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童看天下提及的书单

吉吉范特西
来自: 吉吉范特西 (北京) 2017-08-25创建   2020-09-08更新
来自微博ID:小童看天下的提及。
8人
555 人关注
来自:豆瓣读书
(5人评价)
作者: (明) 杨慎 撰 / 丰家骅 校证
出版社: 中华书局
出版年: 2019-8
评语:公公扒灰、结婚调戏新娘是中国老传统,明代杨慎《丹铅续录》考证历千余年而不变,//@手摇社会:封建礼教下吃人的獠牙越来越无遮掩,表面上的三纲五常,私下里的恶劣行径。历史每到一定关头就出幺蛾子。曰: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要命的是性质上还是农民/地主阶级的关系转化,没新鲜的。
回复
来自:豆瓣读书
8.6 (1997人评价)
作者: 德斯蒙德·莫利斯
出版社: 复旦大学出版社
出版年: 2010年
评语:例如英国动物学家莫利斯在《人类动物园》序言写到的:“在正常情况下,在自然栖息地里,动物不会自残、自渎、攻击幼崽,不会患胃溃疡、恋物癖、肥胖病,也不会结成同性恋的配偶,亦不会杀戮。毋庸赘言,在都市人的身上,这一切都发生了。那么,这是否揭示了人类与其他动物的根本区别呢?乍一看正是这样的。但这样的现象有一定的欺骗性。在某些情况下,其他动物的确表现出这样的行为——当它们在不自然的情况下被囚禁起来、受到限制时,就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动物园笼中的动物表现出上述一切反常行为,我们对人身上这些反常现象就很熟悉。显然都市不是水泥森林,而是人类动物园。”因此人类在对权力的反抗中停止下来,或者说不懂的该采取什么样的科学方法,那么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人类面临的是灭顶之灾。
回复
来自:豆瓣读书
9.0 (100人评价)
作者: [波兰] 莱泽克·科拉科夫斯基
出版社: 黑龙江大学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出版年: 2015-12-15
评语:很多书都不让出了,而且需要收缴以前出版的书,尤其是80、90年代的书是重点。前几天发现一套三本介绍马克思的旧书,居然在京东要四千多元。 ¡查看图片
回复
来自:豆瓣读书
8.0 (26人评价)
作者: Matthew C. Klein / Michael Pettis
出版社: Yale University Press
出版年: 2020-5-19
评语:回复@犯困J:是的,就是阶级斗争。美国发动的贸易战,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在世界范围内展开的的工人阶级解放运动,是真正的伟大革命。//@犯困J:来了,耶鲁大学出版社不久前刚出的Trade Wars Are Class War。 http://t.cn/A6Ug6XSv
回复
来自:豆瓣读书
(0人评价)
作者: Aaron, Henry J.
出版年: 1978-12
评语:“美国在五十年代有学者总结美国大发现的本质是:把有利条件带给广大底层民众,让他们抓住机遇就会成为负责任的公民。美国重视教育和培育市场,所以杰出学者很多,也造就了杰出的政治家。有两本书,≪伟大的承诺≫和≪政治学与教授们:审视伟大社会≫就可以看到美国为消灭贫穷做出的努力。 2013-1-16 15:56 来自 iPhone客户端” 摘录来自 @小童看天下 20191026 小童看天下 此材料受版权保护。
回复
来自:豆瓣读书
(3人评价)
作者: Andrew E. Barshay
出版社: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出版年: 2007-11-19
评语://@犯困J:想了解日本马克思主义理论发展历程的朋友可以看看这本书。 http://t.cn/A6UTuYHT
回复
来自:豆瓣读书
8.1 (50人评价)
作者: 戴森
出版社: 三联书店
出版年: 2004-6
评语:《 无题》 (一) 政治是一门科学,这门科学迄今为止还在发展中,或者说这门科学被揭示出来,需要是对马克思的著作进行理论化,即用数学公式将其表达出来。这是马克思想做但没有做到的。这不是马克思做不到,而是缺乏其它科学的旁证,他无法做最后的总结。但其实他已经做到了99%,但由于科学本身的条件,理论化的工作让其不能完成,即《资本论》第四卷《理论史》无法进行。但现在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因此这是我们这个时代历史性的理论工作。 今天我不说理论问题,我们看两个历史问题去理解科学理论的重要性。在中国人的印象中,阿拉伯民族的形象是骑骆驼。历史科学一定要问为什么?他们为什么骑骆驼,是落后吗?完全不是,这是一个在历史中很先进的民族。欧洲人在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时感激阿拉伯人为他们保留下来的古希腊和古罗马知识,例如医学、哲学。爱默生在美国共济会演讲时宣告,美国要创造出比阿拉伯文明更加高尚的文明。 但是他们为什么落后了?因为政治的愚蠢颁布了不合理的政策而改变一个民族和阿拉伯世界历史发展的方向。在戴森《全方位的无限》一书中提到两个例子。第一个提到布利耶特(RichardBlliet)所著的《骆驼与车轮》( The Camel and the Whee)书中叙述:在罗马时代,整个阿拉伯世界把经济生活建立在有轮的载具与铺设的道路上;然而在公元500年时,也就是在伊斯兰教发展前几百年,剧变骤生,整个阿拉伯帝国都改用骆驼为载具,其影响扩及所有商业行为。道路消失,使用轮子的车辆也都消失了。 其原因在于叙利亚北部一个城市实施了一个税法,即经过当地的货物都要缴税。“根据布利耶特的计算,一头骆驼所要负担的钱少于一辆车,但是一头骆驼平均可以背负600磅的货物,一辆车却只能载运1200磅的货物。因此,一辆车的载重相当于两头骆驼的载重,所付的税却相当于四头骆驼的税。这种税率的设定,是为了打压车辆的成长。也许当时设定这种税率的官员与卖骆驼的商人有些许勾结,但不管如何,这种具有偏见的税法,很有效地把骆驼和车辆间贸易平衡的关系打破了。”(《全方位的无限》) 第二个例子就是日本。日本在16世纪,也就是明代就已经比中国先进,而且人民的创造性与西方不相上下。