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ortfolio

Ng Chun-Ning
来自: Ng Chun-Ning (北京) 2016-09-04创建   2021-04-11更新
翻譯即批判
1 人关注
1
来自:豆瓣日记
Ng Chun-Ning 73人喜欢
本文发表于电影学术期刊「电影批评」(Film Criticism)二零一八年三月号(总第四十二卷第一期)。该课题由韩国光云大学研究基金提供经费,本文为该基金项目阶段性成果。作者马克·雷蒙德(Marc Raymond),男,曾任教于韩国嘉泉大学国际语言中心,现任韩国光云大学传播学系副教授。著有「好莱坞的纽约客:成为马丁·斯科塞斯」(Hollywood's New Yorker: The Making of Martin Scorsese)一书,二零一三年由纽约州立大学出版社出版。评论文字多见于「加...
2
来自:豆瓣日记
Ng Chun-Ning 62人喜欢
「金閣寺」是三岛第一幕「美」的体现,「美」是敌人。「鏡子の家」是次幕「艺术」的载体,构筑主人公施虐受虐的爱情框架。「奔馬」象征第三幕「运动」,主人公认定资本主义是日本堕落的根源,谋划暗杀行动。以「笔与剑的统一」落幕,亦即在日本陆上自卫队东部方面总监办公室剖腹自杀,为前三幕做结。 本篇采访发表于「电影季刊」杂志一九八六年春季号(总第三十九卷),凯伦·耶内对谈保罗·施拉德。在这篇访谈中,保罗·施拉德主要谈论了电影「三岛由纪夫传」拍摄遇到的各种困难、他本人对三岛由纪夫的看法,并分析三岛背后的日本社会问...
3
来自:豆瓣日记
Ng Chun-Ning 17人喜欢
雅克走了,我们两个走散了,我一个人,怀念我们俩。雅克去世的时候,我正和我的剪辑师剪着「南特的雅克」。时不时,我在胶片上看到他的身影。我一边哭一边下着指示。我从来没有想过,人可以一下子化成两个。半个我一丝不苟地工作着,和我平时剪辑没有什么分别,而另半个我一直哭个不停。 本篇采访发表于「萤火虫」杂志第五期,乔瓦尼·马尔基尼·卡米亚对谈阿涅斯·瓦尔达。在这篇访谈中,瓦尔达主要谈论了自己的处女作「短角情事」,电影中的政治和妇女权利,以及影像的私人性。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三日,我去巴黎采访阿涅斯·瓦尔达,不...
4
来自:豆瓣日记
Ng Chun-Ning 33人喜欢
如果将人类分为露阴癖者和窥阴癖者,凯瑟琳·德纳芙显然是后者,因此更接近生活。 譯編者按|阿诺·德普莱钦(亦译德斯普里钦或戴普勒尚)和凯瑟琳·德纳芙的这次对谈发生于二零零八年,是在「属于我们的圣诞节」宣传期间,受邀为美国杂志「电影评论」做的。「电影评论」是林肯中心电影协会的官方出版物,在电影评论界享有极高声誉,同法国的「电影手册」和英国「视与听」齐名。采访原用法语进行,「电影评论」节选了采访内容的一部分,译为英文刊载,发表于零八年十一月/十二月合刊上。两年后,完整采访内容以「某种缓慢」之名在法国结...
5
来自:豆瓣日记
Ng Chun-Ning 43人喜欢
「我并不想拍什么反战电影。我纯粹只是讨厌战争罢了。わたしは反戦映画を作っているんじゃない。ただ戦争が嫌いなだけなんです。」大林宣彦并不想重复「战争为恶和平为善」这样二元对立的陈词滥调,他试图为我们展示「战争与和平,其实都由同样的人创造」这样的现实,这就是「没能适时死去的感伤」罢。 凡是看过那部「臭名昭著」而又「名声在外」的长片处女作「鬼怪屋 ハウス」的人,很容易会误会大林宣彦为一名专职邪典恐怖片导演,但是,大林导演的另一面,却不甚被人谈起。他同时也是一位思想家,努力开拓电影媒介的边...
