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Psycho的日记

Chinese Psycho
来自: Chinese Psycho (西安) 2014-11-26创建   2015-11-04更新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0人喜欢
点进来的朋友,你们如果没有想到色色的事情,恭喜你,还是那么地天真。 上一次的推送里,我提到我有工作了,而在上周的工作中,有时候我会有一些想法,关于产品,关于推广,关于维护。走在路上碰巧看到一场狗的3P,所以不如总结一下3P:Product、Popularize、Preserve。 关于产品,我想到的只有一句话:“丑陋卖不出去”...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1人喜欢
在遇到阿招之前,我一直是想养只暹罗的,起因是之前咖啡馆的那只暹罗猫巴蒂实在是太好了,这倒并不是说他品相有多么好,长得有多么可爱,而是他“很好”。 阿招也很好,他在我躺在被窝里的时候跳上床趴在我旁边,也不废话,咕噜咕噜念经,两只眼瞪圆了看我,等我摸他的头,如果我一直玩手机不理他,他就把头一歪蹭痒痒一...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1人喜欢
忘了是哪部电影里有个场景,一个男的要给女的买房,女的拒绝,男的说服她时说的是:“这么大的人了,受了委屈的时候,总得有个自己的地方哭啊!”想起来自己大学第一次失恋的时候,一个人跑去青岛旅行,住在青旅里,想哭的时候只能跑到没有人的海边。之后的许许多多...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1人喜欢
“小姐你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 这是我踏上自由之地听到的第一句问候,而这仅仅是因为我停下来花了五秒的时间去看指向巴士站的路标,在你还未寻求帮助时就提前暗示“没关系尽管问我”的机场工作人员实在是让你觉得暖心。 没错,我到台湾了。在此之前关于旅行一...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0人喜欢
我所借住的沙发是位于大屿山北部的东涌(音同冲),沙发主哥哥在我第二天已经不知道想去哪儿的时候,及时给了我一个选择,那就是从东涌徒步到大澳。大澳是一个依山傍水的小渔村,徒步路书显示有14公里的路程,想想按照以往走路速度也就是两个半小时,所以我就愉悦地...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0人喜欢
四月底的时候,我离开西安给自己放了将近半个月的假,从香港转机去台湾,既然有这样的机会,也就顺道有了匆匆的香港三日游。 过关的那一天,深圳的凌晨六点,天空有大朵的云,空气还不热,罗湖关口提前来等候过关的人三三两两散落在广场,环卫工人用大扫把一下一下地...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1人喜欢
好像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呢。 天亮之后做了好多梦,甘肃并不是甘肃,兰州并不是兰州,而是如同幼年时从姥姥家走到奶奶家的那一段路。梦到高高的山峰,山顶有铁轨,想要去看绝美的风景就必须搭乘那仅有的一辆列车,只是在路的尽头并没有任何障碍物,于是梦里的我站...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0人喜欢
昨天晚上十点多就睡了,今天睁眼就快十二点,还能想起半夜听到崔哥回家的声音,再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Siri买了菜,终于吃了一顿米饭,收拾好又来店里上网,看书看了三十多页脑袋还是懵懵的。 前天晚上郝公子来店里看我,比以前瘦了,没什么话说,就看他在对面喝酒,我拼命地想话题,也只能问些家长里短的事儿,大概他也...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0人喜欢
昨天都干了什么好玩的事儿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夜晚的最后是喝完一杯银河人各自散去。悄悄地推开门房老太太闭紧的大门,从仅容一人的缝隙中钻过,倘若再胖就要卡住了。上楼之后崔哥和Siri都已经睡了,拔掉热水器插头,胡乱洗把脸就进房睡。躺在床上也并没有立刻睡着,还玩了两把麻将。 早上又醒得早,关了空调又接着睡,...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0人喜欢
从山里回来之后,一直处于飘飘的状态,睡得依然晚,但总是醒得很早。今天去发工资了,空调吹得小腿冰凉,整个人都暴躁得想乱跑乱跳,走到太阳地里,踱向公交站的时候才慢慢回了温度,一点都不觉得热,只觉得温暖。 想起来在山里,感觉可以伸手摘云,暖暖打碟的时候,音乐配合着满眼绿色,感觉自己被包裹,像是回到母体,...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1人喜欢
没想到我已经来西安半年了。意识到这点是因为昨天回来看到门上房东给室友留的条子,让室友回电话给她,室友回电后将下个月初交房租的噩耗传达给我,我们俩才感慨“啊原来我们都在一起住了快半年了”。 我仍然能轻易地想起5月下旬的自己有多狼狈,龟缩在一个六平米的小房间,现在我更愿意称它是个有床有衣柜的棺材。工作...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2人喜欢
上周在咖啡馆看书,Matthijs(一个荷兰小伙)找不到座位就过来和我拼桌坐。我捧着一本《情爱的崇拜》看了才刚五页,他就问我“Is it about art?”他说得那么快,我本身听力就差,脑子反应半天才回答一个“yes”。我想这就完事儿了吧,他又继续问了一句“Can you speak English?”好吧,难得有外国小伙伴和我说话,于是...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0人喜欢