“在培林(NoelPerrin)所著的书《放弃枪械》(GivingUpthe Gun)中描述得很清楚。在16世纪时,第一艘欧洲船探访过日本后,日本的工匠很快就知道如何制造枪械,他们制造的枪械非常精良,因此日本枪械大量外销,并且日本陆军也时常使用自制的枪械。大约半世纪后,日本人非常憎恨枪械,使用枪械的战争会伤害许多人命,因此,统治阶层认为枪械会影响他们尊严的生活形态,所以决定回到以刀剑作 战的时代,在250年间,刀剑又成为陆军的主要力量。到1879年,以刀创为主的陆军仍然存在,直到日本被新型陆军所打败,不得不现代化,并且配备欧洲的武器为止。”(《全方位的无限》)这个时期日本的明治维新,即第二次拥抱世界。 类似这样的政策和意识在今天的中国比比皆是,因此作为一个中国人怎么能不忧心忡忡?!今日之中国,儒家思想大行其道,政治理论上完全是儒家最愚昧的认识,对世界局势进行了完全相反的认识,毫无科学内容。正如革命教育家王森然先生当年曾说:“夫中国人民,以保守为天性,尊己动为大教……造成这不黑不白、不痛不痒、不战不和、不守不走之中国现局,使光明俊伟之人,无以自存于社会,伤之者又不能自富所处之时代。” 中国的政治理论是完全从道德出发的认识。这种出发点的理论或出台的政策是亡国灭种之举。靠道德能治国吗?中国历史明明白白在那摆着呢,根本没有。明代李贽在《焚书》中指出:“公但知小人能误国,不知君子之尤能误国也。小人误国尤可救,若君子误国,则未之何矣。何也?彼盖以为君子本心无愧也。故其胆益壮而志益决,孰能止之。” ………待续
回复
来自:豆瓣读书
(11人评价)
作者: [奥] 恩斯特·马赫
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出版年: 2011-11
评语:《什么是历史规律》(补充材料——?) 《红楼梦》里有幅对联:““真亦假时假亦真,无为有处有还无。”在曹雪芹那里是一种对世事无常的感叹,但是这种思维方式在物理科学中,尤其是量子力学中是常用的,比如海森堡的“不确定性原理”,薛定谔的“猫”(死活叠加态—既死又活):赖欣巴哈的“真值意义理论和概率意义理论”等等。 真假、善恶、好坏、对错、敌我这种认识问题的二元方式是非科学的思维方式,或者说愚昧的思维方式。科学的思维方式不存在一元、二元、三元或多元。所以佛学用“不二”去表达,即不是一,也不是二,的思维原则。同样,中国的老子在《道德经》开篇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即无欲和有欲两种观察事物的方式是同一个来源,分开看都不是问题的究竟。 马克思的理论之所以看着晦涩难懂,其原因就在于他的理论阐述形式在“不确定”中,但是必须知道,“不确定”不是不知道,也不是知道,而恰恰是对运动的形态的准确理解,是历史必然性,是自然法则。 例如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就不可被定义和规定,因为阶级是被生产关系本身决定的,是一种历史形式,因此解决这种对立不在阶级之间,而是阶级之外。所以唯一可以确定的只能通过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本身进行认识,因此必须超越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两个阶级的表现或对立之上才能进入到科学领域。正如爱因斯坦认识到的,同一层面的问题,不能在同一层面解决,而需要在另外的、更高的层面解决。 关于这种思维形式的表述马克思的理论中比比皆是,例如马克思的这些话: “任何分配都是生产方式本身分配的结果。” “任何解放都是使人的世界即各种关系回归于自身。” “意识的一切形式和产物不是可以通过精神的批判可以消灭的……只有通过实际推翻这一切唯心主义谬论所产生的现实社会关系才能把它们消灭。” “如果无产阶级不消灭它本身的生活条件,它就不能解放自己。如果它不消灭集中表现在他本身处境中的现代一切非人性的生活条件,他就不能消灭它本身的生活条件。” 注意看辩证逻辑关系,他对阶级关系的认识、揭示或批判始终建立在对外部的关系、条件的科学认识上,完全不受资产阶级或无产阶级在现实中的表现所左右。也就是说,完全不在意识形态的或道德意义上去看待阶级关系之间在现实中表现,例如善恶、好坏、贫富等等这些认识上,而是在科学意义上。 因为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产生了两个阶级,而不是两个阶级产生了生产方式。因此分析阶级是分析生产形式中的变化或运动关系,而不是两个阶级本身的表现,阶级只是这种生产关系中的利益承担关系,不是运动形式本身。 因此对阶级问题的阐述,不是问题的关注点,而是通过对阶级问题的阐述,对哲学进行扬弃,并在扬弃的过程中建立起科学的理论,才能让人理解。纯理论本身是抽象的,是一般人不能理解的,必须通过生动的描述阶级表现,才能推动人们认识到科学。这就像物理学家马赫在《认识与谬误》序言中强调的:“如果使方法论的知识系统化和有序化的工作在科学发展的恰当阶段合适地进行,那么就务必不要低估这项工作。但是,人们必须强调,如果完全能够获取探究实践,那么与其说它将通过苍白的抽象公式推进,毋宁说通过特定的生动例子推进,抽象公式在任何情况下都需要具体例子才会变得可以理解。” …………待续
回复
来自:豆瓣读书
8.8 (1985人评价)
作者: [奥] 斯·茨威格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出版年: 1986-12
评语://@历史科学进行曲://@天幕在红尘中揭开:我错了,少说了一百年,600年是比较准确。比如中国到现在还有偶像崇拜。16世纪加尔文的宗教改革就否定了偶像崇拜,即对上帝、国王、领袖的崇拜。16世纪斯威格在《异端的权力》就提出“横扫一切偶像”。中国到今天能做到吗?别吹,中国理论水平处于中世纪阶段。
回复
来自:豆瓣读书
7.5 (15人评价)
作者: [美]马克·洛文塔尔
出版社: 金城出版社
出版年: 2015-1-1