6
来自:豆瓣日记
Ng Chun-Ning 8人喜欢
他是一位商业片导演,也是一位娱乐片导演,更是一位类型片导演,他的电影超出了这些范畴,超出了那些研究好莱坞制片模式的学者的想象,在严格的商业限制下独树一帜。香港电影商业制作强加在电影人身上的票房压力恰好被杜琪峯拿来所用,成为他艺术创作的形式,这也给了他成为艺术家所需的结构 翻譯|整理|編校:Janning Le'Mo (Liquid Bomb) 資料來源:Adam Cook & Shelly Kraicer (MUBI Notebook) Direct © 2017 MUBI Notebo...
7
来自:豆瓣日记
Ng Chun-Ning 16人喜欢
人们总是认为,母亲应该有同情心、不偏不倚、全身心献身于抚养孩子的天职之中。但是,所谓的母性总是同深层内心冲突、产后抑郁症、拒绝亲近孩子、母女关系的复杂性、母女竞争关系的趋向等如影随形。在我看来,六十年代是『杀死父亲』的年代,而到了七十年代,一切的都关于『杀死母亲』。 翻譯|整理|編校:Janning Le'Mo (Liquid Bomb) 資料來源:Alan Jones (MUBI Notebook) Direct ©MUBI Notebook, 16 November, 2018 Indire...
8
啊,该内容你没有权限查看或已被作者删除。
9
来自:豆瓣日记
Ng Chun-Ning 112人喜欢
剧本的初稿是我和安德鲁·绍尔特一起写的,电影结尾交代得更清楚:迪克逊·斯蒂尔(亨弗莱·鲍嘉)杀死了劳雷尔·格雷(格洛丽亚·格雷厄姆),弗兰克·洛夫乔伊扮演的警探将其逮捕。但是我并不喜欢这个结局。所以拍摄结尾时,我把所有工作人员都从片场赶跑,只留下演员,我们即兴完成了电影的结局。 翻譯|整理|編校:Janning Le'Mo (Liquid Bomb) 資料來源:「Nicholas Ray: The Last Interview」 Direct ©La Furia Umana online edi...
10
来自:豆瓣日记
Ng Chun-Ning 14人喜欢
在我二十多岁的迷茫年纪,我游荡着寻找自己真正想从事的职业,尝试着不同的东西,怀着焦虑和恐惧,感到身体皮肤的各种不适。拍摄电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但是这种载体让我找到了归属感,我别无选择。正是「处女之死」使我成为了一名电影人。 翻譯|整理|編校:Janning Le'Mo (Liquid Bomb) 資料來源:Sofia Coppola (Edited extract from The Start, the Guardian’s new culture podcast. Produced by Ev...
11
来自:豆瓣日记
Ng Chun-Ning 15人喜欢
伊朗的审查制度限制了大多数电影类型的拍摄,电影人不得不另辟蹊径,也正因为如此使得伊朗电影以儿童题材见长。如果一个男孩爱上了一个女孩,不过是少男少女懵懂的爱情而已,绝不会涉及到性爱,甚至连接吻的画面都不会出现;如果孩子打起来,顶多是互扔石头,也是绝不会演变成黑帮火并的。 翻譯|整理|編校:Janning Le'Mo (Liquid Bomb) 資料來源:Kyle Smith (The Point) Direct ©2014 The Point. All rights reserved. Indir...
