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克多·崔 Виктора Цоя

维克多·崔 Виктора Цоя

   

创建于2007-08-26     组长:小美

今天我为了自由,
可以牺牲所有一切。
——维克多·崔

在中国,崔健被称为中国的摇滚之父。
在俄罗斯,也有一位姓崔,民族也和崔健一样的摇滚之父——叫维克多-崔。
6月21日是旧苏联最后的英雄维克多-崔的生日,为了纪念这位英年早逝的英雄,特撰写此文。

"LAST HERO" 维克多-崔(Виктора Цоя)
Viktor Tsoi 又名Victor Choi
1962.6.21 ~ 1990.8.15

在前苏联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出生的第三代韩国移民,摇滚乐手兼电影演员

代表作:
歌曲《血液型》、《变化》、《最后的英雄》、《星》
电影《针》、《阿萨》

这世界上有一些已经去世了但并没有消失的人
在人类的历史中一同呼吸,时常被记起的那些人
我们称他们为英雄

在已经解体的旧苏联,有一个被称为最后的英雄的人。他不是伟大的政治家,也不是伟大的思想家或是宗教人,更不是军功卓越的军人,他仅仅只是一个摇滚乐队的主唱而已。

为什么俄罗斯的年轻人把他称之为最后的英雄?为什么在阿尔巴特2号他的追悼壁(又名痛哭之壁)前面至今还在响彻他的歌曲?为什么人们继续在书写怀念他的悼文?为什么他的墓碑前面的鲜花每天都是新鲜的?

维克多-崔1962年6月21日出生在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克基乌尔达,父亲是韩裔崔东烈、母亲是乌克兰出生的瓦莲齐娜-巴锡尔耶夫娜。

在他5岁时,全家搬到列宁格勒(现圣彼得堡)。日后在他去世后,从旧苏联独立的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之间,就他的国籍问题进行过争论。最后这场争论以国籍为俄罗斯,但标明出生地为哈萨克斯坦终结。不过至今哈萨克斯坦人很骄傲的认为维克多-崔就是哈萨克斯坦人,而且把他列为代表哈萨克斯坦的13名伟人之一。

对画画有着天赋的维克多-崔考上了谢洛夫美术学校,1974年在学校里和马克西姆 巴徐科夫组织了名叫“第六病室”的摇滚乐队。但摇滚在当时的苏联体制下是被视为反国家歌曲,维克多-崔也因为演奏摇滚乐的理由被学校勒令退学。

除了画画,他在文学和音乐方面更显示出过人的天赋,15岁就开始自己作词作曲。

被美术学校勒令退学后,维克多-崔考上列宁格勒市立第61技术专门学校,学习木刻。在学校里遇到阿列塞-鲁宾、奥列格-巴利斯基等人,1981年组织了名叫“加林和双曲线”(Гарин и Гиперболоиды)的乐队。在这个时期,遇到初恋情人阿鲁卡基娜,尝到了爱情带来的酸甜苦辣滋味,《8年级女学生》就是为阿鲁卡基娜所做。

在偶然的机会,维克多-崔遇到俄罗斯当代最出色的摇滚乐队“阿科瓦里姆(Akvarium)”的主唱鲍里斯-格列本许科夫。在鲍里斯的影响下加盟摇滚乐队协会,通过与其他著名摇滚乐队的交流,更加丰富了自己的音乐元素。而对维克多-崔慧眼相识的鲍里斯不惜屈尊出任了维克多-崔第一张专辑的制作人。

当时因为奥列格-巴利斯基退出,维克多-崔组成了崭新的乐队,即成为旧苏联历史上最伟大摇滚乐队的KINO(意为电影)。在第一张专辑推出一个月之前,维克多-崔开始和马莲娜同居,马莲娜也出任了初期KINO的经纪人。和马莲娜的同居也有很多波折,最大的理由是马莲娜的父母一点也不喜欢这个没有正当收入,又是黑头发黄皮肤的韩裔小伙子。

在艰苦的情况下终于完成录音,1982年KINO的第一张专辑《KINO45》出世。后面的45据说是因为演奏时间共45分钟,维克多-崔即兴打上去的。不过第一张专辑没有引起多大反响,维克多-崔的生活依旧拮据。因为搞摇滚,维克多-崔未能正式毕业第61技术专门学校,以结业的形式走出校门。

不过如今市立第61技术专门学校走廊正面,挂着最值得骄傲的毕业生维克多-崔的照片,整个学校里的装饰几乎都是维克多-崔的作品。

1982年,维克多-崔和KINO发表了第二张正式大碟《不著名的歌曲们》,这张专辑中有维克多-崔早期成名曲之一的“最后的英雄”。

1983年KINO参加在莫斯科举行的第一届摇滚乐队大奖赛,不过因为主办方不可理解的判分,KINO遭到惨败。因为此事,KINO内部出现分裂,阿列塞-鲁宾推出了乐队。

