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的日记

我就是
来自: 我就是 2014-11-26创建   2014-08-03更新

15 人关注
来自:豆瓣日记
我就是 12人喜欢
字条上第一句写着:小婵,我是章贺。 左小禅捂着胸口,喘了半天,才有力气去看第二句:我每天的寅时都在京城何府南墙根儿底下,你要是看到条子,就上墙根儿上跟我说话。 她把这短短几行字看了一遍又一遍,终于慢慢的明白了字条上的意思。 章贺在这里,章贺在清朝的北京。章贺也死了。他现在叫什么,章鸿玉。今天在楼上坐...
来自:豆瓣日记
我就是 32人喜欢
更前记: 总算年前所有事情都忙完了(其实只是客户都回家过年了),我才刚刚得以喘息,就把之前陆陆续续更新的穿越先发上来~~ 我希望能每次多发一点来给大家看,于是闷不作声的写啊写啊,穿越写出了这么多,可是离婚记还是止步不前。这次穿越更新三万多字,希望大家先慢慢看着,耐心等。所有小说都没有烂尾,如果有朝一...
来自:豆瓣日记
我就是 8人喜欢
更前留言: 我发誓,我不是这么长时间没有更新离婚记却跑来更新爱丽儿,一个月之前就更新了很多,只是没有发罢了。于是我赶紧补了几笔把坑能填一个是一个。 关于《爱丽儿》: 本坑王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迷恋欧洲古代的公主不可自拔。爱丽儿融合了我童年所有的幻想。当然,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的思想越来越龌龊,《爱丽儿...
来自:豆瓣日记
我就是 6242人喜欢
我21岁,上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妈突然给我打电话。 语气还是柔柔弱弱的语气,态度还是那平平淡淡的态度,她说:小五,我决定跟你爸爸离婚了。 当时我根本不信,觉得肯定是个恶作剧。我说好啊,我支持你!直到晚上我爸给我打电话,沮丧得像放了半年的葱,我才发觉这事情是真的。 那时候也没什么课,我假也没请就买了火车...
来自:豆瓣日记
我就是 5人喜欢
他们四人就此事讨论了很久,直到这一天的舞会就要开始,才匆匆各自梳妆打扮,一齐出发前往王宫。 舞会前盛大的晚宴上,和一群皇亲贵戚坐在一起的海伦不由自主的在人群里搜索爱德华德的身影,最后发现他竟然跟昨天那个娇嫩的美人坐在一起,坐在博朗吾斯男爵身边。她发现爱德华德和那个美人非常亲密,常常和她耳语,也不断...
来自:豆瓣日记
我就是 6人喜欢
在爱丽儿的心里,一直抱着隐约的希望:爱德华德大叔还没有死,回来见到她不见了,又打听不到她的去处,难免心急如焚。她心里知道,若是他寻到了之前那一位女主人,一定打听不到她被查理斯少爷买走了这样不光彩的事情。她一心想着要寻找爱德华德,却觉得这是自己的私事,用来麻烦博朗吾斯大人这样一个和蔼的好人,岂非太...
来自:豆瓣日记
我就是 37人喜欢
我靠在床头上,饶有兴趣的看她把一支镶玛瑙的银步摇插进脑后那硕大的发髻里面。 她从镜子里看到,啐我一口,一脸娇羞道:一脸的不正经。 我慢悠悠回答:余少奶奶丰腴有加,纤巧不足,只有一头青丝算得上飘逸,如今嫁了人,也都盘到头皮上去了,真是没看头了。 她立刻骂了一句: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嫌我没看头,你倒是再娶...
来自:豆瓣日记
我就是 17人喜欢
和平 和平是一个温柔又平常的词汇。 但是,在战争之后的十年里,人们提到这个词,都会觉得无比的珍贵。 是的。这是一个和平的早晨。 少女爱丽儿走在市场上,水果和蔬菜在果篮里发出有人的香味。鲜红的和鲜黄的,翠绿的。他们带着晶莹的露珠。 爱丽儿带着一块白色的头巾。把她的金黄的卷发一丝不落的包在没有浆过的软软的...
来自:豆瓣日记
我就是 11人喜欢
过了这个月,便到了徐苏贞的生日。当然不比大小姐的生辰来的热闹,家人不过吃吃宴席、玩笑玩笑罢了。这天各房都送来了贺礼,不过意思一下;原是没见老爷对这位姨太太怎么百般的宠爱,只随手拿了些布匹银饰送了了事。何爷送了一张画像来,是请江宁府有名的画家画的。画里的左晓婵俏鼻细眼,工笔细致,只可惜怎么看也不是...
来自:豆瓣日记
我就是 11人喜欢
今天是2006年11月29日。明天就是儿子两个月的祭日。今天还是阴天,没有星星。我想要看看星星,看到星星就看到儿子了。我,就像西行里看不到月亮的猪一样。那么那么寂寞。 但是,我看不到星星的时候,我知道他也还是在我身边。 过了两个月,我总算是可以写一篇文章了。终于可以看儿子的照片,终于可以写他了。 小屁出生在...