12
来自:豆瓣日记
Ng Chun-Ning 30人喜欢
我们谁也没说话,直到电影结束灯光亮起,但就算这样,我们还是一言不发,就这样陷入了漫长的沉默之中。最终他站起身冲我伸出手,“鉴于这是一部威廉·惠勒的电影。”他说,“我原谅你。”我们坐进他的车,继续我们中断许久的夜游车河之行。他是我的第一位老师,也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位。 翻譯|整理|編校:Janning Le'Mo (Liquid Bomb) 資料來源:Volker Schlöndorff (Author) Robin Sanders & Günther Krumminga (Transla...
13
来自:豆瓣日记
Ng Chun-Ning 74人喜欢
纳粹占领下法国的混沌和黑暗驱使他逃离自己的祖国,改名易姓,在抵抗组织中继续作战,并在之后开创了法国黑色电影。但是,过往的残酷回忆无时无刻不萦绕在他心头。 翻譯|整理|編校:Janning Le'Mo (Liquid Bomb) 資料來源:Adrien Bosc (Tablet Magazine) Direct © 2017 Tablet, October 20, 2017 · 12:00 AM Indirect © 2017 Liquid Bomb Studio, November 19~26,...
14
啊,该内容你没有权限查看或已被作者删除。
15
来自:豆瓣日记
Ng Chun-Ning 0人喜欢
整部电影关于两种类型的“自然”。一种是真实存在的就在我们身边的自然,充满野性、难以驯服,在电影中意象为山地和冰雪,以及开场汹涌的海浪。另一种则是人自身的内在自然,即人的天性,坚强的身体之下坚强的心,而这也正是纳粹所推崇的理想人种。 翻译、整理、编校:Janning Eureka! 资料来源:Noel Megahey (The Digital Fix) James Blake Ewing (Creative Criticism) Fredrik (blog #Silver in a Haystac...
16
来自:豆瓣日记
Ng Chun-Ning 1人喜欢
導語|那种导演和摄影师梦寐以求的看似没有重量的摄影机,那种似乎可以飞翔、可以穿越物理障碍的摄影机,这样实现的镜头移动几乎到了默片时代即将终结之际才得以实现。正如茂瑙的一位崇拜者曾写道,“长久以来受限于庞大的身躯和天真,电影摄影机终于在「日出」里学会了飞翔”。 翻译、整理、编校:Janning Eureka! 资料来源:Roger Ebert (Roger Ebert.com) Direct © Roger Ebert, April 11, 2004 Indirect ©『尤裏卡! 映画マスターの...
17
来自:豆瓣日记
Ng Chun-Ning 4人喜欢
影像的私人性远超其商业价值,不论风格或剧情如何,他的每一部作品总是关注于一样事物:一段旅程。不论目的,亦不论代价,十足的愚勇,让人联想到塞缪尔·贝克特小说《无名的人》的最后几行文字:“你必须向前走。我无法向前走。我会向前走。” 翻譯|整理|編校:Janning Le'Mo & Cristina (Liquid Bomb) 資料來源:Samuel B. Prime (MUBI Notebook Interview) Direct ©2017 MUBI, October 23, 2017 I...
18
来自:豆瓣日记
Ng Chun-Ning 10人喜欢
導語|我真的很想为自己拍一部电影。我离开了,自己一个人,不需要其他任何人。没有人认为你可以一个人拍摄电影,那需要一个大录音棚一大批设备一大批人员。而我把拍电影当成了画画或写小说。我想讲述自己的故事。阿尔伯特找到我,问我是否愿意和鲍勃·迪伦一起去英国,拍部电影,拍他,我已经准备好了 翻譯|整理|編校:Janning Le'Mo & Cristina (Liquid Bomb) 資料來源:Daniel Eagan (Film Comment) Direct ©2017 Film Commen...
19
来自:豆瓣日记
Ng Chun-Ning 4人喜欢
導語|1959年那个匍匐在迈克尔·斯特朗脚下俊朗但青涩的学生到了八十年代成为了自己的大师 翻譯|整理|編校:Janning Le'Mo (Liquid Bomb) 資料來源:Dan Callahan (Film Comment) Direct ©2017 Film Comment, March 24, 2017 Indirect ©2017 Liquid Bomb Studio, September 30, 2017 『尤裏卡! 映画マスターのシリーズ』制作委員会 • 協力 1959年,保罗·纽...
