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去過的書店書院

马达+s+狐猴
来自: 马达+s+狐猴 (北京) 2017-02-21创建   2021-05-15更新
63 人关注
来自:豆瓣日记
人间食粮书店 27人喜欢
书店即神迹 因为我们大部分人的生活中,是平庸的,且不总是美好的,我们需要神迹。与现代很多制造神迹的景观不同,书店既盛产诸多神迹,又破除神迹。 “看看书多好,改天一定来办张卡”,在书店里,讲出类似话的人,多半就再也没有来过。不知道他们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在自我鼓励还是给书店的一种鼓励,或者两种都有。这样的口头鼓励,一度给我造成某种错觉,在前几次听到这样的话语时,我还时常与奈互勉,我们又增加了一个顾客。 书店就是这样一个稍显特殊的场域,它总能暗暗地鼓励人们许下言不由衷的美丽词语,短暂迷惑他们自己也迷...
来自:豆瓣广播

書衣偵探華斯比的广播: 以后在魔都搞推理类活动有场地啦😏😏😏

来自:豆瓣广播

城市里的候鸟的广播: 每次去苏州,都要去平江路看望一下江老,中国年龄最大的旧书业主,以前在北京的古籍培训班上,江老给我们上过课

来自:豆瓣广播

阿布的广播: 羡慕在港的可以去抢购新亚的绝版书

来自:豆瓣广播

张大水的广播: 武昌的横街和汉口的交通路,从前都是像东京神保町一样,是古书店和二手书店扎堆的地方,汉口的交通路因为修江汉路消失了,而武昌的横街如今还碎片式地分布着一些古书店,但也都在一点点消失。

来自:豆瓣广播

[被注销]的广播: 附近开了一家只卖一种书的书店

来自:豆瓣广播

城市里的候鸟的广播: 以前上海旧书店有福门、南门、川门、淮门之说,“四门”中唯淮门没买过书。现淘到《阳春白雪》,正好弥补这个遗憾。。。但时间已过去了三十七年

来自:豆瓣广播

弗朗兹·川卡的广播: 真令人着急,再过十年我会有自己的书店吗

来自:豆瓣广播

张大水的广播: 前几天用了多年的相机坏了,才想起之前武汉的南京路有很多修相机和卖摄影设备的小店,而现在国内网购的冲击,让很多这样的小店都消失了。 比如之前卖旧书的汉口交通路和武昌横街头,几乎没人记得,但东京的神保町依然有成百上千家古书店。 在东京的时候觉得这种街区的特色分类特别明显,歌舞伎町,南青山,惠比寿,六本木,目黑,吉祥寺,二子玉川,巢鸭,上野,浅草,两国。。。任何街区都有自己的特色。 而国内,不光千城一面,每个街区也都越来越像了。想起十年前的武汉,汉口的南京路是摄影一条街,上海路是婚庆一条街,泰宁街满是卖古董小店,铭新街的跳蚤市集,汉正街的每天小街也是卖的不一样的东西,甚至会有像喜帖街一样的地方。十年前在武昌的时候,逛广八路的外贸小店,昙华林附近的美术用品街,粮道街的小吃和水陆街的早餐,武泰闸的老家具,起义门外的回民街,大多数也在慢慢消失,想来这些变化也是我觉得现在的武汉越来越无聊的原因。

来自:豆瓣日记
人间食粮书店 128人喜欢
去复兴区一位老人家里收书,我意识到我在靠近这座城市,甚至听到这座城市粗重的呼吸声。我们常常习惯用一个地名加形容词,邯郸被形容为—— 没有前途。在这样的思维世界里,别样的小世界,他们是看不到的。 我的家乡,这座我口中的北方三线城市,也有被忽略的与被遗忘的,在它的某一个角落,生长着另一种光景。 一个很偶然的机会,知道这位老人家里有一批《读书》杂志,就加了微信。我发信息约定时间去他家里收书,老人微信里回复:“来前电话约定时间,双方互不浪费时间”。 周一店休日,我与奈开着老旧的铃木车前往。下午两三点的阳...
来自:豆瓣广播

amigojeff的广播: *法文书店的最后十天* 今天抽空去了武夷路155号四楼的旅人蕉书店,上海唯一一家法文书店旅人蕉( l'Arbre du Voyageur) 将于11月22日正式关闭,结束所有营业及活动。现在正在打折,所有书籍五至七折,有文学、社科、画册、还有童书和漫画,选了三本大开本的漫画,对法语漫画一直有兴趣(丁丁以及一系列航空题材漫画),总共才二百六十多。有法语的丁丁在苏联,应该也比较便宜,只是可能我更喜欢埃尔热后来的成熟风格亦或已经有了中文版,没有买,有兴趣的可以走起(今天人挺多的)

来自:豆瓣广播

Proton的广播: 来过纽约的人,可能会记得strand书店?可能是纽约最有特色的书店了,一连几个月收入锐减,现在也面临着无法继续营业的苦难了。希望曾经去过那里的,喜欢那里的各位,帮帮忙吧。

