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改名了没有的日记

我改名了没有
来自: 我改名了没有 (杭州) 2014-11-28创建   2015-12-28更新

来自:豆瓣日记
我改名了没有 0人喜欢
占便宜 甲:啊,是您 乙:没错,是我 甲:相声演员 乙:是我 甲:我真羡慕您 乙:您别这么说 甲: 全须全尾以儿的 乙:敢情我是蛐蛐啊 甲:不是,说您不挨打 乙:您这意思是您老挨打 甲:可不,我三天两头被人打得鼻青脸肿的 乙:哦,你参加了拳击运动 甲:不是 乙:散打 甲:不是 乙:跆拳道 甲:也不是 乙:那,你老婆...
来自:豆瓣日记
我改名了没有 0人喜欢
循环了副会的《人生多别离》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095892/的产物,结构性拖延症的产物。 部分化用了之子于归版的中文填词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494855/。 人生无重来 曾经无论怎么想 没想过 是这样 最初所有的烦厌 如今全部都实现 每日清晨呆呆望着镜中 麻木的视线 疑惑这个我 是谁在扮演呢 今...
来自:豆瓣日记
我改名了没有 0人喜欢
回家休假,结果第一个星期一直在公司培训,好不容易到了周末,一个电话却从千里之外打来:把那啥啥啥做了,这两天要!于是我的结构性拖延症开始发作,有了下面这篇东西: 1.这份工作一般都在外地,简单来讲,就是过着民工的日子,操着工程师的心,拿着约略等于低保的钱,偶尔还得人模狗样地装一下大瓣蒜。 2.公司租来当...
来自:豆瓣日记
我改名了没有 0人喜欢
故事新编 1.有一种鸟,从生下来就只能在风里飞,一辈子只有一次落地的机会,就是它死的那刻。这种鸟的寿命很短,它们中的大部分都一直被风吹来吹去,或是急匆匆地赶往某个到不了的地方。但偶尔也会有只鸟能遇到愿意跟自己一起飞的同类。从此它们就一起在风中游荡,累得时候就轮流停在彼此的背上休息,下雨下雪的时候就挤...
来自:豆瓣日记
我改名了没有 0人喜欢
说了要写小说后,结构性拖延的产物,之前循环了《无心》(比如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874335/)的产物。 这个硬填的,非常不咋地。 就这样吧 这样放开一直紧握的双手 结束吧 结束这场谁也不拥有的梦 今天也决心上演离去的段落 骗自己的 在转角回了头 就这样吧 这样放开一直紧握的双手 结束吧 结束这场谁也...
来自:豆瓣日记
我改名了没有 0人喜欢
结构性拖延的产物,循环了新社会人的慢版和茶叔英文版后填的词。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864053/ 简讯小丑 已看了无数遍,上方还空白着 长长的对话框,原来只有一个颜色呢 想很久的话题 应该还有趣吧 屏幕上映出的我都在苦笑着 原来很简单的 为何还不懂呢 就算只做个简讯小丑对你也是多余的 明明想前进的 当然...
来自:豆瓣日记
我改名了没有 0人喜欢
其实我喜欢国米的时间不算长。最初的理由也很可笑,只是玩fifa 2002的时候觉得国米的蓝黑色很好看就一直在用。印象的深刻的是一个叫KALLON的跑得很快的前锋,数值亮眼的科科,一直被我当边后卫用的科尔多巴,还有时而会搞混的两个zanetii。真正关注国米的新闻要到06年德国之夏后,而开始场场不落地看国米比赛更要等到穆...
来自:豆瓣日记
我改名了没有 0人喜欢
刚才出外觅食时开的脑洞,本来想先把昨天吃苹果时的脑洞填了,但那个是故事有点长,就先写这个了。有谁看了千万不要拉黑我,我真的只是善亮的绅士而已。 黑发的姑娘, 倒在了我身旁。 我用沉默的她, 作了一张床。 她的皮是床单, 她的肉作床瓤。 她的脸在床顶微笑, 四周垂着她的肠。 从此后我夜夜, 都枕着她的乳房。 ...
来自:豆瓣日记
我改名了没有 0人喜欢
做过的一些梦和生病时挖的脑洞。。。 (一) 平整的门球场上 有一个洞 我将脚伸进去 瞬间变成了一具骷髅 (二) 必须逃离这个梦境 我们找到了醒梦之草 大家手握着草闭上眼又睁开 只有我还看到一样的情景 (三) 百米赛跑场上 飞驰着一群壮汉 一个老太太伸出小脚 把他们绊得人仰马翻 (四) 飞很简单 只要在空中“游泳”...