来自:豆瓣日记
我就是 12人喜欢
就这么画啊画啊,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到了端午。 誉兰换了桃红色丝绸薄褂,整日里叽叽喳喳,小鸟儿似的,只一味在左晓婵房里腻着。 这天,她趴在自己藕一样的手臂上,痴痴看着左晓婵画画;画里的女子,一袭白衣,一条碧绿腰带,满头的青丝垂坠,十分美好。 她边看,边有一搭没一搭和左晓婵聊天,说道: 我爹和我娘今儿到...
来自:豆瓣日记
我就是 9人喜欢
徐爱丽对着镜子梳头发,自然卷的头发到处翘,她有些烦躁,抹了不少啫喱水,这才把所有头发一丝不乱的梳到脑袋后面那条长辫子里去。紧接着她又继续抹啫喱水,把那长长的头发编成一条麻花辫子。梳好之后她对镜盼顾,觉得自己终于够美了,然后就开心的上学去了。 不,她根本不美,这么一条堪比白毛女的大辫子,没有一丝刘海...
来自:豆瓣日记
我就是 8人喜欢
天可怜见,那时候我才十三岁,还是个雏儿,哪里受得住这样的折磨;何况那三公子原本就命了伙夫往死里折磨我。 第二天早晨,浣春院的妈妈看到我昏厥在床上,身上又是烫伤,又是刀伤。醒过来的时候,身上已经上了药,妈妈在一边喜笑颜开,连连叫我是她的好女儿,我那时候啊,真是想死的新都有。年幼的时候一心想当红人儿,...
来自:豆瓣日记
我就是 10人喜欢
城南的马家原是一家小门小户,夏氏说那家的公子配不上荷誉兰,把婚事推了。荷誉兰说:“凭他也来惦记我,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雄心豹子胆!” 第二天是荷誉兰的生日,她哭着闹着非要听西厢记,何爷原是最讨厌这样你侬我侬的戏折子,说是把好端端的姑娘家都教坏了。可这一天也就算了,谁让誉兰过生日。 誉兰穿了一件大红色...
来自:豆瓣日记
我就是 24人喜欢
左小婵在头疼欲裂的情况下持续加班,终于晕倒在办公室的地上。 醒来看到的第一张脸,就是章贺,他眼睛红肿,脸色苍白。 左小婵一醒来,第一个感觉还是头疼,撕心裂肺的疼,她觉得自己意志不清醒,连章贺也看不清。 章贺望着她,久久的不说话,嘴唇颤抖着,流下眼泪。 左小婵笑了笑,说:我还死不了,哭什么!可是章贺哭...
来自:豆瓣日记
我就是 7人喜欢
左小婵终于知道什么叫“自罚跪,不可活”。两个膝盖疼得好像小虫子在咬,她知道明天早晨肯定是青紫青紫的两个膝盖头。素梅和素荷两个拿了帕子泡了热水正在为她敷着,小翠回来了,说:“老爷直接回了自己房里,砸了三个茶杯。” 左小婵暗叫不好,这死老头怎么不回去哄老婆? 她问小翠:“老爷是怎么知道咱们的金如意的事...
来自:豆瓣日记
我就是 14人喜欢
天蒙蒙亮,何姥爷就起床了,由丫鬟服侍着穿好长袍,编好辫子。 左小婵醒来,花了好几秒搞清楚自己在哪里、这群人是谁,然后立刻觉得腰酸腿软。处女真是难熬,血淋淋的伤口,杯具的经历。。。 何老爷见她坐起来了,微微一笑道:素云,给大姨奶奶送些早饭过来。 左小婵望着他的脸,那表情非常的腻宠;这男人对自己新娶的女...
来自:豆瓣日记
我就是 1人喜欢
首先,社会小说真的写不下去。如果出版了其他小说他一定很失望啊。 目前手里的构想,关于民国的故事,一部穿越小说,一个职场斗争的故事。我对这社会虽然有很多话想说,但是真的没有欲望写出来! 穿越小说的大纲是这样的, 小禅在何爷家里,和大太太斗智斗勇,在委曲求全股权大局的情况下,与何老爷保持低调的性关系,入...
来自:豆瓣日记
我就是 0人喜欢
人设 有一个姑娘,小帆。林小帆。 林小帆长得很漂亮,很孤傲。她的职业是客服。 林小帆面试那天第一次见到合适网的老总何强,他对林小帆很满意。他说,本来还需要客服部的主管二次面试,但是林小帆条件很好,破格录取。四十五岁的何强看起来很和蔼,人很有能力的样子。询问薪资,何强问林小帆的要求是多少,她硬着头皮说...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我就是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