不过他的磨难并没有结束。1984年和马莲娜正式结婚后,维克多-崔肩负一家之主的重担,除了摇滚以外,还得干活养家。

千辛万苦之下找到的是坎察特卡锅炉室的火炉工工作,在这里维克多-崔边干活边作歌,完成了第四张专辑《坎察特卡的队长》。在他死后,这个小小的锅炉室成为了象征俄罗斯自由和抵抗的圣地。(注:第三张专辑《KINO46》,其实是第四张专辑的DEMO版本)

1984年维克多-崔和KINO参加第二届摇滚乐队大奖赛,一举获得大奖,1985年再次蝉联这个荣誉。1985年还发生了维克多-崔认为一生最高兴的事情,是儿子阿列山德罗-崔来到这个世界上。

虽然已经推出了四张专辑,不过维克多-崔依旧还是没有被大众认可的地下音乐人。遭受着贫穷的折磨,1985年KINO倾尽浑身之力完成了专辑《Noch》,但因为和录音师的摩擦未能在当年出版,转而推出了第五张专辑《这不是爱情》。市场对这张专辑的反应,和前几张一样,还是冷冷淡淡。

1986年,本该作为第五张专辑的《Noch》终于出版。因为连连遭遇失败,谁都没有对这张专辑抱以希望。不过这张专辑出人意料的成为市场的新宠,推出两个月售出50万张,再过几个月销量达到了惊人的200万张。

维克多-崔的歌曲受到年轻人的欢迎,除了简明有力的曲风以外,反映了当时年轻人心声的歌词更是主要原因,这一点上维克多-崔和崔健有极为相似的地方。

“血液型”是维克多-崔最经典的代表曲,看一看歌词:

温柔的安乐窝,不过街道在等待我们的脚步。
军靴上面如星光的尘埃……
舒适的沙发、格子纹络的沙发套、没有按时扣动的扳机
阳光照耀的日子只是在灿烂的睡梦中

虽然有付出代价的手段,但我不希望廉价的胜利
谁的胸膛我也不想践踏
我希望和你在一起,我只是希望和你留在一起
不过天上高高的星星召唤我上路

我的袖口上记着血液型
我的袖口上有我的军号
为冲向战场的我祈祷吧 为我祈祷吧
不要让我留在原野上
不要让我躺在原野上
祈祷我的胜利 为我的胜利祈祷吧

年轻人马上能读解了这个歌词中隐藏的意义,即“这个世界就是你们的,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得由你们自己来改变。战斗吧!不要躺在荒凉的原野上,尽情战斗吧!我会和你在一起,祈祷着战斗的胜利和幸运……”

家家传出了这首歌,年轻人们在大街上高声唱起了这首歌,KINO热潮如旋风般瞬间占领了苏联全国。
有一个插曲能反应他们当时的人气。
KINO受邀去切利亚宾斯克的一所大学进行演出,坐了长长的时间到达切利亚宾斯克的KINO一行,被对他们持有反感的车站工作人员带到警察局。警察局命令他们马上回到列宁格勒,并软禁了他们。无可奈何的KINO一行却从窗外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情景,手持蜡烛的年轻人们正包围着警察局。这些年轻人是邀请KINO的大学生,听到KINO被软禁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进行蜡烛示威。

“把KINO还给我们!”
“我们要维克多-崔!”

警察局长面对这样声势浩大的示威,担心会演变成暴动,只好允许KINO的公演。在蜡烛示威队的护送下,KINO来到大学,过不多久操场上想起了维克多-崔和学生们齐声喊唱的“血液型”歌声。

为了维克多-崔,苏联年轻人们勇敢的挑战警察局这个国家权力机构,并达成了他们的目的。

变化就这样在开始。

1989年推出的第八张专辑《最后的英雄》中,收录着维克多-崔两大代表曲之一的“变化”(另一曲为“血液型”)。

这首歌的歌词十分简明的反应了当时苏联年轻人对自由的意志。

代替热气的绿色的玻璃
待其火焰的袅袅烟火
月历中的一天就这样消亡
红色的太阳燃尽
一天也随着燃尽
燃烧的都市里落下夜色

变化!我们的心脏在要求
变化!我们的眼睛在要求
在我们的笑容和我们的眼泪中
还有我们静脉的脉搏里
变化!我们等待变化

同一年维克多-崔拿出了第九张专辑《名叫太阳的星星》,这张专辑在俄罗斯卖出500万张,不过考虑到当时盗版猖獗的情况,可以说最少卖出了2000万张。
1990年6月24日,旧苏联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事情在莫斯科奥林匹克体育场发生,奥林匹克体育场的圣火为了KINO乐队的公演燃起。在和创下纪录的10多万观众一起,维克多-崔唱起了“血液型”,尤其是唱最后一曲“变化”的时候,整个体育场因为歌声在颤动。
结束最后一曲后,维克多-崔想歌迷摇手致意,说了最后一句话。“过不多久的夏天,新专辑就出来了,到时候再见。”
不过,维克多-崔未能遵守这个诺言。
因为一个月后,维克多-崔因为交通事故,离开了人世。

