卉媛的日记

鸢入天苑
来自: 鸢入天苑 (北京) 2014-11-27创建   2016-04-09更新

来自:豆瓣日记
鸢入天苑 1人喜欢
脑洞酝酿很久,更新和修改了快一个月,大纲也已经很长了。虽然不断仍有新的灵感冒出来,但基调和世界观已经基本形成,大情节结构也都有了。 第一次写小说,虽然从高中开始一直持之以恒地用漫画草稿来记录灵感,但没有完整地诉诸文字过。不只一个人说我更适合写散文,所以如果大家觉得小说没有自荐精彩……欢迎拍砖。我无...
来自:豆瓣日记
鸢入天苑 0人喜欢
To 书写者: 你好。 你自己相信你笔下的故事吗? 我不清楚它的灵感来自你的梦境,还是另一个时时催促你的天外之音,但它不是幻影。 你可能以为你的作品之灵感,都是来源于你内心的一些纠葛,你可能相信了各种关于幻听或精神分裂症的理论。 但那些故事,每一个呈现给你的画面,每一行看似流淌出你头脑的句子,都不是幻影...
来自:豆瓣日记
鸢入天苑 1人喜欢
我本是一团明明灭灭的星云 在夜空痴迷于自己的影子。 我曾经以为,是她在后面远远注视着我 但后来发现,是我在后面远远注视着他。 地心引力将我逐步拽离夜空 他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我以为自己即将消散 却在坚实的土地上凝聚成形。 我寻找到一片光洁的白沙滩 借着月色描绘着他的形态。 海浪不断冲刷走他的线条 我却在...
来自:豆瓣日记
鸢入天苑 0人喜欢
一 当我承认了你的死亡 你的笑容便真的不再出现于我的脑海了。 提起笔,却流淌不出线条 张开口,却吐露不出话语 你消失在黑暗里,为了给我 让出一份光明。 当我承认了你的死亡 我再也无法回到你的怀抱 但你也同时 成了我独有的唯一。 我不再担心你会变成空壳 也不再担心你会经由我的描绘 成为他人廉价的谈资 你死了 所以...
来自:豆瓣日记
鸢入天苑 1人喜欢
刚刚看到鄢子的日志,提及她中学时与朋友用短信吟诗作对,颇为风雅;不禁想起初中时我和死党之间的短信,却基本上都是在编故事。让几部动漫中的角色相遇,互相挖苦调笑对打,联想出许多莫名其妙的情节,你一段我一段地续写下去,短信一发就发到深夜,几乎连缀成篇。真的很懊恼那时候没有智能手机这种东西,否则那些短信...
来自:豆瓣日记
鸢入天苑 1人喜欢
龚琳娜的《法海你不懂爱》和《金箍棒》引起了广泛的争议,不同的声音此起彼伏。评论者或站在捍卫传统文化的角度,或站在支持创作自由的角度,或站在宗教护法的角度,对这两首歌曲以及与此相关的一系列现象发表了种种意见。其实,重要的不是如何评价龚琳娜的创作,而是这些争议引能够起我们什么样的反思。 娱乐与艺术 有...
来自:豆瓣日记
鸢入天苑 0人喜欢
“彼以为浊世不可以庄语也,故委蛇以浮世。委蛇不可以为教也,故微言以中道理。道之言不可以人俗也,故浪谑笑虐以恣肆。笑谑不可以见世也,故流连比类以明意。于是其言始参差而谠诡可观,谬悠荒唐,无端崖涯涘,而谭言微中,有作者之心傲世之意,夫不可没已。”
来自:豆瓣日记
鸢入天苑 0人喜欢
刚才看到一个同学的状态,莫名地就严肃起来了……原状态如下: 【刚才脑子里闪过一个点子:生活如此黯淡无光,为什么不找个心爱的人来增添一点意义呢?瞬间我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我都跟自己说好了要做世界的旁观者的。看别人的生活过得好过得有意义,我自然羡慕,时不时也会想成为那样的人。但我要保持沉默;我要成为的...
来自:豆瓣日记
鸢入天苑 0人喜欢
《戊午小像自贊》 林雲銘 呵呵,此老是誰耶?也曾芸窗挾冊,也曾上苑看花。也曾南郡明刑,也曾中澤無家。今日科頭跣足,任行海角天涯。先離東冶,後棄富沙。舉目山河大地,縱橫不盡煙霞。我疑此老何能爾,想是胸中必有一部《南華》。
来自:豆瓣日记
鸢入天苑 2人喜欢
不久前把浪客剑心的漫画、动画重温了一遍(不过不包括动画里的原创剧情。动画原创剧情实在是脑残,完全没有融入浪客剑心这部作品的精神。动画版对某些剧情的大肆改编也很让人不满),还看了剧场版、追忆和星霜。有人说星霜篇太惨了,人画得也不好看——“惨不惨”的问题先搁置在一边,至于“人物不好看”,我觉得星霜之...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鸢入天苑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