评语:苏联不知道高楼大厦、高速公路、机器设备、飞机大炮、货币、外汇等这些东西只是物质,但不是力量,也就说苏联不知道产生这些物质的动力来源是什么。而苏联误以为这些就是经济成就,是制度的优越性。这种认识形成各种错误的理论,以致走向了自我毁灭的道路。在对这个问题的理解上,几乎所有从封建的或专制国家向资本主义国家转型的时期,即经济上取得了一定的经济成就后,需要在政治上采取相应的进展时,都犯了同样的错误。 所以苏联解体被称为马克思主义的胜利的理论含义在于,它违背了或缺少了马克思所指出的资本的基础,导致维持自身的过程就是腐烂的过程,然后瞬间崩溃。当年美国情报系统对苏联这种瞬间崩溃也感到意外,虽然美国正确的评估出苏联整体无能,但认为“影响戈尔巴乔夫思维和苏联突然解体的原因仍然是个谜。(【美】马克·洛文塔尔《情报—从秘密到政策》)” 实际在马克思理论中根本不是谜,就是一个简单事实,它没有资本的基础。苏联是严重依赖西方自由贸易体系的国家,它的技术体系几乎全部来自西方。它的武器系统都是西方工艺平台,这种军队与西方国家作战是自取灭亡。所以美国历史学家安东尼·萨顿在1973年出版的《悄悄的自杀——美国对莫斯科的军事援助》中准确的指出:苏联的工艺技术和经济是西方的俘虏或寄生虫。必须清楚,无论付出努力,当一个国家缺乏资本的基础时,领先的科技是不会出现在这个国家的。因此必须了解什么是资本。
回复
来自:豆瓣读书
8.5 (57人评价)
作者: 〔美〕安东尼·萨顿
出版社: 世界知识出版社
出版年: 1980-5
评语:苏联不知道高楼大厦、高速公路、机器设备、飞机大炮、货币、外汇等这些东西只是物质,但不是力量,也就说苏联不知道产生这些物质的动力来源是什么。而苏联误以为这些就是经济成就,是制度的优越性。这种认识形成各种错误的理论,以致走向了自我毁灭的道路。在对这个问题的理解上,几乎所有从封建的或专制国家向资本主义国家转型的时期,即经济上取得了一定的经济成就后,需要在政治上采取相应的进展时,都犯了同样的错误。 所以苏联解体被称为马克思主义的胜利的理论含义在于,它违背了或缺少了马克思所指出的资本的基础,导致维持自身的过程就是腐烂的过程,然后瞬间崩溃。当年美国情报系统对苏联这种瞬间崩溃也感到意外,虽然美国正确的评估出苏联整体无能,但认为“影响戈尔巴乔夫思维和苏联突然解体的原因仍然是个谜。(【美】马克·洛文塔尔《情报—从秘密到政策》)” 实际在马克思理论中根本不是谜,就是一个简单事实,它没有资本的基础。苏联是严重依赖西方自由贸易体系的国家,它的技术体系几乎全部来自西方。它的武器系统都是西方工艺平台,这种军队与西方国家作战是自取灭亡。所以美国历史学家安东尼·萨顿在1973年出版的《悄悄的自杀——美国对莫斯科的军事援助》中准确的指出:苏联的工艺技术和经济是西方的俘虏或寄生虫。必须清楚,无论付出努力,当一个国家缺乏资本的基础时,领先的科技是不会出现在这个国家的。因此必须了解什么是资本。
回复
来自:豆瓣读书
7.7 (23人评价)
作者: 陈宝良
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年: 2013-5-1
评语:有位从事社会科学工作的朋友问我:“虽然我是马克思主义专业的博士,但我知道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对我来说是力有不逮的。所以想请教下,对于研究中国问题而言,有没有哪个方面或路径是需要特别关注的或开辟的?” 答:这么说吧,如果你想在学术领域脱颖而出,尤其是能获得世界的关注,有一个特别好的方向,就是研究网络上粉红正能量是什么历史的、文化的变种和现象。 第一个要了解的是,今日网络这些人或现象在中国存在了几千年了,不是今天才有的。中国社会基层和中低层官僚体系的文化的继承的是流氓和乞丐文化,其言行表现无一例外。中国文史出版社曾经出版过一套“中国社会史系列丛书”,有《乞丐的历史》《流氓的历史》《骗子的历史》《土匪的历史》等9部。这些书中描绘的就是中国文化的真面目,自明清有传教士来华所看到的就是这种真实的中国,例如明恩溥的《中国人的气质》。还有可以看看陈宝良《中国流氓史》。 所以今天这些着正能量只不过是在语言形式上不同,其思维和行为就是昔日之流氓、乞丐和骗子。如《乞丐的历史》中所言:“从“鸡鸣狗盗”、胡搅蛮缠、泼皮无赖、矫情作伪、装相骗讨的流丐伎俩到瞒上骗下、自欺欺人、弄虚作假、世故老猾的国民“坏根性”,是一个前后连贯的行为系列和心理过程,流丐伎俩是更朴绌、更直白的庸劣行为,而“瞒与骗”、自欺欺人、装面子作伪装的“坏根性” 则是庸劣行径更深层更隐蔽的表现形成。只要仔细观察一下我们当今的社会,就不难发现,所谓流丐伎俩遍布于我们社会的各个领域,它变换着方式、假托着各种名义在我们社会生活中大行其道。” 所以中国近现代思想家和革命者所针对的就是这种问题。如谭嗣同、梁启超、陈独秀、鲁迅、孙中山、毛泽东等。自古中国的历史书上的历史是纸上的历史,不是真实的历史。道德学问是纸上的学问,不是实际生活中的学问。所以就是为什么严复说中国人是“始于作伪,终于无耻”的来源。梁启超也有《中国积弱溯源论》指出中国国民性是“无论何事,无论何人,无论何地,无论何时,而皆以伪之一字行之。” 关于这些正能量是什么来源,不再赘述。这些背景查阅资料一看便知,不会有一个例外。 那么第二个就是研究这种流氓、乞丐、骗子文化基因怎么转变为一种爱国主义意识形态的。实际就是生产关系发生了变化,我在昨天微博已经说了这个问题。在马克思那里称之为“流氓无产阶级”就是这类人。 第三个就是研究政治、文化、宣传工作鼓励了错误的对象所导致的严重后果,即马克思说的政治斗争目录是错误的。也就是鼓励了和推动了应当灭亡的阶级去打压新生的阶级,即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在这个过程中推动了加深了整个国家仇视外国的心理,导致政治、经济、社会的混乱。 那么这也是中国自古就在混乱时妄图借助流氓乞丐的力量维护统治的传统。例如义和团。中国自汉唐宋元明清很清晰能看到。如清代大剧作家李渔就认为乞丐“即于王者之政,亦不为无助……从来乞丐之中,尽有忠臣义士、文人墨客隐在其中。”说白了就是对于统治阶级而言,这些流氓乞丐过来帮腔至少不是坏事。而实际效果恰恰是相反的。这是因为放任他们在社会中吆五喝六,就等于打压已经取得的社会进步及其力量。 以上三段就可以写出一篇很好的论文。努力吧。
回复
来自:豆瓣读书
8.3 (197人评价)
作者: 约翰·希克斯
出版社: 商务印书馆
出版年: 1987-7
