄厉的叫喊划破夜空,听起来非常渗人。  周恒踮起脚尖,想从小窗户上看看外面,但是无奈个子太低够不到。  “周哥,我来帮你吧!”一个狱友道。  “谢谢!”那人蹲下来,周恒踩在他的肩膀上,顺着小窗户往外面看。  周恒推了推眼镜,只见外面的广场上蹲着两个人,居然正在用牙齿撕咬着倒下的狱警!狱警的气管被那人咬断了,流出的鲜血把草坪都染红。他耷拉着脑袋,表情还停留在惊恐的瞬间。在月光的映衬下分外渗人。  那些人不像是人,反倒像是疯狗!  “疯狗们”抬起头,眼睛发出血红色,仿佛看到了周恒一般,奔跑的速度奇快,径直冲向了狱警。  “啊!”周恒一个踉跄,没站稳摔倒在地上。  “周哥,你没事吧?”  “我....”周恒推了推眼镜,说话都打结巴了“我..我要出去。”  众人刚走到门前,只听牢房外不断传来惨叫声,还夹杂着枪响声。“放我出去!”“啊,别杀我!”“救命!”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几个狱友哆哆嗦嗦地退了几步,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只有周恒知道,外面出现咬人的怪物了!而且他们正往这边冲!  几分钟前,疯狗们从食堂跑过来,径直冲向了牢房,有几个来不及反应的狱警当场被咬住了喉咙,牢房内乱成一团。  周恒所在牢房的门,突然被什么东西击中一样,发出“咚咚”的震动声。紧接着是人的低吼声。  “别去开们!外面是怪物!”周恒道。  “周哥,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有人在外面!”  周恒指挥道“快!想办法离开这件牢房,再晚就来不及了!”

  • 黎弥CM

    黎弥CM 2017-08-12 08:58:58

    ###第4章 监狱变地狱  “砰”的一声巨响,牢房的门被打开了,跟着一个男人倒在血泊之中,脑门上还插着一把斧头。张兴和几个犯人跨过尸体,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周恒,调侃道“赌神,你还真是命大。没死就跟我们走吧!”  周恒像捣蒜一样直点头“嗯嗯!”说着跑回床上拿行李。  张兴道“别磨蹭了!什么东西都别带!这里很危险,先跟我们过来。”  众人走出牢房,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放眼望去,下面的一楼全是一帮疯子在撕咬,拉扯,狱警们死的死,伤的伤。到处都是呼喊声和吼叫声。  此刻,这里不是监狱,而是地狱。  周恒已经被吓尿了,根本走不了路,张兴狠狠地打了一下周恒的头“快!赌神,往最上策跑!”,周恒被这一拳打醒了,踉跄着跟着众人往上跑,走台阶的时候他连滚带爬上去的。走了几步实在没力气了,一路被张兴拉扯着跑到了牢房最顶层。  最顶层是监控室,外面的铁门非常坚固,平常牢房的狱警就在这里办公。  张兴在摄像头上示意了一下,铁门被打开了,良宗介等人就在里面等着他们。  张兴道“良哥,广场上全是咬人的疯子!狱警们抵抗了一会,已经全退守到了食堂!”  “那些废物靠不住。还得靠自己。”良宗介道“你带回来多少人?”  “就这几个了,大部分都死在外面,不是被咬死就是被打死。”  “嗯,你先休息一下。我有话说。”良宗介对着众人大声道“各位,现在的情形大家也看到了,现在监狱里有多危险,如果你们想活命,接下来就得听我的!”  这间牢房里犯人,并不全是良宗介的人。所以这时候他需要树立自己的权威,控制出场面。在场的大多数人,原本就是良宗介的“部下”,这时候自然对他唯命是从。剩余的人,这时候他们最需要的,就是一个依靠。  “砰砰”头顶传来了脚步声,众人心里一惊,不知道又是什么人,竟然跑到了楼顶,这里是顶层,顺着窗户就能翻进来。  “搭梯子!”良宗介道,张兴和周恒赶紧把梯子放在窗户边,不一先下来一个女子,女人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出头,皮肤白皙,乌黑的头发瀑布般垂直地披在肩上,囚服之下依稀能看到火辣凹凸有致的身材,秀挺的琼鼻,粉腮微微泛红,滴水樱桃般的樱唇,但是美中不足的是,此时她眼睛却是肿的。  男人的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年龄四十岁上下,而身旁站着的女子更是光彩夺目。虽然都穿着宽大的风衣,但是丝毫遮盖不了她的性感。  两人走进后,张兴赶紧关住了铁门。  良宗介惊喜道“你还好吧,没让你惊着吧?”  “呜呜...讨厌!”