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收藏

林边
来自: 林边 (Philadelphia) 2018-06-19 19:58:14创建   2019-09-15 11:09:34更新
1 人关注
来自:豆瓣日记
商务印书馆 9人喜欢
格温 1885年8月26日生于剑桥,取名格温多琳·玛丽·达尔文(Gwendoline Mary Darwin),昵称格温。她的父亲是乔治·达尔文,英国天文学家和数学家;她的母亲是莫德·达尔文,美国人,闺名莫德·迪皮伊,又称玛莎·迪皮伊(Martha Du Puy)。她的祖父,便是举世闻名的...
回复
来自:豆瓣电影评论
艾小柯 2346人喜欢
新西兰作家兼制片与导演Andrew Niccol可真让人吃惊! 他1997年自编自导的第一部电影《Gattaca》实在是一部天才之作。故事对基因决定论的描述,对生物科技突飞猛进后未来世界的秩序与偏见的刻画都让人一下子想起来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Andrew Niccol据说将执笔《美丽新世界》的剧本,由导演Ridley Scott于2011年搬上银幕),但比《美丽新世界》似乎还更进一步,尤其在科幻的份量上;但更为可怕的是这部1997年的电影所描述的...
回复
来自:豆瓣相册
FI 2人喜欢
回复
来自:豆瓣相册
FI 1人喜欢
回复
来自:豆瓣相册
FI 1人喜欢
回复
来自:豆瓣日记
阡陌 1人喜欢
感慨娃怎么长的如此之快?很多烦恼不再是烦恼,但还有很多烦恼依旧。不管怎么样,能记录就记录一下吧。(看了小土大橙子的二宝1岁半记录有感) 1. 长的咋样? 2岁体检的数据是身高85cm,体重10.6kg(穿衣服11.5,冬天穿的多,医生酌情减了数字),是的,这个数据看起来蛮磕碜的,尤其是体重,比他小很多的孩子体重都不止这个数。而医生的一句,都达标了哈,中等,真是难得。要知道自从半岁以来,每次体检的体重都是不达标,医生的说法都是营养不良(体重咋地我们心里还没个数吗),从开始的焦灼到后来的爱咋咋地。1岁到2岁,前半年长了2斤,7厘米,后半年长了3斤,4厘米。生长曲线还是正常的。有17颗牙齿了。基本啃肉啥的没问题了。 2. 吃得怎么样 老母亲内心想说,不怎么样?还行吧。三餐+2顿奶,奶的时间是在早午餐中间以及晚餐和睡觉中间,水果大部分时候吃,在午睡起来后吃,起得晚就不吃了,以免晚饭吃不下。早餐基本...
回复
来自:豆瓣日记
一个小花猫 1205人喜欢
2013年底,生育时经历重度子痫,且是子痫中最严重的一个分支。做了最坏的打算,接受激素冲击治疗。由于大量使用激素,2016年底确诊双股骨头坏死。现在已经发展到3期,疼不必说,连续步行最多1000米。打算3月去骨科医院换股骨头,最少换一个。最多换俩。废话。 孩子五岁了。这五年来我光看病了。 今天我妈听说骨科医院不能家属陪护,焦虑得不行。我晚上和她谈了话。大意是我们日子还要过下去,我们还会越来越好。 治病的事,家属能做的不多,治疗费准备好,留存各种单据证明。保持充足精力,维持生活常态,需要用钱的时候脑子不能乱,需要用人的时候人要充足。准备好备用人、备用钱。 用平常心对待手术,对待疾病。病的事交给医生,不是说没有风险,但概率对个人来说没有意义。尽量把自己放在一个科学的医学流程上,放在成熟的医学体系中,是最安全的。就像传送带上的一个零部件,完成该做的检修,安全上安全下,术后再慢慢休养。准备钱粮的事...
回复
来自:豆瓣日记
#vivida# 2人喜欢
“是的,我记得这名字——艾德斯乔普,因为一个炎热的下午,特快列车异常地停在那里。是六月末。 蒸汽嘶嘶。有人清嗓子。没人离开,空旷的站台上也没有人来。我看到的只有名字——艾德斯乔普。 还有柳树,柳兰、青草,还有蚊子草和干燥的草堆,安静、寂寥,和高天上的微云一样。 就在那时,一只乌鸫在附近唱起歌来,而在它周边,更模糊、也更遥远的地方,牛津郡和格劳斯特郡所有的鸟都唱了起来。” 以爱德华托马斯这首诗为线索,我终于知道,六月末七月初,这一带铁路路堤边盛开的紫红色野花,高挑、挺直、明快热烈,就是大名鼎鼎的“...
回复
来自:豆瓣电影评论
hugo蔷薇 2140人喜欢
一流佳片 有理有据吹一波 9/10(这片给我的后劲太足) 看疯狂的外星人之前有惊奇队长的广告,我旁边有个漫威粉自动开始和旁边女伴吹,我受不了和他拌嘴了几句,鄙视他没品味,结果观影中我俩笑得最傻逼,看完后我俩不约而同在电影院鼓掌,并且同时喊了一句牛逼,明白对...
