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立文的《正学与开新-王船山研究》怎么样?试论之

横衡室上人

来自: 横衡室上人(浊醪夕引,素琴晨张。) 2017-06-02 13:18:41

来自 豆瓣App
  • weishenm

    weishenm (未命名哲学) 2017-06-02 20:58:31

    ……

    目录

    自序
    第一章 经学的新诠释
      一、安身立命的关怀
      二、价值理想的开新
    第二章 子学的解构和超越
      一、老庄的终极关怀
      二、诸子的解构
      三、太极心性理气
    第三章 船山哲学的逻辑结构
      一、哲学的逻辑结构
      二、气化絪缊的和合体
    三、虚空皆气论
    第四章 道理与心性命
      一、天命之性
      二、力命心性
      三、天理天德与事理性理
    第五章 道器理气与物器
      一、道诚实有
      二、理气不离不杂
      三、物器主客
    第六章 形神物遇与体知
      一、能所主客
      二、致知学思
      三、格致与实践
    第七章 和合动几的生生
      一、珍德生人与万物
      二、变化与常以制变
      三、一物两体
    第八章 义利理势与理欲
      一、人学道德
      二、义利和合
      三、顺势合理
      四、理寓欲中
    第九章 埋心不死留春色
      一、湘岳伟人的定位
      二、晚清现代的解读
    参考书目

    似乎不太行,不如直接引用一段恩格斯语录的文革论文,现代谈儒家的90%或者说99.9%都不懂儒家,其实就是胡谈。

  • weishenm

    weishenm (未命名哲学) 2017-06-02 21:04:51

    “笔者在写作本书时期,曾两次住北京肿瘤医院做医治和手术,都间接面对生命,因而对生命有切身的体验,对傅伟勋传授赠送的《学识的生命与生命的学识》备觉亲切。
    假如说我素日在学校授课讲学,面对先生;看书读报,面对书报;与人来往,面对别人;那么,这次倒是无机会解脱了种种世俗的事务、文债、懊恼和焦虑,放下心来冷静高空对本人,真正地做到“吾日三省吾身”,把本人当做客体对象来分析:一是为人方面,我经验了1949年当前每一次强烈的政治奋斗静止,盲目既没有违反本人的良心,亦没有跟着做好事、恶事,而做了一些坏事、善事;二是这次手术前医生把病情给家人说得很重大,我本人倒比拟慌张、安宁,但家人敌对的神色就忧伤好看了!手术后我上下都插了管子,吊针从上午9点不断打到早晨12点,体验到天然的生命与生命的天然成绩,这是可怜;术后一星期肿块活检后果为良性,这又是幸。我终身坎坷,总是被作为革新的对象,必需“洗心革面”。1951——1952年间又被谬误地列为“反反动托洛茨基派核心分子”而受批评奋斗,这是可怜;但1956年考上中国人民大学,经零碎学习,而被调配到哲学系中国哲学教研室任教,使我中小学寒寒假在私塾学的古典文本常识得以运用,这又是幸。人之终身仿佛总在幸与可怜中“轮回”,很难超脱。
    本人生命的幸与可怜!人的生命为什么有幸与可怜?儒、道、释、耶答复各异。佛教、基督教都强调一种偶然性。佛教讲“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三世轮回”,即好有好报,吉人天相,在好与好、恶与恶以及好恶之间有一种必定的联络、回应和转化,于是给予人以自我修炼的驱力和高度盲目、自律的能源,启示人去自动把握因,而不要去期待果,以因去补果,或以因去改果,即以今世之善以补偿前世之恶,或以今世之善以修来世之福。基督教以为,人带着原罪来到世间,所以人要一直忏悔本人,为本人赎罪,以便死后进入天国。他们都把人生的幸与可怜的自动权交与人本人,而不在佛与上帝手里。这不只给人以考虑本人从事好坏、善恶流动的空间,而且给人以价值理想的关心和希冀。
    但是,元典儒学给予人间接面对人生生命空间的力度却不够。人为什么要善?为什么要做坏蛋?做坏蛋能取得什么?善人怎么失去惩罚?即在好与好、恶与恶、善与恶之间,无论在今世,还是来世,都找不到一种必定的联络,很难激起起自我涵养的热情和克己自律的能源。尽管儒家有一套较欠缺的做人的标准、准则、规范和《大学》三纲领八条目的涵养功夫及价值指标,但只需追查为什么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为什么要“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儒家就没有给出一个欠缺的、终极的答复;这样做与人的今世或来世生命流动的好坏、善恶有否联络,也没有做出阐明。元典儒家尽管设置了天命论,但天命论只讲后果,而不追查缘由。幸与可怜,贫贫贱贱,生命长短,都是命定的。这就把人生的幸与可怜的自动权交给了内在的“天命”,与人自我的修善有关。既然命定,人只有俟命、顺命,而不能违命、抗命。或许说是天命如此,但为什么天命如此?是否扭转天命?如何扭转天命?元典儒家天
    命论没有完美的答复。王船山虽提出“君相造命”说,但如何造命?造命的终极关心是什么?王船山没有零碎的设计,因而也显得脆弱有力,这也是船山学没有超过理学儒学的品德形上学的依据之一。”

    这是序吗?表现出对儒家的没有理解。

  • weishenm

    weishenm (未命名哲学) 2017-06-02 21:43:58

    王夫之的学问,取于张载,张载的东西,貌似唯物,其实都是以唯心为基础的,与西方的马哲近似,从根本说是法孟子的。然后再弄清孔孟之间的区别,就可以搞清楚王夫之的思想的本质。也就明白为什么所谓的元典儒家,不回答,人为什么要向善,为什么不去做坏蛋。儒家本来就不是干这个的。儒家在孔子那里是政治哲学而不是伦理学。孟子的学问,与我们现代人理解的伦理学相近,但同时,它也因此失去政治哲学的气质。

  • weishenm

    weishenm (未命名哲学) 2017-06-02 21:53:31

    在劝人向善这一点上,世俗的哲学家的学问,包括儒家,都比不了宗教,比如基督教,或佛教,因为哲学是一门实在学问,(虽然比数理化虚的多),不能和信仰的力量比。

  • 横衡室上人

    横衡室上人 (浊醪夕引,素琴晨张。) 2017-06-05 21:00:19

    王夫之的学问,取于张载,张载的东西,貌似唯物,其实都是以唯心为基础的,与西方的马哲近似,从 王夫之的学问,取于张载,张载的东西,貌似唯物,其实都是以唯心为基础的,与西方的马哲近似,从根本说是法孟子的。然后再弄清孔孟之间的区别,就可以搞清楚王夫之的思想的本质。也就明白为什么所谓的元典儒家,不回答,人为什么要向善,为什么不去做坏蛋。儒家本来就不是干这个的。儒家在孔子那里是政治哲学而不是伦理学。孟子的学问,与我们现代人理解的伦理学相近,但同时,它也因此失去政治哲学的气质。 ... weishenm

    有见解,独到!

    来自 豆瓣App

你的回应

回应请先 , 或 注册

115295 人聚集在这个小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