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收藏

平原君
来自: 平原君 (北京) 2018-06-19创建   2019-07-22更新

来自:豆瓣日记
王路 126人喜欢
前天,看到朋友写的文章,其中有个细节,让我很有兴趣。他从小在农村长大,把《西游记》、《七侠五义》翻得烂熟,甚至还把他爸抽屉里的《毛泽东选集》拿出来看。但乡下书毕竟少,很快就发现没什么可读的。有一年春节,外出打工的哥哥回来过年,带了一本《平凡的世界》,他翻了一页,觉得没意思,就丢在旁边了。隔了很多...
来自:豆瓣日记
王路 90人喜欢
1、发挥失常 我在初高中的几年里,十次月考有九次都会发挥失常。直到高三才明白:为什么总是发挥失常呢?因为根本没有发挥失常,自己就这个水平。发挥失常不过是对自己水平的高估。认为不该出现错误的地方不小心、马虎了,把本来会做的题做错了。一篇试卷那么多题,会的题做错几道是必然的,如果没有,才是侥幸。用一年...
来自:豆瓣日记
王路 64人喜欢
每次和爸妈朋友一块吃饭,他们都会问我找对象了没。说没找,他们就说,找个北京的吧,有房子,有车,这样就一步到位了。 有次看电视,看到一个入赘的故事,我问我爸,我倒插门行不? ——“你敢!” 这跟他朋友说的,不是一码事吗? 前两天,爸妈去了趟郑州,跟战友家一起。我爸战友的儿子在郑州上班,快结婚了,买了两...
来自:豆瓣日记
王路 5人喜欢
炉膛里燃着火,天空飘着雪。 苏红把爆炒的花生从铁锅里倒下,放在地上凉一凉,转身去走廊煮馄饨。躺在床上看《云海玉弓缘》的章顺友闻到香气,扔下书,跳起来活动肩膀和腰,不小心撞翻了小板凳。他也不扶,蹲下身,拾起铲子,把花生铲到胶盆里。 锅里的馄饨在咕嘟响,苏红用围裙托着烤焦的红薯进来,“啊呦”了一声,抢...
来自:豆瓣日记
豆瓣时间 1190人喜欢
凡是最好的诗人,都不是用文字写诗,而是用整个生命去写诗的。成就一首好诗,需要真切的生命体验,甚至不避讳内心的软弱与失意。 叶嘉莹出生于1924年,1945年毕业于北京辅仁大学。上世纪中期曾在台湾执教于台湾大学、辅仁大学、淡江大学。1969年迁居加拿大温哥华,受...
来自:豆瓣读书评论
陈二灰 66人喜欢
文/小灰灰 题词:书跋之中竟然还记述了一件让我大为意外的事实:即书中的这位中国文学逸才(鲁迅),曾在早先喜爱过我那些拙劣的小说。这不禁让我狼狈惶恐,面红耳赤。我十分感激于这段奇缘,于是便像少年一样鼓起了干劲,开始动笔撰写这部小说。——太宰治 《惜别》...
来自:豆瓣日记
王路 73人喜欢
有个朋友,名牌大学研究生毕业,学新闻的,干了五六年文字工作,也算笔耕不辍了。他最近发了篇文章,我一眼看过去,总觉得处处都不太对劲。我说,你的文章不错,就是错别字有点多。 他说,写完太晚了,着急睡就直接发了,没检查。我想了想,觉得大概不是这个问题,回头看一遍,惊奇地发现,错别字并不多,那我为什么感觉...
来自:豆瓣日记
王路 901人喜欢
大约十几年前,我读高中,夏天的夜晚,和朋友一起住,去门口买了个西瓜,吃完,他指着桌上的切瓜刀说:信不信,有这把刀,我就可以把你结果了。虽然知道他是开玩笑,还是有点不寒而栗。其实,看见刀,我也有类似的想法,只是没说。那把刀长得就不像普通的水果刀,更像凶器。 大学的前两年,是在中山大学珠海校区,一个叫...
