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收藏

静升
来自: 静升 (日照) 2018-06-19创建   2018-11-29更新

1 人关注
来自:豆瓣日记
许思 1940人喜欢
这两年都没怎么分享文具了。总觉得对不住大家:靠文具让小伙伴们认识我,而认识之后又极少分享文具。这就是一个坑,如同爱上文具也是一个坑。可是作为一个文具控我还是对文具念念不忘,虽然当年读书的时候也没见用过特别好的文具。不过等以后有小孩了,我就帮ta挑,...
来自:豆瓣日记
红酥手贱 322人喜欢
我问:你又要走? 他点点头。 我再问:那……这次你什么时候回来? 他说:累了就会回来。 他走了,一个半满的12升小双肩包,斜斜挂在他的右肩,满不在乎地晃荡着,根本不像要去出差几个月的样子。每次,他都把我留在家里。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我只有等。上班,下班,日子过得也很快。可是,这...
来自:豆瓣电影评论
郎真多 3034人喜欢
虽然我相信很多观众对中国的政治包含官场会比我懂的多,但是我想还是有一些年轻人或者平常对此不太关心的人对剧里的一些问题可能不太了解。所以我这里就斗胆把我自己看这部剧时看到的一些官场细节跟大家聊一聊,进而说一些政治生态的问题,而我也觉得这些小细节也是这部戏很好玩的地方。 同时希望大家可以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loveofjoe , Joe和他的朋友们,本文会在那里首发(尺度原因,公众号会有完整版本)并一直更新(那里...
来自:豆瓣日记
悠悠 1人喜欢
一時興起,聽起了古琴,從浙派到廣陵都有光顧,即使還不大分得清楚。想到以後可能會記得更多,便又一時興起,稍微寫寫第一次“認真”聽曲的一點稚氣感念罷! 最喜傳為阮籍作的酒狂,原因很簡單,一聽便能辨認出曲名的也就這麼一支……但願過幾日能辨得出更多。檢了不少版本來聽,劉少椿的想是最“中規中矩”,平衡的三拍...
来自:豆瓣日记
悠悠 1人喜欢
不記得哪一本書上是這樣寫的他,一張年少時的油畫肖像,目光灼灼。直到最後,依然如此。 無需贅言,一切都讓他的音樂來說罷!尚記得傅聰的話,肖邦好像是我的命運,而莫扎特是我的理想。這永恆的少年大概已不僅僅是理想了!傅雷這樣形容:在這樣悲慘的生活中,莫扎特...
来自:豆瓣日记
悠悠 1人喜欢
觀潤嶼先生“中國音樂史”,開篇四點有關律學的見地就頗有些意思。 第一,吾國古代所謂“五音”,如宮商角徵羽等等,系規定音階距離的大小;反之,中國古代所謂“十二律”,如黃鐘大呂等等,系規定音的“高度”,每律的長短既各有一定,因而各律所發聲音之高低亦複始終不變。故音、律兩事,吾人必須分別討論,不可混為一...
来自:豆瓣日记
悠悠 1人喜欢
因友人要为拍卖图录撰文,托此福,得以在拍卖会之前见到宋琴“寒泉”,是査阜西先生于一九四八年赠与张充和的新婚贺礼。头次见到老琴,着实感动得要命,又不敢上蹿下跳,只能假装淡定地凑在一边。这是把典型的宋琴,造型秀雅婉约,肩高,将近在一徽半处,身扁,且转折处有棱角,黑漆上布满断纹,以蛇腹为多,兼有流水、...
来自:豆瓣日记
悠悠 1人喜欢
未学琴之前,对减字谱如何表示节奏一事特别好奇,如今亲身尝试了,倒有些因为答案的简单而略显失望。减字谱并不能表示节奏,因此后来又配上工尺谱,而今人讨论节奏一事,全都着重于现在打谱如何表现节奏一事,似没有研究古代曲谱中从无节奏到有节奏的演变过程。 王迪先生纂的谱子,五线谱对应减字,理所当然地用前者表示...
来自:豆瓣日记
悠悠 1人喜欢
手机莫名的抽风,修理之后便遗失了所有电话及短信,一开始想大哭,一下午之后冷静下来,联想到两个问题。一,那些丢掉的东西是否真的那么重要。二,所谓的电子产品时代是否是真正的进步。 第一个问题很难回答,当我上一次更换手机之时,原来的积累的讯息也就被遗弃了,但是由于并非意外丢失,所以并无太多感觉,新的手机...
来自:豆瓣日记
悠悠 1人喜欢
我承认,从一一年到一二年,已有太多幸运的降临,如果要在此时急转直下,也是无可意外的。但为何心里难过的很。大概第一次如此害怕失去握在手心里的缘吧。 曾经多少次在眼前浮现出这样的场景,豆蔻年华的少女挽起黑色的发辫,跨进青石板铺成的院落里,桃树下坐着一位眉目疏朗的先生,一袭青灰色长衫,双手抚动琴弦,乐音...
来自:豆瓣日记
悠悠 3人喜欢
数月了,几乎没有发牢骚和讲冷笑话的时间,别人也见我总是来无影去无踪。吃饭的时候,勉力保持快活的心思。谁知道这数月,我累积的矛盾仿佛超越了之前二十余年的全部。或者说,我不断意识到,体内那些冲突的加剧与抗衡。 只是不想说,有太多愿望,只是假惺惺的觉得,不说出来,那些愿望才能走的更远。但是每每想到愿望,...