我们是率先成熟的果子,死神会率先扑向我们。——维克多-崔

1990年8月,维克多-崔接到了让他兴奋异常的消息,爷爷的国家韩国向他发出了演出邀请。“就是推掉其它演出,韩国我一定要去”,接到邀请后的维克多-崔兴奋的向周围人说。因为韩国是维克多-崔一直向往的地方,那里有着他的根。

1990年8月,维克多-崔到拉脱维亚首都利加拍摄MTV并抽空度假。8月15日,钓完鱼开着车回到宾馆的路上,对面开来的大巴从正面全力冲向他的小轿车,把他的轿车往后撞退了10多米,28岁的天才当场死亡。

维克多-崔的死亡充满着重重迷雾,因为当局对事故的调查极为匆匆,肇事司机没几天就被释放,然后失去行踪,以至人们猜测这是KGB的所为。

其实维克多-崔早已是当时苏联政府的眼中钉,他的歌曲尤为注重歌词。其尖锐的歌词破坏力极强,有些人甚至拿他的歌词和俄罗斯夭折天才诗人叶赛宁的诗相提并论。

他的歌词,不,应该说是他的诗,具备了极强的感染力。他的以这个力量为基础的歌曲,深深烙印在苏联年轻人心灵深处,使他成为了自由和抵抗的化身。他对年轻人的巨大影响,是保守派极度不愿看到的。

维克多-崔还被认为是影响戈尔巴乔夫的5人之一,戈尔巴乔夫曾约见维克多-崔,握着手说:“同志,为了perestroyka(改革)和人民,需要你的力量,一起努力吧。”因为他的歌曲是perestroyka最快最有效的方法。仅仅这一点,就已经是作为强硬保守派的KGB暗杀他的充分理由。

维克多-崔去世后的第二天,苏联所有激进派报纸都大大报道了他的死亡,但保守派的报纸则只字不提。激进派和保守派的对立如此鲜明,使得人们更加坚信他是被保守派暗杀的。

维克多-崔死亡的消息传出后,苏联五个姑娘为他自杀,更多更多的年轻人前来希望能和他走完最后一段路。小小的利加市立医院淹没在人山人海和玫瑰花海中,因为歌迷极度狂热的举动,葬礼仪式被迫延期举行。

随着维克多-崔的去世,KINO乐队自然解散。因为乐队所有的作词、作曲、编曲和专辑制作都是维克多-崔一个人操办,没有他的KINO根本无法存在下去。

不过他和歌迷约定的新专辑《乔尔尼(Черний)》还是如期面世,乔尔尼在俄语里面是黑色的意思。这张专辑一经推出就销售一空,黑市里的价格就是抬高到了原价的10倍,还是供不应求。

包括这张遗作,维克多-崔一共完成了10张专辑和4部电影。

在他死后,彼得堡艺术家们筹款在他的墓地上制作了追悼碑,苏联各地还陆续出现了以他的名字为命名的街道。特别是莫斯科的艺术街道老阿尔巴特街2号出现了他的追悼墙(又名痛哭之墙),墙壁上写满了歌迷对他的思念。

“维克多!你永远在我们的心脏里。”

“维克多!你就是我们的生活方式。”

“歌曲或许不能改变世界,但维克多-崔改变了我们。”

每年8月15日,俄罗斯的摇滚乐队会自发的召开维克多-崔纪念演出。1993年,维克多-崔成为莫斯科明星广场殿堂的一员,排在苏联永远的国民歌手布索茨基之后。还被选为对perestroyka(苏联改革)最闪亮的星星,成为改变苏联历史的13名为人中的一员。

不久前莫斯科市议会还批准在莫斯科大学附近建立“伟大的摇滚歌手维克多-崔建筑纪念碑”铜像,铜像的造型决定采用维克多-崔戴着墨镜,光脚骑着亚巴(80年代古老的摩托车)的模样。

如果所有人都在睡觉,那会有谁去唱歌?——维克多-崔

(本文转自网络)

小组标签   Виктор Цой Кино

最近加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