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苑122期书友会】阎崇年《御窑千年》南昌读者见...

雕刻时光

来自: 雕刻时光(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7-06-11 13:01:14

标题:【青苑122期书友会】阎崇年《御窑千年》南昌读者见面会2017年6月11日晚上19:30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雕刻时光

    雕刻时光 (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7-06-16 08:55:47

    《文化·大家》第40期丨阎崇年:御窑简史中读懂历史变局

    原创 2017-06-13 曾悦之 凤凰江西

    主编:曾悦之丨实习生:田为
    人物简介
    阎崇年,山东蓬莱人,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紫禁城学会副会长,著名历史学家。主要著作有:专著《努尔哈赤传》《清朝开国史》等,论文集《燕步集》《燕史集》《袁崇焕研究论集》《满学论集》《清史论集》等,近年出版25卷本《阎崇年集》和《阎崇年自选集》等。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主讲并出版《正说清朝十二帝》《明亡清兴六十年》《康熙大帝》《大故宫》等,在国内外产生强烈的社会影响,被誉为“百家讲坛”的开坛元勋。

    阎崇年青苑书店读者见面会,做客《文化·大家》

    正如他在《正说清朝十二帝》里说过的那样:历史是镜子,历史也是艺术。它可以借鉴,更可以欣赏。
    近年,他关注瓷器和瓷窑;人们误以为他改变了研究方向。事实上,研究御窑文化,对于这位史学家来说,恰恰为宫廷文化、帝王文化的研究打开了另一个通道。
    没有人去否定,皇家御窑和瓷器,就是宫廷文化的重要载体。本期《文化·大家》特邀嘉宾阎崇年,从御窑文化中看历史变局中的风云人事。

    《御窑千年》(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过去,我们在读大量陶瓷史的时候,关注的是陶瓷本身的血脉流转,有学者也常以“瓷”之名来审视那座叫“景德镇”的城市的过去和未来。
    阎崇年的新作《御窑千年》,我们很欣慰地地看到,他从庞杂的瓷文化范畴中,挑选了“御窑”这个切点,放在漫长辽阔的历史河床上进行洗刷,从而来解读历史变局中的瓷器文化发展,进而把脉历史的变局。
    因此,这完全可以看作是阎崇年教授历史研究方法的一个新突破。
    你会发现,事实上,他是在御窑文化里,反思一段历史。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总能在他讲述瓷器史的时候,总能在历史的回廊里,听取瓷器的回声。
    这种回声,是清脆,悦耳的;有时候,是在撞击的,是破碎的。

    御窑,是宫廷文化的载体

    “重道轻器,厚理薄技,是中华文化传统的一个缺憾,为什么中国近世落后挨打,割地赔款,备受欺凌,原因之一,就是重道轻器,厚理薄技,片面的将‘器’,蔑之为‘雕虫小技’,不重视科学技术的运用,流传千年,或遗至今。”阎崇年说。
    那么,曾经有历史阶段被政治视为“雕虫小技”的器物,在阎崇年的眼中,却是影响一个国家面对世界、面对未来的一种态度。
    我们在他关于御窑的讲述中,有理由相信这种逻辑的成立。
    “研究宫廷文化,不知御窑,是个遗憾。” 阎崇年说。

    明代历朝年款古瓷片

    什么是御窑?
    它是一个帝制时代的产物,阎崇年教授所说的“御窑千年”是对御窑历史有了一个新的注解,我们通常所说的“御窑”准确地说是清代设立“御窑厂”之后,但明代其实设有“御器厂”。
    “这里考虑的是广义的御窑,朝廷之窑,先有官窑,后有御窑,而且官窑已经绵延千年。”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御窑千年”也是成立的。
    《诗经·大雅·文王》云:“济济多士,文王以宁。”阎崇年认为,御窑瓷器,重在得人。“探索御窑的历史,既要重器,也要重道;既应重物,更应重人。”
    阎崇年他所著的《御窑千年》也被人认为是简明陶瓷史,但他所谈的瓷器文化都离不开特定的历史人物,尽管在《御窑千年》里,我们可以看出他在瓷人方面着墨颇多,但在他讲述陶瓷的语境核心中,我们很确定的发现,他关注的重点是“特定的人如何影响着瓷器的发展”,而这个“特定的人”就是:帝王。
    在封建集权时代,权利能够轻而易举地左右技术革命的变革。拿瓷器来说,从宋代被赐名“景德”的景德镇,从那时候开始,瓷器的发展与政治紧密的结合,这种状态到清代走向了巅峰。
    阎崇年正是在这种脉络之下细致入微地探究瓷器的变革,比如谈明代康熙年间御窑和瓷器的时候,他从时局上看待和总结中国文化的特点;从中西方文化的交融之下,解读康熙瓷器那种恢弘的特征。