来自:豆瓣日记
悠悠 4人喜欢
一, 从西湖水谈起 为什么我的手都碰到西湖水了,我还是不满意呢?我想我的答案是,因为彼时的孩子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些什么。这也恰恰是我童年的写照。日日迎着初升的旭日上学,路过波光粼粼的湖水,傍晚伴着夕阳余晖缓缓归,就这样,度过了平平淡淡的无数念书季节。偶尔遇见兴致勃勃的外地游客,还会有些诧异地看他们一...
来自:豆瓣日记
悠悠 1人喜欢
大暑的时候只有学琴还有几分力气,却总也不甚满意。今日头一次去雅集,硬生生从早上七点半折腾到晚上八点半,但着实开心。见到一些格外用功弹琴的同辈们。 上午学新曲子,却总觉琴弦涩手,大概是驾驭力依然很弱,或是未曾弹过什么快曲。 中午与修密宗的师兄吃饭,好大一盆面,挑出青菜吃完,把不可人的葱花拨到一边,便...
来自:豆瓣日记
悠悠 1人喜欢
第三次去六十四琴斋。楼道依然像是迷宫,不过却没怎么费时间找。 祐心一人静静坐着,放的音乐是马常胜的咒字吟诵,手持串珠,自己也跟着默念。 照例先饮茶,以取来的泉水烹之。白瓷茶盏下垫上深色盏托。 饮完一壶上下,取一张壁上小琴横于几上。 我坐正调音,以五弦为准。祐心说不必每次都如此,要求我每次都全碰一遍以...
来自:豆瓣日记
悠悠 4人喜欢
手上雖也攢了一籮筐大大小小的曲子了,卻時常懶于句句雕琢。自勉強彈了瀟湘之後,深感駕馭力甚弱,彈快也不行,慢也慢不下來,可謂進退兩難。 現在正好借著空當,稍稍扔掉之前的爛攤子,學“鶴舞洞天”這支小曲。 昨日還未拿到宥堂打譜,便取琴書大全直接看,沒有節奏譜,甚不習慣。今日印了譜子,句讀與錄音也有些許不...
来自:豆瓣日记
悠悠 1人喜欢
鶴舞洞天彈完已有兩日,今日錄音自聽。 因琢磨觸弦較多,指下掌控力稍有進步。但也僅僅是“意識”到而已。細微的音色變化,都還未淋漓展現。聽來自覺無味。對比祐心所錄,只覺得音色扁平,恰似浮於表面,難以入木。繼而,“洞天”之空靈寂靜的意味全失。 第二遍試以多加了一些吟撓。然正如課上所提,吟撓與本音處於分離...
来自:豆瓣日记
悠悠 2人喜欢
這幾日霸著錄音器,想著細細研磨鶴舞洞天。 但凡綽注,譜上總是只記一個簡單的指法。但這小曲子的難處,偏偏就在每一處綽注都有差別。 起首一句練了許久,以一個悠遠的注音開始。然悠遠之意,只在虛實之間的某處,初彈往往下指太實,變成普通的注音。抑或太厲,頃刻劃破寂靜。心不能念叨著自然自然,大概,只有無所念時...
来自:豆瓣小组
静升 2人喜欢
标签: 黃帝內經 九針十二原 上古天真論 戒律 持戒 菩提心 佛眼 文化 分...
来自:豆瓣日记
好奇心研究所 4876人喜欢
本文作者: 潘姜汐熹 现如今人们对待微信微博,可以说是一种看不惯你却忍不住天天用你的样子: 年初凯度发布的《2016 中国社交媒体影响报告》中说,中国人使用社交媒体的人数和频率都在上升,但大家对社交媒体的满意度却越来越低了——他们每年都会评出一个“中国社...
来自:豆瓣日记
悠悠 1人喜欢
最近破天荒在和媽媽語音時大哭。觸發點仍然是我神奇的德國舍友Merlin。一日M的妹妹來訪,M想做些大家都能吃的東西,最後選定了胡蘿蔔大蔥奶油燴飯(什麼鬼……不過不是重點),我說不食蔥之後,他主動說可以分成兩鍋,一個有肉有蔥有蒜,我的那個基本只有胡蘿蔔奶油。之後三人一起吃飯,我只是淺淺說這鹽的量很完美。隨...
来自:豆瓣小组
静升 1人喜欢
春日,薄暮时分,空阔教室里仿佛弥漫眩目光埃。她坐在靠北墙边,刚洗过...
来自:豆瓣相册
静升 1人喜欢
来自:豆瓣日记
恶魔的步调 8217人喜欢
虽然豆瓣标签工程年久失修,但两三百部的TVA阅量应该还是有的。那么在这两三百部中挑十部,请你相信,应该还是有份量的。 如果算上欧美系的话,《飞出个未来》(Futurama,1999)、《降世神通》(Avatar: The Last Airbender,2005)、《瑞克和莫蒂》(Rick and Mort...
来自:豆瓣日记
醉草堂 8人喜欢
1.气韵 六法之难,气韵为最。意居笔先,妙在画外。如音栖弦,如烟成霭。 天风泠泠,水波濊濊。体物周流,无小无大。读万卷书,庶几心会。 2.神妙 云蒸龙变,春交树花。造化在我,心耶手耶?驱役众美,不名一家。 工似工意,尔众无哗。偶然得之,夫何可加?学徒皓首,...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78 79 后页>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静升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