来自:豆瓣日记
我改名了没有 0人喜欢
几天前吃苹果时开的脑洞。。。 趁着值班写写写。 当时的感觉已经忘了,所以写出来的应该是另一回事。 果然读书少是不存在文风这一说的。 顺带一提,这是篇小说!!!绝对不是顺口溜,更不是诗!!!!!! 不过本来想写成“爱的战士”,结果好像很逗比? 卖苹果的少女 (一) 汝要吃咱的苹果吗? 小巷中央站着手捧苹果的...
来自:豆瓣日记
我改名了没有 0人喜欢
家猫老了,按人的年龄已过花甲。她仍然管我妈叫妈,不过再叫我哥就不合适了。至于叫什么,似乎也没有好的方案,总不能叫女王大人吧。 家猫来时我还在上初中。那天中午我妈带回一个鞋盒,她蜷缩在里面,像是有谁用掺了泥的雪团了个小小的球。过了几天她才离开鞋盒,在屋内小心翼翼地滚动。晚上我趴在床上看她,她坐在地上...
来自:豆瓣日记
我改名了没有 2人喜欢
想话唠但是一条条发着刷屏太扰邻了,我屈指可数的友邻都很珍贵,万一被拉黑就不好玩了,还是写在日记里吧。 1.今天下午老大和狗友趁着我爸妈不在家来看猫。爸妈知道她们来,而且老大也见过我妈好多次了。但她老人家在窗口发现我妈进入了小区时,还是瞬移到沙发前一把抓起两个包一个围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蹿...
来自:豆瓣日记
我改名了没有 0人喜欢
最近搬了家。九楼,地暖。我常常站在自己房间的窗前,穿着内裤往外望。 楼前是平房,外面的街道都看得一清二楚。仍旧是记忆里十几年前的模样,只是白天多了车,夜里多了灯,临街的商铺也早已换了不知几拨。现在最显眼的是家殡仪公司,旁边紧挨着蛋糕房,对面正对着糖果店。白天黑底白字的大招牌在一片花花绿绿里正襟危坐...
来自:豆瓣日记
我改名了没有 0人喜欢
第七章 黑。 那么,又回到这了呢。 身处静寂的旷野,黑弥漫天地。 像死水,像岩石,像牢笼一样的黑。 可感,可触,可嗅的,仿佛有生命的黑。 不是一种颜色,也不是没有光,只是单纯地将万物的存在完全抹杀的黑。 分不清上下左右,也根本不存在时间,黑暗之海中空无一物,只有我和她。 那里大概是天空吧,有一轮青白色的...
来自:豆瓣日记
我改名了没有 1人喜欢
不知不觉间,你回到喵星球已经有一年了。虽然很想用这种说法,但其实是到了我害死你的周年。 今年冬天似乎比去年来得更早更阴郁。我惯例性地耍单,惯例性地感冒,惯例性地窝在床上不想下来。不过稍好的是,我虽然还赖在山上,但已经不用再把你们当作唯一的寄托和安慰。我开始写些胡话,开始在寝室里卖节操,开始跑步,开...
来自:豆瓣日记
我改名了没有 0人喜欢
最近霾散天蓝我却懒了。蜷缩几日玩了战国兰斯,被这款SLG类型的GAL搞得xing致高涨大脑萎缩,半人半鬼行尸走肉。刚刚通关后嚼了两袋咖啡,趁着热乎劲写写我玩过的GAL,动动大脑以免僵尸吃起来塞牙。 GAL者,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余变态也晚,虽然初中时就开始对着班上的女生yy,但真正接触GAL已是大三的事了。万恶之源当然...
来自:豆瓣日记
我改名了没有 0人喜欢
添加这件事情的人是把这个当作体位吧........
来自:豆瓣日记
我改名了没有 0人喜欢
第一章 稍后....................................................................................................................................
来自:豆瓣日记
我改名了没有 0人喜欢
之前有好多写了一点就放弃了的小说,除了我没人看过。这次索性用豆志写,有一个人看我也要坚持写完! 不过八成是一个人没有吧! 总是纠结有没有人看的我是多么寂寞啊! 嗯嗯,这个基本上是模仿劳伦斯布洛克的”雅贼系列“的轻小说。主角是一个严重妹控的,有着”奇怪“运气的贼。 顺带一提,我最近犯严重的西尾病,想看...
<前页 1 2 后页>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我改名了没有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