    清康熙青花秋声赋诗词笔筒

    我们都知道,康熙时期是一个鼎盛的时代,清代采取以儒家为主导的路线,融合了多元化的国策治理出了一个盛世王朝,康熙帝本人对于西方文化也是接纳的,对于中西方文化的接纳和包容,使得当时的文化大趋势有了新的特点,这种文化的驱动之下,艺术也出现了新的面貌。
    因此,在康熙的手上,御窑得到了发展。尤其是明末清初以来,文人画出现的高度,直接影响了当时瓷器的发展。康熙一朝,御窑得到了开创性的进展,御窑在这一时期也走向了高峰。
    再比如,阎崇年在谈御瓷风格转变的时候,就直接在雍正皇帝那里找到了原因。雍正,那个追求雅致生活、追求恬然气息的帝王,他那种对于生活的态度,直接了当地反应到了当时御窑的瓷器之上。
    “珐琅彩瓷的繁荣,就是雍正帝在御瓷创新上的重大成果。改革首在用人,雍正帝加强内务府与景德镇御窑的联系,选派人才经理去御窑,促成了御窑风格之变。”阎崇年说。
    在瓷器历史的探究上,无论是康熙年间的恢弘、还是雍正年间的雅致以及乾隆年间的华缛……阎崇年通过“特定人物”和“政治时局”的宏观视角,从另一面解读了历史变局与瓷器发展内在联系和关系。
    因此,大概对历史的反思和民族精神的阐述才阎崇年教授关注“御窑”的用意吧,但作为一个历史研究学者,他又不仅仅是拘泥在历史的泅渡中,在回望历史的同时,也对当下“瓷器之路”和“一带一路”的国家战略进行了思考,把一个历史学者对于民族历史与未来的忧思,纳入到一个具体的器物之上。

    明嘉靖黄地绿龙纹碗

    近些年来,阎崇年关注御窑;从而也关注景德镇。2014年,他被应邀在景德镇参加“唐英陶瓷学术研讨会”出席“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日”纪念活动,亲临国宝级古代镇窑复烧点火和开窑仪式,参观珠山明清御窑遗址……
    或许从那时候开始,阎崇年就已深深地感觉到:“御窑与瓷器,再一次撞击了我的心灵。”
    此后的时间,他又不断地参加了景德镇瓷器等学术活动,并萌生撰写实录的愿望。
    他查阅历史古籍、档案文献、府县志书、文集笔记、参观工艺、访问艺人,参加古窑遗址、开窑仪式,目睹和体验了瓷器制作的72道工序,感受到了御窑文化的博大精深。
    历史研究,有着常年长年积累,厚积薄发的特点。阎崇年认为,历史学者的学术视野,不仅是一个点、一条线、一个面,而更是一个体,一个多维度的体,一条变化着的流。因此,历史学研究,既关注局部,又关注整体;既关注过去,又关注发展。对历史人物、历史事件、历史文物、历史册籍、典章制度、历史演变,没有长年积累,没有透彻见识,就难以总体把握所研究对象的真实性、整体性、演变性、规律性。
    源于此,阎崇年教授在瓷器的细节上去了解、去把握,更着力于从总体上去认识、去阐述这段瓷器历史。正如他所说:御窑与瓷器,是对历史的敬畏,是对文化的凝聚,是对人类贡献,是对生命理解。
    http://mp.weixin.qq.com/s/OVQX40pXfT3fj2AdmKx2GQ

  • 雕刻时光

    雕刻时光 (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7-06-16 09:02:01

    “百家讲坛”主讲人阎崇年携新书与南昌读者见面


    大江网 2017-06-12 11:22:58 来源:江西手机报 编辑:肖文忠 作者:周桐

    [浏览字号:大 小]

      阎崇年先生携新作《御窑千年》与广大读者见面

      江西手机报讯 记者周桐报道:中国创烧的瓷器,作为中华文化的一个符号,在中外文化交流史上,不仅是一条颜色锦绣斑斓的彩带,而且是一座跨越四洲三洋的津梁。6月11日19时,著名历史学家、“百家讲坛”主讲人阎崇年先生携新作《御窑千年》来到南昌青苑书店,与广大读者见面。

      《御窑千年》是一部历史学家撰写的简明瓷器文化史,重在探讨宫廷与御窑瓷器的历史与文化之关系。在《御窑千年》中,阎先生特别强调“瓷器之路”在中西文化交流中的贡献。他认为,中国的瓷器,同丝绸和茶叶等,通过陆海两条通路,进行国际文化交流。这两条陆海通路,被称作“丝绸之路”,又被称作“瓷器之路”,和现在的“一带一路”基本重合。从宋到清,千年以来,在一带一路上,瓷器成为中外文化交流的“使者”。
    http://www.jxcn.cn/system/2017/06/12/016196103.s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1

  • 雕刻时光

    雕刻时光 (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7-06-16 09:03:35

    读者见面会现场

      读者见面会上,三联书店总编辑翟德芳先生谈了自己编辑、阅读《御窑千年》的感受。他表示:“阎崇年先生在耄耋之年仍亲力亲为、笔耕不辍,敢于接受新挑战,乐于尝试新领域,不断开拓自己的研究之路,勇气可嘉,令人感佩。”据了解,《御窑千年》加上插图,全部篇幅也就20万字,却纵论瓷器千年史,涉及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大背景,讲到诸多瓷器的工艺,甚至还对许多历史问题进行了考证。

