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气质养成手册】

惜知猫
来自: 惜知猫 (北京) 2015-03-06创建   2019-07-10更新

2人
274 人关注
来自:豆瓣广播

游佐中的广播: 虽然我没事会冈记账和理财科普,但是吧,买买买这个事,有购买力这个事,也成就了女性在消费中的话语权。女生节女王节虽然很沙雕,但是它表现出了女性的购买力,商家和平台必须要讨好女性,虽然讨好方式可能有偏差或者文化水平不高。 去看这几年的结婚率离婚率,以及单身的年轻人数量,就会发现单身的年轻人非常多非常多,多到令人震惊。男男女女都有支配自己财富的权利,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很早就是以家庭为单位进行消费。如今的年轻人消费都是个人为中心。 又消费金融领域的数据显示了女性是风险敏感人群,男性才是借贷甚至多头借贷的主要用户,而其很多用来赌博。网络赌场的用户多以男性为主。 综上,女性的消费力更强,并且是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消费欲望的。女性不会特别过激的消费,对比无场景消费金融和信用卡领域的数据就知道了,前者男的为主,后者差别不大,前者是风险很大的,后者是可控的。网络喜欢渲染女性借互联网小贷,但实际上数据显示男性才是其主要用户,这个误解也是一种对女性的歧视。 所以,不讨好女性消费者并不是一个好的商业决策。 现在营销号都知道讨好女的了,虽然观点很神奇,但是层出不穷的女权营销号(其观点如何先不讨论)也反映了在消费领域女性实力的增长。 在中国,女性取得政治领域的话语权是非常难的,而经济领域有一些不同的面貌,不仅仅是女性消费能力提高、资产的增加,还体现在新型的行业中(比如互联网),女性领导层的增加。 以往的消费不是这样,以往是女性回归了家庭,不再工作,被驯化,被矮化,导致其即使管理家庭财富,也不会进行过于个人化的消费。 如今结婚率下降,单身的人越来越多,女性又是相对风险敏感的,不会赌博嫖娼,其消费能力自然就提升了,不容小觑。这也就是为什么电商和品牌特别想讨好女性的原因。 在文化、政治,生存环境上,女性的地位遭遇了很多挫折甚至严重的倒退,但在消费上,这种实力的改变是由每一位上班工作自己赚钱、不赌博不借高利贷的女性完成的。 遗憾的是,如今女性的消费能力和社会地位完全没有对等。 祝各位女的,好好上班,认真写文,快乐追星,在消费上,做自己喜欢的决策。

来自:豆瓣广播

王梆的广播: 早在《Women and Madness》(1972),美国精神治疗师Phyllis Chesler就说过,大部分女儿都被(各自的母亲)捏塑成了父权社会需要的样子,既缺乏英勇气概,也没得到母系时代的真传,即彼时女性在社会生产和再生产上的控制力……当这些女儿成为母亲之后,她们便会把在母亲身上学到的,父权社会的那套惩罚和奖励机制,回收并应用到女儿身上——这当然不是真正的母爱,所以Phyllis Chesler说:”大部分女人都是缺乏母爱(motherless)的女儿”。 缺乏母爱的女儿,在怀孕生子面前最大的恐惧是什么呢?美国诗人Adrienne Rich,在她的著作《Motherhood as Experience and Institution》中,用了一个病理定义,matrophobia,即害怕成为自己的母亲,来形容这种恐惧。大意是说,在patriarchal motherhood(父权建构的母性)中,matrophobia是一常见的女性(群侯)症状,女儿眼中的母亲既是受害者又是殉道者,因此女儿害怕自己会“命中注定地”继承母亲的性格和苦难。要攻克matrophobia,终止这种无限循环,女儿必须付出极大的努力,挣脱母亲的束缚,让自己在成为母亲之前,争取成为一个自由而独立的个体。 Happy International Women's Day~!

来自:豆瓣广播

michelle的广播: 添加小组讨论 各国代孕现状 到豆列 豆瓣小组

来自:豆瓣广播

阿里卡露娜的广播: 观察猪肘、欧神等人言论以及粉丝吹捧的现象,有个问题:男性为何对性别对抗更易于接受,但是不太在意阶级差异?e.g.没老婆必须要骂女人拜金,而不怪富裕男性与之夺妻。答案也许是这样的:财富对于男性从来都不是最终目的,他们的最终目的是有女人,就算穷困潦倒,有女人可以干,日子也是很值得过下去的。所以他们从未真心憧憬成为富人,而是憧憬富人拥有的女性资源。不可得时,自然也不会攻击富人,而是首先会攻击女性。#人参那#

