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ppa的日记

Kappa
来自: Kappa (北京) 2014-11-27创建   2014-11-18更新

来自:豆瓣日记
Kappa 0人喜欢
晚上我在学校自习,练完口语后,W老师在自习室里给一个考SAT的小孩讲作文,讲完后他们顺便开始聊一些书单,然后我也加入了进去。之后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家。走路上想起刚才的对话,又觉得非常不合时宜,然后越想越后悔。 其实也没有聊什么,就聊了一下喜欢什么作者,以后要干什么,...
来自:豆瓣日记
Kappa 13人喜欢
我最近一段时间看的最喜欢也是最让人难受的文是眉如黛的《昨日今朝》,是原网络版,不是出书版的《过期的守候》。之前看过几个推文组推这篇文,但是评论里一片骂声,“渣攻贱小三”的标准配置戳中了很多人的雷点,不过看完后觉得这个设定虽然很可怕(虐),但并不是以虚拟来度量这个故事。 郁林是这篇文里争议最大的人物...
来自:豆瓣日记
Kappa 1人喜欢
圣诞节回家前几个礼拜他陪朋友去了一家比较相熟的算塔罗牌的店铺。一年前他曾去算了一次,那时他觉得人生惨淡,只能依靠外力让他觉得未来似乎还有点值得期待的事物。 有些梦已经做了快三年了,有时是在学校,有时是在机场,有时是餐馆或者家门口;有时那人要回来,有时那人又要走,有时是来告别,有时又是去相见。那人出...
来自:豆瓣日记
Kappa 0人喜欢
好歹2013年熬过去了,虽然经常在连续一段时间失眠、消沉、神经病发作时觉得这样撑下去毫无意义。晚上想了想去年的这个时候自己在干什么,可是无论怎么回想都想不起来。我也不知道是我记性越来越差还是根本就不想记住,有时候连上个礼拜干了什么都说不出来。总之就是这样消沉的过到了2014年年中,这么想又似乎稍微有点高...
来自:豆瓣日记
Kappa 0人喜欢
到现在为止都懒得去算过了多长时间,时间不是必要的问题,时间堆积下来的废墟依然垒的像山一样高。整体是破碎的,这项浩大的重建工程也没什么进展,在把腿拼接到头顶,手塞进嘴巴里,肠子缠绕在脖子上,肚子试图包裹着脸之后,也就畸形着偶尔觉得这样是不是也可以了。没有嘴巴也无所谓,肠子早就把声带绞碎,只能对着虚...
来自:豆瓣日记
Kappa 0人喜欢
我这周看了两篇超长文,《盛世收藏》by玉师师和《保镖》by香小陌。 先说说我的雷点:平胸受,矫情受,生子,整篇文都在虐攻(作为一个攻控是不能忍的),为虐而虐,刻意搞笑 想看肉的各位就别看这两篇了,基本上都是肉渣渣,《保镖》还算有点肉沫,但是即便是写肉作者还是比较注重心理描写,肉的十分不过瘾。 《盛世收藏...
来自:豆瓣日记
Kappa 0人喜欢
他半夜醒来觉得口渴,喝了口床头柜上水杯里的水准备继续睡,却被房间里若有若无的烟草味抹去了残留的一点点睡意。 似乎之前做了一连串的梦。 他只记得自己走在残破地石桥上,有一辆非常破旧的中巴在桥中间等他。身后那人穿着那件羊绒黑大衣,只是异常沉默地看着他,他走上车,找了个靠窗户的位子坐了下来,那人并没有靠...
来自:豆瓣日记
Kappa 1人喜欢
我高中时在非天上看过一篇文,拿到在现在来说也并不是很红的太太写的,那篇文叫《色如春花》。具体内容我差不多都忘了,只记得最后鄢小宇说了一句话,大意是“我不是不爱你了,但是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在一个自以为能为爱不顾一切的年纪里看到这句话我简直是鼻子冒气的不屑一顾出来,放到现在我的自以为是大概就是对“...
来自:豆瓣日记
Kappa 0人喜欢
今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很痛苦地爬了起来准备去上班,因为这几天又开始乱刮风,于是我在衬衣外面加了件较为宽大的罩衫,又套了件青春洋溢的皮衣外套,出门了! 上了718路公交车,跟往常一样,车上都是去买菜or买完菜的老头老太太们,于是我把前方的单个空座让了出来给...
来自:豆瓣日记
Kappa 0人喜欢
矢代美人的过去怎么看都是无法让人安心地去接受的吧。 将痛感转化为快感,接受快感于是变成了抖M。 攻铁的漫画总能让我有被【致命一击】的脆弱感——最近好喜欢她啊。 “知晓”了之后便是全盘打碎吧。 总之“恋爱”这种心情,我现在是完全不能明白了。 负能量全开了...
来自:豆瓣日记
Kappa 0人喜欢
人啊,真是奇怪的生物。 到现在,还是有很多已经发生了的事想不明白。 以及很久以前被问及的那个简单的问题 人与人之间,联系的到底是什么。 但是除了克制手掌发抖和声音的激越以外,还能做些什么呢?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Kappa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