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收藏

谁TM和你是朋友
来自: 谁TM和你是朋友 (北京) 2018-06-21创建   2021-10-07更新
来自:豆瓣广播

東君的广播: 我的同齡好友、同窗玩伴們,至今都還未婚;國內朋友結婚早,但千里迢迢就未曾特地趕去。 感情最好忘年交的婚禮,曾在5年前參加,並作為“娘家人”全程跟拍記錄下來,照片和錄像也是我的賀禮之一。 那位大姐姐,在我少年時曾為家裡做事、對我關照甚多,之後她遠赴另一城市,我們也一直有保持良好關係,猶如親人。大姐姐在二十八歲時突發疾病,從此下肢截癱,但她不曾辜負生活,後來認識了願意每天把她「捧在手上」(字面意思)的男朋友,相愛且同居五年後結婚。 婚禮前一個月,新人的「願望清單」(想要的具體物品&價格)被帖了出來,賓客們在後面填自己的名字,大件物品後面可以寫自己承擔的錢數、幾家合送。我們全家送了婚床,因是一家獨自承攬,導致清單物品數量不足,後來又臨時增補。在此之上,我還想送一份用心的禮物,於是決定婚禮前一天就過去(開車六個半小時),作為“姐姐娘家人”幫忙準備,並婚禮當天也有一直跟拍/側拍,後來姐姐從照片中選中一張最喜歡的婚紗照,我打印在1.5*1米的帆布上送給他們掛在了新房。 婚禮當天,我一早就到了新娘家,攝影師不在,於是化妝、準備的照片都要我獨自拍,太過私人就不分享了。圖一是來接娘家人的車,圖二是新娘坐的轎車,上午就此去了教堂(圖四)。在此跟婚禮攝影師會合,先去公園拍婚紗照(圖三),中午進行教堂婚禮(圖五);下午去到訂好的飯店,婚宴開始(圖六—九)。這裡也有吧台和跳舞場,到晚上21點,新人切蛋糕、玩遊戲,直到深夜才散場。 姐姐和姐夫至今感情極好,姐夫堅持去健身房重訓,說到80歲也要可以抱他太太上下床、上下車、去衛生間和洗澡。

来自:豆瓣小组
灰常沙雕 1931人喜欢
【篇幅太长,不知道还能没脸没皮发多久,之后,会把最新的都移到开头】 ...
来自:豆瓣广播

囧之女神daisy的广播: 被安利了一部早就完结的美剧《|tv:4718154|燃情克利夫兰 第一季|》,现在挺想看的。

来自:豆瓣相册
Iris 23人喜欢
来自:豆瓣广播

关蟑罩蚂蟥的广播: 谜语:八组内讧。打一美国地名。

来自:豆瓣日记
愣了愣 197人喜欢
1.这是我第四次怀孕,前三次都自然流产了。这一次终于过了三个月,医生却告诉我孩子严重畸形。我在医院哭号的时侯,医生劝我去让宝爸检查一下。我真的没想到一切来得这么残忍。老公的领导欲言又止的跟我说,他好像身体不太好,以前你公公给他请假去南京治了半年的病。再问便不说了。我又找了宝爸的一个朋友,也是我女友的老公。他终于告诉我,宝爸以前有牛皮癣,治疗时用了大量的激素,所以导致单肾萎缩。免疫力下降后需要终身用激素控制牛皮癣。我如晴天霹雳,终于想起来他为啥不游泳,不去公共浴池。我问他他身上的东西是什么,他说是神经性皮炎,休息不好或我气他就犯病。我还天真的为此自责好久。我真的想去法院,问他怎么舍得骗我这么久,自己为了维持谎言一直用激素,却拿我的身体一次次的作实验。还有我那一次次滴血的心。宝妈们,我该怎么办? 2.回复评论: -我今年32了,我22和他在一起 -其实我想知道他爱我吗。为什么看着我受罪。 -我...
来自:豆瓣广播

莲优雅的广播: 分享红花的相册 可爱攻击 cute

来自:豆瓣广播

鸣人爱拉面的广播: 各位友邻,如果宅在家里时间充裕、又没有想好要做什么的话,推荐您可以看一下国家大剧院的官网,很多顶级的艺术作品的影音资料,现在全部公开、免费供大家观看。 以前这些剧,看一场基本要160元+,现在都免费了。包括:歌剧、舞剧、室内乐、交响乐、独奏、声乐等等。 具体网址如下: https://douc.cc/4utZEn (国家大剧院 古典音乐频道)

