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苑120期书友会】辛德勇:我与《海昏侯刘贺》20...

雕刻时光

来自: 雕刻时光(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7-06-11 12:45:25

标题:【青苑120期书友会】辛德勇:我与《海昏侯刘贺》2017年6月9日19:30
×
加入小组后即可参加投票
  • 雕刻时光

    雕刻时光 (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7-06-11 12:51:23

    北大教授辛德勇在南昌谈“我与《海昏侯刘贺》”


    大江网 2017-06-10 15:45:02 来源:中国江西网 编辑:朱玉琴 作者:佚名

    中国江西网讯 海昏侯的海昏有没有贬意?汉武帝太子刘据有没有行巫蛊之事?6月9日晚,南昌市青苑书店内,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辛德勇与南昌书友热烈交流。这是青苑书店第120期书友会,本期书友会主题是“我与《海昏侯刘贺》”。

      《海昏侯刘贺》是辛德勇在去年底出的一本书,在海昏侯墓惊现世人之后写这本书,看似辛德勇在“蹭热点”,实则其早有渊源。在书友会的前半段,辛德勇首先回顾了自己的从被动当官到弃官转做学术的经历。然后,他介绍了自己切入汉史研究领域的过程,以及写这本书的原由。弃官进入北大任教后,他的学术兴趣是汉代州制。研究州制变迁,无法回避年号问题。自汉武帝开年号纪年的先河,年号成为古代社会重要的时间刻度。辛德勇从汉武帝梳理到王莽新政时期,发现除了哀帝做过复杂的年号变更,其余每位汉代皇帝使用的年号都有固定的年数,且绝不与前面的皇帝相同。汉宣帝的年号却极为特殊:“地节”和“本始”两个年号有两年的重合。

      辛德勇相信,年号是天子神圣权威的象征,所关非细,宣帝这次改元必有深刻的政治原因。就这样,他一步步进入西汉历史的研究领域。

    http://www.jxcn.cn/system/2017/06/10/016194230_01.s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书友会后,辛德勇签名售书。


    书友排成长龙,等候辛德勇签名。

      在后半段与南昌书友的互动中,关于海昏侯的海昏二字是不是汉宣帝加强给刘贺的侮辱性封号,成为大家交流的焦点。辛德勇认为,从当时的政治背景看,汉宣帝是想对刘贺及其背后的刘家皇室成员进行一定的安抚,因此不太可能借封号来戏耍废皇帝。人名地名往往是取名者或有意或随意的个人行为,如果没有本人的阐述,外人往往很难猜透其名字的用意。辛德勇认为,海昏可能只是当时的一个普通的地名,海指鄱阳湖,昏指西南方,也就是这个地名只是表示该地在鄱阳湖的西南方。

      在西汉时期被称为“巫蛊之祸”事变中,汉武帝太子刘据被人揭发针对汉武帝行用巫蛊,被逼发兵反叛,最终兵败自杀。学术界普遍认为,此事系武帝佞臣江充陷害,刘据并未行用巫蛊。对此,辛德勇提出了不同的论断。他说,当时的社会巫蛊之术比较普遍,江充构陷太子的风险极大,汉武帝当时确有废太子而立宠妃赵婕妤之子的意图,根据这三点,太子刘据应该真的以巫蛊诅咒,以促武帝速死——哪怕效力不验,也可发泄内心深处积郁多年的不满。

      最后,辛德勇告诉江西的历史爱好者研究历史的小方法:对史料中的一些别人不注意的细节,多问一些孩子式的问题。沿着这些问题深究下去,也许就能登堂入室。

      书友会结束后,一位万姓女士表示,她在这次书友会上获益匪浅。而且,辛德勇学问高却很谦虚的学者风范,给她留下深刻印象。

  • 雕刻时光

    雕刻时光 (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 2017-06-11 12:54:00

    北大教授辛德勇:在青苑书店说海昏侯

    原创 2017-06-11 程志 橙人文话
    北大辛德勇:在青苑书店说海昏侯

    文/程志

    昨晚的青苑书店第120期讲座《我与「海昏侯刘贺」》在七点三十如期举行。

    辛德勇教授儒雅春风江右满,他是一个谦虚的人更是一个诚恳的人。在我看来,一位学者的治学态度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的学问高度。为什么,因为他如实的面对自己研究的“不足”,甚至是“缺陷”,他拥有对话的诚恳,给江西的读者,南昌的读者带来了新的思考和对海昏侯刘贺研究的更多值得探究的材料,尽管同样存在争议,或者说是“危险的路径”,但不可否认这是一个学者对待治学的态度。而整整两个小时的演讲与对话过程,我们至少看出他的“诚恳”。