昨天离开济南,坐在49路上,歪头看着窗外,一个男孩子骑着摩托载着一个姑娘,风吹起姑娘的头发,露出姑娘画了大浓妆的脸,我真羡慕她。 我给自己的安排太急了,以至于现在有点后悔为什么不等过完暑假再工作,还可以多玩一阵,或者回家陪陪妈妈。不过也都不重要了,迟早要走到这种朝九晚五规律上班的步调上的。 我已经不...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0人喜欢
苏三水住在莲湖小区,一年前她来看房子的时候,楼下一只白猫跟着她进了楼道,她蹲下来看着它,小家伙蹭一下就跳上苏三水的腿,窝在她怀里。这个动作不知道触动了她哪根神经,她决定住下来。 苏三水独居,她租的房子不小,房租也不低,可是她不愿意再有新的房客,倒不是她不喜欢和人共处,她只是不喜欢人和人之前彼此熟悉...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1人喜欢
题目是前几天在朋友人人上看到的一句话,没想表达什么深意,也和这篇日志的主题没什么关系(当然好像我每篇日志都没有什么主题提炼不出中心思想无法套用“本文通过描写/记叙什么什么,表达了一种什么什么的思想感情,体现了主人公什么什么的思想品格”好吧我废话真多)。其实就是觉得这句话说起来有一丝丝禅意,有一种无...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0人喜欢
昨天听了山羊皮的新专,然后又去扒拉他们以前的歌,才知道豆瓣电台老给我放的那首歌原来是suede的《Beautiful ones》。声音很带感嘛。 回济南之后特别懒,一点也不愿意想人生大事儿。唯一知道就是我还是想去西安想要份工作想和Z在一起。也意识到他对我影响有多大。原来过马路从来都是自己勇往直前走过去,现在如果旁边有...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0人喜欢
我是要成为大男子汉的人!再见!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0人喜欢
场景一是车站,我可能是要回家,但是站台上有很多人,看起来倒像是去旅游的游客。我爸给我买的票,然后告诉我看好自己的电脑,他就走了。(中间又发生了什么记不清了)后来快检票的时候发现电脑没了,四处找也找不到,急得不行,最后去检票的那儿说还是先检票吧结果票也不知道放在哪个口袋,又找了半天,准备检的时候,...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0人喜欢
既然决定写点什么,那开电脑第一件事就不要登录QQ、人人、微博。反正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刷不出的存在感。 开好久不用的豆瓣电台,第一首歌就放Gang bang的Ghosts from the past.要引用几句歌词来营造一下矫情气氛吗?算了。是自己说的再也不需要无关痛痒的词句了。文艺青年致命的自我感动要不得。 还有五天就考试了。...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0人喜欢
天太冷了。 我感觉和所有人的差距越来越远了,我没有觉得自己走得特别辛苦,但是也没有觉得特别轻松,所以我应该是没有在走上坡路也没有在下坡。特别不愿意一个人待着,我心里大概还是没有那么多正能量的。不管是在店里待着,还是回了宿舍,见到熟悉的人就会好很多,就不会想一些很负能量的东西。 真是特别讨厌这个阶段...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0人喜欢
切柠檬的时候切到手,锯齿刀杵在手上是那种钝钝的疼,和锋利的刀划过去那种后知知觉的疼不一样。我说我最近大概是运势不对是有道理的,因为我总是受这种零碎的小伤,不是被开着的柜子们磕到头,就是伸着手准备抚摸楼下的野猫被挠了一爪子,就连走过桥边的一棵梧桐树,树上也要掉下来一个什么硬梆梆的球状物砸到脑门,正...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0人喜欢
来姑在娘新弹的棉花做的新褥子上翻了好几个身儿就愣是睡不着,墙上的钟表咔嗒咔嗒让来姑的小心脏也跟着咔嗒咔嗒起来。窗子边儿上朦朦胧胧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影子。来姑知道不胡思乱想一阵子是甭想睡着的,索性就天马行空地瞎琢磨吧。 去年啥时候回的学校来着,好像也是半夜,好像也是比开学时间早了很久。寒假是啥时候走...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0人喜欢
你知道焦虑的感觉吗。一万只草泥马在内心奔跑,不知道该抓哪一只好。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焦虑症又犯了,大概可以确定是由米其林的离开引起的。他走的时候我已经累得话也不想说了。坐公交车的时候靠在座位上的背也开始疼,太瘦了骨头突出来动不动就是磕碰。中午吃的一点点东西早就消化干净了,回家以后什么吃食都没有。躺...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0人喜欢
快9点的时候坐公交回学校,坐在靠窗的位置,经过不知道什么地方时,一股浓厚的韭菜花酱的味道入侵了嗅觉系统。想起来在冬天,没有什么新鲜蔬菜,或者妈妈太忙来不及炒菜的时候,姥姥会一小碟韭花酱一个馒头一碗稀饭把晚餐解决掉。在我小的时候也常常这样吃,可能是西红柿酱,可能是一碗白糖,可能是纯粹的腌咸菜,可能是...
来自:豆瓣日记
Chinese Psycho 0人喜欢
如题
<前页 1 2 3 后页>

什么是豆列  · · · · · ·

豆列是收集好东西的工具。

在网上看到喜欢的,无论它是否来自豆瓣,都可以收到你自己的豆列里,方便以后找到。

你还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豆列,看看其他人收集的好东西。

这个豆列的标签  · · · · · ·

Chinese Psycho的其它豆列  · · · · · ·  ( 全部 )