来自:豆瓣日记
旅人說 2010人喜欢
哺育员小哥用一口川味普通话亲切地唤着“圆圆”,我们在屋子外扒着玻璃窗垫高了脚尖,甚至还没来得及做好准备,它就从后山院子通往屋子的小门里钻了出来。不那么胖,走起路来肩胛骨一高一低,它似乎辨认出有陌生人来访的痕迹,便循着气味往窗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是我...
来自:豆瓣日记
fanda 931人喜欢
穷人结婚很难离婚却很容易,富人结婚容易离婚却很难。 作为一个穷逼,我不怕结婚,因为离婚不难。 相反,我对婚姻有些期待有些好奇:你到底是什么样子呢?男的女的?美还是丑?高还是矮?胖还是瘦? 虽然我对你其他地方一无所知,但我觉得你一定是个穷逼。 我喜欢的人都多多少少过得有些不如意。 两个失意的人,像过季衣...
来自:豆瓣日记
fanda 93人喜欢
我对香港有种特别的情愫。 我爱的女作家在香港,我爱的女明星在香港,我爱的Tvb在香港。 哦,对麦兜也在香港。 去香港之前我对此行充满了期待,而香港之行也真的没有让我失望。 Day1 从南京到香港 作为一个穷逼,我没有选择从南京直飞香港,而是选择了从深圳湾入港,...
来自:豆瓣电影评论
李九弟Jody 3596人喜欢
为了创造一个更好的观影体验: 1. 特别注意,请勿携带儿童观影。 演到一半,我前面的姑娘问,“这哪里是罗曼蒂克?”请注意标题的后三个字,“消亡史”。本片根本不是浪漫爱情片,内容上看,无论是尺度还是深度,儿童乃至青少年(以及内心还是宝宝的巨婴)理解起来都有难度。 PS:扯句闲话,全球审查(分级)的内容一般分为四类——暴力、性、宗教和政治。大家一直吵吵嚷嚷放宽中国电影审查制度,主要指的是第四类。(虽然个人...
来自:豆瓣日记
马达 9745人喜欢
一直觉得,感受一座城市灵魂的捷径,就是去市井街头散散步;探索一座城市味道最痛快的方法,就是去当地人推崇的门店尝尝地道的美食。 在北京,国贸、三里屯、望京的现代化虽然很容易感受到城市灯红酒绿的繁华,却很难看到人们卸去工作中紧张感之后生活化的一面。而北...
来自:豆瓣日记
福桃九分饱 3958人喜欢
福桃买买提 福桃 今天的这篇文章,源于编辑部内部某同学的呐喊。 三个木同学是如假包换的新疆人。 她这两天很炸裂。 因为我们的大盘鸡外卖。 我们吃着挺开心的,她看着特别炸裂。 photo@tuan800 这是什么鬼? 同学们(敲黑板)!! 新疆大盘鸡不盖饭!只配皮带面! ...
来自:豆瓣日记
王路 84人喜欢
我舅舅五十岁,在中学教语文,这两年又当了副校长。但他觉得没意思。他好多年前就有机会当副校长,因为生二胎,没当上,灰心了,打牌输了些钱,家人治病花了些钱。虽然才五十岁,在事业上已经没有想法了。 他说,“你说我该发展点啥兴趣爱好?不能就这样等死吧。一有空,人家就喊我打麻将,唱歌。我不想去。不去吧,在家...
来自:豆瓣日记
王路 72人喜欢
近年流行一个词,注意力经济。说现在的人都很忙,谁能把大家的注意力抓住,谁就赢。人一天的时间总是有限的,花在手机上就不去看电视了,花在直播上就不去看报纸了,你一天的业余时间都花在我这儿,就不会花在别人那儿了。 问题是,干嘛要抓人家的注意力呢?一个人一天就24小时,刨开吃饭睡觉上班,满共剩那么三几个小时...