评语:中国的那些所谓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只不过是使用了历史唯物主义的概念和范畴中的儒家思想。而在西方国家的理论、情报分析和学术工作中,历史唯物主义是通行的、唯一可行的研究方法,这一点与政治信仰无关,而是理论和学术工作的必然要求。例如诺贝尔奖得主希克斯爵士在《经济史理论》中所指出的:“大部分想要写通史的人还是会选择马克思的理论,因为并没有更好的理论可供运用。《资本论》在百年后的今天,仍然是杰出的理论巨著。” 而马克思的理论的核心就是告诉全世界,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发展首先必须与意识形态展开斗争。如果不与意识形态的政治形式进行斗争,只着眼于经济发展,那么这种在经济上的放任将发生严重的后果。只有在与意识形态斗争的胜利后才能确保和平。所以我们看到马克思恩格斯首先选择与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派别进行斗争。
回复
来自:豆瓣读书
8.7 (31人评价)
作者: [美]马里奥·利维奥(Mario Livio)
出版社: 人民邮电出版社
出版年: 2019-8
评语:所谓“有用之用和无用之用”这两类问题之间的关系,也可以用数学和哲学、存在与思维、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去表示。数学是有用的,但谁能说出数学是什么?就像爱因斯坦的发问:“数学,这个独立于经验的人类思维的产物,为何能够如此完美的符合物理学实在中的对象?”在现实中,人类可以使用数学,但是却无法解释什么是数学。 为什么解释不出来?因为到目前为止,科学还不能解释出什么是人。因此在对数学的理解最终要从人类对人的认识中才能解释。乔治·莱考夫和拉斐尔·努涅斯的《数学从哪里来》指出:“数学是人类天性的一部分,它源于我们的身体、大脑,以及我们在这个世界中每天的经历。(因此,莱考夫和努涅斯称数学源于‘心智的物化’。) ....数学是人类提出的系统化概念,这种概念体系充分利用了人类普通的认知工具。人类创造了数学,并有责任保持和拓展它。在数学的肖像上,一定会有人类的面孔出现。”(《马里奥·利维奥《最后的数学问题》) 而哲学一直试图通过思想活动去解释世界显然是不可能做出完美解释的,因为人还处于发展的过程中,没有获得解放。所以维特根斯坦说:“哲学不是任何理论,而是一种活动。”这种问题换成马克思的说法就是:“解放是一种历史活动,不是思想活动。解放是由历史的关系,是由工业状况、商业状况、农业状况、交往状况促成的。”
回复
来自:豆瓣读书
9.3 (110人评价)
作者: [意] 加塔诺·莫斯卡
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出版年: 2002-10
评语:《马克思主义政治科学》 (二) 中国的小政客儿们特别喜欢假装自己是政治家,整天装出一副假深沉的面孔和沉稳体态冒充自己挺懂,其实一脑子浆糊。政治的工作内容是自然科学知识的总和,即在所有科学规律中的同一性中展开工作。而同一性只能是看不到、摸不到的各种关系,这是现代科学中的思维方式。 而愚昧的思想,或非科学政治的思维对象物是:组织、军事、外交、法律、纪律、官僚系统、意识形态、金钱、人口、土地等概念及这些事务之间的关系。例如加塔诺·莫斯卡的《政治科学原理》就是对这种事务之间关系的思考,所以他不是一部科学意义的著作,因为这种思维对象导致不能进行逻辑思考。正如尼采说的:不是在事物中寻找关系,而是对关系的理解。”也就是恩格斯指出的:“我们注意更多的是运动、转变和联系,而不是什么东西在运动、转变和联系。” 所以,那种把外交、军事、组织等这种事务当作思维对象的政治,即愚昧的政治思维模式是小农时代的,这种思维方式不能管理处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的国家,这些属于事务工作,是官僚们干的事情,不是政治工作。而愚昧的政治工作就是在这方面瞎使劲,只能让国家崩溃,因为把政治工作内容搞反了,这是极端愚昧的。 所以马克思指出:“所有的国家都在行政机关无地或有意地办事不力这一点上去寻找原因,于是它们就把行政措施看做改正国家缺点的手段。为什么呢?就因为行政是国家的组织活动。要消除在行政机关的任务、它的善良意愿和它所能够朵取的手段、办法之间的矛盾,国家就必须消灭自己,因为国家本身就是以这个矛盾为基础的。” 也就是军事、外交、组织等等这些事务存在恰恰社会矛盾本身造成的,而社会矛盾是国家存在的基础,因此这些事务发生问题不是这些事务本身的问题,而是社会关系的矛盾产生的,即生产与再生产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那些事务是被生产和交换关系的矛盾决定的。也就是马克思说的:“一切历史冲突都根源于生产力与交换关系之间的矛盾。“ 因此解决这些事务之间的矛盾只能导致增加这些问题之间的矛盾,产生国家与社会之间更大的矛盾和冲突。因此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制造问题。这是由于产生那些事务矛盾的原因,即生产与再生产所形成的社会关系本身的矛盾没有解决。 李卜克内西在《纪念卡尔·马克思——生平与回忆》中有一段话需要中国的小政客儿们了解。他指出:“在马克思看来,政治是一门学问。 他对那些酒吧间的政治家和那种政治深恶痛绝。确实,难道还能想像有比这更荒唐的事吗?历史是人类和自然界的一切有效力量的产物,是人类思想、人类激情、人类需求的产物。而政治,从理论上来说,它是对亿万在“时间这部织机”上奔忙的要素的认识;从实践上来说,它是由这种认识所决定的行动。因此,政治是一门科学而且是一门应用科学。政治科学或政治的科学,实际上是一切科学的精髓,因为它囊括了人类及自然界活动的整个领域,而人类及自然界的活动又是一切科学的目标。 不过,每个蠢货都自以为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家甚至是国务活动家,就像每个蠢货都自以为是一名优秀的报刊编辑一样。” ……待续
回复
来自:豆瓣读书
(9人评价)
作者: (美)H.马尔库塞等
出版社: 商务印书馆
出版年: 1982年10月