来自:豆瓣广播

S的广播: LA Chinatown最后一家华人书店因为covid永久结业,有人昨天去见到这位余生,一点儿要关店的凄凉也没有。朋友约了今晚7点,我觉得我也最多能搬走2磅。

来自:豆瓣广播

NullPointer的广播: 看见友邻对半层书店的安利,因为最近搬回了四川北路一带,今天乘放假就散步过去看了一遍。。简直是令人感动的一家书店,室内空间和选书主题的双重精心设计,直接填补了我对成府路一带书店的思念。安利接力:哈尔滨路129号 半层书店

来自:豆瓣广播

路西法尔的广播: 来到了@31711983 师建造中的小镇图书馆,原本是一座废弃的工厂,翻修后占地千平,有舞台、儿童室、阅读台阶,非常梦幻……

来自:豆瓣日记
恰妮斯虫 909人喜欢
我渴望着能过上一种风平浪静、内心丰实的生活,可惜总不能够。 十天前,礼拜三,一个与平常并不会有几分差别的工作日。依然是关着门隔绝外界喧嚣地在低调做生意,但是这一天,又有几分不同。 下午一点多,两名陌生男子在店门口转悠,他们围绕着空调外机说着什么。因为没有穿制服,我以为是附近哪个店家空调坏了或门打不开所以在找贴在附近的小广告,虽然我并不知道有没有类似的小广告。 渐渐地,围绕他俩的人多了起来,有穿着城管制服的人走过来。 经验告诉我,小小的蓝色灯牌又碍着他们的事了。 经验又告诉我,只要取下灯牌上的布,...
来自:豆瓣相册
十年木匠 326人喜欢
书店:瞬间记忆
来自:豆瓣日记
胡江涛 183人喜欢
在湖南师大读书时每周都会爬岳麓山,下山顺道逛逛麓山南路的书店,我最珍视的良师益友和如今的爱人都是在书店结识的。毕业六年后重返长沙,看到大学城修整得更加美观,遗憾的是那些有个性的小书店反而寥寥无几。决定开书店后,首要选址就是贯穿中南大学、湖南大学和湖南师大的麓山南路。书店开在这里,也算是延续了学生时代的读书情结。 年前开始找门面,很难找到合适的,不是租金过高就是位置不合适。门面没找到,突然得知父母都患重感冒住院,我们急急忙忙回老家照顾,打算过完年再全力做这件事。因为疫情的缘故,在家一待就是一个月。...
来自:豆瓣广播

emma的广播: 哎今天去附近的上图还书,晚上才看到书店信息,只能下次去看了~

来自:豆瓣广播

松如的广播: 書砦梁山泊,许多到京都的人都会去的旧书店,即将撤出京都(大阪梅田店还在)。看到网上有人建议不如搬到神保町,然而皇都房租多贵……

来自:豆瓣广播

城市中的乡绅的广播:

来自:豆瓣广播

青阳吕归尘的广播: 单向求救了。 我们见过了太多的书店,太多的文化人求救, 每一家书店都不应该这样死去,我相信在这个时代“做书的”的人内心中是有赤子之心的,请保留Ta们的这份赤子之心,薪火相传。 虽然从来没有去过单向空间,没有买过单读,不了解许知远,只是只言片语听说其很“油腻”(虽然以我仅仅看过的一期他和姜文在《十三邀》里的对谈并不觉得),但我支持他,支持单读。

来自:豆瓣日记
56人喜欢
92岁高龄,破败不堪的善本、孤本,在姑苏传家的绝学中“满血复活”,重焕新生。 江洛一评价他:苏州一宝,书界的“活字典”“肚子里古籍的知识恐怕没几个人能比得上”。 钮家巷是苏州平江历史街区的一处小巷,静谧隐匿。巷边的民居白墙青瓦,墙面淡剥,烟雨浸润的痕迹依稀可辨。夏日的阳光从树叶缝隙漏下,碎碎地落在“文学山房”旧书店的门前,斑斑驳驳。不到20平方米的书店内,三个书架满满当当,左手的书架上,《白鹿书院志》《康熙字典》等线装古籍整整齐齐。书店的主人,92岁的江澄波老先生端坐在书店的一角,桌上码着一叠雪...
来自:豆瓣广播

Adiyat的广播: 拉斯基结识了一个叫哈丁的书店老板,和他聊得很投机,只是他的书卖得很贵,拉斯基买不起。有一天拉斯基又去找他聊天,没想到哈丁羞涩地问他是否能收下一本书作为礼物,一本仅印两百册的《星室法院判例集》。拉斯基深受感动,提议一起去喝杯茶,哈丁眼眶湿润了,说:“就是这样,你把我当人看待,大多数顾客只是把我当作一台为他们找书的机器。”

<前页 1 2 后页>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马达+s+狐猴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