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林後院

學林後院

   

创建于2012-05-22     组长:示播列

蓋天下學問與政治同,困小則劣,通博則廓。中國自號文明,閉關自守,未見不足。一自通商,神州遂觸其短,相形見绌,所宜修改者甚多。第彼此顛倒,互有長短,非觀博通,難達經旨。——廖平

學問乃千秋事。訂訛規過,非以訾毀前人,實以嘉惠後學。但議論需平允,詞氣需謙和。一事之失,無妨全體之善。不可效宋儒所雲,一有差失,則余無足觀爾。鄭康成以祭公爲葉公,不害其爲大儒;司馬子長以子産爲鄭公子,不害其爲良史。言之不足傳者,其得失固無足辯。即自命爲立言矣,千慮容有一失;後人或因其言而信之,其贻累于古人者不少。去其一非,成其百是;古人可作,當樂有诤友不樂有佞臣也。且其言而誠誤也,吾雖不言,後必有言之者,雖欲掩之,惡得所掩之。所慮者,古人本不誤,而吾從而誤駁之。此則無損于古人,而適以成吾之妄。——錢大昕

國可亡,而史不可滅。國亡然能有史,則殷鑒不遠。從善去惡,國可再建。如無史,何所鑒戒?何所取法?華夏民族無從因襲,將不複存在矣。——陳寅恪

治學所以必讀古書者,爲其閱時既久,亡佚日多,其卓然不可磨滅者,必其精神足以自傳,譬之簸出糠秕,獨存精粹也。後人之書,則行世未遠,論定無聞,珠礫雜陳,榛楛勿翦,固宜其十不足當一耳。——余嘉錫

晚,與錫予談,言國亡則吾輩將何作?余曰:上則殺身成仁,轟轟烈烈爲節義死,下則削發空門遁迹山林,以詩味禅理了此余生。如是而已。錫予則謂,國亡之後不必死,而有二事可爲:其小者,則以武力圖恢複;其大者,則肆力學問,以絕大之魄力,用我國五千年之精神文明,創出一種極有勢力之新宗教或新學說,使中國之形式雖亡,而中國之精神、之靈魂永久長存宇宙,則中國不幸後之大幸也。——吴宓1914年4月6日日记

真正的學者,乃是社會的,國家的,乃至全人類的寶物,而亦即是其祥瑞。——呂思勉

大抵學問是荒江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商量培養之事,朝市之顯學必成俗學。——錢鐘書

學術生命之暢通象徵文化生命之順適,文化生命之順適象徵民族生命之健旺,民族生命之健旺象徵民族魔難之化解。無施不報,無往不復,世事寧有偶發者乎?——牟宗三

在晴朗之夜,仰望星空,就會獲得一種愉快,這種愉快只有高尚的心靈才能體會出來。在萬籁無聲和感官安靜的時候,不朽精神的潛在認識能力就會以一種神秘的語言,向我們暗示一些尚未展開的概念,這些概念只能意會,而不能言傳。——Immanuel Kant

人之所以成為一個哲學家,總是由于他自求解脫一種疑難。這疑難就是柏拉圖的驚異懷疑。他又稱之為一個富于哲學意味的情緒。區別哲學家的真僞,就在于此:真正的哲學家,他的疑難是從觀察世界産生的;冒牌哲學家則相反,他的疑難是從一本書中,從一個現成體系中産生的。——Arthur Schopenhauer

即使是在黑暗的時代中,我們也有權去期待一種啓明,這種啓明或許並不來自理論和概念,而更多地來自一種不確定的、閃爍而又經常很微弱的光亮。這光亮源于一些人,源于他們的生命和作品,他們在幾乎所有情況下都點燃著,並把光散射到他們在塵世所擁有的生命所及的全部範圍。——Hannah Arendt

保護此在借以道出自身的那些最基本詞彙的力量,免受平庸的理解之害,這歸根到底就是哲學的事業。因爲平庸的理解把這些詞彙敉平爲不可理解的東西,而這種不可理解的狀態複又作爲僞問題的源泉發生作用。——Martin Heidegger

當過去不再照亮未來時,人心將在黑暗中徘徊。——Alexis de Tocqueville

讓我再重複一遍,個人自由是真正的現代自由。政治自由是個人自由的保障,因而也是不可或缺的。但是,要求我們時代的人民像古代人那樣爲了政治自由而犧牲所有個人自由,則必然會剝奪他們的個人自由,而一旦實現了這一結果,剝奪他們的政治自由也就是輕而易舉的了。——Benjamin Constant

世界是事實的總體,而不是事物的總體。——Ludwig Wittgenstein

文明人與野蠻人的差異,在于前者了解個人信念只具有相對的有效性,但卻能夠堅定不移地捍衛這些信念。——Joseph Alois Schumpeter

在整個西方憲政史中始終不變的一個觀念是:人類的個體具有最高的價值,他應當免受其統治者的干預,無論這一統治者為君王、政黨還是大多數公眾。——K.J.Friedrich