评语:《什么是历史规律》(补充材料2—补入39) 前边提到恩格斯说过的,对经济学的认识,或者说对资本主义可以采取按照历史或按照逻辑二种方式。这个问题特别简单,但是恰恰是在这么简单的问题上,在十月革命之后的所谓社会主义国家都没有理解正确。所谓按照历史,就是要对当前的所处的历史阶段按照资本主义历史发展进行逻辑的认识;所谓按照逻辑,就是根据资本主义发展的逻辑去理解自己所处的历史阶段。注意看,两种形式在表述上的差别非常小,实际问题非常大。 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瞿秋白虽然不懂辩证逻辑,但是有点意识了,例如他在《赤都心史》中说:“社会生活中每每是“非集权非分权”“非彻底非妥协”“亦总解决,亦零解决”...现实是活的,一切一切主义都是生活中流出的,不是先立一理想的“主义”。 有和无之间是变化的,是不断的处于生成和消逝。因此,对于一个社会而言,依靠具体问题具体处理的办法就是死亡的思维,随着问题越来越多,这种处理方式会让社会走入绝境,整个社会崩溃。因此必须把社会中发生的各种问题综合起来进行认识,形成一种认识,才会发现其中的秘密。具体问题具体解决恰恰是一种形而上学的方式,根本不是具体,具体是多样性统一,不是指具体事。所以恩格斯引用说:“他们在绝对不相容的对立思维中;他们的说法就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除此以外,都是鬼话。” 科学的思想的思维对象,即实体,不是看得见、摸得到的物体,而是人在各种关系的变化中的感觉。它是只能凭感知得到,并可以在实践、实验中证明的东西,因此这种知识能力首先需要极高的抽象能力或者是概括、综合能力。所以爱因斯坦说:“科学就是长达数个世纪的努力,通过系统的思想把这个世界中可以感知的现象尽可能的联系起来。大胆的说,它是通过概念化这一过程对存在进行后验重建的企图。”所以理论物理科学实际是一个思想实验。至于感知的是否正确,可以通过实验证明。对于马克思主义而言就是历史可以去证明。 这种思维方式是分辨一个理论是否具有科学性的决定性标准。因此对于马克思理论工作而言,当一篇理论是否具有马克思主义的性质时,是很容易分辨出来的,因为这种科学性质是显而易见,是无法伪造的。因此,“马克思主义”这个名称不是与其它任何理论或党派的区分,而是代表科学意义的理论体系。任何科学都是如此,必须进行关系的思考。例如亚历山大·冯·洪堡提出的:万物互联,一切事物相互作用,有往必有还,没有任何部分是独立的,因此只有通过想象并将其抽象的才能真正理解自然,这是现代科学思想的基础。 因此当面对的各种错综复杂的问题时,必须综合起来进行逻辑的认识,即历史的解答,才能知道具体面对的是什么。靠通过分门别类的各种事务进行认识,根本不能理解任何一个历史时代。历史的就是逻辑的,逻辑的就是历史的。但是历史的表现不像逻辑那么一目了然,同时逻辑的形式也不像历史那么丰富多彩。因此把两者统一起来就需要科学的理论思维。也就是通常理解的理论与实践的统一。 但是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当各种表现混杂在一起的时候,人们会发现理论与现实之间存在很大的区别,就会发现有些理论是不适合实际需要的。这种错误的认识是灾难性的。因为实际恰恰相反,那恰恰证明是因为既不了解历史,也不懂逻辑导致的,因而恰恰说明由于不懂科学的理论,不懂马克思主义导致的。也就是没有采取历史和逻辑的理解方式去理解自身所处的历史阶段。 比如,到今天为止,绝大多数人不仅不知道《共产党宣言》是号召工人阶级帮助资产阶级取得统治的宣言,更不知道《宣言》中提出的有些要求,例如“剥夺地产,把地租用于国家支出”;“通过拥有国家资本和独享垄断权的国家银行,把信贷集中在国家手中“等要求是资产阶级性质的要求,只不过列出来的那些不是在同一个国家都应采取的措施,而是根据不同国家的情况去采取相应的措施。土地和金融措施在美国实现了,即《宅地法》和美联储的成立。 所以这些不是社会主义性质要求。社会主义是再生产问题,但再生产是以生产为前提的。在《共产党宣言》发表二个月后,马克思恩格斯又发表《共产党在德国的要求》特别指出这一问题:“破坏大金融资本家的统治……把保守的资产者的利益与革命联系起来。”因为资产阶级没有办法发展,无产阶级也就不能发展。所以恩格斯说:“ 这种手段不是国有的意思,而是采取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措施,即以国家名义强制剥夺集中在个别人手中对生产资料的控制,其中包含对所谓“国有企业”的强制剥夺,必须按照资产阶级的规律,即采取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方式处理具体问题。 所以恩格斯在《共产主义者和卡尔·海因岑》中指出:“在目前条件下,共产主义者根本不想同民主主义者进行无益的争论,相反,目前在党的一切实际问题上,他们自己都是以民主主义者的身份出现的。在所有的文明国家, 民主主义的必然结果都是无产阶级的政治统治,而无产阶级的政治统治又是实行一切共产主义措施的首要前提。因此在民主主义还未实现以前,共产主义者和民主主义者就要并肩战斗, 民主主义者的利益也就是共产主义者的利益。在此以前,两派的分歧是纯理论性质的,完全可以从理论上进行讨论,而决不会 使共同行动因此受到任何影响。”这里顺便指出一点,马克思没有加入过任何政党,他说过想建立一个民主党。所谓马克思主义其实就是科学的代称,只不过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概念去描述这种理论体系。 国有不是指国家所有,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提到:“资本主义社会的正式代表——国家终究不得不承担起对生产的管理”这一问题特别注明:“我说“不得不”因为只有在生产资料或交通手段真正发展到不适于由股份公司来管理,因而国有化在经济上已成为不可避免的情况下,国有化即使是由目前的国家实行的——才意味着经济上的进步,才意味着达到了一个新的为社会本身占有一切生产力作准备的阶段。但是最近,自从俾斯麦致力于国有化以来,出现了一种冒牌的社会主义,它有时甚至堕落为某些奴才气,无条件地把任何一种国有化,甚至俾斯麦的国有化,都说成社会主义的。显然,如果烟草国营是社会主义的,那么拿破仑和梅特涅也应该算入社会主义创始人之列了。比利时国家出于纯粹日常的政治和财政方面的考虑而自已修建国 家的铁路干线,俾斯麦并非考虑经济上的必要,而只是为了使铁路能够更好地适用于战时,只是为了把铁路官员训练成政府的投票家畜,主要是为了取得一种不依赖于议会决定的新的收入来源而把普鲁士的铁路干线收归国有,这无论如何不是社会主 义的步骤,既不是直接的,也不是间接的,既不是自觉的,也不是不自觉的。否则,皇家海外贸易公司、皇家陶瓷厂,甚至陆军被服厂,以致在30年代弗里德里希威廉三世时期由一个聪明人一本正经地建议过的妓院国营,也都是社会主义的设施了。” 这个道理很简单,资产阶级的发展规律是不能被破坏的,除非生产力发展到资产阶级无法驾驭的阶段。因为共产主义的实现和无产阶级利益的基础是资本主义。共产主义是不能独立存在并凌驾于资本主义之上的。