      会上,当被问及为什么会写这样一部书时,阎先生表示,自己之前在“百家讲坛”主讲过“大故宫”系列三部,涉及皇家的制度、人物、建筑等多方面,但是没有过多关注器物,几年来,总有人提议是否可以对故宫收藏非常丰富的瓷器有所研究、著述、讲授,让广大读者能够更好地感知中华传统的瓷器文化。考虑再三,决定做这件事。一方面,自己大量阅读有关瓷器的书籍,查阅相关文物档案、图录、考古报告;另一方面,走访主要的官窑、御窑瓷器产地、场址,包括景德镇御窑、浙江龙泉窑、河南钧窑、广东潮州窑、山东博山窑、福建德化窑、河北定窑等等。从搜集资料到动笔写作,三年时间,十易其稿,完成了这部小书。

      关于如何理解皇家御窑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硕果?阎先生说,瓷器是中华文化的伟大符号。瓷器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一项伟大创造,是中国对世界文明的伟大贡献。甚至在英文中,“中国”和“瓷器”共用一个单词“CHINA”。以一种优美器物即瓷器作为英文中国的国名,既是瓷器的骄傲,也是中国的自豪。御窑是宫廷文化的重要载体。御窑,是帝制时代的产物,依托国家力量,荟萃瓷器文化的精华。皇宫有御窑,更能成其大;御窑为皇宫,更能显其贵。所以,要深入理解中华历史文化,尤其是宫廷文化的精髓,就应当了解御窑文化。

      会后,阎先生还与现场的读者们进行了互动,回答了大家关心的问题,并现场为大家签售。

      阎崇年,山东蓬莱人,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紫禁城学会副会长,著名历史学家。主要著作有:专著《努尔哈赤传》《清朝开国史》等,论文集《燕步集》《燕史集》《袁崇焕研究论集》《满学论集》《清史论集》等,近年出版25卷本《阎崇年集》和《阎崇年自选集》等。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主讲并出版《正说清朝十二帝》《明亡清兴六十年》《康熙大帝》《大故宫》等,在国内外产生强烈的社会影响,被誉为“百家讲坛”的开坛元勋。

  • 雕刻时光

    雕刻时光 (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7-06-16 09:43:09

    陈士勇 2017年06月14日
    《千年的景瓷,浴火的凤凰》

    周末晚间,去听了一场历史学者阎崇年先生为其新书《御窑千年》而举办的讲座。

    之前十分纳闷,耄耋之年的阎先生身为清史学家如此对陶瓷感兴趣,还历时三年写就一本陶瓷专著。是兴趣使然,还是赶瓷器收藏热的″时髦″?据我了解,先生书房在″四合书房″牌匾下分布俱是书架,并无博古架。

    开讲后,先生话题直奔御窑,少不了提到宋真宗赐名″景德镇″。景德镇的官窑,景德年间已出现,那时景德镇窑烧造青白瓷,颜色介乎青白之间的釉色。因为减少了铁元素,青中有白,白中带青,人称″饶玉″,当时景德镇属于饶州府。古人爱玉,认为玉有″五德″:仁,义,智,勇,洁。宋代蒋祈《陶纪》中记载,景德镇瓷器″皆有饶玉之称,其视真定红瓷,龙泉青秘,竞相奇矣。"可见在宋代,景德镇瓷器已称一流。

    作为历史学家,严先生想从景德镇瓷器中寻找什么,想得到什么呢?从瓷器中能看到朝代更迭,家国荣辱吗?瓷器会说话吗?想起我不久前到高安博物馆参观元青花展,看到元青花带盖梅瓶一共六只,分别墨书六个字:礼,乐,射,御,书,数。这是从周代就开始重视的″六艺"教育,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证明古代十分重视育人要″文武兼备″,知识和能力兼求。最有意思的是看到一只青花高足杯,杯内写着:“人生百年长在醉,算来三万六千场。″人生本来难百岁,几人能有百岁寿?关键是百年常在醉,这是酒话戏言吗?非也。要知道,这些青花瓷是官府或大官僚的窑藏,那些官僚们酒杯在手,看到的是人生苦短,及时行乐。这个朝代,这个国家,还有何希望?阎先生也提到了这只酒杯,认为是元末时的东西,是贵族官僚″醉生梦死,享乐至上″的世风在瓷器艺术上的鲜明展现。可见瓷器也会说话。阎先生"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是以瓷器观照历史,以历史审视瓷器。

    尽管″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但千年的窑火仍在燃烧,岁月难掩景德镇瓷器的光芒,一件瓷器在手,它或是一件娱目养心的艺术品或是一件经历了千百年人世沧桑的文物,甚至比我们个体经历的事还多,面对这样的伙伴,你能不肃然起敬吗?

    千年景瓷,这只浴火的凤凰,引来无数的文人竟折腰。

    ( 陈节风撰)http://www.iyuji.cn/iyuji/s/cG53dHI2YXN1UWptQ2ZVdmVKQlFLUT09/1497447746944196?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2812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