過去沒有我們想的那麽好,也沒有我們想的那麽糟:它只是不同而已。如果我們自己給自己講懷舊的故事,我們就永遠不會深入當前面臨的問題——如果我們盲目自信地認爲我們的世界在各方面都更好,也會發生同樣的情形。過去實際上是另外一個國度:我們不可能回去。但是,還有比把過去理想化——或者把它當作一個恐怖室呈現在我們和我們的孩子面前——更可怕的東西:那就是忘記過去。——Tony Judt
小组标签   书友会 书籍
讨论作者回应最后回应
[置顶]   傅斯年:历史语言研究所工作之旨趣(1928年) 示播列 1 2014-01-01
[置顶]   亚当·米奇尼克:灰色是美丽的(1996) 示播列 2013-12-22
[置顶]   傅斯年:夷夏東西說(1933年) 示播列 3 2013-03-18
潘佐夫:毛泽东和斯大林关系如何 示播列 1 05-16 12:20
移民与身份认同  弗朗西斯·福山 著 毛咕咕和胖秃秃 1 04-15 23:05
会稽 一个大橙子 02-25 21:59
茅海建:我所知道的黄彰健先生 示播列 02-21 16:38
魏承思:紀念包遵信君 示播列 02-15 12:25
[阿]马丁内斯:博尔赫斯与数学 示播列 1 2018-06-06
石奕龙:人类学与民族学都应为一级学科 示播列 2018-05-31
邝海炎: 刘小枫这种人就应该强制劳动 示播列 4 2018-03-20
尹丽川:人如乱世 示播列 4 2017-04-08
沈弘:西方探险家眼中的喀什 示播列 2017-04-05
马西沙:历史上的弥勒教与摩尼教的融合 示播列 2016-09-26
葛兆光:回首与重访——常盘大定与关野贞《中国文... 示播列 2016-08-12
王兆鹏:回忆我的老师唐圭璋先生 示播列 2016-08-12
费孝通:人不知而不愠——缅怀史禄国老师 示播列 2016-06-04
章克生:深切悼念倪静兰同志 示播列 2016-04-19
傅璇琮:《学林漫录》忆旧及其他 示播列 2016-01-24
王汎森:中国近代思想中的“未来” 示播列 2015-11-04
葛兆光:葛兆光:对“天下”的想象——一个乌托邦... 示播列 2015-10-20
洪子诚:回答六个问题 示播列 2015-10-13
科大卫:历史人类学者走向田野要做什么? 示播列 2015-10-12
改变20世纪美国诗歌的平衡:一场论战 示播列 1 2015-09-22
杨奎松:“华人与狗”? 示播列 2015-09-11
访谈 | 裘锡圭:古典学的重建 示播列 3 2015-09-08
访谈︱严泉:转型需要代价,民国初年的政治其实没... 示播列 2015-08-26
罗新:走出民族主义史学 示播列 1 2015-08-24
李永晶:鹤见俊辅的挽歌 示播列 2015-08-10
程龙:鲍培与拉铁摩尔:学术内外的纠葛 示播列 2015-08-05
王一方:汤尔和与中国近代医学教育 示播列 2015-07-25
林同奇:“我家才子,一生命苦。可叹!”——与同... 示播列 2015-07-16
陈寅恪:西游记玄奘弟子故事之演变 示播列 2015-07-11
林希:怀念父亲林藜光 示播列 2015-07-04
周保松:苏格拉底式的一生──诺齐克的哲学人生 示播列 2015-06-20
潜行者:再谈陈梦家以及其他 示播列 2015-06-16
王楠:藏经洞发现前后伯希和与中国学人的交往 示播列 2015-06-07
拓和提:对于新疆历史,我们所知甚少 示播列 2015-05-29
秦晖:新文化运动,认错真正的敌人 示播列 2015-05-26
唐启华:回归历史的本位:“北洋史”研究 示播列 2015-05-14
张帆:元朝的特性 蒙元史若干问题的思考 示播列 2015-04-29
美国斯坦福大学历史系教授苏成捷访谈 示播列 2015-04-24
陈平原:现代中国的“魏晋风度”与“六朝散文” 示播列 2015-04-23
罗新:双螺旋的低语 示播列 2015-04-17
丹尼尔C.沃:李希霍芬的“丝绸之路”究竟有何深意? 示播列 2015-04-03
张承志:波斯的礼物 示播列 2015-03-31
史华慈:中国与当今千禧年主义 示播列 2015-03-21
罗新:作为历史的狼祖传说 示播列 2015-03-06
葛兆光:中心与边缘·分歧与认同·离散与聚合 示播列 2015-03-06
冯象:第一个情人节 示播列 2015-02-13
杨奎松:平型关大捷到底歼敌多少人? 示播列 2015-02-11
罗钢 :“被发明的传统”——《人间词话》是如何成... 示播列 2015-02-09
张帆:功在学术,虽殁犹荣 示播列 2015-02-07

友情小组

最近加入

这个小组的成员也喜欢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