20
来自:豆瓣日记
Ng Chun-Ning 5人喜欢
奥利维耶·阿萨亚斯的新作「电子书」将会在十月份中下旬开始拍摄,于2018年上映。这部电影是关于每个角色如何适应他或她周围不断变化的世界,关注于我们如果适应以及不适应变化着的世界,它也同样关于电子书如何改变和不改变当下的出版界。 翻譯|整理|編校:Janning Le'Mo (Liquid Bomb) 資料來源:Christopher Small (MUBI Notebook) Direct © 2017 MUBI Notebook, September 1, 2017 Indirect © 20...
21
来自:豆瓣日记
Ng Chun-Ning 7人喜欢
弗里茨·朗的早期作品「切腹」在广泛认为散佚后却于1987年在荷兰的一座仓库意外发现电影严重受损的拷贝,被视为最早几部将东方文化以比较客观的方式展现在西方观众面前的电影之一。朗的默片作品真正赏心悦目的地方来自于其风格化的布景,在朗看来,“人就是布景的一部分”。 翻譯|整理|編校:Janning Le'Mo (Liquid Bomb) 資料來源:Lindsay Peters(@NotComing.com) Direct © 2014NotComing.com, 05 March 2014 Indir...
22
来自:豆瓣日记
Ng Chun-Ning 12人喜欢
弗里茨·朗于1918年进入魏玛德国方兴未艾的电影行业,1933年完成在德国的最后一部电影,并于次年逃离德国。魏玛德国于1918年十一月革命后而生,因阿道夫·希特勒及纳粹党在1933年上台执政而结束。弗里茨·朗见证了魏玛共和国的诞生和灭亡,他创作其间的默片同样如此。 翻譯|整理|編校:Janning Le'Mo (Liquid Bomb) 資料來源:Cullen Gallagher, David Carter, Ian Johnston, Lindsay Peters, Matt Barry, V...
23
来自:豆瓣日记
Ng Chun-Ning 73人喜欢
導語|如果将人类分为露阴癖者和窥阴癖者,凯瑟琳·德纳芙是后者,因此更接近生活。 翻譯|整理|編校:Janning Le'Mo (Liquid Bomb) 資料來源:Arnaud Desplechin & Catherine Deneuve (Film Comment) Direct © 2012 Film Comment, March 29, 2012 Indirect © 2017 Liquid Bomb Studio, March 19, 2017 『尤裏卡! 映画マスターのシリーズ...
24
来自:豆瓣日记
Ng Chun-Ning 14人喜欢
導語|「我再也听不见吉他声」中,一个法国青年和一个德国女生在一个海边小镇上坠入情网,一起在毒品中寻觅快感,但后来女的不辞而别回国,男的回到巴黎与另一个接纳他的女子展开新生活。电影中的法国青年是谁?德国女生又是谁? 翻譯|整理|編校:Janning Le'Mo (Liquid Bomb) 資料來源:Leo Goldsmith (NotComing.com) Direct © 2012 NotComing.com, 07 February 2012 Indirect © 2017 Liquid Bo...
25
来自:豆瓣日记
Ng Chun-Ning 9人喜欢
導語|作曲家、音乐人克里夫·马丁内兹(Cliff Martinez)谈论自己与导演史蒂文·索德伯格(Steven Soderbergh)和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Nicolas Winding Refn)的长期合作、他早期的电影音乐创作经历,以及为什么再好的原声也救不了一部烂片。 翻譯|整理|編校:Janning Le'Mo (Liquid Bomb) 資料來源:Pamela Jahn (electric sheep magazine) Direct © electric sheep magaz...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翻译 电影 音乐

Ng Chun-Ning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