马克思对德国工人党的批判《哥达纲领批判》就是指出这个问题,只有随着每个人的全面发展,让生产力充分发挥出来之后,才能完全超出资产阶级的狭隘眼界。在这之前必须按照资本主义生产规律处理问题。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初期的残酷性,不能作为否定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本身的理由,而是要作为正确理解的前提。这样就进入到科学领域,即研究生产与再生产之间的关系。而非科学的基本表现是两种: 1、资产阶级理论家看到了资本主义发展所取得的成就,但没有认识到再生产是推动资本主义发展的动力,即只看到好的一面。 2、空想的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理论家看到的是资本主义的残酷性,以推翻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本身为目的,即只看到坏的一面。 而对于马克思恩格斯而言,前者是理论争执,后者则不仅是理论争执,而且是直接的政治斗争。马克思恩格斯首先要打败这些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者,因为他们的反动性是毁灭性的。例如马克思与蒲鲁东、魏特林、布朗基、巴枯宁等所谓社会主义领袖所进行的斗争。马克思主义哲学家阿尔都塞在《工业社会和新左派》中指出:“在多数工人阶级身上,我们看到的是不革命的,甚至是反革命的意识形态占据统治地位。“ 正如马克思对共产主义同盟的历史所指出的:“国际(共产主义同盟及国际工人协会)的历史就是总委员会对那些力图在国际内部巩固起来以抗拒真正工人阶级运动的各个宗派和各种浅薄尝试所进行的不断斗争。这种斗争不仅在历次大会上进行,而且更多的是在总委员会同各个支部的非正式会谈中进行。”(《马克思恩格斯全集》33卷,P332) 无产阶级的觉悟是在资本主义发展的过程中才能成长起来的,不是可以通过教育就能够摆脱旧的思想对他们对束缚的。无产阶级必须在与资产阶级的斗争中逐步成长起来,没有这种成长的经历,就不会真正懂得自己的利益在何处。所以马克思指出:“在无产阶级尚未发展到足以确立为一个阶级,因而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斗争尚未带政治性以前,在生产力在资产阶级本身的怀抱里尚未发展到足以使人看到解放无产阶级和建立新社会必备的物质条件以前,这些理论家不过是一些空想主义者,他们为了满足被压迫阶级的需要,想出各种各样的体系并且力求探寻一种革新的科学。”(《哲学的贫困》)
回复
来自:豆瓣读书
7.7 (41人评价)
作者: 瞿秋白
出版社: 上海三联书店
出版年: 2012-4
评语:《什么是历史规律》(补充材料2—补入39) 前边提到恩格斯说过的,对经济学的认识,或者说对资本主义可以采取按照历史或按照逻辑二种方式。这个问题特别简单,但是恰恰是在这么简单的问题上,在十月革命之后的所谓社会主义国家都没有理解正确。所谓按照历史,就是要对当前的所处的历史阶段按照资本主义历史发展进行逻辑的认识;所谓按照逻辑,就是根据资本主义发展的逻辑去理解自己所处的历史阶段。注意看,两种形式在表述上的差别非常小,实际问题非常大。 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瞿秋白虽然不懂辩证逻辑,但是有点意识了,例如他在《赤都心史》中说:“社会生活中每每是“非集权非分权”“非彻底非妥协”“亦总解决,亦零解决”...现实是活的,一切一切主义都是生活中流出的,不是先立一理想的“主义”。 有和无之间是变化的,是不断的处于生成和消逝。因此,对于一个社会而言,依靠具体问题具体处理的办法就是死亡的思维,随着问题越来越多,这种处理方式会让社会走入绝境,整个社会崩溃。因此必须把社会中发生的各种问题综合起来进行认识,形成一种认识,才会发现其中的秘密。具体问题具体解决恰恰是一种形而上学的方式,根本不是具体,具体是多样性统一,不是指具体事。所以恩格斯引用说:“他们在绝对不相容的对立思维中;他们的说法就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除此以外,都是鬼话。” 科学的思想的思维对象,即实体,不是看得见、摸得到的物体,而是人在各种关系的变化中的感觉。它是只能凭感知得到,并可以在实践、实验中证明的东西,因此这种知识能力首先需要极高的抽象能力或者是概括、综合能力。所以爱因斯坦说:“科学就是长达数个世纪的努力,通过系统的思想把这个世界中可以感知的现象尽可能的联系起来。大胆的说,它是通过概念化这一过程对存在进行后验重建的企图。”所以理论物理科学实际是一个思想实验。至于感知的是否正确,可以通过实验证明。对于马克思主义而言就是历史可以去证明。 这种思维方式是分辨一个理论是否具有科学性的决定性标准。因此对于马克思理论工作而言,当一篇理论是否具有马克思主义的性质时,是很容易分辨出来的,因为这种科学性质是显而易见,是无法伪造的。因此,“马克思主义”这个名称不是与其它任何理论或党派的区分,而是代表科学意义的理论体系。任何科学都是如此,必须进行关系的思考。例如亚历山大·冯·洪堡提出的:万物互联,一切事物相互作用,有往必有还,没有任何部分是独立的,因此只有通过想象并将其抽象的才能真正理解自然,这是现代科学思想的基础。 因此当面对的各种错综复杂的问题时,必须综合起来进行逻辑的认识,即历史的解答,才能知道具体面对的是什么。靠通过分门别类的各种事务进行认识,根本不能理解任何一个历史时代。历史的就是逻辑的,逻辑的就是历史的。但是历史的表现不像逻辑那么一目了然,同时逻辑的形式也不像历史那么丰富多彩。因此把两者统一起来就需要科学的理论思维。也就是通常理解的理论与实践的统一。 但是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当各种表现混杂在一起的时候,人们会发现理论与现实之间存在很大的区别,就会发现有些理论是不适合实际需要的。这种错误的认识是灾难性的。因为实际恰恰相反,那恰恰证明是因为既不了解历史,也不懂逻辑导致的,因而恰恰说明由于不懂科学的理论,不懂马克思主义导致的。也就是没有采取历史和逻辑的理解方式去理解自身所处的历史阶段。 比如,到今天为止,绝大多数人不仅不知道《共产党宣言》是号召工人阶级帮助资产阶级取得统治的宣言,更不知道《宣言》中提出的有些要求,例如“剥夺地产,把地租用于国家支出”;“通过拥有国家资本和独享垄断权的国家银行,把信贷集中在国家手中“等要求是资产阶级性质的要求,只不过列出来的那些不是在同一个国家都应采取的措施,而是根据不同国家的情况去采取相应的措施。