来自:豆瓣广播

铲铲的广播: 我妈这辈子最正确的选择就是嫁给我叔,虽然嫁的晚了,但是生活质量甩之前四五十年二十倍都不止。 我妈一辈子没什么文化,也没什么自我独立的女权意识,只知道勤恳工作和做家务,老老实实对待家人。她干过后厨、通过下水道、医院保洁……等等苦力活,从来没有抱怨过。我爸说,人笨,只能吃这个死苦。道理是没错,但是不应该对老婆说这话,更何况女人不容易,不是你男人没本事吗?! 我妈和我叔结婚的时候,我妈还欠了10万块钱的债。我叔和我妈租小破房子住一起,连门都可以不锁,因为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 结婚10年,债早还清,也买了车,买了一个小房子还贷中。我妈最近高血压头晕,我叔让她别再上班了。 "今天我给她在淘宝买了电子血压计,以后心中有数啦。"他发微信和我说。 "辛苦你了,我妈要多让你照顾了。"我说。 我真的是很感慨。买房装修,我叔全部都自己把握,我妈全程都在睡觉。冬天给我妈捂脚,夏天(?)在街上买白兰花回来送给她。电视购物有情侣表,买一对戴起来。周末开车带我妈兜风,平常上下班都接送。 "有我在,没有任何人可以欺负你。"他严肃地说。 老王,你怎么老了反而福气好了,好男人给你找到了!她的姐妹邻居都这么说。 虽然现在笃信单身主义也很潇洒,但是我还是很感激我叔的出现。 找对一个人,真的可以改变生活。五十岁的我妈都没有放弃,更何况年轻人呢?

来自:豆瓣广播

Irgendwie的广播: 又要来讲这个已经讲过几万次的奇幻故事了: 当时我要从伦敦回北京,但是订了两次票都失败了,说是全部航班都卖空了,还有头等舱但我买不起,查了一下票价,发现从伦敦飞威尼斯再从罗马飞回国很便宜,正好那时候我还没正式认识的帕维尔·康斯坦丁诺维奇会在意大利一个小镇演出。 于是我先去看了雾中的威尼斯,然后坐着只有两节车厢的小火车来到了山间的马切拉塔,来听我最喜欢的钢琴家,计划像往次一样听完了就跑,我之前真的从没想过去结识生活中的他。那天我的钢琴家穿着一件bling bling的衣服上台,弹了我最喜欢的听哭无数次的贝多芬Op.14 No.2、德彪西和Couperin,我买了一束花在结束时献给了他,就迅速离开了音乐厅,因为我着急回酒店提前结账,第二天要赶很早的火车去罗马机场。 于是我办好了一切手续,和前台小姐姐道好了晚安,按好了上楼的电梯按钮,却在那一瞬间忽然福至心灵,转身走出了酒店。我当时只是想再看一眼广场上的钟楼和这次的音乐厅,我正走在石板路上,只见Pasha迎面而来,双手捧着我刚才递给他的花儿,整个人像理查施特劳斯的一首歌:Nun liegst du erschlossen, in Gleiß und Zier. Von Licht übergossen, wie ein Wunder von mir. 而你来了,穿戴华美,灿烂闪耀,如同奇迹。他看到了我,对我展开了一个无比美丽的笑容,腾出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他说——你来了,我太开心了。 那就是命运交汇的一刻了。我们俩正紧张相认,旁边的一位意大利女士说,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吧,于是我们一行人就移动起来,我和Pasha走在一起,我们(主要是我)很紧张,和他说起威尼斯,他的语气软绵绵的超级可爱。我们等他换掉演出服的功夫,意大利女士说,他发现你可能要来(我在FB发了一条在威尼斯的定位),就叮嘱我们无论谁看到你就抓住你请你去吃饭,他一路都在念叨你,当时音乐会结束了没抓到我们还以为又不会遇到了呢。一切都是注定的。 于是那一晚我们就愉快地吃吃喝喝,我和Pasha交谈了很久,他说我真是个神奇的人,在欧洲各地自己跑来跑去看音乐会,还这么了解俄罗斯文化,我说你怎么知道的,他笑着说我在FB上一直密切关注着你哟,我惊呆了,一直以来都是我在远远地仰望着他,我从来不知道他注意到了我。那晚我一直遥望着的明亮的星一直殷切温柔地给我斟酒夹菜,我说我不能喝咖啡会心悸,我们就一起喝起来假咖啡(大麦做的)。 我不了解他,在那一晚之前我只是热爱他的音乐,可是从一张买不到的机票开始,一切都不同了。后来我们告别,我摆了摆手就要走,他突然唤我的名字,Inge,我就站定了,发现其他人退后了一步,他向我走近了一步,小心翼翼地张开双臂,眼神带着征询仿佛在说“你要不要抱我呢?”,于是我第一次投入了他的怀抱。之前也有很多外国友人,拥抱亲吻很正常,但从没有人在抱我之前征求过我的意见,只有Pasha这样做了,仿佛我是什么易碎品,需要小心轻放。 他比所有最绅士的欧洲男孩子还要更好十倍,我在他音乐中感受到的美原来是来自他灵魂的光芒。后来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去过很多国度,又有了很多次欢宴,那一晚的意大利女士和她丈夫也成了我的朋友,有时不带Pasha玩,夫妇俩说认识彼此四十年了,祝福我和Pasha也能有四十年甚至更多,只要我们俩健健康康的。我不敢想象如果没有那次相遇,现在的我的生活会是多么的不浪漫。