女子带着哭腔,举起粉拳捶打着良宗介的胸口“哥,刚才在楼顶跑的时候,差点吓死我了!”  看样子她居然还不知道外面已经爆发了疫情,旁边的男人挠了挠头“良哥,为了不让大小姐受伤,我带着她从楼顶翻过来的,没遇到那些疯子。.”  良宗介微微额首“辛苦了。”  “两个,外面一团乱啊,家属区的狱警全被调走了,根本没人管。”  周恒看了看女人,这就是良宗介的表妹陈南,为了看良宗介,昨天才到家属住宅区,没想到今天就发生了这种事。  病疫爆发的第一时间,良宗介就派自己最得力的心腹“老三”前去营救,这才找到了她。  良宗介在一旁好一顿劝,陈南才不再哭泣。  “哥,我的小白丢了,你得帮我找!”  “...”良宗介一时语塞,小白是陈南的宠物猫,可是这时候外面都乱成这样了,去哪里找?  “妹妹,你先别急,我肯定帮你找到好不好。”  “真的?”  “哥哥说的话,什么时候食言过?”  “不行,得拉钩!”  旁人都看得出,良宗介很宠自己的妹妹。而这个妹妹,都这时候了还有心思玩这些。真不知道是天真还是傻。  但她是良宗介的妹妹,就是有错,谁敢说出来?  陈南突然转头对张兴说道“张兴,最近我哥是不是偷偷喝酒了?”  “他...”张兴红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行了,现在不是操心这个的时候!”良宗介正色道“妹妹,外面爆发了病疫,到处都是感染者,你不能再捣乱了,老老实实呆在这,其余的事情我来解决!”  陈南撅起小嘴“哼,有什么啊,不就是一群小喽喽么,哥你肯定很快能找到小白吧?它可是从小陪我到大的...”  “囡囡!听话!”良宗介无奈道,他彻底拿这个表妹没办法了,本来都成年了,性格却还像小孩子一样。  “好啦好啦,我不说话,你们忙!”陈南撅着小嘴坐在沙发上,赌气似地把头扭向一边。  良宗介长抒一口气,对正在看监控的张兴道“小张,外面怎么样了?”  “感染者们被堵在了一楼,暂时上不来。只是...良哥,这监控时好时坏的...”张兴道“我怕一会会坏掉。”  监控就是他们观测外面的眼睛,少了只眼睛,这下麻烦大了。  “哦?让我看看。”陈南好奇地凑了过来,先是被吓了一跳“哎呀,这是什么啊!”  “这就是感染者,都是些杀人的疯子。”张兴道。  “唔....”陈南现在知晓了自己面临的是怎样的危险,不敢再乱说话了。“哥,我来试试吧。”  良宗介点点头“对了,我记得你是宾夕法尼亚大学通信专业毕业的,看来没白留学,赶紧看看怎么回事。”  陈南点点头“放心,监控交给我。”  这时候铁门外传来了敲门声,陈南看了看监控“两个人,一男一女。”  监控的像素不高,看不清来人的样貌,但张兴觉得那女人有些眼熟。  “开门!”良宗介下令道。  “咯吱”铁门被打开了,两人走了进来,张兴和良宗介都认识那男人,一个叫王强的中年男子,也是良宗介的心腹。  良宗介笑道“老王,辛苦你了。”  男人穿着工作服,身材敦实,皮肤黝黑,他笑道“良哥,我完成你的任务了。兴,你过来看,这是谁。”说着身后出现了一个长发女人,细致乌黑的长发,披于双肩之上,略显柔美,淡妆素颜,两双眼哭的红肿,虽不如陈南漂亮,但也别有味道。一看见张兴就哭了起来“啊,你还活着!”  “倩儿!”张兴差点泪崩,冲上去紧紧抱住那女人。一边对男子哭道“强哥,谢谢你!谢谢你!”  “客气了,都是兄弟谢啥。”  良宗介道“小王,你和老三都是去家属区,怎么没走楼顶?”  王强道“我绕着广场过来的,没遇到感染者,牢房内的感染者也很少,我就带着她,悄悄顺着台阶上来了。”。  良宗介疑惑道“奇怪,这是怎么回事。”可惜监控还没恢复,不知道一楼的情况。  倩儿是张兴的女朋友,和陈南一样,这次来看望他,住在家属区还没来得及回去。  女人道“多亏了王哥救我,否则我..呜呜呜”  张兴安抚了一下女朋友,抬头道“王哥,良哥,你们的大恩大德我..”  “行了,人没事就好,不过良哥,其他人我没救下来...”  “我知道,你尽力了。休息一下,考虑下一步计划。”  陈南对倩儿笑道“哇,这位小姐姐好漂亮,嘿嘿,坐这边来。”  两个女人在一块,总有聊不完的话,陈南这个小可爱还特招人喜欢,倩儿一点点从紧张恐惧中缓了过来。  这里活下来的囚犯一共有十五个人,张兴,王强,老三还有良宗介围坐在一起,这是他们团队的核心人物,周恒还不够级别,只能跟着剩下的人坐在他们后面围观。  “现在该商量下一步了----怎么逃出去。老规矩,各位说说自己的想法吧。”良宗介冷静地说道。  老三道“宗介,我先说说我所看到的。外面的怪物其实都是囚犯和狱警,只不过他们不知道怎么啦,突然陷入了疯狂,而且像畜生一样到处咬人。咬死之后寻找下一个目标。白天似乎就出现了,但是狱警没有控制住,现在北部已经完全沦陷了。”  