回复
来自:豆瓣日记
夏安 26人喜欢
不知道什么时候滋生的买菜时顺便买鲜花的资产阶级不良情趣。汪曾祺有一篇小说讲,云南人家有摆设鲜花的习俗,家庭主妇出门买菜,菜篮一头是菜,另一头是一束鲜花。真是一副灵动鲜活又烟火气十足的画面。新鲜的食物跟新鲜的花卉在一起,生活的色彩立刻变得明丽丰富起来。 买来白里透粉的百合,正好用上好久不用的长脖子水晶花瓶。修剪的时候发现梗和叶子都有丰富的汁液,绿色的,连味道都是绿色的,像刚割过的青草地,又像蔬菜汁,我极喜欢这个味道。红楼梦里贾宝玉替平儿剪花戴,用的是竹剪刀,这个收拾花卉的工具跟贾宝玉迂阔公子的人设特别搭。我用的是修剪树枝的短柄大剪刀,跟我胖厨娘的人设也挺搭的。花本身倒是没有什么味道,但是鲜花到底有股水灵灵的气息,再逼真的塑料花都无法模仿。 怕某人看不惯我这种“不当家花花的”做派,打预防针似的先说都是极其便宜的花,不超过五块钱,然后说你看五块钱开好几个星期呢。某人无可无不可地点头,我觉得这一关...
回复
来自:豆瓣日记
好奇心日报 100人喜欢
本文作者: 陈心想 一年过去,中国与世界、社会与国家、经济与我们的生活都为大问题所左右,于愕然之中,知识分子声音的消失或者湮没于嘈杂,更增添困惑与茫然。或者,此时可能是拐点将现。而在任何时代,睿智思考都是稀缺品,有见识者更是指引我们看清前路的保障。 ...
回复
来自:豆瓣相册
FI 1人喜欢
回复
来自:豆瓣相册
FI 2人喜欢
回复
来自:豆瓣相册
林边 1人喜欢
回复
来自:豆瓣相册
Wunching 22人喜欢
回复
来自:豆瓣日记
沈睿的萧萧落木 103人喜欢
2000年春夏之交我的右脚脚跟底突然剧痛起来,那时我住在俄勒冈州,每天跑步,结果,慢慢的,我的脚不能跑步了,跑起来脚底钻心的痛,好像一根钉子钉到了脚后跟下,我只好放弃跑步,愁眉苦脸地到足科医生那里看。 美国有足科——中国到现在也没有单独的足科。一个年轻的足科男医生,看了一下,说是脚底骨刺,先打一针止痛。一针下去,立刻见效,脚痛止住了,我并不明白是什么原因脚底如此疼痛。医生解释说,这是运动员常见病, 脚底的肌肉裂伤了。他还说,你不能穿别的鞋,运动鞋最好穿“新平衡”牌子的,平常的鞋——那时的天气刚刚...
回复
来自:豆瓣日记
林十之 67人喜欢
我没有见过江河大海和山岭, 但是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灯光使我倍感亲切, 我借街上的灯光推敲我生与死的诗句。 宽阔和逆来顺受的街道啊, 你是我生命中所了解的唯一音乐。 —博尔赫斯 去往布宜诺斯艾利斯城北的那一天,天空终于放晴了,心情也跟着变得雀跃起来。从五月广场沿圣马丁街一路向北,狭窄的街道两侧都是高楼大厦,仿佛穿行在纽约曼哈顿。但在高楼大厦的荫蔽下,临街都是刚开张不久的咖啡厅。侍者整理着桌凳,“港口人”们则坐在街道旁的露天阳台上,一边咂着咖啡,一边看报纸,丝毫感受不到曼哈顿的匆匆忙忙。 布宜诺斯艾利...
回复
来自:豆瓣相册
林十之 4人喜欢
科迪勒拉山系从阿拉斯加一路南下,南美最南端,冰冷蛮荒的巴塔哥尼亚是他的终点。安第斯山从天空掠夺的水分, 化为厚厚的冰川被它私藏在怀中。不时有冰块崩解,发出巨大的轰鸣。被安第斯山脉侵夺了雨水后,阿根廷东巴塔哥尼亚成为了干渴的荒漠。
回复
来自:豆瓣相册
林十之 75人喜欢
和被安第斯山夺去了水分,苍凉贫瘠阿根廷东巴塔哥尼亚相比,智利的西巴塔哥尼亚就显得郁郁葱葱起来。百内在土著语言中是蓝色的意思,各种冰川湖的粉蓝,如同一颗颗蓝宝石,镶嵌在巴塔哥尼亚的原野上,使得这里成为了巴塔哥尼亚最美丽的角落。
回复
来自:豆瓣相册
林十之 1人喜欢
回复
来自:豆瓣相册
林十之 1人喜欢
回复
来自:豆瓣相册
林十之 1人喜欢
回复
来自:豆瓣日记
Charles Rosen 759人喜欢
我开始看那部经典英剧《是,大臣》(Yes, Minister)的时候不巧正好也在学德语。这件事情发生得和“我在青春期的时候不巧也在看《成长的烦恼》(Growing Pains)”,还有“我在失恋的时候不巧看到了《老友记》(Friends)第一季第一集”一样,它在无可抗拒的时节嵌进了失却了防线的心底,在阴霾之中带来些许阿Q式的安慰。 只是那时候我正计划着去巴伐利亚的某个小镇读书,于是天天听着BR-Klassik(巴伐利亚广播电台古典音乐台)...
回复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80 181 后页>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林边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