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收藏

Connie Ka
来自: Connie Ka (New York City) 2018-06-19创建   2019-06-11更新

来自:豆瓣日记
朱马秦 114人喜欢
注:以下转自北京大学图书馆,北大买了全部290个数据库,冠绝全球高校,对中国近现代史研究和世界史研究极为有益。对于研究者来说,少看垃圾书,多看原始档案和文献是十分必要的。国图也买了这个数据库,但不全,只包含一部分内容。 Archives Unbound(珍稀原始典藏档案)数据库项目自2009年启动以来,已经出版了290多个...
来自:豆瓣小组
歆梦雅 5人喜欢
啊......艺术字啥的编辑好难,不会搞......QAQ 大家做的都好好看哦=W= ...
来自:豆瓣日记
看客inSight 1065人喜欢
鼓励国民喝开水,是毛泽东和蒋介石为数不多的共识之一。 艾妮塞虽然不会说中文, 但 re shui(热水)这两个字却说得惊人的标准。 “和其他游客一个很大的区别在于,中国游客经常会叫你倒杯 re shui,而且很少有人点酒喝。”阿联酋航空的空乘艾妮塞说道。 就像餐叉总...
来自:豆瓣相册
MarvelUniverse 20人喜欢
来自:豆瓣日记
人太红所以改名 560人喜欢
一、引言 2005年4月中旬,一则有关福利院的爆炸性新闻吸引了公众的注意。根据媒体的报道,江苏省南通市福利院将其院内收养的两名十多岁的智障少女送到当地医院实施了摘除子宫的手术。事件曝光后,福利院的工作人员以月经给这两名残疾少女带来病痛为由为绝育手术辩护...
来自:豆瓣日记
咩咩 1人喜欢
现代国家成熟的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无线传播媒体的出现。其声音与形象由国家广播、电视编辑和发布,然后将其转化为电波,再通过终端接收装置,将无线电波还原为声音与图像。国家广播、电视可以反复播送时事新闻、政府公告、主流音乐、气象预报和标准正点时间等资讯,...
来自:豆瓣相册
联合帝国 275人喜欢
欧洲武术
来自:豆瓣日记
王敖 193人喜欢
铁皮蛙是一种上弦的玩具,我很喜欢玩,直到铁壳都掉了,一个芯还可以跳动,带来很多乐趣。下面这首诗,是我爸写了送给我的。 《铁皮蛙传奇》 一一寄给我远在大洋彼岸的亲爱的儿子 藏进书包,砰砰跳,伴我蹦跶十里路 去听那位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鈡的师傅教书 规矩不似弹...
来自:豆瓣日记
Blavatsky 353人喜欢
一. 许多年后,面对汹涌的云层,我会想起那天早晨看见涅瓦河冰封的时刻。 那是抵达俄罗斯的次日,我们赶去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历史系开会,需要从涅瓦大街靠近海军部的住处穿过冬宫广场和瓦西里岛,去到河对岸的门捷列夫街。前一天晚上已经在马琳剧院见到一条小运河冻成...
来自:豆瓣日记
芬雷 10人喜欢
我们一哀叹就吞进了死亡的空气 每个钟点都将成为我们的死期 ——曼德尔施塔姆 在第一天,一些人踩过另一些人,如同跨过时间,跨过记忆。是谁说的,他人即地狱,当我们从他人的身体上跨过,就像跨过地狱的千万分之一,与此意义之上,也就是跨过我们自己的深渊。而我们的确是在跨过自我之深渊的层面上谈论成长、谈论命运、...
来自:豆瓣日记
tomshiwo 86人喜欢
在2014年第二届深圳独立动画双年展北京论坛上的发言。 题语:我今天讲的题目其实是我近期一直在思考的一个话题,但只能说还准备的不够成熟与充分。“以物为导向的本体论/哲学/美学”(Object Oriented Ontology&Philosophy&Aesthetic)在世界范围内业已成为了一场重...
来自:豆瓣日记
西天中土 17人喜欢
轉自作者臉書 我們有沒有可能從藝術評論的角度,來看待這場運動?運動可以做為一種藝術,亦可以做為一種異質作品,這個貼文中,我想試著從「戰爭機器的造形運動」,比較太陽花學運與野百合學運的差異。做為1990野百合學運的絕食團成員之一,我覺得太陽花學運在幾個方...