来自:豆瓣广播

清凉油豪情万丈的广播: 虽然一些男性自称承担了家里一半内务,但“精神负荷”还是主要由女性负担。管理与执行家务的双重职责常常使女性不堪重负。 转自微博 JoinFeminism字幕组

来自:豆瓣广播

littlefigure的广播: 0岁,小红出生。妈妈兴致不高,奶奶愁眉苦脸,爸爸说:“没关系,我们可以要二胎。” 1岁半,爸爸妈妈要上班,小红被送去托儿所。托儿所的老师很凶,小红挨了打,还尝到了芥末的滋味。托儿所老师的老公有时候会来,听说这个叔叔是个医生,经常义务给小朋友们脱光衣服检查身体,小朋友们都很感谢他。 6岁,小红上小学,书本上教要孝顺父母。妈妈生了个小弟弟,全家喜笑颜开。亲戚对小红说:“你妈妈有了弟弟就不要你了。”小红哇地一声哭了,妈妈抱着弟弟,骂小红:“吓到你弟弟了!不懂事。” 11岁,小红上学路上遇见一个男人,对着她脱下裤子,露出下体,嘴里念念有词。小红很害怕,偷偷告诉了要好的女同学。第二天,全班都知道了“小红不要脸,和一个男人做了流氓事”。 14岁,小红和班上好看的男同学要好。中年女班主任单独找她谈话:“女孩子要知道自重,不要轻佻下贱。” 18岁,小红上大学。爸爸妈妈严禁她在大学里恋爱:“外地人靠不住的。”一男同学对小红格外殷勤,小红与男同学情投意合,不敢告诉爸妈。 22岁,小红到处找工作,收到回音的寥寥无几。听说校园招聘的人收了女生的简历,转眼就丢进垃圾桶。小红想考研,但是听学校的男教授说,女生天生就不适合学术。小红跟男朋友一起去北漂,住在郊区的出租屋,刚找到工作没几天,出租屋租户被强制清退了。最后小红和男朋友只能各回各家,小红考了老家的公务员。 23岁,男朋友受不了异地恋情,要求小红去他的城市。小红不能辞职,问:“你能不能来我这里?”男朋友很生气:“那不就是倒插门?!”遂与小红分手。 25岁,爸妈和亲戚反复催婚,介绍了一个男生让小红去见:“人很老实的,是过日子的人!”小红去相亲,男生眯缝着眼睛,脸上肥肉颤动:“你是处女吗?” 26岁,家里要买一套新房子,爸妈让小红拿出她几年的积蓄。房子买好了,写了弟弟的名字。妈妈说:“女孩子早晚要嫁出去的,要房子也没有用。”爸爸说:“给你留了一个房间,这个家还是欢迎你的。”小红去看自己的房间,发现那是个两平米的储藏室。 27岁,相亲相了几十次,小红感到很疲倦,最终嫁给了一位身材富态的老实男子。爸爸妈妈很开心,因为小红的丈夫也是一位公务员。结婚前小红问未婚夫:“你有房子吗?”未婚夫说:“我跟爸妈住一起。你怎么这么物质?是不是不想孝顺老人?” 28岁,小红怀孕了。身体酸痛沉重,晚上睡不着,第二天还是要早早起床,给丈夫做好早餐。丈夫是不做家务的,因为那是“女人的事情”。 29岁,小红生了个女儿。生孩子实在太痛了,小红选择了剖腹产。婆婆很不高兴:“别的女人都行,你怎么不行?”在家休产假,女儿整日哭闹,小红照顾孩子忙得焦头烂额。丈夫下班了,看到小红没有准备晚餐,勃然大怒:“你整天在家呆着,连饭也不知道做?!” 32岁,科室里和她同样资历的男同事升职了,小红还是老样子。丈夫劝她赶紧生二胎,不要在其他地方多操心:“你应该重视家庭,别管那些有的没的。” 34岁,小红生下第二个女儿。丈夫的脸像锅底一样黑,婆婆没有来医院。妈妈在家带弟弟的孩子,只出现了一次就匆匆回去。 35岁,两个女儿在家嗷嗷待哺,家里乱成一团。丈夫越来越不愿意回家,总是有加不完的班。小红听说丈夫与同科室的姑娘打得火热。 37岁,小红在丈夫手机里看见了他在歌厅亲吻一位衣着暴露女性的照片。“忍一忍吧,为了孩子。”小红对自己说。她假装没看见那张照片,默默把丈夫的手机放回原处。 39岁,小红的脾气开始变得暴躁。大女儿成绩不好,小女儿体弱多病,爸爸的高血压犯了,弟弟弟媳刚生了二胎,没时间照顾。小红婆家娘家两头跑,每天都在崩溃的边缘。晚上给小女儿洗澡,孩子打翻了澡盆。不知道为什么,小红对着孩子歇斯底里地大吼起来。孩子吓哭了。丈夫闻声过来看,孩子对爸爸哭:“妈妈好可怕。”丈夫冷冷看她一眼,对孩子说:“你妈她就是个更年期泼妇。” 更年期泼妇吗? 小红望着打翻的澡盆。水洒了一地。

来自:豆瓣
1.因为性别
2.女性主义
3.淑女之城
...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惜知猫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