来自:豆瓣日记
王路 134人喜欢
有作者发来文章让我提意见,我看了一眼说,先改三个小时。她说,不知道该怎么改。 我说,不知道不要紧,把电脑打开,对着文档,坐三个小时,不要动,也不要干别的,三个小时过去,就算一个字都没改,也有长进。 这比写作技巧重要。我所有的写作技巧,都是从这种办法中生出的。人家告诉你怎么改,永远是人家的判断。那样...
来自:豆瓣日记
王路 499人喜欢
萧峰寻找了很久的大恶人,是自己的父亲。 杀养父,杀养母,杀恩师,杀江湖豪侠,一切恶,都是亲生父亲造下的。 虽然没有养育之恩,但血缘在。萧峰认了,从此自称契丹人。 白银杀人案嫌犯,高承勇,被警方控制后,记者采访了他儿子。 记者问了个并不礼貌的问题:你还愿不愿意见爸爸,还是说寒心了不想见? 他说:“寒心,...
来自:豆瓣日记
王路 56人喜欢
八月份,朋友丢了手机,发朋友圈吐槽。我看见后,留言说,下次小心一些吧。这把她激怒了。她说我没人性,别人遭受了损失,不去安慰,倒去谴责。 好在她还继续把我当朋友,九月来北京,又和我约了一顿饭。但在来京之前,她的手机又丢了。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我没再说什么。 昨天,她的手机又丢了,她依旧发朋友圈吐槽,说...
来自:豆瓣日记
王路 30人喜欢
感冒了两天,朋友发微信问,好些没。我说,好些。朋友说,听你声音,好像更严重了。我说,那正是好转的表现。 这么多年,跟感冒熟了,很清楚每一步的症状。最早是隐隐觉得喉咙不适,像嗑瓜子嗑多了有些上火,等不适变得明显,就知道要感冒了。 接下来,喉咙的疼会往上爬,像蜗牛一样,爬到上颚深处,再爬到鼻子,喉咙不...
来自:豆瓣日记
杨师傅 508人喜欢
雨 雨落在多年前, 几片已不存在的橘叶上, 在我现在站立的地方 花香曾充满身体。 仰头绽开银亮碎屑, 许多湿润冰凉的“那时”, 玉兰肥大,葡萄鲜亮, 画眉鸟倒啄石榴花 在如今这片空无一物的地方。 只要雨落下,一切就回来, 打开潮湿味道的百宝箱, 踏着树叶沙沙泻下, 凝结烟尘纷扰,渗透并夯实我; 你就从我体内跑...
来自:豆瓣日记
王路 266人喜欢
不久前,我去浙江大学做讲座,有位读者从昆山开了将近四个小时的车去听。杭州有位读者,不知道我有讲座,等我离开杭州去了宁波,他才知道,于是坐高铁到宁波去听。身为作者,遇上这样的读者当然很开心,但这种开心也会带来错觉,就是误以为自己讲得很好。 有这样的读者,和作者讲得好不好,没有半点关系。如果作者凭这些...
来自:豆瓣日记
S小盆友 1人喜欢
没想到2015年靠着最后恶补了一番画册居然完成了年度读书计划(虽然掉进了William Morris的深坑不能自拔)。。。。。 2016年仍然订个20本的目标吧。
来自:豆瓣日记
墨舞流年 416人喜欢
第一章-神话 泰坦创世 没有人知道宇宙是如何产生的。一些人认为是一场巨大的爆炸制造了无边的宇宙,并最终孕育出各种形态的生命。另一些人则认为宇宙是由一个强大的实体创造出来的。虽然有关这混乱的宇宙是如何产生的问题一直没有明确的回答,但可以肯定的是,有一个强大的种族为这个世界带来了秩序,以确保其他的种族...
来自:豆瓣日记
130人喜欢
13年来NY的时候,我万万没想到最后自己也会随J先生来美国工作定居。所以在NY的两日我日日出门在城市逛到入夜,再搭最后一班火车回到朱姐家所在的小镇。朱姐则开着她的小吉普在深夜的车站接我回她家。我们已是多年未见,却没有生疏。那时候,朱姐博士毕业刚来NY工作,...
<前页 1 2 3 后页>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平原君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