来自:豆瓣日记
Lawrence Lee 928人喜欢
友邻建议我谈谈普通人在疫情肆虐时有效的防护方式。我列一些目前想到的: 1. 对N95口罩不要有执念。N95对病毒的隔绝率确实很好,顾名思义,它可以隔绝空气中95%的微粒,但是前提是在正确佩戴的情况下。大部分医务工作者是接受过如何戴N95的培训的。佩戴时,一定要严丝合缝地贴合面部,戴时千万不要用手触碰口罩与面部的贴合面。而且N95佩戴一段时间后,很容易轻微地移动位置,造成空气的泄露。所以如果你没有信心正确地佩戴,还是请首选普通医用口罩。不但佩戴更舒适,防御病毒的效果比错误佩戴的N95也高很多。口罩...
来自:豆瓣广播

Leann的广播: 分享网址 甲子光年 长远来看,“AI公司”的标签的确会“越来越不值钱”。因为当所有公司都完成了AI化,“AI公司”的说法将不复存在——除了AI,还有什么?这才是新技术泡沫退去,真正落地时的应该回答的问题。每一个时代,都有当时被认为最代表主流市场增长动力的公司类型,市场已见证了多代“独领风骚者”的新老接力:以由30支股票组成、代表着美国经济动力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为例,从1896年诞生以来,“主流”概念依次从能源、通信、运输、信息、发展到互联网。而这些彼时新兴、令人兴奋的概念终会在岁月中变得“平平无奇”。真正产生价值的创新,正是最终变旧了的那些。

来自:豆瓣广播

猛汉世雄的广播: 甜到齁🍰🍬🌹

来自:豆瓣广播

夜第七章的广播: 朋友的同事,她外祖父的爷爷,叫章闰水。没错,就是语文课本上刺猹的那位闰土。章闰水住在绍兴城外道墟镇杜浦村,大儿子水生,早逝,留下一子,名叫章贵。因家境贫困,章贵没能上学,在邻村做长工。建国后,他晚上去夜班学习,摆脱文盲身份。后来,他被调到鲁迅纪念馆工作,并在1982年成为了鲁迅纪念馆副馆长。章贵就是朋友同事的外祖父,家族早已在杭州定居。所谓穷苦,不过三代。

来自:豆瓣广播

彼方有荣光的广播: mark

来自:豆瓣日记
恰妮斯虫 2418人喜欢
忘了具体是哪个时间点,我们萌生了开书店的想法。 只记得当时我们同在一家出版公司,某天中午在煎饼果子摊前,我看见煎饼果子老板的女儿趁中午放学的空档过来给父亲帮忙,想到自己小时候也喜欢给开小店的妈妈帮忙。只不过那时我太小,空有一腔热忱却只会添乱。 我对张说:“感觉开个小店还挺不错的,你知道吗?我的梦想就是开小店!”我把尾音拖得很长,想让这句话看起来尽量像个玩笑,虽然这其实就是我的真心。 而我什么也瞒不了张,他都懂。过年回老家,他笑着跟张妈说:“曹蓉的理想就是开个小店”,说这话的口吻分明像是在分享一个...
评语:南京 书店 豆友
回复
来自:豆瓣广播

一个喜桃🍑的广播: 眼霜功课存档。

来自:豆瓣广播

Leann的广播: 烧脑爽文!

来自:豆瓣广播

小川叔的广播: 这个冬天超好用的面霜,复购之后,空瓶了。

来自:豆瓣小组
已注销 25697人喜欢
有鹅说宫保鸡丁方子不全,文字版更新到下面: 1.鸡肉切块拿适量料酒,...
来自:豆瓣日记
家禽腿部保健 2819人喜欢
QQ大概改变了我人生轨迹。 1999年夏天,我随交流团到北大参访,大部份人在正经交流,我则溜进北大南墙的飞宇网吧,好奇下点击了那名为OICQ的企鹅图标。 当年台湾学生电脑尽是ICQ尖锐的开门声,MSN的”叮咚”声,只有我特立独行,电脑总传来”滴滴滴滴”;当大部份台湾年轻人放假去欧美日本泰国玩时,我跑大陆各地旅行。 2001年,我第一次的全国旅行,两个月时间从东北、北京、西安、成都、重庆、武汉再到上海,南下广东,一路旅行一路见网友,见了各种名为往事随风、云淡风轻、水晶女孩、快乐女生、蝶恋花、苦涩的...
来自:豆瓣日记
OhBoyDaily 1719人喜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来自:豆瓣日记
家禽腿部保健 961人喜欢
偶尔回家,看到房间东西越堆越多,是我与父母不可调合的矛盾 每次回家我都想去住酒店,但又会被阻止”乱花钱”,每次都在我忍受不了零乱的崩溃边缘先滚了,免得家庭关系破裂。 你别看有些室内设计师好像很牛逼,其实他连改造老家房间的自由都没有。 我决定开始整理,该丢的丢了,反正丢了他们也不知道 那张书桌仿佛停留在我离开家里到上海的2007年,我清出了好多东西,零零散散,却如记忆碎片闪烁而过 每样东西都静静地在那,等你有一天重新把它挖出来”喔!原来你还在这里”,即使是个荒蛋的玩意,不知道当初为何留着它,它也甦...
来自:豆瓣广播