来自:豆瓣日记
小羊战 5人喜欢
十年之前,我曾经非常喜欢一个人。然而我过于急切的要掩饰这一点,可能让这一切暴露无疑。有许多混沌的故事发生了,它们像我们去过的那间咖啡厅的灯光,摇曳、昏暗,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从来都只是一个念头。在持续四五年的时间里,我有过很多妄想,他有过一些好意,再加上一些各执一词的回忆。仅此而已了。 在比十年更...
来自:豆瓣日记
缪缪未央 378人喜欢
中午与印度哥们还有荷兰妹子相约一起做饭,我准备来个“反结构”午餐,做他们没吃过的带鱼和鸡爪,带鱼其实还好,但是鸡爪对他们来说确实奇怪了点,清洗的时候印度哥们拿着两个鸡爪自顾自地玩high five,和竖中指,我顿时学大脑缺血,这小子太缺心眼了。好吧,人类有时候善于对结构外的东西产生抵触、迷惑或者迷信的姿态...
来自:豆瓣日记
Tarsan 4人喜欢
南周的一篇说叫爱情故事。爱情不是分析性的,而是叙事性的。就是说你的故事是什么样的决定会有什么样的对方以及结局。如果故事改变,那么可能就很难继续。 我一直怀疑分析性的比较。走在街上的每一对情人都经不起置换重组。互相觉得是唯一的,在我看来,是多么普通,可替换的一个人。虽然真相对他们而言是多余的。但我就...
来自:豆瓣日记
芬雷 25人喜欢
在校改《论阿甘本》(包括之前的《亵渎》)的时候,我不止一次想到钱锺书那篇《林纾的翻译》。如果说译作与原作隔了一层,那么译作的译作则无疑已经不是隔与不隔的问题了,而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尤其对于显得不尴不尬的校改来说,似乎它只存在于纠正错别字以及识别混用标点符号这样的事情。如果我试图改变一个句...
来自:豆瓣小组
婆罗星 29人喜欢
墓园·颠倒 汪 晖 《 中华读书报 》( 2012年06月27日 13 版) ...
来自:豆瓣日记
Blavatsky 302人喜欢
——诗歌翻译漫谈 题记:做了这些年的文学翻译,勉强达到师公谓“未译满两百万字,休论译事”的门槛。虽然我并不认为工作量可以说明一切,有时还会相反,但勉强也算个略知其中甘苦的过来人。一些心得与大家分享。 【“不可能的任务?”】 美国诗人弗罗斯特说:“诗歌就是在翻译中失去的东西。”翻译理论家苏珊•巴斯内...
来自:豆瓣日记
appoggiatura 243人喜欢
(一) 造访克莱芒-费朗(Clermont-Ferrand)一半缘于侯麦的电影《莫德家的一夜》(Ma nuit chez Maud)。 两个女性,一个黑发,性感成熟,坦率开放;一个金发,瘦削青涩,虔诚而纠结。如果是你,会选择哪一个呢? 这似乎是个电视台婚嫁节目中的无聊问题。 也许不完全...
来自:豆瓣相册
曾二郎 224人喜欢
来自:豆瓣日记
Jasmim 136人喜欢
by Elizabeth Bishop 在玛丽安•摩尔1951年的《诗选》初版里,有首诗叫做《爱与努力》(Efforts and Affection)。在我持有的这本书里,玛丽安•摩尔划去了and而用of代之。我爱极这个修改,于是把“爱的努力”作为整篇文章的题名。 我初识玛丽安•摩尔是在1934...
来自:豆瓣小组
Levis 71人喜欢
Literature and the Right to Death 文学,与死亡的权利 ...
来自:豆瓣日记
[已注销] 92人喜欢
我这些年应该完成了向“当下的成熟”的过渡,具体表现在不愤怒,不焦虑,不急于得到别人的承认,有现实的目标,匀速而稳定的努力。一个人是不是在节奏上是你自己可以感觉到的,节奏对了顺风顺水,节奏不对烦恼颇多,一旦在节奏上,就有理由相信预期的实现,我就处于...
来自:豆瓣小组
毛巨俠 57人喜欢
(终于一睹此文,摘自〈嘉兴日报·江南周末〉)   □木 心 ...
<前页 1 2 3 4 5 后页>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Connie Ka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