土地和金融措施在美国实现了,即《宅地法》和美联储的成立。 所以这些不是社会主义性质要求。社会主义是再生产问题,但再生产是以生产为前提的。在《共产党宣言》发表二个月后,马克思恩格斯又发表《共产党在德国的要求》特别指出这一问题:“破坏大金融资本家的统治……把保守的资产者的利益与革命联系起来。”因为资产阶级没有办法发展,无产阶级也就不能发展。所以恩格斯说:“ 这种手段不是国有的意思,而是采取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措施,即以国家名义强制剥夺集中在个别人手中对生产资料的控制,其中包含对所谓“国有企业”的强制剥夺,必须按照资产阶级的规律,即采取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方式处理具体问题。 所以恩格斯在《共产主义者和卡尔·海因岑》中指出:“在目前条件下,共产主义者根本不想同民主主义者进行无益的争论,相反,目前在党的一切实际问题上,他们自己都是以民主主义者的身份出现的。在所有的文明国家, 民主主义的必然结果都是无产阶级的政治统治,而无产阶级的政治统治又是实行一切共产主义措施的首要前提。因此在民主主义还未实现以前,共产主义者和民主主义者就要并肩战斗, 民主主义者的利益也就是共产主义者的利益。在此以前,两派的分歧是纯理论性质的,完全可以从理论上进行讨论,而决不会 使共同行动因此受到任何影响。”这里顺便指出一点,马克思没有加入过任何政党,他说过想建立一个民主党。所谓马克思主义其实就是科学的代称,只不过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概念去描述这种理论体系。 国有不是指国家所有,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提到:“资本主义社会的正式代表——国家终究不得不承担起对生产的管理”这一问题特别注明:“我说“不得不”因为只有在生产资料或交通手段真正发展到不适于由股份公司来管理,因而国有化在经济上已成为不可避免的情况下,国有化即使是由目前的国家实行的——才意味着经济上的进步,才意味着达到了一个新的为社会本身占有一切生产力作准备的阶段。但是最近,自从俾斯麦致力于国有化以来,出现了一种冒牌的社会主义,它有时甚至堕落为某些奴才气,无条件地把任何一种国有化,甚至俾斯麦的国有化,都说成社会主义的。显然,如果烟草国营是社会主义的,那么拿破仑和梅特涅也应该算入社会主义创始人之列了。比利时国家出于纯粹日常的政治和财政方面的考虑而自已修建国 家的铁路干线,俾斯麦并非考虑经济上的必要,而只是为了使铁路能够更好地适用于战时,只是为了把铁路官员训练成政府的投票家畜,主要是为了取得一种不依赖于议会决定的新的收入来源而把普鲁士的铁路干线收归国有,这无论如何不是社会主 义的步骤,既不是直接的,也不是间接的,既不是自觉的,也不是不自觉的。否则,皇家海外贸易公司、皇家陶瓷厂,甚至陆军被服厂,以致在30年代弗里德里希威廉三世时期由一个聪明人一本正经地建议过的妓院国营,也都是社会主义的设施了。” 这个道理很简单,资产阶级的发展规律是不能被破坏的,除非生产力发展到资产阶级无法驾驭的阶段。因为共产主义的实现和无产阶级利益的基础是资本主义。共产主义是不能独立存在并凌驾于资本主义之上的。马克思对德国工人党的批判《哥达纲领批判》就是指出这个问题,只有随着每个人的全面发展,让生产力充分发挥出来之后,才能完全超出资产阶级的狭隘眼界。在这之前必须按照资本主义生产规律处理问题。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初期的残酷性,不能作为否定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本身的理由,而是要作为正确理解的前提。这样就进入到科学领域,即研究生产与再生产之间的关系。而非科学的基本表现是两种: 1、资产阶级理论家看到了资本主义发展所取得的成就,但没有认识到再生产是推动资本主义发展的动力,即只看到好的一面。 2、空想的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理论家看到的是资本主义的残酷性,以推翻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本身为目的,即只看到坏的一面。 而对于马克思恩格斯而言,前者是理论争执,后者则不仅是理论争执,而且是直接的政治斗争。马克思恩格斯首先要打败这些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者,因为他们的反动性是毁灭性的。例如马克思与蒲鲁东、魏特林、布朗基、巴枯宁等所谓社会主义领袖所进行的斗争。马克思主义哲学家阿尔都塞在《工业社会和新左派》中指出:“在多数工人阶级身上,我们看到的是不革命的,甚至是反革命的意识形态占据统治地位。“ 正如马克思对共产主义同盟的历史所指出的:“国际(共产主义同盟及国际工人协会)的历史就是总委员会对那些力图在国际内部巩固起来以抗拒真正工人阶级运动的各个宗派和各种浅薄尝试所进行的不断斗争。这种斗争不仅在历次大会上进行,而且更多的是在总委员会同各个支部的非正式会谈中进行。”(《马克思恩格斯全集》33卷,P332) 无产阶级的觉悟是在资本主义发展的过程中才能成长起来的,不是可以通过教育就能够摆脱旧的思想对他们对束缚的。无产阶级必须在与资产阶级的斗争中逐步成长起来,没有这种成长的经历,就不会真正懂得自己的利益在何处。所以马克思指出:“在无产阶级尚未发展到足以确立为一个阶级,因而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斗争尚未带政治性以前,在生产力在资产阶级本身的怀抱里尚未发展到足以使人看到解放无产阶级和建立新社会必备的物质条件以前,这些理论家不过是一些空想主义者,他们为了满足被压迫阶级的需要,想出各种各样的体系并且力求探寻一种革新的科学。”(《哲学的贫困》)
回复
来自:豆瓣读书
9.3 (771人评价)
作者: 汉斯·摩根索 / 肯尼斯·汤普森 修订 / 戴维·克林顿 修订
出版社: 北京大学出版社
出版年: 2006-11