    【1】
    “海昏侯刘贺的发掘”是江西近年来(2014-2016)集中发力的重大考古项目,也可以说是江西以一域之力贡献给历史思考的又一重大的发现。

    很明显,海昏侯刘贺的价值绝非是墓葬本身的发掘,更重要的是把人们关注的目光重新聚焦到西汉的历史,重新审视如辛教授所说“作为宫廷政治斗争为牺牲品的刘贺”,他一生的悲剧性色彩。当然,里面存疑的诸多历史细节尚待商榷与补充。不管是“海昏”地名的由来还是“卫太子的巫蛊之祸”有无实行、必要性何在等等问题的探讨,都很细致。

    从昨晚现场的讨论来看,青年学者云从龙,南昌十五中应老师都很有心得,提问和探讨都已经非常专业,这同样令辛教授很高兴。他说,这是他这本书面试以来同读者讨论的最细的一次,也是最为深入的一次,对江西的读者如此关注这本书感到很欣喜,恰巧证明江西的人杰地灵,饱读诗书的士子自古有之。

    【2】
    作为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的教授,他坦诚自己早年的研究方向其实并非历史学,而是与地理相关的研究领域。

    他从自己的回忆中打捞尘封的岁月,以自己“做官的经历”来剖析自身性格的缺陷,最终跟随我心,“羁鸟归林、池鱼回渊”,回北京大学做一单纯治学的教授。

    他用四十分钟的时间向我们展现了“三个重要部分的内容”,既有交代他写作《海昏侯刘贺》的由来及经过,也向读者们阐释了他写作《海昏侯刘贺》的思路、结构和框架,与此同时还向我们揭示了他整个写作的心路历程和学术的相关争论,可以说脉络清晰,理络缜密。一番探幽发微之后,谦谦君子、儒雅学者、诚恳治学、平易相近的形象令满座读者无不印象深刻。

    【3】
    青苑书店的活动总是能吸引很多真正的读书人。书友会也是高质量的,书店经理万国英女士更是具有人文情怀的文化人。每每青苑的活动都是读书人聚会、思想碰撞的好时光,在省城南昌青苑书店的书友会胜过很多大学讲堂,名家来过很多,知识分子不乏其数,但我们可以知道都是真正的学人。

    如果说一个城市的格调跟它的书店数量是成正比的,那么一个城市的精神气质跟它的书店质量更是吻合的。青苑书店是南昌的文化地标,在一个中部的内陆复地、精致市侩的城市里,能有青苑在,实数难得,也恰巧证明无论什么样的时代,人文沙化至几何,也依旧会有那些不问前程、名利的“盗火者”为一座城市书写光荣,给这座城市里的人带来温暖和希望。

    【4】
    《海昏侯刘贺》是一本严肃的历史著作,正如辛德勇教授所说,他写不出那种通俗笔调下的“谐趣之史”,他更多的是以一个历史观察者和研究者的身份去探讨一个严肃的课题,解决一个困扰自己的问题。

    然而意料之外的是,一本严肃的史学著作竟然得到市场如此良好的反馈,也是始料未及的。由此可见,并非所有的历史都是以“那些事儿”式的体例和笔调来写的。

    辛教授说,历史的面目和向度有很多种,而历史学家或者研究历史的人就是要找出其中那么一种可能性,尽管在学术上会有值得商榷的所在,但提供方法和路径也不失为其价值和意义所在。http://mp.weixin.qq.com/s/P8IGgoCeZwRWGEoePAta6w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2812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