王强道“是啊,那些疯子专门找人的脖子去咬,又恨又准!”  张兴点点头“看起来和疯狗一样惹了狂犬病,吗的,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老三道“这不是最麻烦的,红星监狱建在山崖之上,能逃的只有直升机,若再这么耗下去,食物和补给都不够,我们有可能会被困死在这里。”  “嗯,得快点想办法。”良宗介道“老三,地形图找来了么?”  “按你的吩咐,找来了。”老三拿过来一张地图。  众人凑上前,老三指着地图道“目前我们在广场东部,刚才我经过的时候,食堂里全是狱警在和感染者们战斗。”  张兴指着南边的警备区说道“良哥,咱们得穿过广场和电力通信区,去警备区找些武器来啊。”  “谈何容易。广场上全是感染者,就靠咱们这点人根本出不去,就连食堂里拿枪的狱警都过不去。”  陈南补充道“哥,如果能找到电信塔,我可以尝试向外界发射信息的。”  良宗介点点头“好,不过要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才能让你过去。”经过讨论,大家大致讨论出三点:  1‘感染者’的速度很快,主要杀伤方法是撕咬,如果疯狗一样难缠。尽量避免紧张。  2首要目标是电力通信区,争取和外界去的联系。  3目前所在的犯人区是极其危险的地方,如果食堂里的狱警防守不住,这里将会面临感染者们的全面袭击。  老三道“良哥,我们要不要和狱警联合一下,说不定求生的概率更大些。”  “这,还有待观察,尤其是那个流云。”张兴说道,他知道老大和流云之间恩怨很深,不知道能不能联合起来。  周恒在一旁都看呆了,这帮人完全就好像是军人一样,迅速讨论出针对目前困境的应对方法,根本不是正常人啊。  众人分配好任务,周恒被派去和张兴巡逻,老三带着一些人手清理犯人区的感染者。王强到楼顶观测附近的情况。  周恒跟着张兴来到外面高台上,观察着下面的动静。这时候感染者们已经不太多,本来就是因为人们慌张才造成混乱的,在老三的打击下,很快肃清了犯人区的感染者。真正的麻烦是中央的广场,那里是感染者的主力,监狱里的狱警全力歼灭那里的感染者。  周恒走进张兴身边,小声道“良宗介大哥太厉害了,还有那个往前和老三,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啊。”  张兴笑道“呵呵,和我第一次遇见良哥的感觉一样,听说良哥在外面的势力很大,黑白通吃,是道上有名的大哥。老三原名叫林三儿,是他的保镖。至于良哥是犯什么事进来的,我不太清楚。”  周恒点点头,良哥能做到大老板位置,为人做事方面肯定有他自己的一套。刚才面对困境,先是安排手下营救家属,然后集合众人之力,迅速制定计划采取行动,这份过人的组织力就让人敬佩。  他现在万没想到,进监狱的第二天就会发生疫情。不过好在很快稳定下局面,估计等食堂外的狱警清理干净,这场危机就算过去了。  “啊!”楼下突然传来嘶喊声,周恒向下一探头,差点从上面摔下去。幸好张兴及时拉住了他。  “怎么啦?”  “你...你看下面..”周恒颤颤巍巍地指着下面,张兴往下一探头,只见之前被咬死的人纷纷站了起来,如同感染者一般见人就咬。清理队友没反应过来,全被咬住了,老三带着人往楼上跑。  “靠!那些死人还能活啊!”张兴惊道,本来下面都是些死人,突然全活过来,足足有几十号人。他们的跑步速度极快,不断有人被撕咬住,然后就再也回不来了。  “跑!回去!”张兴拉着周恒往回跑,周恒这会腿都软了,虽然他见过感染者咬人,但是死掉的人,突然复活过来,跑起来追着人撕咬,这情形太骇人了!  两人返回监控室,良宗介看着他们气喘吁吁的样子“怎么啦?”  听完原委,良宗介阴沉着脸,老三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良哥,外面全是感染者,我的人死伤惨重啊!”  “先进来,关好大门。”  陈南看着监控道“那些被咬死的人,纷纷活了过来,打了老三等人一个措手不及。”  老三点点头“是啊,那些家伙速度太快,我也是很勉强才跑回来的,稍微速度一慢就完蛋了。”  周恒插了一句“这岂不是丧尸嘛,能复活,还能传染!”  “不,比丧尸病毒更厉害!他们的速度,力量和意识,恐怕丧尸没法比。”张兴道“良哥,要不咱们就留守这里,等待救援吧。”  “不好!”陈南突然叫道“你们快来看监控!”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27093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