王梆的广播: J今年28岁,在烤薯条店卖烤薯条,他的工资是按小时算的,每周工作五天,每天工作8小时,大概是5到6英镑一个小时,和咖啡店的磨咖啡工,洗车店的手工洗车工,电影院卖爆米花的seller的身价相同。伦敦的平均工资据说是1500英镑左右,所以J的收入是低于平均工资的。 J和一个来自罗马尼亚的女孩分租一套公寓,厨厕共用,但拥有独立单间。床是一只铺在地板上的破床垫,单间里除了吉他,书和衣服,一台手提电脑以外,就一无所有了。J每个月某日会把400英镑带税的租金放在厨房的一只篮子里(几乎都是5镑到10镑的零钞),等房东上门来收。电费和水费则是另计的,再也没有多余的钱买网线的他,偶尔靠别人忽略上锁的无线网络来上网,只要有耐心,像蝙蝠那样举着电脑在楼道里到处飞,他还是能顺利打开youtube,Facebook以及收发邮件的。他总是吃意大利面和烤薯条,以及冰冻面包(超市降价的时候,买一堆回来,放在冷冻箱里雪藏着)。 J是西班牙人,单亲妈妈家庭长大,没有读过大学,但长期随着妈妈流浪欧洲的生活,使他能够精通四种语言。他是一个超级摇滚乐迷和电影粉丝,脑藏西方电影资料库,可以随意搜索关键词,眼珠一转,词条就读出来了。此外还读过《1984》,以及一堆关于印度教,古鲁,或者是某种神秘体验的杂书,某年还一路骗吃骗喝去过一趟印度。以他的资历,要进IT公司做项目经理是绝对不可能,但是到哪里都可以卖薯条却是不假。只是欧洲那么大,卖薯条的收入又都差不多,为什么他要留在伦敦呢? “伦敦是一个混血之城。”他敏捷地答道。这点,我亦身有体会。在天津,年轻人喜欢在殖民时代的建筑面前拍婚纱照,畅想着欧洲。在伦敦,比建筑更适合成为拍摄背景的却是形形色色来自不同国家,不同文化,不同肤色的人,他们像剑桥大学城墙里的微生物一样,延续着欧洲活的历史。 J的休息日往往是普通人的工作日,所以很难见到正常上班制的朋友,J便在大街上闲逛,和陌生人搭讪,结识新的朋友,大部分是匆匆过客,也有和他一样打小时工的青年。他的朋友来了又去。 梁文道说,富士康那些自杀的员工,了无生趣,只有一死,因为“生活没有戏剧性”。与此相反,J的生活则无时无刻不充满了戏剧性: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一定要结婚生子,努力赚钱,有房有车有狗有花园。他只想:“把古典吉他练好,用英语写讽刺喜剧,经常都能遇见有意思的人。” J最喜欢去的地方是青年才艺秀小剧场,组织者是一群义工。剧场通常在社区文化中心,入场免费,门口有廉价小酒吧,可以花2英镑消费一个晚上,或者一个子不花,只喝自来水。J每个月为剧场做义工,拍摄演出实况,同时积累经验,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上台。来演出的人或者观众都是像J一样的青年,有的则是正在读高中的青少年。虽然没有演出费,剧场却对所有阶层和种族完全开放,任何人都可以报名参加,所以来的人往往挤爆场。他们冒着夜色,带着戏剧,诗歌,喜剧小品,脱口秀,说唱团,杂耍,乐器,绘画……纷沓而来。 你会看到一个像Precious那样的肥壮勇猛的黑女孩,用尽肺叶里最后一丝氧气,朗诵她写的关于孤独的诗歌。或者一个比Bill hicks(美国单口相声名星)年轻20岁的小男孩,在台上以老练的黑色幽默大骂政客,法西斯,恐怖主义和资本家。比这些小男孩更让人惊艳的是,有时候竟然还有五六十岁的老本地艺术家上台,为年轻人摇臂助兴。比如一个留着Bob Marley头的白人艺术家,穿着印花仿漆皮夹克,在台上扭动着四肢大唱Reggae,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动——就像木已成灰的记忆,突然复活,翩然起舞。 有一天,看完寒韩写的那篇“青春”,我感到很悲伤。为了让自己高兴起来,或者不要迅速地老去,哪怕做一只蒋方舟笔下的猫之愤猫也好,我想向大家讲述在世界的另一头,不一样的青春。 ——伦敦岁月, 青春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250 251 后页>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谁TM和你是朋友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