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劳伦斯(D.H.Lawrence as a Poet)

诗人劳伦斯(D.H.Lawrence as a Poet)

   

创建于2012-03-12     组长:杨师傅

作为诗人的劳伦斯

长期以来人们只关注作为小说家(尤其是“情色小说”家)的劳伦斯,却埋没了作为诗人的劳伦斯。其实,即使在小说中,劳伦斯的用意何止男女情爱,更深的动机是“自然主义”。跟卢梭如出一辙,他认为金钱、地位、虚荣、市场令人类丧失了纯真天性,也损毁了外在自然,在一切不可救药地跌入虚伪和贪婪的时候,唯有男女性爱(是自由平等的性爱,不是金钱主宰的色情交易)是人类社会存留的最后自然。这一点,在《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中表露的最为典型,这是一部寓言,书中主人公象征着人类社会的三种力量:虚伪阳痿的文明,生机勃发的自然,徘徊于两者之间的受害者与叛逆者。稍加注意我们会发现,即使在这部“情色”小说中,对自然事物、情景的描写极为用力,动人。
在某个场合博尔赫斯说:小说写的是世界,诗歌则忠于自我。劳伦斯的“自然主义”在他的诗歌中进一步显露,脱去“情色”的外衣(喻体),露出了“自然”的内质(本体)。在诗中,他写《蛇》,《美洲豹》,《蜂鸟》……写《无花果》、《枇杷与山梨》、《葡萄》……这一点上,劳伦斯与聂鲁达默然唱和,后者把花草树木引入爱情,前者把情爱引入花草树木,但最深的动机都是不甘于停留在性爱的快感,也不是幼稚的乌托邦式“自然”理想,而是要掘出更深处崇高、久远、深刻的力量,那就是:生命之力。
对生命之力的歌颂,其反面是对死亡的抗拒。诗人练习着死亡,写作对抗流逝。在诗中,更令人难堪,暴露脆弱、苦难的文字出现了,劳伦斯写起了《死的欢乐》、《死亡之歌》《、艰难的死》、《死亡之舟》……但写诗不是屈服,而是战胜,“死着这死吧,这漫长、痛苦的死,/横陈在旧我与新我之间的死。”(《死亡之舟》)——查太莱夫人怀孕了!借助爱,生命薪尽火传,生生不息,这才是劳伦斯的哲学,从小说到诗,他的词汇表,从“性爱”,“生殖”,渐变到“生命”,“生存”,“生育”,“生生”。

(劳伦斯诗集,可网购的有两种:Wordsworth版The Complete Poems of D.H.Lawrence和Penguin版D.H.Lawrence: Complete Poems,前者便宜,后者权威。汉译本甚少,漓江版吴迪译《劳伦斯诗选》最佳,黄锡祥《影朦胧——劳伦斯诗选》选本有意识形态色彩,也罢;另有丁礼明《劳伦斯诗歌赏析》笔者未见。各种英诗综合本中散见,周伟驰《英美十人诗选》中所译甚佳。)

小组标签   诗人劳伦斯

最近加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