评语:政治没有国内和国外的区别,而是同一个国家所处的社会关系中的不同表现。有些国家之所以表现的差异过大,是由于国内的政治发展与经济发展分离所导致的,这种情况是帝国主义形成的土壤。而这种国家的政治思想在表现上恰恰相反,是以反帝国主义、反霸权的意识形态在国际交往中出现的。所以国际关系理论家汉斯·摩根索在《国家间政治》中指出:“帝国主义最广泛使用的伪装和辩解,一直是反帝国主义的意识形态。”他在对这句话的注释中说:“反帝国主义意识形态的一个变种是反权力政治的意识形态。根据这种意识形态,别国都是以权力欲为动机来推行它们的政策的,而自己国家却摆脱了这种基本的动机,追求纯洁的理想目标。”
回复
来自:豆瓣读书
(11人评价)
作者: 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作编译局
出版社: 人民出版社
出版年: 2005-10
评语:李卜克内西:纪念马克思 http://t.cn/A6LsyHkf //@小童看天下:被列宁评价为对无产阶级和社会革命无限忠诚的德国社民党政治家李卜克内西在《纪念马克思——生平与回忆》有句话:“只有惊人愚蠢的人,才把那种激动人心的政治把戏叫做革命。”政治工作关注的是事关社会关系微小环节的事,军事、外交、组织、法律是小蚂蚁的事情。
回复
来自:豆瓣读书
8.3 (95人评价)
作者: [法] 亨利·列斐伏尔
出版社: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年: 2017-8-1
评语:为什么难解释,就在于前边说的,城市与城市规划、地理、建筑等等专业以及这些专业的产品没有任何关系。用这些专业门类是不能理解的。所以哈维、雅各布斯反对用专业去理解城市。列斐伏尔的《日常生活批判》也以失败而告终,正如他最后提出的:“什么是人?什么是人与存在的关系?什么是存在与空间之间的关系?事物如何与人的存在、人的进化、人的进步或人的孤独在一起?如果我们真的知道如何定义人,我们还不能定义城镇吗?”
回复
来自:豆瓣读书
8.8 (912人评价)
作者: [奥] 路德维希·冯·米瑟斯
出版社: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年: 1995-1
评语:“自由主义正统继承人马克思与假自由主义的区别在哪里?问题来了。有个思想是,为了广大人民的利益,为了全社会的幸福,没有自己特殊利益,不为特殊阶层服务。你们认为这种思想出自谁,谁会又会去批判这种思想:1、马克思;2、米塞斯。 德文托盖大桥:出自米塞斯,马克思批判 2018-5-14 18:11 小童看天下:正确。为绝大多数人谋幸福是反动的资产阶级自由主义者米塞斯的《自由与繁荣的国度》说的。所以,所谓自由主义者比马克思的自由精神上差距太大了。很多人读书太少,不懂就吓批判。” 摘录来自 @小童看天下
回复
来自:豆瓣读书
7.7 (15人评价)
作者: [德]迪特马尔·达特
出版社: 人民出版社
出版年: 2016-3
评语:马克思主义理论对于资产阶级的经济学说而言是一个提高,而不是对立。尤其是对于那些为资本主义辩护的学者而言更应该学习,以提高对资本主义和自由主义的辩护水平。正如德国学者在迪特马尔·达特在纪念杰出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家,被列宁誉为“革命之鹰”的罗莎·卢森堡的著作《永远的鹰》中提到的:“作为整体的马克思主义提高了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水平,甚至提高了从哈耶克到弗里德曼的粗糙的支持资本主义的宣传水平。”
回复
来自:豆瓣读书
(3人评价)
作者: [俄]普列汉诺夫
出版社: 三联书店
出版年: 1957
评语: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普列汉诺夫在《社会主义与政治斗争》中指出的:“一方面是争取政治自由的斗争,另一方面是使工人阶级准备去扮演它的将来独立的和进攻的角色,据我们的意见,在现时所可能“规定的党的任务。”就是这样的。想把推翻专制制度和社会主义革命这样两种实质上不同的事情联结为一,想在进行革命斗争时把社会发展的这两个环节在我国的历史中合而为一——就是等于把前者和后者到来的时刻都推迟。但是这两个时刻的接近是取决于我们的。我们应当效法德国共产主义者的光辉榜样,他们如《共产党宣言》所说的,“当资产阶级还采取革命行动时,同资产阶级一:起去反对君主专制”,同时,“一分钟也不停止在工人中间努力培养尽量明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间敌对情形的意识”。当这样做时,共产党人是要使“德国资产阶级革命成为无产阶级革命的直接序幕”。
回复
来自:豆瓣读书
(4人评价)
作者: (美)杜娜叶夫斯卡娅 著,傅小平 译
出版社: 辽宁教育出版社
出版年: 2000-01
评语: 但是误解和扭曲马克思更多的是那些所谓的“马克思主义”者或国家,把这一伟大学说扭曲到荒谬的地步。对于英语世界来说,直到2004年才出版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英文版,所以对于英语国家学者不理解还情有可原,但是那些以马克思主义为理论指导的国家和政党,以及其豢养着的一大批所谓“马克思主义”的学者去干什么了? 他们为真正的马克思辩护过吗?正如杜娜叶夫斯卡娅在《哲学与革命》中提到的:“今天的马克思主义者,没有把握住目前的新趋向与马克思当年看到其萌发的那些新趋向、或他所聆听的新声音之间的连续性。他们自己就是马克思所说的作为错误意识的意识形态的最好实例。”
回复
来自:豆瓣读书
7.8 (24人评价)
作者: [德]卡尔·雅思培(Karl Jaspers)
出版社: 桂冠
出版年: 1992
评语:所以萨特说马克思主义“是我们时代中一种不可能超越的哲学”的原因就在于只要人类还处于资本主义时代——即人的社会来临前的最后一个时代,就不可能超越。正如雅斯贝尔斯在《论韦伯》中提到的另外一位社会科学的奠基人马克斯·韦伯承认马克思理论“是将资本主义的自我认识当作一种科学发现的第一步。”
回复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2 13 后页>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最新留言  · · · · · ·  ( 全部 )

吉吉范特西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